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十八章情诗

吻在西安 小华渭 4990 2017-04-27 20:51:00

  在学校的时间总是飞快的,为什么已经步入社会的年轻人由于工作压力大,时常想着再次回到学校这个无忧无虑的时段,不仅仅因为在学校里烦恼较少,而且还抱怨于在社会上的朝九晚五时间太过漫长,倘若工作不顺,多呆一刻钟都觉得受不了,而身处学校则不一样,除了课业之外,其余充足的时间都在玩耍,故而会产生时间犹如白驹过隙的感觉,这也就不奇怪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本学期的末尾了,同学们彼此之间都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了,多多少少在一个班上形成了所谓的朋友圈了,三五成群,六七结伴,更多的稳固关系则是两两成双。

不说其他班,光是他们高一五班,已经有了一对众所周知的情侣了,班主任平日里也没少说,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治理的结果——于事无补,谁也不便插手男欢女爱的事情,这是人性的天赋,每个人都是从这里出发的,也就说明每个人都没法竭尽全力前来阻挠,跟谁做对都不要与天相违,这是习惯大自然的表现。

开学初华城给人的感觉是冰冷的,到了学期末仍旧没有多大改变,还是习惯于不结盟,不拉伙,独立性很强,致使班上的以前可能对她产生过追慕的男生都陆陆续续放弃了,没有人敢保障付出了努力就能俘获美人的心,这件事尤其在神秘的华城身上更是看不到半点希望,说不定趁早放弃倒不失为一种上上策。

固执的人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到了最后梦寐以求,另外一种则是劳而无功,梦想破灭。放眼整个班上,追求华城的也就是剩下两个固执的人了,一个是安南青,另外一个就是她的同桌徐帅鹏。快到期末考试了,学生们的各科老师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方法来应付,他们最最喜爱的历史陈老师从学校的资料库里好不容易弄来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套题,教学科当初为了给他使用,还特地告诉他不能复印这套题,只能誊写而已。陈老师答应之后才得到了手里,感到极为开心。

关于怎么使用这还真的值得思考,应该充分发挥同学们的积极性,他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交给历史课代表使用,看看他到底如何将这份题发挥到最大作用。同学们之间早就听闻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有的人说这个消息不确切,陈老师并没有这个想法,还有的人说陈老师能力有限,没能向教学科申请到这份资料,绝大多数人相信陈老师可以做到,而大家都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份套题,不管是应对即将而至的考试,还是对于历史知识的系统提炼巩固,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

有些聪明的男孩平日里跟老师聊得来,平日里虽然不怎么学习,但是到了这关键的时候也得上心,特地买了条上等的香烟送给老师,以求早早得到这份资料,班上还有些可爱的女生课余时间撒娇做作想要提早目睹这套试题的内容,这些都被正直的陈老师一一否决了,足以说明历史老师的魅力所在,也从侧面反映出这份试题的价值几何了。

在全班同学想方设法想要得到这份题的时候,就连平日里一贯淡定的华城都有些坐不住了,在一节历史课堂上居然首先开口询问徐帅鹏:“哎……你有能力得到老师手中的期末考试资料吗?”

这一句话道出之后,着实让徐帅鹏大吃一惊,坚硬的钢笔划破了作业本:“你……你刚才说啥?我没有听清。”华城重复了一遍,激动地身边的徐帅鹏半天没有答话,此刻的心情好像含了半颗甜蜜的糖果,久久一层一层荡漾在心里,最后融化在骨子里,就像当初安南青为华城雕刻了精美的木塞一样。

华城眨着眼睛盯着他:“你倒是说话呀?行还是不行?”这下倒是为难了徐帅鹏,转喜为忧,说话都不太顺畅:“这,这件事不容易办到,你也知道咱们的陈老师是一个正直的人,虽然课余经常与我们班上同学开玩笑,但是一到课堂之上就是一本正经,针对教学不畏辛苦,还记得课本中讲到安史之乱时,为了让大家切身实地感受到当时的那场变故对于整个唐王朝的影响,硬是组织了一次课外教学,把全班同学带到了兴平马嵬唐杨贵妃之墓的文化景区进行现场教学。”

话没说完,便已被印象深刻的华城插了一言:“恩恩,这件事我知道,当天是一个礼拜六,我的妈妈忽然生病了,没有办法我就没有去成,非常遗憾,听说那次安南青最有感触,同学们都说回来之后,安南青为了此事还专门作了一首诗,你还记得吗?”徐帅鹏本来接着的话卡在了喉间,从鼻腔处挤出了一个空间,伸了一下舌头,表情显得不自然,没有了刚才的激动与畅快,看着华城坚定地眼神,心想虽然不愿意在喜欢的女孩面前提出竞争者的才华,但是现今看来已经是别无他选了,不能让女孩小看了自己,因为这件事把自己当做小气鬼真真划不来。

