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蝶魂

第二章 初遇叶羽凡

蝶魂 七月未半 2203 2017-04-23 14:20:40

  这天夜里,袁小乔喝了还魂汤从自己的坟墓走出来,她不禁回头看了一眼,上面刻着“爱女袁小乔之墓,父亲袁正弘”。她不禁悲从中来,曾经在袁府,连一个佣人死后都会风光大葬,自己终归是府上唯一的千金,父亲却将自己这样草草了之,这坟头的枯草无人打理,腐烂的枯木做成的墓碑,这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要报仇吗?经过一番思索后她抬头望了一下天空,这么美的夜色,月明星稀,清风微拂,草丛里的流萤闪烁,树林嫩叶沙沙。杀戮,简直辜负了这美景。想想自己,有多久没有这般自由清闲,倒不如放下所有的怨恨好好享受这七天。

她心情大好,一跃而起,轻盈的穿梭在树林间。她想畅快的跳一支舞,可惜没乐器伴奏,不过她还是凭记忆里的旋律舞起来,边舞边哼着曲调。正跳的入神,回头时竟发现一个人站在自己身后。那人白净清秀,目光灼灼,正是那日救过她的书生。

“对,对不起……姑娘,我看你看的太入神,忘了和你打招呼。”他紧张起来。

“原来是你。”

袁小乔一眼就认出他。他就是救自己于水火,保自己没魂飞魄散的好心人。世事的安排真是美妙!

“你……你认识我?”

“你昨夜可曾经过这里?”

“嗯,我,我与家人发生争执,离开的时候,路经此地。姑娘,你怎么知道?”

“哦,我家住附近,见你经过。”袁小乔不安的说。

“原来我们还挺有缘的,呵呵。”他局促片刻后说:“姑娘跳的可是《佳人舞》?”

“嗯,你听过?”

“我自幼就喜欢这支曲,从未见人能跳的这样令人着迷,我真不该打断!若姑娘不嫌弃,我愿为你吹笛伴奏,只求姑娘能再让我欣赏一遍!”

看着他恳求的眼神,袁小乔点头答应了他。

笛声悠扬,袁小乔随这乐声舞动,身姿婀娜,舞步曼妙。曲中的悲欢被她的舞姿诠释的淋漓尽致。在抑扬顿挫的旋律中她腾空飞起,衣襟飘摆,神色朦胧,翘首回眸,目光楚楚,摄人心魄。静如水波不兴,温婉蕴藉,动若清风微拂,袅袅婷婷。引来蝴蝶与之媲美。绝世佳人,忘情而舞,简直如诗如画。书生已沉醉其中,竟忘了乐谱,呆望着她。

“公子……公子!”袁小乔唤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噢,真是,真是绝美!”

他激动的拿出纸笔写下:

“长发如瀑袂如烟,

妙步青丝舞华年。

拂袖掠影只斑驳,

弦乐声声绕山涧。

一笑嫣然花自羞,

双眸明澈光自灭。

清风不解其中意,

月下流萤飞满天。”

袁小乔轻声读出这首诗,赞叹道:

“真是好诗,公子好文采!”

“这首诗送给你,若不是姑娘舞艺超群,我也不会有这作诗的灵感。”

袁小乔接过卷纸羞愧一笑。

“还没问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叫袁……”想起他昨夜在墓碑上看到过自己的名字,说出真名恐怕会吓到他,于是她机敏的说出“文怡。”

“袁文怡?好名字,在下叶羽凡!”

“原是叶公子,敢问叶公子背负行囊是要去哪里?”

“哎,说来话长,我们叶家与许家是世交,如今家父逼迫我与许家大小姐成亲,我虽与她青梅竹马,可从未把她当成恋人对待,我与她只是兄妹或者说朋友,我实在不愿与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就和父亲闹翻,昨夜离家出走,不巧被家丁找到,今天,我实在是忍受不了父亲的脾气,所以又打算一走了之。”叶公子一口气把自己的委屈吐了个尽。袁小乔不由得想到自己也是被逼婚以致如此下场,旧事又上了心头。见她若有所思,叶羽凡问:

“袁姑娘,你为何在这深夜独自一人在外,不怕家人惦记吗?”

“哦,我也是与家人产生纠葛,出来散散心。”

“难道姑娘也是被家人逼婚?”

“叶公子,恕我不宜多言。”她及时打断他,实在不愿再聊下去。

“哦,抱歉,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我这里有些酒,不如我们一醉方休如何?”

“好!让我们将所有不愉快都抛之脑后,忘掉一切,迎接将来。”

“好!忘掉一切,迎接将来!”

他们共同举杯。

“皎皎明月当空照,离家少年几多愁?把酒问月话凄凉,醉生梦死不回头!”袁小乔独自念叨。

“好一个醉生梦死不回头!袁姑娘,今夜遇到你真是我的荣幸!”

叶羽凡面色微醺,袁小乔只当玩笑,相对一笑。

“来!不醉不休!”叶羽凡为她倒酒,手无意间碰到袁小乔。

“姑娘,你的手好冰凉!”叶羽凡好奇的伸手触摸,袁小乔慌忙躲闪。

“对不起姑娘,我只是……哦,天是有些凉了。”叶羽凡解下自己的外褂给袁小乔披在身上。袁小乔局促不安的低着头,心想好在没被看出破绽。

“姑娘,我们明日还在此见面如何?”

“嗯。”

“太好了!明日我可否到你家里做客?”

“公子是否太唐突了些?况且我家里实在不方便接待公子。”

“为何?”

“因为我爹嗜赌,输光了所有家业,我娘身染重病无钱医治,先我而去。”

“对不起,我实在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没想到你的境遇如此坎坷。”

“公子不必自责,我娘是我唯一的亲人,虽然先我而去但我依然觉得她还在这世上,就像月亮星辰,从不曾与人交流,却得到人们的诗颂,这支《佳人舞》就是我娘教我,她知书达理为人贤惠,已经把最美的东西留给我了。”

这番话引得叶羽凡有些动情:

“在我眼里不会有人比你更美。”他小声说了一句并未引起袁小乔的注意。

“不管过去怎样,像你说的,忘掉过去,迎接将来!”叶羽凡说。

两人相视而笑,几杯过后,叶羽凡的醉意已浓,袁小乔趁机问他:

“叶公子,如果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可会想我?”

“哈哈哈,怎么可能?我会掘地三尺也把你找出来!”

美酒当歌,佳人为伴,这一夜他们畅所欲言,写诗作赋,仿佛多年不见的故友。只恨今宵未免过得太快了些。

袁小乔看着远处的天,阳光即将剥开黑夜。身边的叶羽凡已入眠。这该如何道离别?她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盖在叶羽凡身上,见他嘴角还残留着昨夜的微笑,轻轻退几步,消失在墓中。

“袁姑娘!袁姑娘!”徒留叶羽凡在旷野丛林苦苦寻觅而不见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