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九十七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362 2017-05-15 08:55:57

  (第九十七章)俗话说的好,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但是,BUT,那都是些自我安慰的屁话罢了,钱,可真是个好东西!!!要说有钱人,那待遇可真是没得说。但凡你只要把钱给到位,还真能让小鬼儿给你来推磨,前提是,你可别让小鬼儿给吓死就行!!!我所住的这间病房,从赵倩倩去食堂给我买饭之后,我就一直在细细的观察着。

偌大的房间,非常的整洁和敞亮,阳光从落地窗照在了地板之上,有一些刺眼。据我目测啊,这间病房最少也得有60平米,反正给我的感觉,比我租住小二楼里的所有房间,加在一起还要大上许多呢。

这么大的一间病房,却只有我一个病号,不得不说,实在是有些奢侈了!看来这一定是王秀秀她老爹出的钱,我才能住进这么高档的病房,住在这么奢华的单间里。此时的我,竟从心底生出了不想出院的想法来。

病房里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冰箱电视,要不是我此时的手背上还挂着吊瓶,谁能看出来我这是在住院,还是在度假呢?我环视着四周,突然,一个黑色的小皮包静静在躺在沙发上,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黑色的小皮包,应该是赵倩倩的挎包吧。我一直对女生的挎包特别的感兴趣,我总想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东西,为什么每一个女孩都要挎一个小包呢?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我活动了一下身子,除了伤口处还有些疼之外,其余的还算良好,我慢慢的下了病床,将输液瓶摘下,高举过头,慢悠悠的向着沙发处走去。每走一步,我的心里都是异常的激动啊!!!终于,我能解开这个一直困扰我多年的疑惑了,我能不兴奋吗?可我走到沙发边上的时候,突然我觉得有一种做贼的感觉,心里隐约浮现出一种罪恶感,这样偷偷摸摸的,好像不太好吧?

不过我又一想,我又不是偷东西,我只不过是想看一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而已。想通了之后,我高举着输液瓶,美滋滋的坐到了沙发上,我嘿嘿的笑了一下,就想伸手打开那个黑色的小挎包,去看个究竟。

满心欢喜的我,正要接触到那个黑色小皮包的时候,黑色小皮包里居然唱起了歌,是一首英文歌,我不知道这是啥歌,是谁唱的,不过确实挺好听的。这突如其来的一首英文歌,着实给我吓了一跳,手里的输液瓶,险些就抓不住,差点让我给扔了。

其实吧,本来我心里就有些发虚,待着没事儿看人家皮包干啥啊?再说了,里面就算装着原、子弹反坦克导弹啥的,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不要随便翻看别人的皮包为好,等以后有机会了,我直接问不就行了么?赵倩倩不告诉我的话,那我就问王秀秀,王秀秀要是也不告诉我,那我就上大街,随便找个女的,问问她包里装的都是啥不就行了吗?应该不会被人当成变态或者抢劫的吧?

心里琢磨了半天,那个黑色小皮包里的英文歌也不唱了,我估计应该是手机的铃声,半天没人接听,对方这才挂断了电话!

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手高举着输液瓶,在这间高级病房里溜达了起来!我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块表,已经八点五十了,有些无聊的我,走到了电视机的跟前儿,打开电视之后,我拿着遥控器又回到了我的病床上。将输液瓶重新挂好,躺靠在病床上没目的的播着各种频道。

一位乡下老妇,表情丰富,语言激动,拿着话筒的手不住的在颤抖,激动的说着“张大夫,我真要好好的谢谢你,我家老头子吃了药以后,一个疗程就真的可以下地走路了,你们这药啊,真神了!我代表我们全家要谢谢你张大夫!”“不用谢阿姨,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为百姓送去健康,是我们的使命。坚持吃五个疗程,大叔的病,就差不多能恢复了!”一个中年人,留着两撇小胡子,身穿白大褂,笑着回答那位阿姨刚才说的话。这是电视机里播出的一个卖药的广告,主持人和一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坐在那里,观众席上坐着的都是患者或者家属,现场答疑解惑,推销宣传产品之类的节目。

其实说白了,就是骗人的,观众席里的那些人,应该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演戏给人看的。当然了,我也不能全都否定,不过呢,反正我是不信的,我之所以看这样的节目,我主要是想学学他们的演技啊!这帮人要是走进影视圈,我估计啊,金像奖啊什么的,全都得是这帮人的囊中之物!我嘿嘿一笑,按下遥控器,换了另一个电视频道。

MD!现在这电视台也不知道怎么了,播出的不是卖这卖那的,就是抗日剧,都有些视觉疲劳了都。最可笑的是,一共就五个人,愣是把小日本的宪兵队给连根给端了。要知道,那是五个人,是装备不足的五个人,那五个人,可没有第一滴血里,兰博那样的装备。没什么意思,我又换了一个频道看。

