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十三章 心路

吻在西安 小华渭 5714 2017-04-26 10:12:53

  高中的课桌完全不同于小学的课桌,以前都是一张大的公用书桌,高中则不然,是互相分开的,但是依旧是两个摆在一块,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示高中生的独立性,但是也不失协作性,看来在这里每个人都将会有所锻炼与成长。

大家开始上了几天的课,熟知了一些授课老师,同学之间身边的人开始慢慢认识了,整个班级体不再像是刚开始的时候那样死水一般的沉寂,这样也是班主任所喜闻乐见的。这所高中学校是本市的重点高中,里面的技术设施配套也是上档次的。

比如学生们住的宿舍已经是八人间了,安南青所住的是人数较多的十二人间,没有办法他也想住好一点学习环境更为优雅的房子,可是家里条件一般,他自己都知道,听家里人说就光是每年支付他的学杂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呢,安南青从小就比别人更加懂事,这点他岂能不知,故而他没有对此有过任何抱怨。

今天街道上的人非常多,比往日多了几倍,华城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原来今日是星期五,明日他们就放假了,不必再去学校了,恐怕学生们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此了。华城的家里距离市区比较近,骑行了大概半个小时才到了。

没想到她的爸爸早已在社区大门口等着呢,一看到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十分开心,赶紧上前接过了车子:“怎么样?闺女,这一路上累不?”

华城放开了车子扶手,卸下了沉重的书包:“哎呀,这书包太重了,累死我了!不过这一路上倒是不累,爸爸,你挑的这个自行车真是挑对了,骑起来一点也不费力,就是咱们这儿路上汽车多、货车也多,尘土比较大,弄人整个人灰尘满面的,都不知道班上其他同学都是怎么过来的?”

两人已经走进门口,他们家就在低层楼,这也是当初他的家里人为了她上学方便而选择的重要原因啦。进了门之后,他的爸爸笑道:“灰尘大没有办法,咱们这什么也不多,多的就是黄土,黄土土质松软经风一吹立即飘扬影响环境以及大家的出行,你今后出门遇到风沙天气把口罩带上吧。”

华城一边换鞋一边说道:“果然经常观看《中国地理》,无论说什么你都能联系到地质风貌学,我妈妈呢?怎么不见她人?”

“哦,你妈妈听说今天你回来,她特地到菜市场买菜去了,专门挑你喜欢吃的蒜苔、莴笋蔬菜,这是你上了高中之后第一个双休日,一定得重视,今后可能不会每次都回来了,我们两个有时候也说不定在不在家……”

还没有说完华城插言而出:“这是我妈妈说的吧,她每次都是这样,我都这么大了实在是没有必要百般呵护,我们班上许多同学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他们的生活条件比我们家差了不止几倍,人家在学校里也没见父母天天去,独立性特强,还有我们班上一个女生,现在跟我是同桌,她家就在城西,她的爸爸妈妈都常年不在家,她一个人跟随着奶奶生活,有时候回去还给奶奶做饭,我就挺羡慕这些人的,你们两个难道不希望你们的女儿多一些独立性吗?”

这些话倒是让她眼前的爸爸没有太大惊讶,因为他的女儿自己还能不了解,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从小性格比较刚毅,一般不与其他人有过多来往,但是一旦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或者敬佩的人也会走得很近,偶尔还会出现小鸟依人的姿态。可是不管怎么说身为父母,引导教育绝对是天职所在,尽管如此会让女儿不开心但是该说的一定得说到,该做的一定得做到,方能不负内心。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门铃响了,华城端坐在屋子里静静地看书,他的爸爸快步上去开门,跟自己心中所猜一样,就是他的老婆回来了。

双手提满了蔬菜与水果,看到屋子里的拖鞋变动悄声询问:“是不是诚诚回来了?”

