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蝶魂

第三章 剑客易墨

蝶魂 七月未半 2911 2017-04-23 15:01:48

  县城里,告示榜单上贴出一条“缉拿凶手易墨,赏金五万两”的悬赏通告,画像上的人剑眉星目,神色冷酷,引得百姓纷纷驻足围观。

叶府里,叶夫人焦头烂额的劝说叶羽凡。

“凡儿,你为何就非要与你爹作对,你娶了许家小姐又能如何?她家世好,人漂亮……”

“她家世好,人漂亮,没有一点配不上我,您都说了一百回了,但我也还是那句,我不会娶她的!”叶夫人还没说完就被叶羽凡打断。

“你不会娶她?这事由不得你!”老爷已听到两人的对话,走进屋内。

“你昨夜去了哪里?”叶华问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叶羽凡丝毫不让步的说。

“你,你,你,你这个不孝子!我看你还能去得了哪里!福生!”叶华唤管家进门。

“老爷,何事?”

“叫几个人把手,把门锁死了!看他还能去的了哪里!”

“是。”

叶华气急败坏的走出门。

“老爷,老爷!”叶夫人唤他不住,转头劝说叶羽凡:

“你这回是真把你爹惹生气了,凡儿,你听话,乖乖呆在家里,过几日你爹气消了就会放你出门了,这几日山上闹鬼,你可千万不能出门!”

“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我求您了!您帮我想想办法!”叶羽凡急得跪在母亲脚下。

“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叶夫人无奈的离他而去,福安叫下人把门锁了起来。

“娘!放我出去!!!”叶羽凡急得直锤门可也无人应睬。

冥界之中,袁小乔还在反复诵读着叶羽凡的诗。看他落笔有力,收放自如,洒脱又不失工整,果然字如其人。

“看你笑的那么开心,一定是遇到救你的那位公子了!”不知何时孟婆出现在她身前。

袁小乔微微点了点头。

“可惜了,你们本该是一对佳人。”

正聊着,不远处一束白光洒在地上,一个白衣少女从上空缓缓落下。女子已陷入昏迷状态。

“她是?”袁小乔问

“恐怕又是一具冤魂。”

“她看上去还那么小,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

“哎,可惜这世上有太多不公”孟婆叹了口气,说完朝她一挥手。女子惊醒后尖叫起来:

“啊!不要杀我,不要啊!”她一睁眼,看着眼前陌生的二人大喊: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

“姑娘别怕,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了。”孟婆安慰道。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冥界。”

“你是说,我已经……”

“没错,你确实已经……已经死了。”

“我不要!我不想死!呜呜!让我回去!”她大哭起来。

“那样的地方,你确定还想回去吗?”

听了这话她睁住了,想起生前实在没什么可留恋的,只好小声啜泣。

“姑娘,你叫什么?为何而死?”孟婆问到。

“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父母何在,只知道从小就生活在青楼,老妈子给我起名红梅,后来一位公子说他爱我,要带我私奔,便偷偷带我离开那里,不料却把我卖给了另一家,哼!”她苦笑一声继续讲:“那家青楼的老妈子又给我取名若诗。再后来,一位员外把我赎出青楼让我做他的小老婆,不久后他死了,他的正房太太早就看我不顺眼,老爷一死就把我交给原来那家青楼,老妈子嫌我赔钱,把我打死了。”

她说完好久都没人应声,大概是太过触动情肠。

袁小乔走到她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说到:

“你我都是同病相怜,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我们都会投胎到一户好人家,过寻常人的生活。我们就以姐妹相称,我就叫你若诗。”说完她们相视一笑。

天色渐晚,袁小乔盼着能和叶羽凡见面,可听了若诗的遭遇却又开心不起来。

这一夜过得太快,已经三更了仍不见叶公子的身影,她起身向林子深处走去,发现远处有好多人举着火把赶来,她怕被人看见便藏身树丛,片刻后,一个脚步声逼近她,那人正好也躲进树丛藏身,一回头发现了袁小乔,他迅速抽出手中的剑指向她,如炬的目光直逼向她,袁小乔吓得杏眼园瞪,双唇微张,两人僵持在那,只见举着火把的官兵快要逼近,那人一只大手捂住袁小乔的嘴,把她按在大树下。那群官兵四处寻找一番,其中一个人说:

“好像没有!走!上那边看看!”