真人秀!要我说,只有这样的节目,才称得上是最有意思的节目了!几位影视歌三栖明星的评委坐在那里,评判着天南海北,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相继来到这里表演自己的才能。先不说表演的好与坏,就光介绍自己的环节,我就想笑。百分之八十来参加这类节目的,大多都是穷苦人,生活怎么怎么不容易,家里父亲母亲,怎么怎么滴了,自己为了梦想和理想,怎么怎么样了之类的。还是那句话,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可能真的是有有才华,有能力的人,家里的条件恰巧又很差,想借此改变现状的人来参加这类节目。可是狼来了的故事,想必小孩子都耳熟能详了吧?太多炒作的事件,让我们不得不多留个心眼儿!做为观看者,我只不过就是看一个热闹,然后随意的吐吐槽罢了。

我又换了一个频道,呦呵!是我们当地的电视台。那就看会儿吧,怎么着,也得捧捧场不是!屏幕右上角的重播二字,显示这应该是昨天发生的事儿!“我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绑架持枪伤人案件,劫匪劫持了王氏集团的女儿及一众人等,并且公然的在王氏集团的家门口,开枪伤人。本案只有一人受伤。案件的性质极其恶劣,当地公安机关接到报案,迅速成立了专案小组,当天出动警力200余人,犯罪嫌疑人于次日凌晨3时许,被抓捕归案,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当中。”哎呀我去,电视机里说的一人受伤,说的不会就是我吧?怎么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就我一个人悲催的受伤了?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MD,我的处镜就这么没了!

随后电视里播出了警察夜里抓人的画面。一间平房,警察们全副武装,手持枪械,把小平房围了个水泄不通。警察们又迅速的翻身来到了院子里,电光火石之间,破门而入,大喊道“别动,别动,警察。趴下,趴下。”随后七八个警察赶忙的跟进,制服了光着膀子的四个壮汉。屋子里很黑,应该是在睡觉,手电筒的光亮随着镜头晃来晃去的,看的我有些迷糊。这时,我突然看清了一个人的脸,这一看不要紧,把我给气的啊,气坏我了。只见四个壮汉之中,有一个是我永远都忘不了的那张面孔。MD就是那个把我揍的差点没挂掉的那个鳖孙儿,我看的这个解气啊,你TMD也有今天,TMD老带劲了,老过瘾了!

四个人,全部被手铐给铐住,押着几人走进了光闪灯,不出声儿的警车上。正当我看的过瘾的时候,赵倩倩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看什么呢旺旺。看的这么激动!来,吃点东西吧!我买了些小米粥和包子,赶紧趁热吃!”我回头看了一眼赵倩倩,随口说道“行,马上就吃。MD真解气,揍我的那个鳖孙儿被警察给抓了,正演咱们的那个事儿呢。”赵倩倩将手中的早饭放到了床头柜上,也走了过来看着电视机,说“我知道啊!我早就知道了,你睡觉的时候,秀秀姐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了。这帮人可真坏,希望枪毙他们!”

我看着赵倩倩,疑惑的问道“打电话?咋滴?你手机找回来了?”赵倩倩笑了笑,走到沙发上,拿起那个黑色的小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部新手机,对我说“原来的找不到了,不过秀秀姐给我买了一部新手机!我本来不想要的,太贵了,可秀秀姐非要给我,没办法,我也只能收下了。”我望着赵倩倩手里的新手机,这不正是苹果手机吗?好像还是最新的苹果六代,金灿灿的,个头很大。这手机少说也得好几千块,确实挺贵的。不过这对王秀秀来说,那可真是小意思,毛毛雨了。

赵倩倩打开手机,好像发现了有未接来电,说“秀秀姐给我打电话着,我给她回一个电话,你先吃!”我点点头没说话,从床头柜上,拿起赵倩倩买来的热乎乎的包子吃了起来!!!

真他大爷的好吃啊!我第一次发现包子原来可以这么好吃,包子皮儿是那么的软,包子的馅儿,是那么的可口,那叫一个香啊!两口我就吃掉了一个包子,我又拿了一个放进嘴里。

赵倩倩打完了电话,又将新手机放回到那个黑色的小皮包之中,赵倩倩走了过来,对我说“你慢点儿吃,先喝点小米粥,这么干巴巴的怎么吃啊。”我没在意,当我傻啊,小米粥有啥好吃的,哪像包子那么好吃而且还那么过瘾啊!赵倩倩将买来的两份小米粥摆好,是那种塑料的小饭盒,又把咸菜拿了出来,拿起筷子坐在椅子上,也吃了起来!

