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零三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6105 2017-05-21 09:13:22

  (第一百零三章)“收破烂儿的卖!!破烂儿换钱嘞!!冰箱彩电家用电器的卖!!刮大白通下水道嘞。”“批发冰棍儿!”扩音喇叭发出了我和老吕两人提前录好了的叫卖声。

由于我的业务就只有卖冰棍儿这一项,并不像老吕那样的种类丰富,所以我就简单的录了一句“批发冰棍儿!”一声声扩音喇叭发出的叫卖声,响彻了整个住宅小区。可能因为楼层过于高耸,还能清晰的听见几句回声儿。

我在家里已经休息了两天,今天早上,老吕早早的就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摊儿卖冰棍儿。我已无大碍,肚子也没事儿了,胸口和后背的伤口也愈合的差不多了,我这才答应跟老吕一起出来,他收他的破烂儿,我卖我的冰棍儿!

现在是早上9点多,温度虽然没有中午那么的炎热,可也着实有些够劲儿啊,还是很热。我和老吕俩人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煎饼,一边啃,一边蹬着三轮儿,四处的游窜。7点多,我和老吕我俩就出来了,悲催的是,我们谁也没开张。老吕没收到破烂儿,我也没卖出一根儿冰棍儿。

老吕很快的将手里的煎饼吃完,顺手就把塑料袋往他的那辆破三轮儿里一扔,抹了一把嘴,对我说“唉,老弟,给我整根儿冰棍儿,这把我咸的,卖煎饼的大姨给我刷了多少的面酱辣酱啊这是,齁咸。”我拉了下手刹,停下三轮儿车,虽然我瞪了老吕一眼,不过还是下了三轮儿,走到我那个装满冰棍儿的大箱子前,打开箱子门,一股凉飕飕的白烟扑面而来,使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我从里面拿出了两根儿老中街冰棍儿,对着老吕喊道“唉,接着。”说完就朝着老吕扔去。

老吕接过我扔来的冰棍儿,打开包装袋,望着乳白色的冰棍儿,笑呵呵的顺势就是一口,吧哒吧哒的吃了起来。很快的,我手里的煎饼也被我一把塞进了嘴里,我腮帮子鼓鼓的,将装煎饼的塑料袋扔进了老吕的破三轮儿里,含糊不清的说“唉,我说老吕,你咋那么能打呢,啥时候也教教我呗。”老吕嘴里叼着冰棍儿,回答我道“我这刚哪到哪啊,我跟你说,我有一个朋友,那功夫,那是相当了得的。比我厉害多了,就这么跟你说吧,两个我加一起,都打不过他。”

我听到这里,顿时来了精神,使劲儿的将嘴里的食物咽下,掏出烟来,献媚的递给老吕一根儿,笑着说“唉,吕哥,说真的,啥时候让你的那个朋友教教我啊!如果我能打,上次也不至于让那帮龟孙儿给我揍成那样了,你不知道,差点就给我揍放屁了。”老吕接过烟,斜看了我一眼,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烟,说“就你?晚了,早几年还兴许能行,现在...唉!”说着话,老吕抽了一口烟,惋惜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又说“不晚,不晚,我骨骼惊奇,一定是练武的好材料,教教我呗。”老吕看了看我,说“不是不教你啊,主要是...主要是我的那个朋友,唉,你就不用做梦了。他教不了你。”我有些不解,问道“为啥啊?咋滴啊?还瞧不上我?”老吕叹了口气,说“那倒不是,主要是,主要是...主要是我的那个朋友,他...他死了。”

我听完老吕的话,瞬间就石化了,不可思议的,呆呆的看向了老吕,问他说“我说吕哥,真的假的啊?因为啥啊?”老吕将手里的烟头儿一扔,叹了口气,说“那还因为啥啊,因为......”话没说完,远处一个男人大叫了一声“唉,是收破烂儿的不?过来,过来。”

我和老吕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位大叔,大概年龄在45到55岁之间,消瘦的身体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背心儿,下身穿着一件灰色大裤衩儿,脚踩一双人字拖,手里拿着烟,正冲我们招手比划着。

好家伙,我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被那位大叔的造型给笑岔气!这是什么造型???就是这位大叔面前没有一把椅子,如果有一把椅子,咱这位大叔往椅子上一座,翘着二郎腿,就跟电影里火云邪神一样一样的。再一次的细细看去,除了像极了电影里的火云邪神之外,还像一个人。对,没错,那就是电影国产凌凌漆里的文西!就是那个拎着菜篮子,头发稀疏,穿梭于各大菜市场的国家发明员,达文西啊!咱这位大叔,除去衣着相似之外,还有一点是非常像的,那就是没有几根儿的头发,被梳的油光锃亮的。

