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八章 迁徙

吻在西安 小华渭 4924 2017-04-17 11:59:42

  虽然大家心中都清楚这是小学学习生涯的最后一年了,以前的同学之间不愉快都能够渐渐化解了,安南青与束雁两个人好似也没有为大家整日议论了,压力减轻了不少,也就意味着这个三四十人的班级和谐了。

大家都面临着毕业考学,有些孩子的家长想把自己孩子送往更好的初中就读,可能是因为这几年家境好转,也有可能是因为父母教育孩子的观念发生了变化。每个人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任何人不能阻挡,也没有办法没有意义去强力改变,就像一年中有四个截然不同的季节而已,唯一感觉悄悄变化的就是每年的冬天好似越来越没有那么寒冷了,不知道是自己慢慢长大了,更能适合这个多变的天气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其中束雁的妈妈就跟她说过将来考试优异一定要给她换取一个好的学校,可不能再呆在这个城镇乡村了。虽然束雁感到她妈妈如此评价这个她即将呆过六年的母校,但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乖乖就范。虽然当天没有询问她妈妈的具体安排,但是她相信她的父母一定早有打算,其实说到底还都是为了她自己的将来能够有个更好的学习与成长环境。

这一疑问终于憋到了晚上,待到一家三口回家之后,束雁披着头发来到了其父母的卧室。他的父亲正在戴着眼镜一丝不苟的看书,而她的妈妈有条不紊的正在织毛衣,看到了束雁走了过来,她的妈妈小心翼翼放下了手中的长签,微笑问她有何事,这么久还不睡觉,束雁关上了门,这一举动倒是惊扰了正在端坐的父亲,顿时也停了下来,看看这个平日里比较淘气的女儿想要说些什么。

束雁居然依偎在妈妈的怀里问道:“妈妈,今天早上你说让我最近好好复习,将来换一个学习环境是什么意思?”她的妈妈首先眼睛一转,看向身边的老公,又抬起了右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回答:“哦,你说这件事啊,没有什么意思,本来打算不跟你说,怕你最近分心,既然你问了,那妈妈现在告诉你,不管将来你考试成绩如何我和你爸爸都要离开这个地方,换一个更好的地方就读。”

他的爸爸也补充道:“是呀,你妈妈说的没错,我们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我们的工作已经不在这边了,所以等你上完小学后我们一家三口就要搬家咯!”说完之后他的爸爸好似比较开心,嘴角露出了自豪的笑意。可是束雁听后情绪不再平淡了,从她母亲怀中脱离开来:“我不同意!”这四个字着实让房间里的两人惊诧不已,也顿时使得静谧的夜开始晃动了。

束雁看着妈妈直直的眼睛赶紧解释:“妈妈,爸爸,女儿已经在这个地方习惯了,习惯了这个美丽的母校,习惯了校门口的小商店,习惯了这个不大的乡镇,习惯了每天要见面的老师同学……”“你这孩子,你年纪轻轻能够有此感情我们这些做爸妈的人非常开心,但是你迟早是要离开他们的,离开你的学校,离开你的老师,离开你的同学,当然了,你现在年级小可能还不理解,但是你不能任性了,你看看有哪个孩子不是听父母家长话的,要不然会被老师说成坏学生了,你不想做一个人人讨厌的坏学生吧?”

束雁听后已经没有任何话可以反驳了,但是高高翘起的嘴角依旧表示着内心不服。这一细微的动作被他的爸爸看到了,此生他们二人只有这一个女儿,人家都说穷养儿,富养女,这个‘富’字不仅仅指的生活物质水平之富,还指的儿女的精神情感之富有,又是这一阶段的孩子,又都是逐渐加深记忆的关键时刻,万万不可放松,要不然会留有遗恨的。

在这一点上,很明显束雁的父亲远比她的母亲深谙许多,这或许就是男女教育孩子的深远差别吧。就在束雁怏怏不乐快要离开房间时,她的父亲开口道:“你看看,本来是一件好事,让咱家雁儿能够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学习,但是很明显咱家雁儿并不喜欢新环境,当然了这爸爸也能理解,刚才你妈妈所说的在你小学毕业之后全家会搬离陕西,迁往四川,我刚才已经慎重考虑过了,四川我们不去了!”

此话一响,惊起千层波浪,束雁妈妈顿时睁大了眼睛,错愕不已:“你……你说啥?我们不去四川了?”束雁爸爸缓缓走向女儿,而再看看束雁好似从睡梦中惊醒,回正了身子,脸上慢慢泛起了笑容:“啊?爸爸,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哄我开心吧?”束雁爸爸微笑着双手抚着女儿的双肩徐徐扭转:“你认为呢?爸爸何时骗过人?”这下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束雁妈妈坐不住了,直直站了起来:“老束,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不去四川了,难道我们不搬家了吗?难道我们早就制定的计划不再实施了吗?难道你一个大老爷们也要食言吗?”

