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十二章 天缘

吻在西安 小华渭 4862 2017-04-23 01:00:20

  快到下午三点多,他们几人才搞清楚了各自的分班,许多人都没能在一个班级,一个个怨声四起,就连关系最为要好的梁深与安南青都没能分到一班,看来是天意弄人呀!

安南青嘴上也开始嘟囔了:“什么情况嘛,学校是怎么分的班?我们这么多人都没能分到一块,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你看,要是我跟梁深分到一块,我们两个每天放学都可以一起,这样分下来,看来大家日后想要聚到一块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学校人不少,将来谁有个困难麻烦也不能够有效解决,要不然我去你们班上课吧?”

梁深苦笑一声:“就是,也不知道是学校那个英明的领导给分的班,我们十几个人没有几个在一班,好像故意拆散我们,难道是担心什么?”在旁的安泰嘴角一撅,愤愤不平:“还能怕什么,你们都忘了龙哥早就跟我们说过,学校现在的治安环境不太好,所以学校为了避免同村同组的孩子之间出现拉帮结派的弊端,这才把我们一一分开,不用问其他的村组学生都是这样安排的。”

梁深跺了跺脚:“看来学校早有预谋呀,不过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个学校面积不是非常大,不过占地1000亩而已,况且这里面还细分了教学楼、实验楼、教室宿舍、操场等等,而且教学楼都在一块,我们虽然没有在一班,但是完全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到南青班上找他玩,这样也挺好的你们说呢?”

众人纷纷点头称赞,安南青一边走一边回答:“刚才梁深说的没错,我们都是一个村上出来的,来到这个陌生环境是应该互相帮衬,决不能让外人欺负,你们日后有空都可以来找我,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我能帮的一定帮,哦……对了,还有我们现在的怨气可以撒,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我们现在还是学生,还未成年,所以许多事我们都不能任性而为,我可能在这里比你们某些人大几个月,大家平日里都喜欢跟着我玩,一方面可能是你们的妈妈看我学习成绩优异,让你们都受到感染,梁阿姨还经常在我家串门时让我平日里多多操心梁深的成绩呢!你们说我能不管吗?

我刚才说咱们平日里紧紧抱成团是为了不让外人看不起,也是为了更有尊严的学习,这个道理你们懂吗?所以呢,在学校里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我忽然发现成了你们的老师了,好了,你们拿出学费的一半交给我吧,我是来给你们上课的。”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可能有些人听进去了,有些人不以为然。

开课第一天,所有的同学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干干净净的,都是为了第一眼能够给班主任以及诸多同学留下一个好印象。安南青被分在了高一七班,他们的班主任是学校里面大名鼎鼎的美女老师田子航。

一眼望下去,男生一个个发型多样,有三七分的、有咋呼的跟电线杆一样的、还有像电影明星梳的大奔、再细看墙角跟还有染黄毛的一个,无所不有,出其不其;前排端坐的都是女生,脸上没有任何粉黛胭脂,纯天然,有几个长相十分清纯,早已经被后面的男生们激烈争论,喋喋不休,看来这个高中的确大家是情窦初开了,开始更多的关注异性了。

大家互不认识,有些人趁机搭讪旁边的同学,不乏有些高冷的人一声不吭,还有一些腼腆不太爱说话的人坐在角落了看起了新发的课本,很是用功。这一切都被安南青看在眼里,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爱看书本的他这个时候居然没有欲望急于看书,而是想好好地观察一番这个自己即将学习一年的环境。

忽然,随着一声震耳的铃声响彻之后,整个教室安静了,校园里也很快沉寂了下来,依稀能听到学校大铁门关闭的声音,看来真是进入学堂了,不能再任性了,由此刻开始他们的时间一半属于学校,一半才是自己的,每个人起初都是迷茫的,都在等待着这个人生的导师出场。坐在墙壁跟前的同学们听到了一个类似女人高跟鞋发出来‘哒哒’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引起了班上所有人的好奇,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教室门口,等待着这个特殊身份的出现,后面的有些男生居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几乎没有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几乎惊呆了所有人的审美,几乎屏息了所有人的喉呛,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紧身皮革外衣,腿穿立体湛蓝牛仔长裤,脚蹬亮眼鲜红拉链高跟鞋,在远处看,虽然没有及腰的长发,也没有簇拥的发饰,但是酒红色的靓发再加上精致的细嫩的脸庞让人亮瞎双眼,这难道就是高中的个性老师吗?跟之前的保守老师有着天壤之别。