老公微笑默默点头:“正在书房看书呢。”

老婆轻声走了进来瞥了一眼:“妈妈回来了,也不知道迎接一下?整天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老公说了声你呀,咱们的女儿你还不了解,刚才回来还不高兴呢,跟我说什么独立性,看来上了高中的学生确实不一般呀,那个老师这么有魅力短短几天把学生教育成这样,真是厉害。

惹得老婆发笑了,你呀,整天就知道开玩笑,没有一点正经,我就奇怪了,人家都说女儿的教育爸爸的责任,我就发现咱们家诚诚的性格怎么跟你一点也不搭边呀,这点你考虑过吗?一时之间弄得老公答不上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遂而转移了话题,你一会儿去问问诚诚她在学校里住宿情况,你要知道她对住宿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以前上初中就自个要求独处一室,现在都快成年了,独立性更加强烈,我担心学校的群居她会不习惯。

老婆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东西应允了。一个好老公便是当媳妇把原料买回来之后,自己一个人不用询问便一头扎进厨房开始动起手来,自觉性非常高。而他的老婆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厨房,悄悄地走向了闺女的书房。看到女儿正在端坐集中,不好意思打扰,但是已经快一个钟头了,该活动活动了。

敲了一下敞开的房门,华城慢慢回过头来一看是妈妈,这都有几天没有见面了,自然激动:“妈妈……你啥时回来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你不在家,爸爸说你出去买菜了?而且买的还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华城妈妈拉着女儿的手开心不已:“当然了,我的宝贝女儿回家了,我这个当妈的怎么能不让女儿吃好呢!对了,都去学校一个礼拜了,咱们先不说别的,就说你之前最最关心的住宿问题,怎么样了?有没有达到要求?”

此刻华城有些不开心啦,噘起了嘴巴,她的妈妈开始担忧了,再次询问怎么回事,华城这才说出了原因:“我现在跟班上其他女生住在一个集体宿舍,一共有八个人,学校里没有单间可以让学生居住。”

她的妈妈惊讶道:“啊……怎么会这样?照你这么说距离你的要求非常远了,你现在习惯吗?”

“当然不习惯,睡了几天才发现到了晚上女生居然也有打呼噜,磨牙,说梦话的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呀!我现在都想换宿舍了。”她的妈妈很是支持:“赶紧换,那你有没有给班主任或者学校说说重新帮你换一个宿舍?”

华城摇摇头:“没有,我刚开始第一天晚上都没有睡着觉,第二天晚上很晚才睡下的,曾经也想过告诉班主任给我调换一个宿舍,但是后来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算了,说不定她们可能是太累了,过几天就好了,话说回来,即使换了一个宿舍,也有许多未知情况,再遇上几个是非的人我就更受不了了,默默忍受吧,我想假以时日就会习惯了。”

可是她的妈妈却不这样认为:“你呀,就是太能忍了,你从小晚上睡觉要求非常高,不容许有一丁点吵杂声,一旦有了你就会睡得不踏实,影响睡眠质量,刚才听你描述,你是在宿舍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呀!不行,我周一就去你们学校跟你们班主任好好谈谈这个事情,这关系着你的学习成绩啊!”

华城看着情绪激动的妈妈劝道:“不用了,妈妈,已经试过了,得到的回答是学校不允许任何一个高一新生私自出外租房居住,如果发现便会被开除,在我们学校像我这样的想法的人也不少呀,他们都妥协了,我想犯不着为了住宿问题而转一次学校,而且这几天下来我发现其实住在学校也有一些好处,比如说可以跟与自己投缘的人聊天的机会就多了,心里面也比较舒服,总之,你和我爸爸现在不用管我的住宿情况了,我想我自己是可以解决的。”

中午的阳光十分温暖,金灿灿的洒在屋顶上,然后透过稀疏的法国梧桐折绕在大地上,万物都得到了普照,显得更加活力四射了。加班的人们看到和煦的阳光心情舒畅,朴实的农家人看到晴朗的天空,整个心都亮堂了,愈发勤劳了。安南青一行骑着自行车沐浴在阳光奔着家的方向驶去,虽然不太远,估摸半个小时也就能看到村子了,他们几个人的感慨颇深。

