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十四章 室友

吻在西安 小华渭 4746 2017-04-26 10:12:53

  本来一路上拉沙车辆不断来往,这段唯一的遗古镇生命路被污染了不少,乡镇上的人们可能都习以为常了,每天来往于这条路上,吸进去了很多的尘埃,这于身体是不健康的,环境质量也在慢慢的变差。有些经常出外的年轻人保健意识较强,出们在外若是遇到灰尘便会带上防尘面罩,用来隔离尘土沙粒的侵害。

所以呢,经常在大马路上看到年轻的姑娘即使在天气晴朗的时候也会带上面罩,反倒马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安南青等人正在接受正规教育,他们的健康观念也很是强烈,每周或者每月回家也会相应的带全装备,这就是年轻人与老年人的区别所在,能够很快接受健康的文化与理念,这也是文化人与非文化人的本质区别了,明明知道环境大气已经遭到污染,但是却抛不开那个陈旧的落后的观念,总是感觉自己大白天的带上口罩会让旁人耻笑,自己首先过不了自己的这关,到头来只能白白受罪,无处埋怨咯。

华城虽然贵为城里人,但是她的思想却与这些人无异。一个周末愉快的度过了,大家伙各自开开心心返回学校,开始他们真正的事情。一个学校最为热闹可不就是周末放学与返校的时段了,但凡到这了时候,不管一个学校有多大,不管这个学校的保安力量有多强,只要是在这个关键时候,定会出动众多的保安来维护学生们的安全与秩序。

男生们一般都是比较随意,不喜欢从家里带来过多的东西,而女生们则不一样,特别是到了高中时段,随着自己的年龄增大,心理成熟加快,大家不再追求的是以前的温饱问题了,而是转而投入到彰显自己魅力的精力了。慢慢开始精心挑选随身衣服,挂饰,就怕自己所穿的上衣在学校里遇到同款的,有些过分不满的女生还会将没穿过几次的衣服弃而不穿,重新购买。

故而在这返校的大门口,稍微撇一眼,没有几个女孩手里不提上一到两个华丽的包装盒的,有些是用的衣服,有些是蹬的新鞋,有些还是保养物品,各不相同,五颜六色。这些琳琅满目的东西看得安南青们目瞪口呆,大家伙纷纷猜测这些东西的价值几何,也会引申到这些使用者有没有他们班上的同学,你还别说讨论这些东西有时候可比一道数学题有意思多了,至少梁深是这么认为的。

应接不暇的漂亮女孩子不断地涌入,安泰等人心中一层比一层高涨,安南青却泼来了凉水:“哎……你们几个够了吧,我们都在这好长时间了,现在距离上自习还有一段时间,刚才黑黑让我们过去操场打篮球,现在不去就晚了,咱们赶紧走吧,别在这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几个人无动于衷,没有一个乐意这个时候离开的,就像是期待着足球赛场进球那一刻激动。

安南青自己无奈,他也知道即使是兄弟在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硬拉强拽,因为自己也是男孩,也能够理解青春少年心中渴求爱慕异性的那种心情,虽然现在没有他们几人表现那么强烈,但此刻他的内心也难以平静下来,他也会在某一段想象着,自己跟校外的男孩女孩一样,互相牵着手,拥有一个动人的女友,驾着一辆吸引眼球的轿车,经常出入于学校附近,享受一段刻骨铭心充满激情的爱情,只要是个发育期的男生他都会这么想。

唯一不同之处在于他跟华城一样,性格中都有隐忍的一面,这或许也就成为了他能够接近这个冰美人的重要原因吧。安南青这会儿想打篮球的冲动劲也上来了:“好啊,我都喊了你们三遍了,看来你们非得看到心中班上的班花出现在眼前才肯作罢,那我就一个人去了,打扰你们‘清修’了!”