这是一次很深刻的视觉冲击,看的女生们惊羡不已,都渴望自己成年后也能成为这样的时尚老师,不管将来从事什么职业,因为就连老师都可以如此打扮,更何况其他职业呢?看的后面的男生们目瞪口呆,以前从没有见过如此美艳动人的女老师,以前在村里可能看到过一些年长的个别的哥哥们从外地带回来的漂亮女朋友,但是如今一比,还属面前的班主任更胜一筹。

安南青忽然之间想到了曾经喜欢的束雁,他在幻想印象中的束雁一双高高翘起的马尾辫,一张如泾河水般的青春脸庞,她将来长大后是否会像面前的班主任一样打扮的如此靓丽呢?又或者还要浓妆艳抹外加香水呢?他甚至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真的成为了现实,他是否能够接受呢?正在一个人遐想之际,这位吸引目光的女老师开口第一句话便迅速惊动了他:“好了,后面的那几个男生赶快坐下,

我是高一七班的班主任,首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姓田,名子航,是你们所有人的班主任,今后就由我来管理你们,管理这个班级,我知道你们都是从各个学校来汇聚到这里,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今后但凡是我一七班的学生就要按我的规矩来,按校规班律来约束自己,谁如果犯了错误,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简单的几句话再次让大家感到看到的原来就是真是的,外表干练的班主任做事风格果然是雷厉风行,制班手段也是强悍。

每个人心中不由得发怵,再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紧接着她又说道你们每个人都是新面孔,不仅仅身为班主任的她需要一一认清,而且你们自己之间都是最最淳朴的同窗之宜,一定要互相认识,所以每个人都需站在教室的最前面讲台跟前做个自我介绍。这个做法说出之后,同学们只见讨论激烈,有些人比较胆怯,以前从没有当过众人面介绍自己,比较害羞;

有些人却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因为自己在班上的首次露面很是重要,有些有上进心的同学还渴望这次大显身手的机会,求之不得呢!总之,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只要站了上去就会比他人更快成长,更多的让班主任同学了解自己。那么谁是第一个上去自我介绍呢?田子航的最初想法是采取自愿,不要逼迫学生。可是这个做法好像很不理想,因为两三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来到讲台前,胆大的同学抬起头张望看看动静,遇到老师的目光又吓得赶紧缩了回去;其余大多女生都低下了头不肯露脸。

就连班主任心里也觉得奇怪了,这么好的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为什么都不上去呢?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五分钟过去了,七分钟过去了,十分钟都过去了,再等下去可就耽误时间了,就要下课了。班主任田子航走到了西端教室抬眼扫了一周,又开口说话,既然大家都不积极主动,那她就要点兵遣将了,这样吧,干脆也不选谁了,就从这组依次上台吧。大家的眼珠子又再次转向这个大个女孩,没有动静,班主任再次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动静。

有些不悦了,女孩见状胆颤,说是什么自己没有准备好,让他人先上。没想到她的同桌也比较宁次,迟迟不愿上台,弄得气氛很是尴尬,田子航快要生气了!就在这时,教室上空飘出两个声音,仔细一辨别,一个是尖尖的女声,一个是清雅的男声,呦呵!大家一看居然有两个主动请缨同学不约而同站了起来,都想弥补尴尬,缓解气氛。

但是凑巧了,两人碰一块了!惹笑了身边的同学,田子航转怒为喜,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了。这个勇敢的男生不是他人,而正是安南青;而女孩其他人或许不认识,但是安南青好像曾经见过此女孩一面,仔细一想,原来开学当天发生误会的就是班上这个姑娘,姑娘回过头定睛一看貌似有些印象,这不就是那天主动询问帮助她的男孩吗?

怎么会这么巧,世界如此之大,校园如此之宽,班级如此之多,他们居然出现在一个班级,这难道是冥冥中天注定吗?跟安南青坐在同一桌的老乡安泰这个时候看到众人疑惑的目光,趁机拉扯他的衣角,此刻间安南青才回过神来,腼腆一笑:“啊……老师,还是让……让这位女同学先开始吧,她坐的比较近,我之后再说,你看行吗?”