耸了耸肩,强作微笑:“你都问了,我当然记得了,现在就念给你听,诗的名字叫做《过马嵬》,诗句是‘陡坡依旧枯草竭,古槐新枝雀身斜。王业不济气数危,丧国何须怨贵妃。’”

华城听完他的诵读之后,倍感兴奋,大加称赞:“好啊!好啊!这首诗写的真好,其实你们都不知道这首诗不是那次实景研学所写,南青小的时候就已经写出来了,一个国家的兴旺岂能是由于一介女子决定,后世的许多文人士子都将唐朝的灭亡怪罪在杨贵妃身上,这点显然是不公道的,没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咱们班上安南青的才华竟然如此出众,我记得第二周来了,语文老师专门邀请了许多老师共同来品鉴这是学生佳作,使得安南青一夜之间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你难道没有为咱班出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同学感到自豪吗?”

徐帅鹏默不作声,只是附和,继而话题峰转:“咱们是不是跑偏了,不是要讨论历史老师的第一手资料吗?又怎么扯到安南青身上了。”华城也觉得扯远了,抿了一下嘴唇,转动了一下钢笔:“你刚才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你也是没有办法啦?”徐帅鹏极力辩解:“不是说我没有办法,只是这件事办起来困难,不过,既然我是你的同桌,这又是一学期来你第一次真正开口的事,我一定想方设法办到!不让你失望!”

晚上下课后回到了寝室,刘娟娟早就端坐在舒服的床背上等待着华城的出现。其他人没有一个人回来,只有她跑的最快,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终于听到了墙壁外面的脚步声,走路轻盈,步伐稳健应该就是华城本人了,激动的刘娟娟迫不及待起身前去观看,果不其然,就是她所要等的人。

看到整个寝室只有刘娟娟一人回来,华城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

“都去逛街了。”“那你怎么不去呀?”

华城反问,刘娟娟笑呵呵:“因为我在等你呀!”

华城不太理解,“等我?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刘娟娟故弄玄虚拿出了一本历史书:“你看这是什么?”华城瞥了一眼直接回答:“历史书呀,都下自习了你还抱着它看,要是陈老师知道你的刻苦他该有多么开心呀!”

刘娟娟撅着嘴巴,宁次道:“不是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华城坐了下来,双手聚拢垂于大腿前侧看着正在做作的好室友:“你整天胡思乱想,我哪里知道你心里所想,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现在不说待会儿我可就没有时间听了。”

刘娟娟移动步伐,迅速坐在了她的身边,抚摸着书本,开始真正的说出自己的用意:“我知道你非常聪明,虽然平常不怎么在班上发言,但是你的各科成绩都很优秀,而我就不一样了,在这几科中,就属我的历史成绩最差了,陈老师也说了期末谁的成绩不达标,就会受到严重的惩罚,班上有人说他把手上的珍贵资料交给了历史课代表安南青保管,你看……”

华城目光骤聚,平整的脸部开始波动:“那你应该去找安南青呀,给我说又有什么用!”刘娟娟眼神不敢直盯华城,移向他侧,不自觉翻开了书本再次翻回,声音开始变得较小:“已经有人试过了,没用,安南青不会违背老师给任何一个人,但是你们两的关系不一般,班上谁不知道安南青从一开始就对你用心,他早就喜欢你了,我也发现你对他的好感胜于班上其他任何一个人,包括你的同桌徐帅鹏,所以你绝对可以从他手上早早借到这份资料,我的想法很简单,不是利用你两的特殊关系而得到这份资料,而是想着你的历史成绩不太优秀,所以给你出一个办法,最后提升你的历史成绩。只不过最后你看完之后,能够让我也继续观看,当然了,我绝对不会泄露,这点可以向你保证,就连我的同桌安泰都不让他看一眼,你看行吗?”

