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吻在西安

小华渭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0上架
  • 10035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取名

吻在西安 小华渭 5367 2017-04-11 10:04:15

  我一生吻过三个女孩,但是她们一个都不属于我。

在中国大地上,有这么一块土地,它位于中国境内的最中间。东部流淌着中华母亲河黄河,是最早古人类所居住的地方,也是地形最为丰富的一块宝地。这里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中国的天然历史博物馆,她就是陕西。

其境内流淌着一条河流,素有中华母亲河黄河的最大支流,他就是渭河,也是我们陕西的母亲河。其境内盘踞着一条山脉,被亲切的称为中华的父亲山。山南的人被称为南方人,山北的人被称为北方人,《周易》把它尊为中国的龙脉所在,是整个中国人的精神支柱。这就是秦岭。

在这片被史学家司马迁先生誉为‘金城千里,天府之国’的土地上坐落着一颗璀璨的明珠,历经3000多年至今还在闪闪发光。是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其不仅是世界四大古都之一,还是中国六大古都之首,有着7000多年的文明史、31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有着十三个王朝在此建都,璀璨无比,光耀四射。她背负了如此之多,难怪诗人华渭说道‘但凡故心皆思安,千行泪涌寸断肠。’他就是古城西安,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我就在他的身边咸阳,但还是苦苦等了18年!

人们都说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只要是个农民都会从自家的土地里挖出过百年或上千年的文物。时间还是在1993年,在陕西省咸阳市遗古镇安耳村。这天阳光明媚,虽然抚有清风,村落两边的枯黄的落叶随风轻轻落下,好似不愿意离开母亲的怀抱,仍然留有眷恋之情。但是万物有更替,人类有繁衍,该出生还是会出生,该走了是如何也挽留不住的,这便是自然了。秋天注定是硕果累累的季节,也是农民们笑逐颜开的时日。这个村子虽然只有不到40户人家,但是追根索祖,他们的祖先都是同一脉,凡是男性都以‘安’为姓。

几个脚步匆匆的中年男子一边走着一边大声交谈着,在路过村落的拐角处,被旁边已经退却绿色的柿子树枝给遮挡了一下,心中觉得不悦,左手边的男子连看都不看,嘟囔伴随着狂躁的动作,一只左手甩将出去。用劲之大居然把这棵树都给震动了,稀稀疏疏的极不情愿的落了几片黄叶,然后又固执的弹了回来。却不知道刚才那两位回来时会是怎样的心情。这棵柿子树在这路边已经成长了三四年了,之初没有茁壮的时候,大家还不觉得它碍事,如今身强体壮了,反而一直成了村民出行的拦路虎了。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没有人将它砍倒拔走,不是因为人们怜悯它,而是因为他的主人厉害,经常来往于这条路上的人都知道,这棵树其实已经长在了生产道路上。而他的主人分明是多占据了房基而已,村上的人都知道,但是从没有敢正式提出来,因为他的主人身份显赫,背景强大,一般人是不敢惹的。

直到有一个人,这个人身材不算魁梧,但是五官端正,特别是高翘的鼻子、深邃的眼睛,粗壮的眉毛,让人看起来非常的英姿。他步履如风,端详沉稳,好像是从遥远的汉唐盛世穿越而来,给人一种想亲近却又怕玷污了其身上的清风朗月般的神资之感。虽然穿着朴素,但是异常干净整洁,村里的人经常称他为‘先生’,起初他是并不接受的,但是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最近这阵看起来他是非常的愉悦,时不时会主动向人打招呼,这样问候他的人、接近他的人也就慢慢多了起来,一改之前冷傲远居的状态。当他拿着水杯走过拐弯处的柿子树时,毫不例外的也被张牙舞爪的树枝剐蹭了,他却没有一丝生气,随后退了几步,然后摸摸口袋,看看有没有余留的尼龙绳子,或者是从化肥袋子上拆下来的棉绳,可惜,摸了半天还是没有。他打算绕过树枝继续向前走,但是瞬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堆生活垃圾,于是他又放慢了脚步,骤停下来,弯腰寻找。没想到一次简单的动作,居然有点腰酸背痛的感觉,还好没有大事。在垃圾中一眼便看出了绳索,拉出来一看,上面还覆盖着一层水泥,轻轻一弹,灰尘落地,还蛮结实的。持在手中向柿子树走去,原来他是想用绳索将凸出路面的树枝绑住,使它不再影响其他人,也就免受了日后纠纷。

不成想,当他刚抬起手拉住树枝时,‘弄啥呢?’一个毫不慈善的声音空中飘来,他也吓了一跳,左手微微一颤,但是依旧没有放手,而是慢慢的抬起头向上看,原来在柿子树旁边的房屋二楼上,有一个双眼横睁的男子站在楼梯上盯着他。这个人就是这棵树的主人,在村里算是不好惹的,家里也是整个村落不多见的二层楼房。