这种情况好像一家人好像分割成了两组军阵,很明显她的妈妈是单独作战,而束雁与他的爸爸同为一阵,互相拼杀,她的妈妈已经处于下风了。看着妈妈少有的略显愤怒的表情,束雁心中忐忑不已,也为自己的任性开始担忧了。

怯怯地看着她的爸爸,她的爸爸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老婆不悦了,走向老婆进行安抚。一边扶着她坐下一边解释道:“你呀,就是一个急性子,我们全家搬迁外省这么大的事不是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吗?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迁就女儿,而是为了我们一家子今后的幸福生活。”

老婆坐了下来平心静气发问:“我也不是生气,你能这么说我相信你是筹划好的,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吧。”束雁爸爸这才舒心不已,只要老婆愿意静听,那么一切都好办多了,就怕僵持下去,这样不仅影响束雁的学业,也会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更会影响这个家庭的和谐安康!

束雁看到了事情的转机,赶紧从外面搬了一个等椅子进来了,放在了爸爸跟前,然后二话没说站在其身后,瞬间好似一个局外人。

束雁爸爸安稳的坐了下来徐徐道来:“我们两个商量搬家的事由来已久,搬到省外四川CD是因为你的大姨在那边,他们的生活条件还可以,经营小本生意,平日里对我们照顾一些还是可以的,但是毕竟是出省了多有不便,孩子自小生长在陕西,已经习惯了我们陕西的环境民风、饮食气候,倘若贸然离开,这将来非得花费大把的时间进行调整,我们大人尚需如此,更何况一个年龄不足十四岁的姑娘?再看看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另外一处地方。”

“你说的是西安?”

老婆脱口而出,“没错!就是西安!我早前说过西安生活着我的二叔子一家,虽然他们在西安并非十分有钱,但是我二叔在文化厅为官多年,我们可以把家搬到西安去,一方面可以得到我二叔他们一家的鼎力支持,另一方面西安距离我们咸阳非常近,来回路程不过几个小时而已,交通便捷,信息发达,最重要的是西安不仅历史悠久,而且还是一个教育资源雄厚之地,如今放眼中国,西安是继北京、上海之后的第三大学校云集之地,有着丰厚的师资力量,这样的学优环境难道还不能去吗?”

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既然折服了这个房间所有人,他的老婆不再坚持外迁,他的女儿那种崇敬的眼神令他自豪!虽然说最后没能按照束雁的最初想法继续留在咸阳读书生活,但是也没有远离家乡外迁它省,最后凭靠爸爸的智慧与决断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满意的答案,那就是近徙西安。

上了一天的课了,班上的同学都略显疲惫了,还好下午最后一个自习课是大家所喜爱的班主任坐班。上课铃刚响彻整个校园,好像也就只有他们六年级教室的灯还亮着,其余教室的人都已经走空了,各自回家了。六年级压力比较大,学校组织加上晚自习,时长不变标准的45分钟。

梁深被班主任安排在了最后面一排,因为他整日捣乱,班上所有的女孩几乎都被他给惹了个遍,都不想跟他坐在一块,担心自己的学习成绩被其拉下。但是梁深却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依旧我行我素,该玩的玩,该吃的吃,就像这个学习跟他没有任何关联一样。但是这个人素来比较聪明,若说在这个班级里,安南青酷爱人文历史,才华横溢,那么梁深则与之相反,思维敏捷,动手能力比较强。

记得有一次这个乡镇举办数学难题竞赛,数学张老师在全校寻找了好些个数学成绩不错的孩子备选,经过了层层训练、筛选,没想到最后的一道难关几何题竟然无人能破,居然最后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梁深同学给轻易破解了,成为了此校唯一的一个参赛选手,自那以后,不管同学们对他的看法有多大的改变,授课老师们的态度已经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尤其是平生喜爱怪才的张老师更把他视为班级一宝,每次上课都会让他来坐到讲桌跟前,器重程度可见一斑。

就在下课前十分钟班主任突然站了起来,有些同学还在埋头写字,有些人已经注意到了,灵活的梁深也发现了,他猜测班主任极有可能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悄悄地朝着右前方的安南青吹口哨,安南青正在专注的看书,没有发觉,倒是惊动了他的同桌束雁,放下了手中的钢笔,轻轻侧着头白了梁深一眼,气得梁深鼻子吹气,还不忘警示她。

