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十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2631 2017-04-17 11:48:43

  (第十章)车子行驶到校园门口,人流量还是那么的多,这都毕业一批人了,怎么还这老些人?我透过车窗看向XX大学公寓村。“郑旺,电话随时保持开机状态,过几天剧组会通知你的,你做好准备。好好看下剧本,你也可以发表你的想法,到时候我们一起研究!”王秀秀开口道。我应了一声,没说什么就下了车。此时已是傍晚了,大概在6点钟左右,我伸了个懒腰,向着校门口走去......XX大学公寓村,就在我就读的大学旁边,很近。

“别忘了电话保持开机状态。。”车窗里又传来了王秀秀的咆哮。我又是一个激灵,转过头没好气的说“哎呀哎呀,行了行了,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

“小四儿,你这是干啥去了啊?被非礼了啊?被破了啊你?”一个淫笑声传来,我寻着声音看去,我靠,这不是宿舍排行老大的大金么?我走过去,和他双拳相互的碰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我说“你快翻滚去吧,牛宝宝。我这是倒了八辈子大血霉了,草!你怎么在这儿?”大金说“昨天喝多了,都吐出去了,这又一天没吃饭,我刚整了碗面条吃。。”说着还啧吧啧吧嘴,跟个老汉奸似的。

没等我开口回答大金的话,车窗里又传来了声音“郑旺,我们走了。”没错了,这又是王秀秀的咆哮。大金转过头,先是一惊“我草,加长版的悍马?这车老贵了吧?咱学校的挖掘机能换辆不?”随即又道“呦喝,还是个妞儿,就是这声儿......”还没等大金把话说完,王秀秀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跟我挥手告别,那加长版悍马轰鸣着发动机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草。见鬼了咋滴?TM这谁呀?你跟她来的?是她把你***了不?居然奸了你,没给你杀了?看样子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啊。”大金一副高深莫测,仙人板板的模样。“你给我滚犊子,听见没有???”我实在是懒得搭理他。骂道。“嗨!没事儿,多大点事儿啊。整张挂历里的大美女,往脸上一乎,你知道个啥?不也一样么?是不小四儿!”大金狡诈的笑着说。“我去你大爷的,给我滚。饿死我了,手没钱了,给我整碗面条吃切!!!”我说着话,就冲大金的屁股来了那么一脚,不过被他的凌波微步给险险的躲开了。“哎呦,武功进步的不错啊。”我笑着说。大金说道“废话,你也不看哥是谁。哥这一身武艺,白瞎了?216的F4之首那是白叫的?”说着笑着打着闹着,我们走向了一家面馆。

大金这人啊,不得不提一嘴了,说起来他还真是传奇。他大名叫王金,我们都叫他大金。是第一个来到宿舍的人,因为他家就是附近的。就爱惹事儿,完了还没本事平事儿。就鬼点子多,整个人啊,偷个猫摸个狗啊,望远镜往女生宿舍瞅啊,偷吃别人火腿肠啥的,都干。不过真了解他的,都知道,是很仗义的一个人,这朋友没得说。

有件事儿啊,想想都乐的我后背抽筋儿,别着急,听我说啊。有一次,放假回家了,大金却住院了,是外伤。脚踝骨骨折,为此我们都匆匆忙忙赶回来看他。一问原因才知道,是因为打架,而且还是打群架,当然了,我们是很佩服他的,能有如此魄力,好勇斗狠,这伤光荣!好吃好喝的可劲儿的给他送。

后来,通过另一个朋友,也就是那天打架的,对面队伍里的一个人,说起了大金这件事儿,让我恨的他牙根儿痒痒,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这样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两波儿人啊,就打算干一架,约好地点和时间,大金也跟着去了。他哪经历过这阵势啊,一下子有点软,可当着这么多人呢,也不能丢了份儿啊。于是乎,强装镇定的跟着队伍走。

到了约定好的地点,一般来说,双方人按照惯例,会先辱骂叫嚣一下,撑撑门面,然后才开打。如果谈着谈着的,没事了,这架啊,一般就很少打起来。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双方一见面就开干,大金懵圈了,这不对啊。怎么还没开骂叫阵就开打了?手里拿着的破砖头子有些颤抖。

碍于面子,也就跟着人群冲了上去。人一多,也不知道谁打谁,见到人就打。这不,一个五大三粗的小子冲着大金就过来了,张牙舞爪的,给大金吓了一哆嗦。最TM丢人现眼的是,大金二话没说,对着那个五大三粗的人大吼一声“你TMD别动。等会儿,别动,听到没?让你别动?”那声音那个大啊,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中的架,望着大金。大金二话没说,拿起砖头,对着自己的右脚就是那么几下。哐哐哐,下手之狠啊,仿佛在告诉所以人,别TMD惹我,我急眼了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你们都给我小心着点儿,别老没事儿惹我。然后呲牙咧嘴的对着那五大三粗的人说“怎么样?大哥?满意了吗?”全场哗然啊。事后被送进了医院......我知道这事儿之后,给我气的啊,我膀胱疼。因此,大金真的成了传奇人物。

“老板,牛肉面一碗儿,多放肉,少放点面条啊。”我一进门儿就冲着灶台里的老板嚷嚷着。都是老熟人了,平时经常来这里吃饭,老板是对儿夫妻,都是农民,家离我们的学校也就50来公里左右。打工吧,走的太远,得去外地,离家又太远了,这对土生土长的人来说,离开是很难的选择。于是就在学校附近开了家牛肉面馆。“滚犊子,你当牛肉就着面条吃呢?那我是不是得给你牵一头牛来?”说话的是老板,40来岁,高高壮壮的,就是有点黑啊,一脸的褶子。不过是很面善的,很亲切,名为刘叔。

“哎呦呵,别说我们在你这面馆吃饭,就是老子在城里逛窑子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啊?是不是窝藏了八路?”我打趣的回敬着老板。老板乐了,那大褶子,不好,蚊子你快跑,唉,慢了一步,还是死在了老板脸上的褶子里。“别听他瞎说,小四,今天吃点什么?你这一身怎么弄的?”这温柔的话语是发自一位不算太漂亮,但却很和蔼的一位女性。这家面馆的老板娘,赵姐!“呦!花姑娘。大大滴好啊!我去探查八路着。”我玩味的说着。“快说吃啥,小金,揍他!!!”赵姐也笑着说。大金很配合的在我后脑勺来了一下,说“还是TMD不饿,还是没饿疼你。”我摸了摸头,悻悻的笑着说“赵姐,跟你闹着玩呢,老样子吧。多放牛肉少放面,你家面条我吃不惯,我主要是吃卤的!”赵姐也笑了,白了我一眼,对着刘叔说“牛肉面,别放香菜和味精,一盘呛土豆丝。”大金因为刚吃完,就没问他。

赵姐人很好,我们平时没少麻烦她,有时候吃饭没带钱,也就不要了。我们有时候也会丢一张百元的,说是小费。一来二去,我们就熟络了起来,这里也算得上是我们的小聚点儿。

我的习惯赵姐她还是记得,每一次都是,这让我着实的很感动,很有家的温暖。赵姐家没孩子,因为赵姐没办法生育,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孩子。刘叔是个很老实,很本分的人,赵姐提出过离婚,不过刘叔没同意,两个人就这么相依为命的生活着。我们以前也跟赵姐他们说过,为什么不领养一个孩子?赵姐和刘叔都笑了,没告诉我们是什么原因,我们也没再好意思往下问。可能他们拿我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吧,也许父爱母爱就是这样的吧?我心里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