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零六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555 2017-05-24 19:22:30

  (第一百零六章)万里无云,烈日高悬,火辣辣的太阳光,就跟不要钱似的可劲儿的照耀着,马路上飘飘渺渺的升腾起一层又一层热浪,显得很是虚幻和飘渺,就跟空间扭曲了一样。

此时的我,正一只手把着三轮儿车的方向,另一只手拿着一根儿冰棍儿,费力的蹬着三轮儿车。我还时不时的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把我给热的,我恨不得抱着一块冰疙瘩,爱抚它,拥抱它,亲吻它。这已经是我吃掉的第五根儿冰棍儿了,没办法,实在是太热了。将最后一口冰棍儿放进了嘴里,咂么咂么嘴,双手把好三轮儿的方向,向着太阳石小区的方向行去。

蹬了片刻,终于来到了太阳石小区的门口,老远我就看见了老吕,他正坐在那辆破三轮儿上,头顶戴着一顶草帽,脖子处挂着一条毛巾,正擦拭着脸上的热汗。我见他这幅摸样,心里有些好笑,我对着老吕大喊一声“唉,收破烂儿的,废铁收不?”听闻我的话,老吕回头,看向了我这边,等看清来人是我之后,老吕下了他的那辆破三轮儿车,对我招手说道“收,收你大爷,你咋这慢啊?我都等你半天了都,热死我了,赶紧的,整根儿冰棍儿给大爷我降降温。”

我将三轮儿车骑到老吕跟前,停好之后,笑着没有搭理他,下车走到三轮儿车上的大箱子前,拿出了两根儿冰棍儿,给老吕一根儿,我也叼在嘴里一根儿,我含糊不清的对着老吕说“那个啥,半道儿上我碰见个旅行社,旅游不花钱,我就顺便报了个名,参团旅游玩玩去。”老吕一听,有些意外的看向我,说“还有这好事儿?去哪啊?真不花钱咋滴?吃喝拉撒睡都管吗?别到时候说的好听,其实得花不少钱。”我咬了一口冰棍儿,说“去西安古城,我都打听好了,他们确实是购物团,但是你可以不买,想买就买,不买也没事儿。人家旅行社的人都说了,可以一分钱不用带,但是只能按照人家安排好的路线玩了,别的景点或者什么的就没办法体验了。”

老吕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问老吕“唉对了,老吕,你去不?你去了咱哥俩儿还有个伴,也不花钱。”老吕摇了摇头,对我说“算了吧,我可不去了,破城门楼子有啥好看的好玩的。你要实在想体验这种复古的调调,我带你去个地儿,保准比西安什么什么古城复古多了。”“你是想说任庄子吧?”我回道。

老吕笑了笑,挑眼看向了我,说“呦喝,这地儿你都知道?可以啊老弟。对,我说的就是任庄子。我就问你,复古不复古?”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吃着冰棍儿。

任庄子,这个名字不难看出,就是以前那里住着的人,大多都姓任的缘故,故此才叫任庄子。据说啊,任庄子现在的房子,还都是土坯盖的,窗户也不是玻璃的,而是纸糊的。虽然我没去过,但是常听人说起,好像现在还成了什么什么非物质文化保护之地,据说还有历史价值,文献价值。我还听说,任庄子全庄的人,都已经搬走了,好像每家每户,都得到了不小的补偿。一夜之间,全庄的人,都成了百万富翁。所以说啊,各位朋友们,如果你的男朋友,女朋友,现在家里还住着老房子,千万不要因此而和你的男朋友,女朋友分手,没准儿什么时候,摇身一变,老房变楼房,单车变摩托啊!