转身欲走,梁深回过头来,嬉皮笑脸:“你的女神华城出现了!”谁也没有料到,短短的一句话竟然让平日里坐怀不乱的安南青激动了,来不及辨别真假,众人齐刷刷回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安南青在这个时候那一颗本已安抚的心再次跳动起来,立稳脚步,一个甩头,倘若为清人,不用问他的长长辫子一定会甩出两米远,可见其迫切的心情。

或许这会儿冷静的自己仔细一想,也会猜到平日喜欢开玩笑的梁深存在着耍他的心思,但是只要他一听到‘华城’这两个字,他顿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心脏跳动频率更加快了,脸上的温度也慢慢起来了。他回过头定睛一看,眼前一个长发飘飘,脸庞雪白,肌肤透嫩,身材修长,一袭黑色风衣的倩影迎面而来,在人群中显得尤为突兀,仿佛仙女飘落人间,又似广告耀星空降此城,身边的人光芒不再,尽管她是黑色,尽管孤独一人。

这种美,这种视觉冲击,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只怕是在这边多等一两个时辰都愿意,都值得。

谁也不会料到梁深的一句戏谑之话竟然引来了真正的主人公,安泰等人从安南青的眼神中得知他没有受骗,他是真正见到了心仪的人了,他才等的恰到好处,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安南青竟然不由自主迈步前去,梁深几人站直了身体,原来这个黑衣女子竟然是大家日日讨论的梦中女神华城。

再往前走就是两三米的距离了,安南青却迟疑了,不再主动向前了,毕竟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安南青今日打扮的比较运动范,之初答应过别人打一场篮球,因为提早出来被兄弟们拉到此处观赏美女,没想到心中的美女果真出现在了眼前,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脚步虽然骤停,但是右手已经缓缓抬起,嘴角裂了条缝,准备跟前来的同班同学华城打个招呼:“嗨……华城,这么巧碰面啦?”本来以为同学之间见面最起码会停下来问候几句,但是华城的行为很是让人吃惊,她当然也看到了面前高高大大,衣着休闲的同学安南青了,可是眼睛瞬间眯了起来,额头也紧皱,嘴角愣是挤出了微笑,没有停留寒暄的意思,而且她的随后举动更是让人难以理解,居然回头侧视,完全没有将这个热情的同学放在眼里,此一行为让安泰等人极为生气。

安南青却是出奇的平静,只不过细微的苦笑还是没有掩藏住自己心中的怨气,就这样滑溜溜的无可奈何的莫名其妙的看着华城迅速离去。很是不满的梁深终于看不下去了,弹出了手指恶狠狠道:“什么人嘛!就算是普通同学见了面打声招呼也没有她这般敷衍,依我看呐,这个女孩太过冷血,南青,也不是我打击你,虽然你在咱们镇上很是优秀,但是一来到这个繁华似锦的县城,比你优秀的人也不少,你的心中女神就是这样一幅屌屌的表情,就跟没看见你一样,你又何必对她上心呢?”

安南青的心头怒火迅速被点燃起来,但是他闭上了眼睛相信这其中一定是有隐情的,要不然就是他这次判断失误了,即是此时爆发出来,还是于事无补,只能让身边人更加认为自己无能,也会成为笑柄,只有压制火气,搞清原委,不要让愤怒蒙蔽了初心。

几秒钟眼睛睁开了,大家伙还在在看着他,身后的安泰感到十分奇怪:“不对呀,虽然我们班上的华城对待其他人冰冰的,但是我发现跟南青互动虽然不多,但是从没有过这样失礼,难道以前的班上形象都是假象,难道……”

“行了,别再说了!你去给黑黑说一声,篮球我改日再陪他打,今日另有要事!”话没说完,已经被安南青打断了。大家伙也都沉默不语了。

回到寝室的华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到其余室友都已经来了,自己是最后一个,也就没有多说,暗自整理自己的衣物与书本。中有一个欢乐的室友名唤刘娟娟,睡在华城的下铺,短短的几个星期便已经和宿舍所有人熟悉了,特别喜爱交朋友,为人也是比较憨厚老实,是她们宿舍名副其实开心果,那个宿舍若是有这么一号人,也算是一种幸运,最起码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事情,调节一下枯燥的气氛。

刚才看到华城手中提有白色的高贵纸袋便顺嘴问了句:“华城呀,你家就在这城西住着,我们家里都比你远,你怎么还没有我们来得早?”华城一边整理一边答复:“来早了也没事干,反正距离学校不远,来晚点也不会迟到,再说了我爸爸开车送我,也挺方便的。”

“手中白色的袋子里面装的肯定是漂亮的衣服吧?”刘娟娟用猜测的口吻试问,倒是弄得华城抿起了嘴巴,喜悦不展自露:“那是我妈妈周末带我去县城专卖店买的一个外套。”

架子床随着晃动咯吱咯吱作响,华城自个支吾:“怎么会这么响,晚上还怎么睡呀?”对铺的方笙趁机调侃:“就是嘛,晚上把人吵得睡不着,娟娟你这个人晚上好动,人家华城喜欢安静,你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弄得整张床发响,还让人家华城怎么睡?”

