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吻在西安

第十九章 涌入

吻在西安 小华渭 5054 2017-04-27 20:51:35

  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学校里就更不用说了,比吃比穿之歪风不是很盛行,但平日里班上那个同学没来请假了,又或者那个男生跟某某女孩在一起吃个饭了,都简直成了大家饭后的谈资了。尤其是一些女生生性好事,自己的学习成绩追赶不上他人,就会远离此人并且还会拉拢旁人说些什么我们属于一类人,人家属于一类人,我们这些学习成绩不好经常被老师处罚的不能跟人家相比的话语。

这种人在每个班上都会出现,只是多少的问题了。刘娟娟她们宿舍有一个女孩叫做裴静,一向自以为是,经常课上到一半就不见了踪影,宿舍里有些人说是跟别的班上男生鬼混了,还有些女孩认为她是去上网了,曾经刘娟娟就有一次来学校的途中碰到了裴静出入于酒吧之中,当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走近时发现就是这个女孩,她还感到奇怪当时为什么同为一班,又是一室竟然连招呼都不打,愣是把她当做空气了,这件事一直让刘娟娟耿耿于怀,在整个宿舍里尽量不与其来往。

可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偏偏整个宿舍八个人就有那么两个人跟她秉性相投,来往亲密。等同说是一个小小的宿舍也分了几大帮派,偶尔间争斗不息,琐事缠身。有时候情况紧张时,互相提防,胆战心惊。而华城算是里面最为轻松的一个人了,因为以她的孤冷性格是不会加入任何一派一帮的,从这点来看,她的这个性格有时竟也有好处。

然而人性是复杂的,只要身处于人群之中,世俗之间,每一个人都难免被卷入其中,这就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是一个周三,下午还是安排有轻松的体育课,大家一大早心情比较愉悦,可是当中午放学后,这一切的情况都变得糟糕了,谁也没有料到这件事居然成为了她们宿舍关系的一道深深裂痕了。

华城像往日一样穿着整洁,梳着粗粗的飘香的辫子,双手抱着书本于胸前,上下扭动的身姿总能吸引一些校园里的男生侧目。当她一人将要走到宿舍时,一看大门早已打开,感到一丝好奇,平日里大家的习惯都是中午放学后不先回宿舍,而是匆匆赶往学校的大食堂买饭,有些人也会偶尔把饭带回来吃,自己却跟其他人不一样,总是第一个先回到宿舍,待到放完东西,简单冲刷脸部之后再去用餐,这个时候不仅用餐的同学不多,还能享受到安静的用餐环境。

今日却不同往日,宿舍的门不是由她打开的,而是另有其人,当然了,也不能排除舍友有急事提早回来,抱着怀疑的心态慢慢走近想要一探究竟。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在她脑前,该不会是遇到小偷了吧,你还别说,上周就有女生公寓楼某一个宿舍遭到了偷盗,财产损失较为严重,如是这样,也是非常让人心惊的。不管是因为何因总要观察观察,慢慢地,慢慢地走到了门口,就在这一刻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听着这声音比较熟悉,仔细一听,原来不是他人,就是本宿舍裴静的大嗓门。

华城感到不可思议,自己难道做了什么事了,招惹裴静的不满意,空白遭受蒙冤心里定然委屈,即使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而此人又是大家心目中的是非之人,搞清楚原因才是当下之急。故而没有闯门进去打断,而是侧耳细听,由于里面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听起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说不定里面的人讲话没有将声音压低就是不怕当事人。

从另一个女孩的发文中才得知她们讨论的核心就是她自己,貌似抱怨气愤的就是裴静,说是自己的卡通手套忽然之间找不到了,然后她就比较着急,想想那天晚上买回来后大家伙都非常喜欢,每一个人都想要戴在自己手上试试,第二天带了一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联想到之前女生公寓楼发生盗窃的事,她心里越想越是害怕,贸然报告给社管处不太合理,自己就一个人在宿舍里寻找,这一找不要紧,居然发现了一个秘密。

而且还是关于华城的一个秘密,大家伙都知道平日里华城跟班上历史课代表安南青走的最为亲密,而最近一段时间班上的热点问题就是关于历史陈老师手中的珍贵考试资料,安南青拿在手上也好几天了。没想到许多人明里暗地表达了想要提早阅读资料一事,而安南青却谁的账也不买,因为这件事还招致了许多同学的不满。可是没有想到,就在裴静仔细寻找那一天,居然发现了意外之喜,在华城的床头发现了一个白颜色的半封状的信封,而且信封外面赫然写着‘华城亲启’的字样,重点在于这四个字的字迹只要是高一五班的同学都一眼认得出来,这很明显就是历史课代表安南青的字样,因为他的字如其人,潇洒流利,铿锵有力。