“秀秀姐她们一会儿就来,问我要不要给你带些吃的!我说我买完了。”赵倩倩喝了一口小米粥说道。我腮帮子鼓鼓的,一边嚼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哎呀我去,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包子跟粥好吃咋滴?你让秀秀买点大排骨,大肘子啥的来啊,不比吃这个强?”说着,我瞪了一眼赵倩倩,又拿起一个包子。

“有吃的就不错了,包子也堵不上你的嘴,赶紧喝点小米粥。”说着话,赵倩倩将另一个盛满小米粥的塑料饭盒往我跟前推了推。确实,光吃包子的确有些干巴巴的,索性我将手里的包子塞进嘴里,拿起那个塑料饭盒喝了一口小米粥。

他大爷的,上当了,这哪是什么小米粥啊,这分明就是小米泡的水,我都能数得过来小米的颗粒数,这也真是太糊弄人了。我放下那个塑料的饭盒,对着赵倩倩问“唉唉唉,我说丫头,这粥,不得5毛钱一份啊?”赵倩倩白了我一眼,说“谁说的,5块钱一盒呢。能买到就不错了。我刚到一会儿,好几桶的粥就卖完了。”我的天啊,这,这,这也太TMD黑了吧?就这一份小米粥,就敢卖5块钱一份?这比抢劫来钱还快呢。

我惊讶之余,又问道“包子呢?包子多钱一个啊?”赵倩倩将最后一口包子放进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3块钱一个。我一共买了10个包子。”哎呀我去,虽然不是花我的钱,那我也是相当的肉疼啊。就这一顿早起饭,居然花了好几十块钱?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贵的早饭呢。虽然这包子的确很好吃,但也太贵了点儿吧!

我瞪了一眼赵倩倩“我说你是不是傻缺带冒烟儿啊你?啊?这么贵,还买啥买啊,不会去外面整碗豆腐脑儿啥的?3块钱,我能吃的连中午饭都吃不进去了,你说你这败家娘们儿,真是,唉,嫌钱多咋滴?啊?气死我了你。”“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医院周围没有一家卖饭的。想吃东西,就必须去医院食堂买,你要是不想吃,不想吃就给我吐出来,哼!!”赵倩倩气呼呼的回道。

好家伙,这可真是赤裸裸的垄断产业啊。医院的周围没有一家卖食物的,那就只能去医院食堂了。爱买不买,反正就卖这个价。我真的有些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去医院治病,不花个千八百块钱,别想出来,没想到食堂也这么黑。老百姓说的看病难,看病难的,看来是的的确确的很难啊。

我还想说些什么,这时,老吕的声音传了进来“老弟,老弟啊,好点了不?”我扭头一看,王秀秀,导演胖子李明和老吕三人走进了病房。老吕笑么呵的望着我,导演胖子李明跟在王秀秀的身后,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呦喝,伙食不错啊老弟。这大包子,挺带劲啊,给我整一个尝尝。”老吕第一个走了进来,来到病床边上,不客气的拿起一个包子就吃。边吃边点头称赞“你还别说,这包子还真挺好吃,皮薄馅大。”

这不废话么,能不好吃么,3块钱一个的包子,我敢打赌,抠门的你一定不舍得吃。王秀秀笑着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导演胖子李明,王秀秀对着我说“原来绑架我的是范健的父亲,真是没有想到。不过还好,范健的父亲已经被抓起来了,那些绑匪也已经归案。就等着法院的判决了。”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导演胖子李明看着我,好像要说些什么,不过却没说话。我看着导演胖子李明,问道“咋滴了胖子?你想说啥啊?”没等胖子说话,病房外又走进了一个人来。等我看清那个人面貌的时候,心里一惊,他...他怎么来了?

笔直魁梧的身板儿,一件蓝色的短袖汗衫,黑皮鞋黑裤子,还挺时尚。不过当我看清楚那人肩膀处的警察二字之时,我就释然了。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人我还认识,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我毕业回家,坐火车的时候,误认为是小偷的那个警察,好像叫赵国忠。

我记得他曾经给过我一个他的电话号码,不过我早就不知道被我扔到那个旮旯墙角里去了。对了,上次我好像还讹诈了他200块钱,难不成,找我要钱来了?敲诈警察的罪过,应该不小吧?

越想,我心里越没底。病房门口的那位警察,看到我坐在病床上,还打着吊瓶儿,边走边笑,冲我摆了摆手,说“小子,还记得我吧?”我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回道“记,记得。化成灰我都能记得。咋滴了警察叔叔?”一旁的王秀秀疑惑的看向我,又看了看走进来的那名警察,问我“你们?你们认识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冲着王秀秀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那名警察笑了一声“我们何止认识啊,还很熟呢!这小子敲诈了我200块钱,你说我们认识吗?”

病房里除了赵国忠,其余的人全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我,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解释。我望着众人,挠了挠头“那个啥,误会,都是误会。我也是想改善一下社会风气,带动年轻人休养,可,可......唉,一言难尽啊。那个啥,钱,我出院了就还给你啊,你要是着急,我这就先借点儿!”赵国忠又摆了摆手,将一个装满香蕉的塑料袋,放到了我的病床下,说“行了,我不是来跟你要钱的。我说过了,那钱啊,不用你还。我这次来是公事。”“公事?那是什么事儿啊?我好像没犯法吧?”我不解的问着赵国忠。

“你说你是真糊涂啊,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你现在是为了什么躺在病床上?”赵国忠的这句话,我是彻底的明白了。这不明摆着呢么,肯定是绑架持枪伤人的那件事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