老吕见生意上门儿,一边回答一边蹬上了三轮儿,朝着那位大叔骑去“是收破烂儿的,大叔你要卖啥啊?你卖啥我收啥,价格合理,童叟无欺啊,保证你不吃亏,也不上当!”我也推着我的冰棍儿三轮儿车,跟了上去。

我和老吕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那位大叔的面前,当那位大叔看见老吕三轮儿车上,挂满了的密密麻麻的各种广告和业务之时,不免一愣,随后轻笑一声,说“行啊小子,你这业务项目挺丰富啊!我卖啥你收啥,口气还不小,我卖人,你收吗?”老吕附和一笑,说“大哥让你见笑了,大哥你是卖男人呢还是女人呢?是小孩呢还是老人呢?只要不是中国人,那我就收!那个啥大哥,大哥你要是卖日本人或者韩国人,我出双倍价钱,你看怎么样!”

那位大叔也不知道是被老吕这一句大哥叫的心花怒放,还是因为老吕说的话太过于招笑了,那位大叔哈哈大笑,将手里的烟头踩灭,说“你还真能扯淡。行,小子,你行。对了,我有个笔记本电脑,八成新,你收不?”老吕说“笔记本电脑,大小也算是数码产品,数码产品也属于家用电器的范围里,只要是家用电器,手电筒我都收。大哥你拿来我看下吧,唉对了,有发票不?”那位大叔说“有,买了好几年了,一直给我孙子用着。这不,我孙子换新电脑了,这个旧的笔记本电脑就想卖掉,你等着,我上楼拿去。”说完,那位大叔就走进了楼道里。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三轮儿车的座位上,看着老吕如何做成这笔生意。老吕见那位大叔离开,往我跟前凑了凑,对我说“我说老弟,你不是一直想要个笔记本电脑吗?你瞅着啊,看我如何拿下他。成色不错的话,就给你用着。”我撇了一下嘴,说“可拉倒吧,没听说那是给他孙子用的吗?我这不是变相的找了个爷爷吗?就咱俩这交情,你都不说给我整个新的,没诚意。”老吕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多时,那位大叔手里抱着想要卖掉的笔记本电脑走了出来,大叔将笔记本电脑递给了老吕,说“你看看吧,发票在这里。”老吕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和发票,细细的看了起来。按下开机键,片刻后,伴随着熟悉的开机音乐,笔记本电脑开机了。老吕熟练的查看起了手里笔记本电脑的配置,边看边摇头,又看了看发票,随后对着那位大叔说“大哥,你这电脑也不像是八成新啊,这配置不高啊。”那位大叔重新又点上了一根儿烟,说“你就说你给多少钱吧,我也不懂,别太离谱就行。”

老吕点头笑着说“大哥你看啊,这处理器是AMD的,还是双核。内存也不高,才一个G,硬盘还倒是凑合,500个G。最主要的这笔记本还不是独立显卡,是集成的显卡。玩连连看我估计都得卡屏。我收回去,不太好卖啊。我就一收破烂儿的,可禁不起这么赔啊。而且大哥你这电脑的配置真的是有点低,要知道,这数码产品更新的太快了,恨不得一天一个样,这要是搁前几年,我敢说,这笔记本得好几千。但是放在现在嘛......”

老吕的这一番话,我是不信的。玩连连看都卡屏的电脑,还有存在世间的必要吗?看着老吕紧抓着笔记本电脑的手,我猜测一定是老吕在忽悠那位大叔,想压价。那位大叔听的有些不乐意了,有些不耐烦的说“别扯那些没用的,连连看你当我没玩过吗?你就说你多少钱收就行了,整那老些没用的干啥?”老吕不紧不慢的将笔记本电脑关机,又细细的打量起了笔记本电脑的机身,说“啧,你这电脑也真够旧的了,而且你这配置也不高,大哥,不是我不给你高价啊,关键你这电脑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货,而且外表外表也不行,配置配置也不行,300块钱,你要是卖,那我就拿着,大哥你看怎么样??”