吃完冰棍儿,老吕又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问我“走吧?你没来之前,我算了一卦,今儿个,咱哥俩儿的买卖,那是相当的不错啊。”我哈哈一笑,没想到老吕这家伙不光收破烂儿,还TMD是个老神棍!我笑骂了他一句,我和老吕俩人,一人蹬着一辆三轮儿车,走街串巷的吆喝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老吕算的真准啊,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反正今天下午的生意,那是出奇的好啊。老吕收到了两个废旧冰箱和一台19寸的电脑显示器,零零散散的收了些瓶瓶罐罐废报纸什么的,姑且一算,老吕说他今天下午纯赚200多块,这把我着实的羡慕个够呛,我都有心想转行跟他收破烂儿去了。

不过我转念一想,做啥事,得有恒心和毅力,我这卖冰棍儿还没卖明白呢,我就打消了跟老吕去收破烂儿的想法。反观看看我今天下午的成果,也是不错的。连批发带零售的,我也卖出了不少的冰棍儿,我现有的这点儿存货,几乎快要没了,看来,我是很有必要再去冰棍儿厂进货去了。心里打定了主意,等我旅游回来,我就再去冰棍儿厂进货!

闲来无事,我粗略的也算了算我今天下午的收成,连零带整的一共是139块钱,我估计着我大约能赚一半多吧,还算不错!总结着今天下午的成果,我发现啊,人们买冰棍儿,选择的大多都是比较便宜的冰棍儿,你像老中街这种白冰的,就卖的非常的不错。看来以后要多进一些这种冰棍儿了。

我跟老吕一人拿着一根儿冰棍儿,坐在树荫下休息,老吕满脸的喜色,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冰棍儿,对我说“老弟啊,我就说我算的卦很准吧,晚上哥请客,撸串儿去!”我享受着树荫下的凉爽,笑了笑点头答应。

突然,我口袋里的诺基亚经典铃声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是赵倩倩打来的,我按下了接听键“咋滴了丫头?啥事儿啊?”电话一头的赵倩倩回道“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我笑了笑,将烟头儿朝着远处一弹,说“你要知道,我现在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的阶段,我忙啊,钱都快数不过来了都。”赵倩倩嘻嘻一笑“得了吧你,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好买回去。”没等我说话,老吕已经从我耳朵边的手机里听出了打电话过来的是赵倩倩,扯着大嗓门儿,喊道“倩倩吶,早点回来,晚上你吕哥我请客吃烧烤去。”赵倩倩笑着应了一声,又和我闲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重新又掏出烟来,扔给老吕一根儿,自己也点了一根儿叼在在嘴里,休息的差不多了,我起身对着老吕说“差不多咱就往回走吧,我没冰棍儿可卖了。”老吕也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对我说“行,今天我也够本儿了,那咱们就回去吧。”说着话,我和老吕俩人翻身上了各自的三轮儿车,悠哉悠哉的哼着小调,往来时的路骑去。

夕阳西下,此时的温度已经不是那么的炽热了,更难得的是,还有一丝丝清爽的微风,带给炎热的夏天一点点的舒畅。我和老吕分开,并约定好了晚上吃烧烤的地点。

我来到小二楼下,将三轮儿车锁好,又将剩余不多的冰棍儿全部装进一个纸箱子里,我数了数,不多不少,还剩下10根儿!我抱着纸箱子上了楼。打开房门,将有些开化了的冰棍儿赶紧的放进了冰柜里,收拾好一切之后,我这才来到了厕所里的水池边上洗脸。好家伙,我的脸那个脏啊,白色的陶瓷水池,被我的洗脸水侵染的都有些不是那么白了。

洗漱完毕之后,我将热水器插好,一会儿洗个澡,准备等赵倩倩回来,去和老吕碰面吃烧烤。闲来无事,我躺在我的那张单人床上,慵懒的深呼了一口气,非常的舒服。躺着躺着,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钥匙开房门的声音响起,把我惊醒了过来,我知道这是赵倩倩回来了,我坐起身,掏出一根儿烟来叼在了嘴里。

赵倩倩将房门关好,见我坐在单人床上,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吐了个烟圈儿,说“回来一会儿了,唉对了,培训培的咋样了?”赵倩倩将肩上的小挎包扔进了她的卧室床上,伸了个懒腰,对我说“还行,就是一些规章制度和服务宗旨。”说完,赵倩倩就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不用说,肯定也是去洗脸了。