束雁明白了原来是想让她喊一下安南青,没有办法谁让他们两个亲如兄弟呢!抬起了自己的右胳膊碰了一下安南青,并且端正身子小心说道:“梁深找你呢,你看看他有什么急事?”安南青停下手头的活立即扭过头盯着梁深,没想到梁深探出了手指指示前方,顺着梁深的手指方向看去,原来班主任已经离开了座位,前排的许多同学都已经坐直了身子,肯定是有事发生。

又旋即告诉同桌不要写了,老师有事宣布。居高临下的班主任看到大多数人都已经自觉地放下了纸笔,端正了腰杆,这才开口说道:“同学们,老师打扰大家一会儿时间,接下来我来传达一下学校的活动安排,今天上午我们学校所有班主任都过去参加会议,这次会议中安排的事情不少,主要是为了大家的毕业着想,校领导提出我们六年级所有同学都面临着参加毕业考试,这不仅关系着你们这一学年来的成绩,还考验着你们在人生学习最初阶段的成果,更重要的是关系着你们将来人生路的抉择!

虽然老师也认为上面的话说的有些重,对于你们这么小年龄的孩子来说有些压力,但是说的很有道理,一看就是一个有着长远规划的的领导见解,你们现在已经到了开始明辨是非黑白的阶段了,往前每走一步都意味着抉择与判断,所以不管是校领导还是与你们相处时间最多的授课老师都希望你们能够在这最后一个月里努力学习,争取考取一个优异的名次,让你们的家长心花怒放,让你们的老师无比快乐,让你们自己充实满足!

最后再说一件事,学校商议决定明天下午安排全校师生进行本学年最后一次大扫除,以班为单位,每个班的班主任统领,劳动委员负责分派,梁深你听到了吗?”忽然这么一句询问最末排的梁深,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老师,你说啥?什么分享果糖?”没想到这么一句惹笑了全班同学,刚才还严肃的气氛瞬间活跃了!束雁也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安南青看着束雁那排整齐的洁白的牙齿以及那樱桃嘴唇心都碎了!那种笑容只怕只能在电视里的明星所见,那种肌肤也只有在刚出生的小兔身上可见,此外,别无他处。

这或许就是安南青的动情之处,他忽然有种邪恶的想法,如若教室里四下无人,他宁愿抛弃所以荣誉,只想淡淡的亲吻一下这个朝夕相处的女同桌。却没想到,这种痴傻的眼神被束雁发现了:“嗨!南青,你干啥呢?怎么一直盯着我?”

安南青忽然不好意思了,脸颊一红:“我……我……我没干啥……我刚才在看……对了,你今天的嘴唇怎么有些红?你是抹啥东西了?”

束雁听罢,嘴角上翘:“你也……太无聊了吧!刚才老师布置的任务你听到了吗?”“什么任务?你快给我说说!”束雁嘴唇轻呡叹气:“你呀,刚才想啥呢?老师最犯病他在讲话时谁不认真听,算了,让你直接去问老师,你未必敢去,别说你是咱班上的一宝,还是让我这个老好人告诉你吧,谁让咱两是同桌呢!老师刚才在讲台上说明天下去的大扫除,我们一组、二组在室外的操场上锄地,三组、四组留在教室清洁,而且还说了,一二组女生从家里携带小铲,男生携带铁锹,各司其职,不可忘记!”安南青这才弄清楚了原来老师说的最后一件事是分配任务,这还不简单。

看了一下教室的大表,自知距离下课时间不长了,便让同桌放缓速度:“束雁,快下课了,你还要写吗?明天大扫除我知道你们家在乡镇街道住着,平日里也没有农田,根本用不着农具,可是明日又安排你从家携带小铲,你们家也用不着为了你新添农具,我知道以前你都是向同班的好友借取的,这次你就不用麻烦其他人了,我既然身为你的好同桌,当然义不容辞帮你我家里带来,虽然我家穷,但是生产工具总该不会少,明天下午我就把铁锹与小铲一块拿来供你使用,你看如何?”

束雁早就心里乐开了花,只不过一直强忍着,没有笑出来而已,一直等到他把话说完才幸福的微笑道:“我就知道你一见到我有困难就会帮忙,不管你能否做到也都会鼎力相助,我束雁虽然生活条件比你好,但是在这个学校里能够遇到你做我的同桌,我真的感到很开心,很幸福,我曾经在家里跟我爸妈说过,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不要选择好的学习环境,愿意跟在做一辈子同桌,做长长久久的好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