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九十六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822 2017-05-14 16:38:21

  (第九十六章)听着王秀秀她老爹的叙说,我惊讶的张着大了嘴巴,险些就把口水给流了出来。我吸溜一下,还好,好像没有被发现。此时我输液瓶子里的液体已经见底了,王秀秀的老爹看了看我快要输完液的瓶子,站起身,来到我床头前,拿起我枕头旁边的一个小开关,按了一下之后,又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不一会儿功夫,一名小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拿起小车里的一个瓶子看了看,又看了看我的病床卡,随后开口说“郑旺,这是消炎药。”

床边的王肖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那名小护士熟练的将输完液的空瓶子换了下来,换上了新的输液瓶,又调试了一下输液管儿控制液体流动快慢的开关,这才推着小车离开了病房。我看着那名小护士的离开,在心里又暗自的惊叹了起来。原来王秀秀她老爹和我讲述的故事,是那么的曲折离奇,还夹带着一丝的不可思议。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王肖泽,咱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这里要多说一下的是王肖泽的死对头,也就是绑架王秀秀和我们,最后在王秀秀家门口开枪打伤我的罪魁祸首,范一贤,也就是范健的父亲。

范一贤曾经和王秀秀的老爹是好朋友,也是曾经一起创业,拥有如今身家的合作伙伴。以至于为什么到最后成了死对头?其中他们的恩恩怨怨有三,具体的情况,这还要从头说起。

大概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王肖泽和范一贤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一心想要改变二人的生活现状,不甘愿这样穷苦一辈子。从农村出来以后,二人都是拼命的打工赚钱,攒钱,省吃俭用。恨不得一天只吃一个馒头,要知道,那时候的他们二人,可以说是大小伙子,一天一个馒头怎么能够?可是二人就这样一分钱,一块钱的攒了下来。

终于在二人几年的努力下,积攒下了不少的积蓄。他们二人辞去了零工,合伙摆起了地摊儿做生意。当年摆地摊儿,可不像现在这样,还有城管儿大队的围追堵截,还要缴纳一定的摊位费。在那个时候,那个年代,正是掀起了一股下海的经商热,许多人都做起了生意,当然了,有赔钱的,也有赚翻了的,王肖泽和范一贤俩人非常的幸运,是属于后者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起初,王肖泽和范一贤摆地摊儿,卖的是皮鞋,男鞋和女鞋款式很多,价格也只是稍微的赚上一点点,就因为他们二人的皮鞋种类多,价格也便宜,光顾的客人当然很多了,生意做的还算不错。

从一开始街边集市摆摊儿,到后来去商场租摊位,经过这么两三年的折腾,二人手头也算是比较有钱的了。在那个年代万元户,万元户的叫着,其实说白了,就是家里有一万块钱,就可以称得上是万元户了。不过在那个年代来说,一万块钱,可真是属于不小的数目了!

可是王肖泽和范一贤,他们二人已经远远高于万元户的范畴,照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叫十万元户才对。有了钱,王肖泽和范一贤二人的日子,过的也是相对的比较舒服和滋润。

可能卖皮鞋的生意做的有些乏味,有些厌倦,王肖泽和范一贤二人商量投资些别的生意来做做。之后将剩余的皮鞋,全部的销售清空之后,商场的摊位也转兑了出去。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商量的不到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这二人就起了冲突。

王肖泽看中了政府招标的地皮,而范一贤是想开一家娱乐场所,养一些吧台妹来赚钱。王肖泽是坚决反对的,他觉得这样的钱,赚到手里不光彩,就是因为意见的不和,导致了他们二人的决裂。虽然这不是主要的因素之一,但这也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二人不欢而散,平分了钱之后,各奔了东西,这是其一!