站在树跟前的人一看微笑说道:“没弄啥,就是这柿子树把咱村子路给挡住了,这个来了,一刮蹭,那个来了,一碰撞,时间久了,就把咱这树给弄残损了,我用着绳子把它绑起来,就没有人碰了。”站在楼梯口的男子听后,看到是‘先生’,也就没有多问,刚才狰狞的面目稍稍有些舒展,临走扔了句操滴心还不少!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要是放在一般人,恐怕今日是难以交代了。

中午回到家里后,他的老婆是临乡镇的女人,名叫单琴,身怀六甲,稳稳的坐在高凳上正在缝制塑料布匹。慈眉善目、个子也不高,不大的年纪脸上已经出现了雀斑,整个人显得老气,不过也是,整日出没于黄土地的农民没有一个是皮肤光滑的,没有一个会打扮的如摩登少女,这与她的身份不符,也从来不是她们所追求的。他们一辈子与黄土地打交道,关注最多的莫过于今年的收成如何,会不会按时交给国家所需的公粮,而最后自己又能剩余多少。

特别是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长,能不能分得集体土地而已。恐怕生活了将近二十几年,也不知道在村子的远处的东边有一个陕西省最为繁华的城市西安,更不会得知在这个城市里的最中央还有一口至今全国保存最为完整的钟鼓楼。这些知识还是她的先生在每天晚上闲来无事时一点一滴告诉她的,同时也是两人之间交谈的最为文雅的事啦,更是她的先生一生最为得意的事了。

“地里怎么样?今年玉米长势咋样?”这样的开口问候早已经习以为常,先生放下了水杯,嘴角扬起了丝丝微笑:“今年老天爷没有亏待咱家,玉米的长势情况大好,还没有倒下的,估计亩产五六百斤了,除了上交国家的,咱们今年还有余粮,来年碎娃不怕饿肚子了。”

那就好,老婆手上的活并没有停下来,一边缝制一边回答。“你怎么还缝制这已用过四年的塑料花布了,我不是都说过今年咱们买张新的,这破旧的就不用了!”老婆听到此,似有些生气了,停下手头的活盯着他:“你得是有钱了?有钱盖楼房么,在这碎东西上扯啥呢!用了四年咋了,对门媳妇家的已经用了五年了,都没见人家换,你还涨得很!”先生也不示弱,站了起来,走到跟前,脸色灰青,扯着塑料花布反驳道:“给你说了三年,三年你不听,去年正晒玉米,忽然一场大雨下来,咱两在收拾的时候,你缝的地方开了口子,许多玉米都外洒了,你忘了?今年我打算买张新的总比你经常浪费玉米划算的多吧!”

没想到说到此,他的老婆居然更加生气了,也站了起来,脸已经气红了“要不是你的你几个好兄弟在下雨天,人家宁愿坐在门口与外人聊天,也不知道过来帮你共同收拾玉米,咱家的粮食怎么会浪费呢?你一天到好,没事人家大哥一叫你就顺溜溜的过去帮忙,可是人家是如何回报你的?”

说到此,没想到一向对着老婆口齿伶俐的先生竟然瞬间说不出话来,这也是好几次被老婆因为这件事给硬生生的呛了回去。只能弯腰提起自己的水杯走开还不忘回击“都是自家人,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嫂子跟你一样都是怀了孩子的人,都不容易啊!”

每年到了扳玉米时令,大概就是十月一日国庆期间了。城市里有钱的人都热热闹闹的吃喝玩乐去了,有些人还出外旅游,饱览一番祖国的大好河山,亲眼看一看书册中那些令人陶醉的美景以及人文历史厚重的一些国家级博物馆,这算是国庆期间最为有意义的一件事了;有些人则是带领着一家几口难得的来到当地县市最为热闹的餐馆酒店消费,或许这一顿饭钱很贵,够农民半年的辛苦费了,但是人家认为这钱花的值,是自己从农村苦苦进化到城市的有力见证,也是为了向身边的亲戚朋友宣扬自己的本事,让大家认为自己正在改变,正在进步,正在为整个家族做出贡献。

而反观农民,不管是处于一河之隔山西农民,还是紧挨着河西走廊的甘肃一代的农民,都是无法与城市人相比的,他们在扳玉米的间隙可能会抬头望一望万里无云湛蓝而又苦闷的苍天说起中国大地之上那些想玩却不能玩的三山五岳、楼阁宫殿,以及首都之地北京的广场与毛主席纪念堂。低下头来还是一跪半挪的向前进军,一步步、一片片征服这黄黄土地,炎炎酷暑。

后来在一天傍晚,他的老婆因为劳累先于他回家,这时候在村子的北边只剩下了他与另外两个年龄稍大的人。三个人在为村子清理水道挖土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陶制罐子,只听见他的一?头下去,好像碰到了石块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三人并没有多大吃惊,而是相视一笑,坑内可能有东西了。

还没等他说话,高个村民立刻丢弃了手中的铁锹,随即蹲了下来,又让他们两个赶快蹲下,不得张扬。矮个村民也很是积极,他们两个按照习惯推理,应该是挖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可是身边的先生并没有多大好奇。他也慢慢放开了手中的工具,生怕碰上他们二人,也开始加入‘考古挖掘’的队伍。