田子航‘咯咯’一声竟然笑了,看起来更美了,大家都以为逢见的这个班主任会是个冷美人,不苟言笑,但是刚才那一笑确实让所有人为之一惊,没想到老师也会笑,没想到居然是被这个看起来面目不凡,气度超然的高个男孩给逗笑了,看来这个人还是不简单呀,也令刚才那个美貌的姑娘印象深刻。

经过自我介绍,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个主动发言的女孩名叫华城,而这个幽默帅气的男孩名叫安南青,许多人居然没有听过这个‘安’姓,大家所熟知的就是他们陕西省的省会城市名称西安而已。

他们两个可谓在班上首次崭露头角,为他们日后在班上发展创造了良机,也由此开启了一段复杂的关系。在回来的路上,安南青心里一直乐呵呵的,紧紧跟着他的梁深一众感到非常奇怪,他们几个人说啥都没有认真听,几个人趁他不备悄悄地放慢了脚步进行试探,没想到安南青走了好久才回过头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随即转身向后看才知道大家都在搞鬼捉弄他呢。

大老远喊了声,责怪他们几人,梁深据理力争,你还敢对我们几个不满意,刚才大家在说话的时候你有注意听吗?我问问你哈,刚才安程说他们班上的人比较少,学校打算进行重新分班你听到了吗?当安南青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不由得一惊,为什么要分班?这才开学上课第一天不要这么折腾好吗?

分一次班得多少人出力多少人费脑子呀!千万可不敢分了。身后的安程反驳说道,他认为学校的这次分班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容更改,因为他们班上整整比其他班少了将近十个人,若是日后学校进行评分考核,他们班上岂不是吃亏了,而且学校的体育赛事拔河比赛他们班处于劣势,这显然是不公平的,所以校里为了兼顾公平,还是应该重新调班。

这安程说了一大堆,说得大家不由得重视起来,安泰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不过是稍显调侃式的。他认为重新分班不是没有可能,一个学校几千个人要是拿出新生一千学子分班,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如果学校下定决心,那么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的,说完之后还特意看了一下皱眉不悦的安南青。

洞晓其心思的同窗伙伴安泰这个时候也插了进来,他是这样看待这件事的,大家这才来到学校不足一周,互相刚刚认识,有些人甚至不认识,有些授课老师都没见过,分不分班不是很重要,但是,这个但是一出现,牵动了在场所有人,安泰笑道,但是可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他的看法。眼睛一斜,示意梁深。梁深暗自发笑,佯装平和,跟着附和说的也是,像我们这些刚入学的都不在乎重新分班,是不是南青?

安南青这张苦瓜般的脸再也藏不住了,大声说道不是的,他肯定不希望学校重新分班,也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大家都不容易来到学校上学,这才几天呀,报名、注册、宿舍、餐卡、教室、老师这些人与物都刚刚熟知,为什么要突然分班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你们高一一班那些学生,太不靠谱了吧!再说了,学校的稳定不易,这一切才理顺,领导们头疼病渐渐退却,我是不会相信重新分班的,也不会支持这样做的。

引发了安泰几人哈哈大笑,非得究根问底的梁深探出头询问他,你不支持学校重新分班的理由就这么简单吗?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安南青心中一愣,梁深这么问好像是有意为之,难道他心中想的是别的什么原因,还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此刻,安南青的心里七上八下,拿出左手抹了一下发烫的脸颊,故作镇定。一直强忍着笑的安泰再也忍不住了,放开了声音,哈哈大笑……

这一笑很快触发了其他几个早就不怀好意的人一起讥笑,安南青是一个聪明人,多多少少从他们的笑中听出些名堂了,但是没有跟着询问,可能也有些不好意思吧。但是梁深却不依不饶,非得要安泰说个一清二楚。安泰这几天白天几乎都跟着安南青,当然知道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啦。可能担忧说到了安南青的痛处故而离开了其身旁躲在边上向众人一一道出。

最终大家才明白了,原来安南青之所以反对学校重新分班不是考虑到什么秩序安稳的问题,而是因为他看中了才有几面之缘的同班同学华城姑娘,安泰跟着他久了,好像也学会了他的华丽言辞,居然向伙计们描述这个女孩时,绘声绘色,每个人听完后眼前就仿佛有一副美若天仙、翩翩飞舞的华城形象,都表示今后一定要让安南青好好介绍一下这位美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