王肖泽和范一贤,在这几年里所赚的钱,加在一起如果单做某一样,应该是够的,可是他们二人,一人一半的平分了之后,就造成了高不攀低不就的尴尬局面。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王肖泽顾及多年的兄弟情分,曾多次找到范一贤,劝他别干那样的生意,和他合伙把政府招标的地皮买下来,可是范一贤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的非要开一家娱乐场所,并且连吧台妹都已经找好了。王肖泽看着年龄不过十八,十九岁,年轻貌美的姑娘们,心里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和替她们感到惋惜与不值。

碰了一鼻子灰,王肖泽只能离开。可是政府的招标就要开始了,然而自己手里的钱,根本就不够。王肖泽是左借右借,东凑西凑的,甚至连高利贷都借了,总算凑够了比政府报价高出许多的钱来。王肖泽这是在赌,赌这一次是飞黄腾达,还是坠入万丈深渊。如果这笔买卖搞砸的话,那王肖泽可真的就是万劫不复,只有跳楼自杀的份儿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真的。

还好,这次赌博,王肖泽赢了,那块地皮,被王肖泽拍下,具体用了多少钱,王肖泽没有告诉我。拿到地皮使用权,王肖泽异常的高兴,去找了他的好友范一贤,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和他一起干。结果可想而知,王肖泽去找范一贤,依然是自讨没趣,因为范一贤的娱乐场所,卡拉OK已经初具规模,店面不大,装潢也算不上多高档,装修的工人里里外外的忙碌着,王肖泽看着昔日好友铁了心的要做这种买卖,心里非常的恨啊。

第一,他恨范一贤为什么要赚这样肮脏的钱。第二,王肖泽他恨那些甘愿堕落的姑娘们,为了钱,真的什么都可以做吗?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的自尊和自爱?王肖泽的这些想法都是徒劳,还被那些吧台妹嘲笑一番。一气之下,王肖泽狠狠的揍了一顿范一贤,希望可以打醒范一贤。最后这场闹剧还是收了场,王肖泽离开,他还是没有办法劝阻昔日好友打消赚这种钱的想法,这是其二!

王肖泽从政府拍来的那块地皮,第一年就被开发商看中,想与王肖泽合作盖楼,开发住宅区。王肖泽是非常愿意的,洽谈好了合作事宜后,高楼拔地而起!当然了,跟现在的二十几层的楼房没办法比,也没可比性。在那个时候,最高的楼房,也就是6层的楼房了。王肖泽拍来的地皮上,盖起来的楼房,就是我们这里第一座相对豪华的6层楼房。

楼房一座一座的盖了起来,既然楼房盖好了,那就卖吧。由于房价定的不高,很快,所有的楼盘全部都销售了出去,王肖泽和开发商确实狠狠的赚了一笔,王肖泽也还了所有的借款。

眼见盖楼房这么的赚钱,王肖泽索性就开始了他房地产的事业。手头有了钱,王肖泽打算自己买地皮,然后自己承包工程盖楼,因为这样赚的会更多。就这样的,在那个年代,地皮也比较好批的前提下,一座又一座的楼房盖起来,王肖泽的事业基本上已经稳定,在业界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转眼又过了几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成熟了许多的王肖泽,又去找了范一贤。毕竟曾经一起吃过苦,患过难,当再次见到范一贤的时候,二人已经多年没有联系,王肖泽和范一贤都少了几分年少时的轻狂,多了几分社会上的味道。范一贤的卡拉OK已经开了三家,生意很是火爆,每到晚上的时候,可以说是人挤人的那么火爆。这几年里,范一贤,一定也赚了不少的钱。

二人见面,可以说他们二人,已经属于有钱人的范围内了,一个是做房地产,一个搞卡拉OK的。可殊不知,范一贤却暗自养起了打手,创办了组织,逼良为昌的事,可真没少做,其中除去范一贤第一间开的卡拉OK之外,其余的两家,都是用不正当的手段给搞到手的。而且最让人气愤的是,范一贤的卡拉OK里,居然还贩毒,而且还有赌场。

在他经营的卡拉OK里,出、售毒品供客人吸食,也有相对比较隐秘的地方开赌场,这也正是为什么范一贤的卡拉OK,会那么火爆的原因了,有女人,有毒品,而且还有赌博,在那个年代,娱乐项目较少的情况下,可想而知了。