班上的许多板报、手抄报都是由他一人手写的,所以裴静对他的字并不陌生。由字而联想到其人,再联想到其事,再看看他所交给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他一直喜欢的女孩华城,通体来看就不难猜想了,这份私密的内容很有可能就是班上同学竞相追求的历史考试资料了。

裴静抱怨的就是为什么同一宿舍不能坦诚相待,华城既然知道大家伙都很看重历史考试的成绩,自己有了先天资源为何不能拿给大家一同分享呢。再回忆起之前刘娟娟算是这个宿舍跟她来往最紧密的人了,也曾经向她问过此事,当时华城回答得非常坚决,没有也不会向安南青利用私人关系而得到资料,如今再看看她的动作,悄无声息弄来了资料,这分明是表里不一嘛,肯定是想着独贪宝物呢。经过裴静这么入木三分的分析后,身边的同学都对华城产生了质疑,平日里故作清蝉范,到头来却是狐狸一只。

裴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言行都被当事人华城一字一句听完了,华城当时气得铁青了脸,生平还没有人在背地里如此说自己的坏话,眼神中带有一股焚寂之气,只要身子一动就能燃烧起整个面前的木门,再看看胸前抱着的历史书角早已被磨的零落,她屏住了呼吸,心中想着策略。

突然,远在十米开远的舍友刘娟娟大喊一声她的名字,华城听到后不进反退,冲着刘娟娟的方向疾步走了上去,刘娟娟再次喊了一声,华城依旧没有作答,只是脚步更加快了。宿舍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喊声,三个人立即散开了,裴静朝着二人示意,有人回来了,不可再议论了,不能让华城知道了此事,要不然又是一场麻烦事。

华城走到了刘娟娟跟前,一只手拉着她这才回了一声,刘娟娟不解刚才这么近喊你都不答应,刚才明明已经走到了门口为何不进去,华城笑着解释刚才是听到了她的喊声故而在等她一块回宿舍呢。刘娟娟还有一件事感到惊讶,平日里华城可是不会主动去拉着任何一个人的手臂的,包括她自己,今日的行为倒是有些反常了。

刘娟娟一看就是一个藏不住的事人,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以及对同桌安泰的信任,她在一次安静的自习课生讲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同桌安泰,起初安泰听完之后也感到奇怪,后来经过反复回想,看到黑板上的宋词才脑洞大开,想到了一些安南青的奇怪举动。两人不仅同为一班,而且共处一室,细微息息相关,从不相左。

也是发生在几天前吧,那是下雨的傍晚,校园的操场上还有几个热爱篮球的学生在运动,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到了寝室安歇。他也没事回到了寝室,有一个哥们在安静的睡觉,其余人不见身影,估摸大多数出外了。看到了二架上的安南青正在聚精会神的一手沾着黏胶,一手持有信封,很明显是在密封信纸。自己看来是来晚了,没有看到信得内容,想要询问,一向款款大方的安南青笑而不语,最后在他的一再坚持下告诉了他这是他准备送给华城的书信,至于里面的内容现在不便相告,日后时机成熟就会告诉他。

安泰当时也没有多问,如今这么一想呀,刘娟娟口中的疑惑华城反常态的表现倒是跟这件事有关。经过安泰这么一说,刘娟娟心中的疑惑更加重了,她又不明白这封信既然是情书,可是班上许多同学都已经知道了安南青的心思,还有不少的同学在暗地里默默祝福他两呢。

这么看来华城不该有此异状才是呀,安泰也陷入了沉思,追问了句,你到底在寝室还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刘娟娟在想想身边的其他人,再次道出了以裴静为首的几个室友这几天总是在抱怨说是什么羡慕华城,也羡慕我的话语。

安泰听完之后仿佛有些清晰了,梁深之前聊天的时候无意之间说出了他欲帮助安南青为华城递送考试资料的事,经过这么联想,安泰会心一笑,刘娟娟伸长了脖子盘问。安泰目光深邃,整个事情的经过也该是这样的,安南青那天心情愉悦,手里提着一个硬纸袋,里面应该放了两件特别重要的东西,一件是他为华城写的情书,一件就是被同学们视为珍宝的历史考试资料。

相信华城看到这两件中任何一件都会非常激动,更别说是两件在一起了。当然了,后来当安南青兴高采烈的提着袋子来到华城的屋子底下时,发现自己足足提早了二十分钟,这下可得等了,等等也没啥关系,毕竟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也算是自己的表白之日,等上一时半会又有何妨。