那位大叔听完老吕的长篇阔论,一把抢过老吕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气呼呼的转身就走,老吕赶忙的上前拉住了那位大叔,赔笑的说“唉唉唉,大哥,你看你着啥急啊,买卖买卖么,这买卖不得俩人商量商量啊?你说是不?大哥你要是觉得我给的价格低,咱哥俩儿在研究研究啊?你卖我收,对吧?来来来,换上根儿烟,换上。”说罢,老吕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红塔山来,递给了那位大叔一根儿,也扔给我一根儿。

那位大叔也不客气,接过烟就叼在了嘴里,老吕很会来事儿的给那位大叔点上,那位大叔深吸了一口烟,缓和了一会儿,说道“兄弟啊,你这价格也太低了吧,就光个电脑包也200多呢,你这连笔记本跟包,就给我300块钱就完事了?”我在一旁插不上话,只能点燃了香烟,看着老吕自己一个人跟那位大叔表演。

老吕也把烟点着,说“大哥,你话不能这么说,这数码产品你也应该知道,一天一个样,更新的多快啊。现在都出十二核的处理器了都,你说你这还是双核的处理器呢。更何况,我收了也不好往外卖不是,也赚不了几个钱。”那位大叔说“那你也给的太低了,你再给我加点,在加点,我就卖给你了。”老吕沉吟半天,使劲儿的抽了几口烟,像是做出了极大的抉择一样,叹了口气,将抽到烟屁股的那根儿红塔山往旁边一抛,对着那位大叔说“行,相见就是缘分。我也不赚钱了,就帮你倒一下手,一毛钱我也不赚了,500块钱,你卖我就拿走,不卖我也没办法,总不能让我赔钱不是?我啊,我就赚个吆喝钱,我经常在这附近转悠,以后有啥东西都可以卖给我,价格绝对合理,你看怎么样大哥?”那位大叔紧锁眉头,估计内心正在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过了片刻,那位大叔终于鼓足了勇气,一拍大腿,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交到了老吕的手里,说“那,那,那就500块钱,你拿走吧。”老吕笑呵呵的收下笔记本电脑,说“大哥,好像还忘了点什么!”那位大叔不解的看着老吕,说“啥啊?啥忘了?”“包啊,电脑包呢?”老吕从口袋里掏出了500块钱来,交到了那位大叔的手里提醒道。那位大叔拍了下脑门儿,说“你看我这个记性,一开始我就寻思连包也拿下来的,还是给忘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去。”说完那位大叔接过老吕的500块钱,转身又上楼去了。

我抽完烟,对着老吕说“唉,我说老吕,你就不怕人家不下来了?包不给你了?”老吕神秘一笑,摇了摇头,回过头小声的对我说“不怕,电脑包不给我也没事儿,咱已经赚了。再说了,电脑都没有了,他要那个包还有啥用?”很快的,那位大叔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满是灰尘的电脑包,递给老吕,说“这回全了吧。”老吕拍了拍电脑包上的灰尘,哗啦啦的掉下了不少的尘土。老吕点了点头,说“没差了,都全了大哥。以后家里要是还有什么东西想卖,随时可以找我啊,我经常在这附近转悠。”那位大叔轻嗯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正当那位大叔刚要转身离开,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又转过了身子,大叔看起了老吕破旧三轮儿上的一系列的广告业务。老吕将笔记本电脑装进电脑包里,放好后,又对着那位大叔说“大哥,咋滴了?还有啥要卖的?还是有啥活要干啊?”那位大叔手指着老吕三轮儿上的一个牌子,问道“你还能找家教啊?”

老吕乐坏了,这可是连环买卖啊,赶紧的说“是是是,我能给介绍家教的活儿,咋滴啊大哥,是给孙子请个家教吗?数学语文还是啥?”那位大叔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可不是么,就我家的孙子,也不好好学习,别的功课还凑合,就英语这门儿功课最差劲了,次次都是不及格。课外辅导材料啥的,买的都成山了,唉。”老吕拍了拍胸脯,高深莫测的说“大哥啊,要不说咱哥俩儿有缘分呢,你这笔记本电脑算是卖对人了,我就是学英语的。我就是因为大学毕业后,工作的专业不对口,这才无奈出来收破烂儿。”那位大叔显然是不相信老吕说的话,将信将疑的问道“你?还会英语?整两句我听听。”此话一出,老吕顿时就尴尬了,他老人家哪会什么英语啊,26个英文字母儿还认不全呢。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老吕硬着头皮,看向了我,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最后结结巴巴的对我说“哈.哈喽(hello)。我特,我特,一次,一次,又啊内母!(Whatisyourname)”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吕居然还能说出一两句英文来,虽然老吕这口音有点儿像陕北的方言。