看着自己的好友这样的堕落,王肖泽心有不甘,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农民出身,沾染黄赌毒,伤害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更多无辜的人们。一言不合,二人又吵了起来,这一次,王肖泽被揍了,王肖泽被范一贤养的保镖,也就是打手,看场子的,给臭揍了一顿,并把王肖泽给扔了出去。

据王肖泽说,当时的他躺在地上,看着卡拉OK进进出出,穿着暴露的姑娘们,看着那些异常兴奋,摇头晃脑的人们,还有那些垂头丧气,一看就是输个精光的人们,王肖泽的心里非常的难受,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明知道沾染了黄赌毒是没有好下场的,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还要不顾一切的向着火坑里蹦呢?这是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问题,一直到现在,都不能理解的问题。到底是为了什么?图一时的痛快?还是什么呢??这些问题,我想那些甘愿堕落的人们,也回答不上来吧。

王肖泽爬起身离开,去了当地的派出所。举报了范一贤的行径,可是他错了,王肖泽是万万没想到,原来当地的派出所,早就和范一贤有所勾结,那些个局长副局长的,一个个的满嘴流油,还指望着范一贤的进贡呢,谁会把王肖泽当一回事儿?后来,还给王肖泽扣上了诋毁合法纳锐人的罪名,拘留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其三!

此后,范一贤算是真正的仇视上了王肖泽。每当王肖泽盖楼施工的时候,总会生出一些事端来,要保护费啊,殴打工人啊,破坏施工进度啊等等。当然,王肖泽知道这是谁做出来的,可也没办法,王肖泽是商人,不是黑社会。就这样,二人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的一直斗到了现在的今时今日。

这是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期间王肖泽也是寥寥的说着有的没的一些话,显然王肖泽是保留了些什么,当然了,对我这个小屁孩来说,根本就没必要跟我说的那么详细,我觉得王肖泽一定是看在我舍身救出王秀秀来,才跟我说的那些话吧,只要我明白个大概就够了。我消化着王肖泽讲给我的故事。

我虚弱的问道“那,那个,那个啥,叔啊,姓,姓范的,现在怎么样了?”王肖泽一笑,拿起病床下的一个塑料袋,从中拿了一瓣香蕉,剥开香蕉皮,边吃边说“这个事件太过于严重,绑架我的女儿,而且还持枪伤人,就算我不追究,你们也已经报案,相信老范已经被捕了。”

我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胸口处又传来了一阵疼痛感。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王肖泽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我一摆手,说“放心吧,现在的警察,可不像以前那般的胆大妄为了。”听到王肖泽的话,我长出了一口气,打消了心里的顾虑。

照王肖泽话里的意思,范一贤显然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各个方面应该也都打理的不错,要怪,就要怪范一贤太过于自负了,真以为他能只手遮天,逍遥法外呢!

王肖泽将香蕉皮扔进了纸篓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对我说“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老范对你那么的好奇呢?我在老范那里也有我的眼线,老范他好像对你,很感兴趣。”我苦笑一声,我上哪知道去啊?这个就只有当事人范一贤才知道的吧。“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所有的一切你都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等你伤养好一点,在去派出所做个笔录吧,或者我让警察来找你做笔录。”王肖泽站起了身,对我说道。我没说话,只是眨了眨眼睛,表示赞同。王肖泽走到了病房门口,又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推门而出。

整间病房,只剩下我一个,我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我想着王肖泽说过的那些话,不过我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对我感兴趣......到底是因为啥呢?因为我长的帅?身材好?”想到这里,我不禁的打了个寒蝉,那个姓范的老头儿,该不会有别的什么嗜好吧?这使我菊花一紧,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随后我胸口处又传来了疼痛。

其实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范一贤,是真的被我给迷惑了。我并不是什么有钱有势家庭的孩子,之所以能够认识王秀秀,那真的纯属是个巧合,是个美丽的意外。王秀秀的老爹要见我,也无非就是想看看接近他女儿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那种怀有不良居心的人。可是这一切,在范一贤看来,就好像谜中谜一样,以至于走错了一步棋。说白了,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知过了多久,我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赵倩倩依然陪在我的床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我一睁眼就看见一对儿大眼睛在看着我,给我吓一跳。赵倩倩见我醒了,有些心疼的笑着对我说“旺旺你醒啦!感觉好点了没?还疼不疼?”这丫头是不是秀逗了,这不废话么,能不疼吗?