厕所里传来了赵倩倩的声音“旺旺,是你插的热水器吗?”“这不废话么,除了我,还有谁啊?难道说是鬼啊?”我无奈的回道。“正好,一会儿洗个澡,热死我了都。”我嘿嘿一笑,将烟灰往烟灰缸里弹了弹,对着厕所里的赵倩倩喊道“嘿嘿,那个啥,要不...我帮你搓后背吧。打盐也行啊,这活儿我会干,我这就下楼买盐去!”赵倩倩听到我的话,大吼一声“去死吧你。”

大约过了几分钟,估计热水器已经差不多了,由于是夏天,不需要太多的热水,所以热水器接好电源,加热一会儿就可以洗澡了。赵倩倩第一个冲进了厕所里,对我说“我先洗,我先洗。”赵倩倩一头冲进了厕所里,关好门,无奈的我,只好又坐了下来。

稀稀拉拉的流水声响起,我按捺住心中激动的心情,点上了一根儿烟,埋头抽着。我是多想偷偷的将厕所门打开一条小缝儿,看看里面的春光美色啊!可我想归想,我是不敢的!不有那么一句话么,有贼心,没贼胆儿,说的就是我!

赵倩倩洗澡的过程中,老吕打来了电话,问我们来了没,他已经到地方了,我说我们在洗澡,洗完澡就去。老吕惊讶的样子不用看,我都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子,我解释说我和赵倩倩是分开洗的,老吕这才哈哈大笑,说了一句让我们快点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女人就是麻烦,洗个澡都能洗半个小时之久,等赵倩倩从雾气昭昭的厕所里出来,我瞪着她看,没有说话。赵倩倩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对我抱歉的说“等半天了吧?实在是太热了,所以,我就多冲了一会儿!你赶紧去洗吧。”我叹了口气,又瞪了赵倩倩一眼,这才将我上身的T恤衫一把脱掉,赵倩倩见我身上还裹着绑带,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旺旺,你还是别洗澡了,不然伤口会感染的。”我望了一眼胸口处的绑带,将绑带慢慢的扯了下来,只见伤口已经愈合了,有些发黑,不是因为感染什么的,而是有些脏,还有就是缝合的线成了黑色。

我摇了摇头,对着赵倩倩说“没事儿啊,你没看见已经愈合了吗?我要是在不洗澡,就该难受死我了。”我没听赵倩倩的劝阻,径直的走进了厕所里去洗澡了。

打开淋浴器,温热的水流下,淋在身上很是舒坦。我将头发淋湿,胡乱的洗了洗,挤出一点洗头水,狠命的搓着,这时,渐渐的,我感觉淋在身上的水,有些变凉了,可能是我的错觉,我也没太在意,就在我想冲洗头发的时候,突然的,淋浴器里流出来的水,越来越凉,我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赶忙的关了水,抬头看了看镶在墙上的热水器,顿时我肺都快被气炸了。

因为,现在显示水温的指针,已经指向了黑色区域,这是证明热水器里的水温,温度已经不高了,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对着房间里的赵倩倩大喊“我说你把热水都给我使没了,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啊?啊?是故意的吧你?”闻言,赵倩倩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跑到厕所门口,一个劲儿跟我说对不起。我此时是真想哭啊,我这是得罪谁了,要这么玩我啊?我咬着牙,哆哆嗦嗦的终于洗完了头发上的泡沫。我也不敢洗了,这么凉,还咋洗啊?虽然现在是夏天,可凉水浇在身上,还是会很冷的。香皂也没打,只是匆匆忙忙的冲洗了一下,赶紧的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我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我对着赵倩倩怒目横视,赵倩倩自知理亏,也没说什么,只是眼神中向我投来了抱歉的目光。一路无话,我和赵倩倩很快的来到了老吕说的那个烧烤摊儿,只见一张桌子上,老吕正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吃着煮花生和毛豆角,见我们走来,赶紧的站起身,冲我们招了招手,喊道“咋这半天啊?你俩?是不是?啊?”老吕别有韵味的冲我挑了挑眉毛,我没搭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老吕嘿嘿一笑,又冲着忙活的服务员喊道“唉,大姐,可以点菜了。”