看着身边经过的人耳朵旁边贴有手机,这个时候也就比较羡慕了,平常他看到班上一些人炫耀手机还不曾当回事,也曾鄙视过这些人,为了这个事也跟华城探讨过,没想到后来华城竟也不再随身佩戴手机了。这下可好了,两个人没有一人持有手机,就算是一个人有手机也不管用,只能苦等了。

手机虽然没有,但是一块普通的电子表还是买得起的,看看时间,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了,怎么还不见华城下来,难道对方忘记了吗?或者发生了什么急事?他不得而知。人生的苦楚死等就是一种,没有任何的措施能够帮到他。抬眼向上看看,记得华城曾告诉过他自己家的屋子远在六楼,在六楼靠近西边的一扇窗户打开着,里面侧躺着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孩,头发上的颜色在太阳余光的反衬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身边放着一个灰色的手机,上面的染漆些许剥落,看来是摔了不止一次了。

他正在一丝不苟的打网游,忽然之间,手机震动了,响起了流行的音乐,这个男孩厌烦的瞥了一眼,没有理会。手机再次响了,充斥在整个屋子,这局游戏也因为手机响动的干扰失败OVER,脸上跳动的肉说明他已经生气,两个手指夹起了手机放在了耳边,一听来电之人的声音是华城,立刻变了样,开始兴奋起来,倒下的身子宛如弹簧一样绷直了,眯着眼睛开始说话。华城的意思很是直接让他去楼下找一位人,是她的同学两人约好了,但是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她的奶奶心脏病突发,自己跟着妈妈将奶奶送往人民医院了,一看时间,才知道没法及时赶回来了,又不能让好友久等失信于人,故而拜托她的发小也是她的邻居阿毛帮她收取礼物,并且表达歉意。

随即挂断了电话,阿毛一个人听得仔细,也搞明白了,二话不说就拿起钥匙走向楼下,一看此人似曾相识,哦,明白了,这个男孩不就是当初带领华城报名之初的那个挑事的男生吗?本来心里就不怎么待见他,这下又看到了本人,斜着眼睛问候其事。当安南青看到了这个依旧染着黄毛的男孩时也震惊了,询问了华城的情况后便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他,还不忘种种嘱托,一定不能丢失里面的贵重物品,一定要当面亲手交给华城手中,不能让华城父母代收等等。阿毛这个时候也是感到匪夷所思,甚是好奇。拿着东西转身欲走,却被安南青喊住了,看来还是不放心,心中烦意已起,安南青原来是怕里面的历史资料就这样让代转不妥,本来都不知道华城是否会当面接受,心中对待此物有了两手准备,万一华城坚决不接受此物,那么他就当面拿回来;

万一华城也很看重此物,只是当着学校的环境拿给她不好意思,说不定亲手交给她就能接受他的好意。综合来看,这份资料还是不宜旁人代转,毕竟关系重大,可不仅仅关系着他们二人,这要是弄不好关系着全班同学的利益呀,最后安南青还是把这份资料独独从里面取了出来才离开了。

回到卧室的阿毛随手将纸袋往桌子上一扔,里面的信封滑了出来,本来阿毛不怎么在意这个东西,但是仔细一看,信封上写着华城亲启的字样,心里发毛了,到底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还要华城亲自才能打开,旁人一概都不能了解,包括华城的父母。本来一件普通的情书,折叠好存放在干净的普通信封即可,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安南青他生性风雅,喜好文学,崇仰古风,在信封正中央留下了这四个引人入胜的字,不想被旁人不注意都不可能。

阿毛虽然平常不学无术,但是对待华城的事尤为关心,特别是从第一印象对安南青没有什么好感,总是觉得这个男孩对华城不怀好意,经此判断,那么这封信极有可能就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亲密话语了,既然自己深深的喜欢着华城,就不能坐视不管,看着他人在自己身边甜言蜜语,这种折磨没有一个人可以承受,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再迟疑了,或许迟疑半会儿华城就回来了,到时间一切都晚了,都完了。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的阿毛关闭了房门,打开了卧室所有的灯,屏气拆信,打开一看,果不其然,竟然是一封充满炙热之情,浓烈之意的情书,若不是打开,自己也怎么不会想到这里来,看来他们二人之间的发展速度已经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还好被自己捷足先登了,还好落在了自己的手中,要不然自己虽占近水楼台,却终海上捞月而已。

同时他也被诗中内容所深深吸引,不自觉的感叹着安南青的独特才华,诗词内容是这样的‘长相思赠华城金秋佳节终已至,独倚窗台望明月。哪知?月虽圆,人已残;他人食饼皆开颜,唯我独在陋室闲。试问?汝不在,何以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