随着黄土的慢慢清理出来,一具完整的黑色陶罐出土了,高个捧在手里乐开了花。矮个村民赶紧建议快摇摇,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要是有好东西咱们三个今天就发了!敲碎罐子之后,果然发现了文物,居然是几十枚发绿的唐代钱币,距今已有1300多年了,光是这时间就已经值了钱了!两个村民亲自数了数,一共有32枚,提议道他们二人年长一人各十一枚,剩下的十枚都给他。但是他好像不太满意,后来高个村民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老婆快要生了,家里比较困难,但是你也不能都拿走吧,毕竟都是见者有份,这样吧,你一个人拿十二枚,我们哥两一人各十枚。这种分发听起来不错,但是依旧没有打动他。

矮个有些着急了,问他你到底想怎样?先生缓缓道出,这地下的东西都是国家的,你们虽然没念过书,但是咱遗古镇安耳村书记及主任都说过了,咱们这边历史文化遗存较多,底下的文物鳞次栉比,必须按照国家相关文物政策来执行,不是咱们的一份不拿,咱们只要种好地就行了。此话一出,两位村民勃然大怒,并且警告道,你不想要可以,但是我们哥两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分给你你不要,来日可莫要追寻我两索要!万万没想到,最后村上的书记知道了此事,首先便找到他家。

他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书记,免于处罚。而另外两个村民都受到了大队谴责,并且追缴了钱币,也导致了先生与他们两家关系的破裂。就是为了这件事,他的老婆把他整整怒骂了一个月,还曾经一度跑回娘家居住。先生后来在母亲的劝说下,把老婆从临镇接了回来。

时间已经到了十一月了,温度都降了下来,出门的人也不多了,家里的庄稼也都安置好了,是整个农村一年之中难得的空闲日子。而就这几天,他大哥家的第二个孩子便出生了,但是并非如其家人所愿,生下的不是想要的女孩,而是第二个男孩。而且重量达到了足足七斤半,脑袋特别大,四方的脸简直跟他的父亲一模一样。

孩子在满岁的时候,该是为这个孩子起名了,村里有文化的人不多,他的大哥亲自来到了他的家里笑嘻嘻问道:“昔文在么?”你的大哥来了,他的老婆提醒他。原来他正在打扫羊圈呢,一听到他的大哥来访,赶快停下了手头的活走出羊圈,拍拍身上的尘土与杂毛,在水盆里简单清洗过后,走向他的大哥:“大哥来有啥事吗?”大哥从褶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盒较窄的上面画有一只金丝猴伦棒的天蓝色香烟,并且抽出了一根递给了他:“咱家侄子已经满月了,是该起了响亮的名字了,村上孩子的姓名大多数都是你这个文化人给起得,这是你的亲侄子,你可一定得好好想想,人名如人生!这是大事啊!”

安昔文接过了香烟插在嘴角,他的大哥亲自为他点燃火焰,他伸直腰板深深的吸了一口感慨道:“还是咱老陕的窄版好!我侄子的大名我早就为他想好了,本来打算今晚去跟你说,没想到中午你就过来了,我提前看过孩子的生辰八字以及面相,就叫他安世坤吧,希望日后他能世事无忧,擎掌乾坤。”

他的大哥听后很是满意,将还有半根香烟扔到地上兴奋道:“这个名字起的响亮,超凡脱俗,独一无二,回头在我那给你拿几包窄版!”

一个月后,他自己的孩子也快要降临人世了。他自己整理出来一个小的空间,对外称为他的书房所在。这几日他从学校拿回来一些南方的新闻报纸阅读,很受启发,也对生长于北方的城市人有些感慨,因为报纸的内容以及国家的形势都在报道南方那令人备受瞩目的城市以及人才,有识之士纷纷预先跑到长江以南,等待开启人生事业的大门。

特别是南方的青年奋发有为,不为农业所牵绊,有理想、有抱负,有令北方人羡慕的国家政策,因为他们有地势之便,安昔文好似也看到了身处内陆的古城西安的发展不足,为此他是稍有失落的。仅仅今天,他的第一个孩子也出生了,长得是眉清目秀,高挂鼻梁,小小嘴唇,还有那泛红的双耳,让人无不喜爱。奇怪之处在于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哭泣,身边的人打趣说,这孩子要强的很,绝非池中之物。待众人走后,他的老婆笑着问他:“你整日给别人家的孩子起名,现在好了,咱家的孩子出生了,是不是好的都让人家占走了,词穷了吧?”

没想到,安昔文噗嗤一笑,又点燃了香烟:“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国汉字多大数万,常用的字词也有几千,如何能取尽呢?”那咱家孩子叫什么?可一定超过其他家的!安昔文把孩子接过手后,轻轻地拍打着、默默地注视着,静静的思考着:“这孩子虽然五官秀气,皮肤白皙,但是眉宇之间仿佛有着一层难以揭开的轻纱,这点倒是极像我了!名字我提早就想出来了,我们就叫他‘安南青’吧!寓意此子像南边的青山(秦岭)一样苍翠生气,又似江南的才俊一样奋发有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