我白了赵倩倩一眼,嘴唇有些干涩,我用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你,你,你这,这是,这是用肺,肺说话呢?啊?能,能不疼吗?我,我的,左心房,右,右心室啊。”赵倩倩并没有生气,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一个水杯,插着一根儿吸管儿,依旧笑着对我说“别装了你,又不是什么大手术,只是拉开了两条小口子而已,装的这么虚弱干嘛呀?一点也不男人。来,喝点水吧!”呦喝?这小丫头还敢跟我叫板?给你挡两枪,白挡了?啊?大爷这罪,白受了?啊?

我嗖的一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没有输液的那只手一把抢过赵倩倩手里的水杯,咬住水杯里的那根吸管儿,往地上一吐,咕咚咕咚的大口的喝着水,这个过瘾啊,可真把我给渴坏了。一大杯凉白开,被我喝个一干二净之后,我将杯子递给了赵倩倩,赵倩倩接过杯子,笑呵呵的盯着我看。

我抹了一把嘴,对着她说“咋滴啊,我不男人,那你男人呗?有能耐你也拉两道口子试试。”“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好好修养吧。”赵倩倩说着,就将水杯又重新放回到了床头柜上,拿起暖壶又倒上了热水。

其实我是真没事儿,也就刚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身体有些虚弱,估计是打了麻醉药的原因。我这又不是什么开膛破肚的大手术,睡一觉就差不多没什么事儿了。

赵倩倩走到我的身边,将枕头放到我的后背,让我靠下,又走到床边,摇动着控制病床高度的把手,不一会儿,病床呈现出了V字型,我躺靠在那里很是舒服。我问赵倩倩“老吕他们呢?”“他们一早就去派出所了,说是指证。”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赵倩倩坐到椅子上,问我“你饿吗?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赵倩倩这一句说的不要紧,差点没把我给吓哭了,你做的饭?那是给人吃的吗?毒不死我,那说明我体质异于常人,百毒不侵。

我赶紧的回道“别别别,我不饿,真不饿。输的葡萄糖都够我吸收的了,不麻烦了,不麻烦了!”其实我是骗她的,我能不饿吗?我都该饿疯了都,不过赵倩倩做的饭,我宁愿饿死,我也不吃!!!就是这么有性格!!!

现在谁要是给我整一碗豆腐脑,外加两根儿油条,我就跟谁第一好!!!此条长期有效!

赵倩倩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吃,我是真的不会做饭。不过我可以学啊!过几天我就去报名参加厨师培训班,等我学会了,你就有口福咯,到时候我给你做好吃的!”我心里那个郁闷啊,丫头啊,你就别糟蹋厨师这个职业了,我估计啊,你真不是做饭的那块儿料啊!

闲聊了一会儿,昨天我是睡了整整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着,赵倩倩轻笑,对我说“还说不饿呢,身体可是很诚实的!!你想吃什么,我不做了,我去给你买行了吧?”我咽了咽口水,对着赵倩倩说“那感情好!那个啥,丫头啊,我吃点啥都中,你像什么大肘子大排骨啊,海参鲍鱼鱼翅啥的,你随便的招呼啊,我绝对滴不挑食!”赵倩倩瞪了我一眼“别贫,医生说了,要吃一些清谈的食物。我去食堂买点粥和包子,你等着。”说着,赵倩倩又看了看我输液的瓶子,看里面的液体还有很多,这才放心的去食堂,给我买饭去了。

我望着离开的赵倩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我望着病房的天花板出了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