这一番解析倒是让本意对待此事的热忱之心变得瞬间躁动,刘娟娟虽然目的简单,但是她的主意不是没有道理,凭借着她与历史课代表的关系想要弄来这份资料绝非难事,自己若是提早看了这份资料期末的成绩不用问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从而致使综合成绩名列前茅,再说了这样一来,也就不用她的同桌徐帅鹏费力了,不用欠他一个人情了,可谓一石三鸟。

但是自己就是下不了决心,十分纠结。第一,没有跟安南青正式确立关系,不一定百分之百得到资料;第二,自己在整个班上的印象都是比较正直的,各科成绩优异靠的不是投机倒把,而是真才实学,如果这样一做,被他人发现,自己将陷于无限的漩涡中,难以自拔,自毁信誉,得不偿失,最后,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此事不妥,最起码自己不能成为这件事的主动发起者。至此,刘娟娟美好的想法就此破灭。

梁深所在的班级是高一一班,他们的班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也是他们整个高一班级的监管老师。梁深平日里劳动积极,响应班主任的号召,不管是学习改革,还是班纪建设,又或者校园运动,梁深个个身先士卒,是当之无愧的排头兵,经过了长时间的考验,最终选择他作为了高一一班的纪律委员兼副班长,他们的正班长为人太过死板,经常因为管理方面的一些事情得罪了许多同学,招致了不少人的不满。

而梁深头脑圆滑,遇事多变,再加上喜于玩笑,倒是跟班上多数人打成一片,直接促进了许多班集体的联合活动,这要是在以前学校有意组织一场班级之间的联赛,都是因为各个班级互不往来,闭窗锁户,隔阂很深,难以办成此事。而梁深广有交集,跟其他班集体的班干部来往频繁,这项运动倒破天荒的组织起来了,让班主任刮目相看,也让他的名声大噪一时。这不,大课间招呼了同学后,飞马来到了高一五班寻找安南青。教室的门还是紧闭的,还以为授课老师在延堂,侧耳倾听,没有任何动静,谨慎的推开门一看,空无一人,仔细一筹,在靠近车棚的墙壁旁末尾处有一人端坐,此人就是他要找的好伙伴。

没料到,安南青凝神汇思,没有察觉有人进来。梁深蹑步前行,嘴巴张的很大,一直在强忍,生怕笑了出来惊动于他。在路过讲台的时候,特地捏起了一跟短短的红色粉笔,瞄准低下的目标,随手扔了过去,不歪不偏正好击打在他的头上,吓得安南青一跳,这个时候听到了教室里诡异的笑声,这才知道是自己的好伙伴梁深来喽。

两人开始互相调侃,安南青在自己的朋友面前没有任何避讳:“你这个运动健将,一班红人怎么回来到我们这个风气正浓的高一五班呢?”

梁深不以为然,讥讽而言:“呦呵,刚一见面就敢讽刺我们班,你们高一五学风正浓,这岂不是说不欢迎我们这些不学无术的班集体的同学了?你这招真狠,既高度赞扬了自班,又悄无声息的贬低了它班,看来今后想要踏入你们高一五的班级,这脚底下得垫上厚厚的一沓书本不可!”两人的笑声填满了整个狭小的教室,飘荡在窗外的天空中,不知道这样的对话是不是引发了外面树上鸟儿的共鸣,刹那间,群鸟齐鸣,微风拂面,好不畅快。

直到梁深走近他的身旁才发现原来安南青正在熟悉的诗歌本上写诗呢,开口问道:“我们的安大诗人又在创作了?最近可是没有什么佳节要事,你该不会又能写出诗来吧?”安南青倒是没有任何的回避与隐瞒,他对待真正的朋友是不会藏有任何私事的,包括暗恋华城的心思,端正对着梁深说:“你说的没错,这段时间就是没有什么值得书写的佳节要事,但是一般写作者的心态不是由时间控制的,而是由他的心态所决定,所以呢,你会发现许多诗人在心情激动时会写出好多优秀的作品,

在人生低谷时也会咏頌出刻骨铭心的佳句,这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当然了这段话是我在别的书上看到的,不是我自己感悟的,但是随着写作的深入,我是越来越能理解这份心境了,就比如说,今天从早到晚一直下着雨,我的心情非但没有沉闷,而且更是明亮如月,刚才当所有人离开教室后,剩下了我一个人忽然想起了这一学期我与华城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所以拿起了笔,写下了这首高中以来第一首情诗。”梁深很是礼貌没有立即询问诗的内容,因为既然是人家送给心中情人之物,自己又怎么能这么不懂礼数呢。

但是依旧想要得到自己心中的答案,还是询问:“应该是送给你们班上的华城吧,你看我都来了,就是给你帮忙的,我知道这种事许多人不好意思亲自递送,要不然由我这个局外人帮帮你?”

却被安南青果断拒绝了:“不用,这件事谁也不用帮我,只能我自己送,因为你们不了解她,如果由你们传递,会造成适得其反,本来华城对我的感情难以定论,她更不希望两人没有确立关系之前大肆宣扬,所以当她看到是外人送去我的情诗时,她断然不会接受,说不定还会从此不再理我,弄巧成拙,因此这件事只能我亲自去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