这条路要是在以前逢上下雨天,别说骑自行车了,单是走路都很困难,曾经在这条路上绊倒的人还少吗?安泰的奶奶那年都快八十岁了,身子骨一直很硬朗,初冬时节中了风,在医院休养了一个礼拜就出院了,每天还时不时出来晒晒太阳,跟着村前村后的人聊天唠嗑,谁曾想到,那一天早晨到大队上办个要事,‘哧溜’一脚不小心滑倒在地,不省人事,头部受了重创,一命呜呼了,所以说人的命运天注定,有些时候真的是难以预料,这件事一直成为了安泰心中的伤痛,久久难以释怀。

梁深等人有时候不注意跟安泰发生争执了,有些没有眼色的人还会那这件事开玩笑,要是放在以前安泰可能不会太过计较,但是不知怎的,自从跟随安南青在一个班后,心性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可能是受到了身边人的影响,也慢慢对这件事重视了,再也不允许任何人在他跟前提起旧事了。

有时候安南青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爽朗的人挺好,但是不能什么着无边际的玩笑都可开,尤其是每个人的生老病死这些最为看重的事更改谨慎严肃对待,不可儿戏。也曾因为这件事跟最好的哥们梁深发生过不愉快,但现在大家都已经讲和了,谁也不提这件事了。

这条宽敞的笔直的柏油路是他们念初三那年修建的,一路直通县城,非常便捷,从此之后,这条路上跑的车子也多了,陆陆续续出现了许多城里面的人与车,带动了遗古镇的经济发展,造就了要想富,先修路的不败致富真谛。

忽然之间,安南青开口问了一句:“哎……安泰,你说说咱们班上一共有多少名学生?”安泰虽然脑袋瓜子没有其他人那么灵活,但是也在班上呆了整整一个礼拜,要说认识几个同学,或许真不记得了,但是这么简单的数学问题还是难不倒他的,脱口而出:“这还用问,一共43个人。”

安南青接着问道:“好……好……那么我接着问你,在这43个人里又有多少名女生?多少名男生呢?”这下可把安泰给为难了,他习惯性的动作出现了,开始挠头了:“这……这……这我还真没有仔细留意过。”

安南青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说不上来,一到晚自习你就会偷偷阅读课外书,你肯定不会记得了,我来告诉你吧,咱们班上在分班册上登记的一共有45名同学,但是直到这一周后那两个人都没有出现,按照咱们学校的管理条例,一般开学后一周之内没有主动前来报到的学生被视为主动放弃学业,那么他们两个就不会再来啦,所以这么算的话,咱们班上现在一共有43个同学,其中女生比男生多,女生一共有28个,男生有15个。”

谁也没想到梁深忽然插上一句:“看来你们班是狼少肉多呀!”笑翻了在场所有人,安泰差点把车骑到坑里去。安南青也微笑回答:“是啊,狼少肉多,看来今后不愁吃肉了!”安泰也是极为开心:“看来我们几个,还是我们班最好,有这么多的漂亮女孩,我们班上每个男生都可以吃肉了,你们就馋嘴吧!”

看着其他人那种期盼的眼神,安南青补充一句:“哦,咱们都是兄弟,我们两吃完肉后不会忘了你们的,到时间鲜汤就留给你们吧。”安程貌似不太能接受这种赏赐,不屑一顾,抱怨:“哼,你们两个把肉吃完了,好意思让我们喝汤,看来真是不够朋友,说不定今后围猎尚且需要我们的帮忙呢?现在不趁早给我们说好话,让好利,恐怕到时间我们几人不仅不会成为你们的帮手,说不定还会成为你们的竞争者,再来一个群雄逐鹿!”