等官兵走远了那人才松了手。他警惕的又举起剑问: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这位大哥,明明是你冒然出现惊吓到我,竟还对我如此无礼!”

“哼,你一女子敢三更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之中,定不是什么善人!”

“你何以断定一个人三更半夜出行就不是善人?若要害你还会跟费你口舌?反倒是你,若是善人,为何会被官兵追杀?”

“还挺伶牙俐齿!刚刚我捂住你的口发觉你皮肤异常冰冷,说!你到底是人是妖?”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妖,你杀了我我也死不了,我的命不归你管!”说完袁小乔转身欲走。

“站住!”那人收起剑走到袁小乔身后:

“你一个人在这游荡,难道不害怕吗?”

袁小乔笑了笑说:

“我什么都不害怕,看见没?”她指着远处的坟墓接着说:“那是我家。”

那位剑客有些诧异。

“实话告诉你吧。”袁小乔说:“我只是一个魂魄,前天死的,孟婆给我喝了还魂汤,我有七天时间报冤。可我不想回去那个地方,所以闲来无事在附近走走。”

“原来是这样,你是怎么死的?”

这个问题让袁小乔有些神伤。

“你不愿意讲就算了。”

袁小乔走在旷野里,心也舒畅许多,从来没有跟人讲过自己的遭遇,有个人分享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叫袁小乔,我家本是镇上的名门望族,可我爹嗜赌成性,输光了所有家业,我娘生病他也不肯出钱医治,还狠心把我娘抛弃,于是我娘先我而去,父亲又令娶了一位,眼看家里的钱越来越少,我的继母将我卖给一个有钱的人家的少爷,刚入府不久,老爷对我心怀不轨,有天夜里老爷逼迫我与他同房被他的夫人撞见,夫人怀疑是我狐媚惑主,下毒把我杀死了,将尸体扔在枯井里。”袁小乔的故事早已讲完而剑客却迟迟没回过神来。

“这位大哥。”袁小乔见他愣在那里便唤醒他。

“哦,没想到你的身世如此坎坷,你真应该将他们碎尸万段。”

“即便我报了仇又能如何?那也并不使我快乐。正因为今生受苦所以来生才能幸福安稳度过。”

“你真是个好心的女子。”

袁小乔笑起来。

“你刚刚还说我不是善人。”

“刚才确实多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

“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刚刚那些人为何抓你?”

“在下易墨,悬赏万两的通缉要犯,杀了无数狗官。所以落得如此落魄。”

“是吗?那我将你举报岂不是能得到万两黄金?”

“好啊,那样我还能有个去处。”易墨爽快的说,惹袁小乔大笑,笑罢,袁小乔叹了口气。

“世道就是这样不公,所以我含冤而死,而你流离失所。”

“若非如此,怎么能认识你这位天涯沦落人?”

两人聊的正欢,一只狐狸从草丛里窜过。袁小乔敏锐的觉察出异样。

“怎么了?”易墨问。

“这里可能不安全,易大哥你还是快走吧。”

易墨竟有些不愿离开。

“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妖魔鬼怪呢,走了岂不是可惜?”

沉默片刻,易墨说:

“算下来,你只有五天时间了。”

“嗯。”

这句话把两人都拉到现实,袁小乔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叶羽凡,而易墨却不舍她的离去。就在两人各怀心事时天渐渐泛白。袁小乔望着远方的白昼说:

“这么快。”易墨陪她走到墓前。

“我明日再来看你。”

袁小乔朝他梨涡浅笑,渐渐消失。

那只经过他们的狐狸跑到一个山洞里,化成人形,妖娆万分,山洞的最深处还有另外一个妖娆妩媚的女人正侧躺在椅子上吸元气,身边两个壮硕的男子正为她按摩身体。

“姐姐,我刚刚在树林里闻到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要是能喝到他的血够咱们几百年的修炼。”

“那你怎么没把他骗到手?”

“他身边有个女子竟能看出我的真身。”

“什么人?”

“难道是比我们修为更高的妖?”

“不可能,这一带只有你我妖术最强,若有其他闯入者我会察觉不到?”

“那究竟是什么人?”

“去把她查清楚再说。”

“好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