不多时,一位年纪在50岁左右的妇女,拿着三份餐具和一张菜单走了过来。大姐将手里的餐具和菜单放到桌子上,笑呵呵的站在老吕身旁,等待着老吕点菜。

老吕看了看菜单,对我和赵倩倩说,“你俩都吃啥啊?”赵倩倩说“什么都行。只要快就行,我快饿死了。”我摊了摊手,表示我的意见和赵倩倩一样。老吕也不看菜单,对着身旁的那位大姐说“30串儿肉,15串儿鸡心,鸡翅来6个,烤辣椒来3,馒头干儿来6个,要刷酱的,不要油盐儿的。烤面包来3,板筋在来9个吧。啤酒,先来3瓶儿,先这么多,不够我们再要。”老吕一边说,身旁的那位大姐一边飞快的在手里的小纸条上写写画画。记好之后,那位大姐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等待是最漫长的,总觉得时间好像停滞不前一样,我,老吕和赵倩倩我们三人,很快的将桌子上的一盘煮花生和毛豆角报销干净。我们各自拿着餐巾纸,擦拭着手,那位大姐将啤酒拿到了桌子上,分别打开了啤酒盖,将瓶盖收好后,又忙活去了。看这意思,老吕是想我们三人一人一瓶,我也没推辞,虽然我不能喝酒,但是一瓶啤酒,还是没放在眼里的!各自又将啤酒倒进面前的杯子里,我举着杯子,说“闲着也是闲着,咱三人,先喝一个吧!”老吕一笑,扬了扬手里的酒杯,一仰头,干了!赵倩倩也是慢慢的喝掉了杯子里的啤酒。我也没拖组织后腿,一仰脖,也干了!

很快的,老吕先前点的那些食物,一一的被那位大姐送到了桌子上,二话不说,我们三人拿起肉串儿就开吃。还不错,味道还可以,就是有些淡了。我对着那位忙活的大姐喊道“大姐,来点调料呗。淡了,在来点辣椒面!”那位大姐应了一声,拿来了三个小碟子,里面分别放着咸盐,辣椒面和孜然粉!就这样,嫌淡的沾一些盐,觉得不辣的,撒一些辣椒面,我们各自忙活着,往嘴里塞着食物,边吃边聊。

我将一串儿烤馒头干拿了起来,对着赵倩倩说“对了丫头,过几天我跟团去旅游,你去不?”赵倩倩听到我的话,显得一愣,随即问我“旅游?去哪啊?”我咬了一口馒头干儿,说“去西安,不用花钱,正好我也放松放松心情,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事儿太多了,你看我身上这大伤小伤的,再不借着机会溜达溜达,没准儿啥时候,我就得吹喇叭了。”

赵倩倩显然有些失落,对我说“我这才刚培训,不好请假啊,我没办法去了,等下次吧,下次我们一起去,或者等你回来,叫着秀秀姐,我们去海边玩几天啊。”我点了点头,知道赵倩倩是在王秀秀那里不好开口,我也没说什么,不过我对赵倩倩的提议非常的赞同,说“行啊,等我回来,咱们就去北戴河玩几天,到时候给你展示展示本大爷的泳功,我跟你说,那家伙我可厉害了,那可真是浪里白条啊!”老吕不屑的回了一句“白不白我不知道,不过确实是挺浪的。”赵倩倩嘿嘿一笑,我抓起桌子上的一把煮花生的皮子,一下就砸向了老吕。老吕反映也够快,侧身一躲,躲开了我的攻势!事后还不屑的冲我扬了扬头!

嘻嘻哈哈闲聊一通,我们吃光了桌子上的食物,也喝光了各自的啤酒,我拍了拍肚皮,掏出烟来,递给老吕一根儿,我也点上了一根儿。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各自的店铺门市也亮起了灯光来,夜色,又一次的笼罩了这座城市。

老吕算了账,一共花了108块钱,老板人很不错,零钱给我们抹去了,只收了100块钱,我们都是满心欢喜的说着下次还来光临。就在老板热情的欢送下,我们三人起身离开了!

即将来到的西安之旅,又将带来怎么样奇幻好玩的事情呢?我又遇到什么人,什么事儿?让我们下次接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