安南青这个时候双手居然放开了手把,胆子真是不小,吓得安泰侧目。盯着安程看,对刚才安程的那句话不太满意,再看看脸上依旧和韵之色,他也明白安程心里也是一个抱有宏大志向的人,骨子里跟他是一路人,显然刚才他的玩笑之语燃起了安程不满,但是安程也就这么一说,谁也不会当真,毕竟大家都是从一个村子里出来求学的,都不容易,没有必要互相攻讦,这一点不管是安南青还是安程,又或者平日里看来不动声色的梁深都深谙其道。

转瞬露出了两排整洁的牙齿,拉长声调:“安程,怎么啦?刚才那一瞬间你被我们激怒了?你放心啦,我们都是兄弟,刚才大家就是那么一说,你也不要当真,咱们几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发过誓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我安南青有一口肉吃,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喝汤,若是看上了我们班上那位女孩,大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留意,待到日后相处久了,互相熟悉了,我帮你拉拉红线,牵牵小手,也做一回校园月老。”

安泰听得开心,联想起了班上的一位相邻的姑娘:“哎,南青,你对咱们班上女生比我熟悉,那你看看我的邻桌张丹怎么样?”

安南青一手扶车,一手在耳边比划:“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个子不高,但是娇俏可爱、平日里喜欢穿着运动装的张丹呀?”

“是啊!是啊!怎么样嘛?”安泰有些着急了,引起了梁深的侧笑:“你们看看,这还给着急了,我还从没有见过热锅上的泰儿呢!”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石桥,大家伙过了石桥之后又开始继续讨论:“其实吧,这儿张丹长相甜美,我看不错,而且她的运动精神我相信已经吸引了班上许多人,说不定咱们班下周举行的班干部选举,她会胜任体育委员,充满了正能量,一身冲劲,浑身散发着动力!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姑娘。”

迟迟搭不上话的梁深不耐烦了:“切,不就是见了一个女孩吗?看看把你们几个激动的,我告诉你们,我们班上有两个县城里面的姑娘,长得非常漂亮美艳,而且人家的皮肤雪白雪白的,不像我们身边的这些姑娘,平日里不注意保养自己的皮肤,有些人脸上都有色斑了,跟她们一比,首先形象输掉了一半了。”

安南青却不这么认为:“梁深,我知道你说的那两个女孩,我去过你们班上几次,刚开始发现她们两个确确实实美艳动人,但是一看她们就是城市里面那种娇生惯养的公主范,这种人就像是美好的花瓶一样,可看不可居,你先别着急回答我,我就问你一句,你看对不对?她们二人是不是平日里都不怎么和其他同学说话?”

这一段话听得梁深深深赞叹:“是啊!你怎么知道?就像是我们班上同学一样!”安南青又是说道:“不过人家家境条件优越,不曾寄希望于读书,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但是我发现她们俩手臂上的纹身挺好看的。”梁深一听激动了:“怎么你也发现了,够漂亮吧,她们来人手臂上的纹饰是火红的玫瑰,这种纹饰目前对女孩子来说很是流行。”

身边的安泰也来了兴趣:“这个我也听说过,校外的许多同学都为自己纹了身,要不我们也去试试?”梁深回答果断:“好啊,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就是不知道南青的意思。”安南青笑了:“我曾看到班上华城看过的杂刊有许多艺人皆有纹身,反正现在学校对这方面没有过多的要求,那我们三个就去试试,图案你们可想好了?”梁深开心回复:“我喜欢动物纹,最近一段时间在看寓言故事,我打算在手臂上纹个黄雀。”

安南青一听随机点评:“黄雀?恩恩,挺好,古人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稳坐钓鱼台的姿态呀!安泰,你呢?”安泰回复:“我跟梁深不一样,我喜欢植物纹,看着春天轻飘飘绿油油的绿叶充满了生机,所以我打算纹个绿叶。”欣慰的安南青频频点头:“绿叶,绿叶,这个好,不做鲜花因为太刺眼,唯做绿叶,极具奉献精神,人品俱佳。”最后俩人齐齐询问安南青:“那你想好了没有?”安南青目光撇向远方:“我跟你们来都不一样,自负才华满腹,却被一个‘情’字所困,所以我打算纹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