刘娟娟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给他人造成了不少的困扰,再也坐不住了,委屈的看着上面的华城:“华城呀……实在是不好意思,都过去几周了,让你忍受了这么久,你喜欢安静的环境,第一次听到响动后为什么不给我说,你应该直接告诉我,要不然我还以为大家睡得跟我一样舒服呢?你今后有啥事就直接说说,不要藏在心里面。”

听到了刘娟娟的恳切言语,看到了她的坦诚心意,华城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计较了:“哎,算了,不说了,既然当初学校不允许住在外面,就只能忍受学校的现有环境了,不怪任何人。”看着平日里不怎么多事的华城,刘娟娟想要替她解决这个问题:“那你看,要不然你睡在下面,我睡上去,这样或许会好点。”

华城摇摇头:“不用了,睡上睡在下都一样,没有必要更换,哎……我床头的那本书怎么不见了?”华城在清理床单之际,忽然发现枕头边上的书刊不翼而飞了,开始着急了:“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本书?”

刘娟娟看到急切的华城,猜想这本书肯定对她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忽然间想起自己之前在床上发现的一本红色书刊,赶紧回答:“华城,你不必着急,你说的是不是一本红颜色叫做‘时尚’的杂刊?”“对对,是的,你看见了?”

华城着急回答,“在我床上呢,我猜想很有可能从你的床头掉落在我的床上的,我还以为是谁的,封面上有许多电视里广告上的明星呢,看来你平日里喜欢这么多明星呀,其实我也挺喜欢明星的,你看完之后能不能借我看看?”

华城从上铺慢慢下来了看着她那渴望的眼神:“当然可以呀,只不过我也是刚刚开始看,估计你要等很久了。”方笙转移了话题:“你们两收拾快点,再有半个小时咱们就该上自习了。”

刘娟娟也弯腰寻找书籍,一边询问:“我听说今天晚上班主任要给我们安排座位,你们都想跟谁坐在一起呀?”华城没有率先发言,方笙身边的女孩发表看法:“其实吧,跟谁坐在一起都可以,只不过咱班上女生多,男生少,许多女生都想好好认识一下班上的男生,所以许多人都想跟班上男生坐在一块。”

方笙也插言道:“是呀,不要说其他人了,我也想跟男生坐在一起,男生一般都比较大度,不会像有些女生斤斤计较,我就受不了,所以我宁愿跟男生坐在一起。”

华城喝了杯水跟着她们讨论起来:“你们说的都没错,大多数人都想跟异性坐在一起,我倒是听说班主任有意按照个子的高低一男一女安排就坐,这样排下来,你们几个很有可能会跟男生坐在一块,等到男生被安排完了后,就会剩下我们这些女生两两坐在一块。”

刘娟娟首先不满意:“不行,这样可不好,我的个子在咱们宿舍最低,不用问肯定会被安排跟那个张牙舞爪的安泰坐在一块,我不想跟他坐。”“那你想跟班上谁坐在一块?”方笙笑着质问,刘娟娟瞬时竟然有些害羞了,捂着脸支支吾吾:“我想……我想跟,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安泰身边那个白白净净的帅气的安南青,我就喜欢这样干净整洁的高大男生,每次看到他从身边过,我都想上去问候,但是都不敢,不过他让我更为喜欢的原因是他很是平易近人,我记得有一次他主动跟我打招呼,我开心的不得了!”

方笙身边的女孩给她降了温:“你呀,我看是想多了,人家安南青个子那么高,班主任是不会让他跟你坐在一块的,要说班上想跟他坐在一起的女生不在少数,可问题是我们女生的个子普遍较低,合适的人不多,对了,要说是在找一个身材匹配的,我看咱们寝室只有华城可以,你们看看是与不是?”众人立即把眼光转向了华城,纷纷点赞附和。弄得华城也坐不住了:“你们也太过花痴了吧,才相处了几天你们就对安南青迷成了这样,若是遇到某某明星你们还不得疯狂掉,再说了我看咱们学校里的帅气男生不少,你们应该把眼光放的长远一些。”

方笙乐呵呵反问:“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说出心目中理想的同桌,该不会是想跟那个女生坐一块吧?”华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叹息一声:“跟谁坐都不如我一个人坐,一个人比较安静,再说了两个人坐在一起难免会有许多麻烦误会,遇到多事的人影响二人之间的关系,还不如坐在班主任讲桌跟前看着我的杂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