我见老吕对着我挤眉弄眼的,显然是想拿下这单生意,我心领神会,走下三轮儿车,伸出手,笑了笑对着老吕用很是流利的英语回道“Mynameis郑旺。canihelpyou?”这回老吕蒙圈了,彻底蒙圈了,彻彻底底的麻爪了,虽然老吕懂那么几句简单的英语,可我说的是啥意思,他是一丁点儿也没明白,瞪着眼珠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半晌,老吕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草,都TMD是中国人,还说啥英语啊,你好,我叫吕逸凡,是个收破烂儿的,请多多指教。”这回轮到我彻底蒙圈了,我不光爪麻了,就连我脑袋瓜子都麻了,嗡嗡的,这是咋回事儿啊?为啥好端端的用英语交流,老吕这突然用中文跟我说上话了?这是肿么个情况啊?

我机械性的点头回答道“哦哦,你,你也好。我,我是个批发冰棍儿的。”老吕上前一把就抓住我伸出来的手,我已经处于蒙圈状态,下意识的跟老吕我了握手,老吕用外国人学说中国人说话的语气,对我说“批发冰棍儿,是个不错的职业,我看好你哦!”我也学着老吕的语气说“收破烂儿,也是个不错的职业。我也看好你哦!”就这样,我和老吕我们俩人一唱一和,用中文交流了起来。我们先是相互的问候了几句,又畅谈了一些人生理想和感悟。

在一旁的那位大叔,看着我和老吕俩人耍宝,都看傻了,过了半天,突然的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就好像要背过气去一样,说“你,,你俩,你俩太,太TM逗了,太,太TM搞笑了。你们,你们是,是二人转演员吧?东,东北,北过来的?”我和老吕齐齐的转身看向了那位大叔,只见那位大叔弯着腰,就跟个大虾仁儿似的,一只手使劲儿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好嘛,我们有那么搞笑吗?看把这位大叔给逗的,笑了足足有将近2分钟的时间。我和老吕就这样相互的握着手,看着那位大叔狂笑不止。

终于,那位大叔算是笑过劲儿了,喘着粗气,刚想说话,见到我和老吕俩人,又是没忍住,又笑了出来。我有些不耐烦的说“唉唉,我说笑够了没有啊?你还用不用了你?”那位大叔使劲儿的揉了揉眼睛,都笑出眼泪来了,说“要,要。就冲你俩这搞笑劲儿,也不能让你们哥俩儿白表演啊,是不是?对了,多钱啊?”

老吕松开了我的手,指着我,对着那位大叔说“是这样的大哥,我的这个朋友你刚才也见识到了,他的英语水平那是相当的高,字正腔圆,有没有伦敦的味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俩人都有活干,所以没办法亲自教了,只能委托给朋友,你放心啊,那个来做家教的朋友,英语水平比我面前的这个朋友只高不低,一小时70块,不满意的话,随时辞退,你看怎么样?”

显然这个价钱还在那位大叔的承受范围内,并没有讨价还价,点了点头,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给你留个我的电话,尽快的来,你让你的那个家教朋友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了。”说完,大叔就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老吕掏出手机,赶忙的记了下来。

那位大叔还是意犹未尽的看了我和老吕二人两眼,又忍不住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转身上楼去了。那位大叔走后,我对着老吕说“唉,我说老吕,你上哪找家教去啊?”老吕掏出烟,扔给我一根儿,说“嗨,家教有的是,就看我乐意把这活给谁了。我跟你说老弟,你吕哥我现在跟各大中介都保持的密切的联系。你看见我车上的广告没,不白打,还给我钱呢。看见没,就这刮大白的,在我三轮儿上挂一个月,就是100块钱广告费。”我不得不佩服老吕啊。这都能行,也是真没谁了!我又问道“那你给介绍一个活,能挣几个钱啊?”

老吕蹬上三轮儿,说“也没多少,但是总归比没有强啊。介绍一个通下水道的或者刮大白的,我能提40块钱。家教介绍一次成功的话,给我100块钱的介绍费。”我惊讶万分,看来老吕赚钱还是很轻松的么,分分钟百八十块进账!!

我蹬上了三轮儿车,跟在老吕的后面,继续转悠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