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4760 2017-05-31 21:12:37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通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我眨了眨好似睡不醒的眼睛,有些烦躁的穿着我性感的四角小裤头,下床去开门。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不开眼,打扰老子的美梦。我打开门口处的走廊灯,也顺手打开了酒店房间的房门,刚想大骂一声是那个鳖孙儿打扰我美梦的时候,我看清门口站着的人,我就把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老丶江!这老小子穿戴整齐,正笑呵呵的望着我!他穿了一身得体的灰色运动衣,头戴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很是骚包的叼着一根儿烟。见到我还没睡醒的样子,老丶江笑了笑,一把推开了挡在门口的我,径直走进了我的房间,边走边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啊,一会儿出发了。”

我打了个哈欠,关好房门,揉着眼睛对着坐在椅子上的老丶江说“出发??干什么去啊??几点了??”说着话,我来到了老丶江的面前,一把拿过老丶江手中的香烟和打火机,掏出一根儿红色七匹狼,坐到床上我也抽了起来。老丶江见我居然不急不慢的,不免有些好奇,问我“我说你是不是睡傻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去大雁塔,我告诉你,过期不候啊。”我轻哼一声,边抽烟,边说“切,还过期不候,不候就不候呗。”

说完话,随即我激灵一下,对着椅子上的老丶江喊道“啥,啥,啥,啥?哎呀我草,我都睡懵了。这事儿我给忘了,我说等会儿我啊,我这就洗把脸。”老丶江笑而不语,看着毫无头脑忙活着的我。

我嘴里叼着烟,赶忙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衫儿,胡乱的套在了身上,随后我又开始翻找起我的裤子。可找了半天,我也没找到,正当我郁闷的时候,老丶江催促了一声,对我说“哎呀你快点吧,差不多就等你了。”我应了一声,也不去找裤子了,赶紧去卫生间洗漱。

酒店的洗漱用品,全都是一次性的,牙膏牙刷啊,香皂什么的,都是一次性的。我将半截烟放到了水池边上,烟蒂在里边,烟头儿在外边。放好之后,我赶紧扯开了封在一起的牙膏牙刷,打开水龙头漱口刷牙。这时,充分的展示了我洗漱的速度是多么的惊人!!我用一只手一边拿着牙刷刷牙,用另一只手洗脸,一切都在紧锣密鼓中进行着。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我就洗漱完毕了,我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胡乱的擦拭的脸上的水渍,将毛巾丢在了水池边上,顺手拿起水池上的半截儿烟,叼在了嘴里,快步的走出了卫生间。

我四下的找寻着,老丶江见我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对我说“找什么呢?”我答道“我裤子放哪了?”老丶江挪了挪身子,从屁股下抽出一条运动裤,对我说“是这条不?”我一看,正是我要找的裤子,赶忙的一把抢过老丶江手里的裤子,对他说“对,对,对。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原来让你压屁股下了,你没放屁吧?别给我裤子熏臭了。”老丶江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三下两下的穿好裤子,拿好诺基亚手机,香烟和打火机,又从背包里拿出了钱,装到了口袋里。收拾妥当,正准备跟老丶江出发的时候,我却看到了背包旁边,装着那枚钻石戒指的小盒子,我一愣,想也没想,将装着钻石戒指的小盒子,也放进了口袋中。我对着老丶江说“走吧,赶紧的。”老丶江见我风风火火的样子,有些好笑,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说“着啥急啊,先吃早饭,时间还早呢!”我没听明白老丶江话里的意思,问道“还吃啥早饭啊,你不都说了么,过期不候,赶紧的吧。”我生怕我会错过今天旅游的行程,拉着老丶江打开酒店的房间门,朝着楼下大厅走去!

很快的,我和老丶江就来到了酒店的大厅,我四下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我们之前一起来西安的游客们,我不解的问向老丶江“唉,人呢?不会他们已经走了吧?我草。”老丶江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对我说“走什么走啊,还没到点呢,先吃饭去吧。”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可能让老丶江给我耍了。我没答老丶江的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诺基亚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一看,我瞬间就无语了。MD这才几点啊,现在才早上6点20。我将诺基亚手机放回到了口袋里,脸色阴沉的望着老丶江。

老丶江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一笑,对我说“我这不是琢磨和你吃早饭去么,早起是个好习惯,对身体好!!那个...咱走吧,你吃啥,我请客!”我瞪了老丶江一眼,没说话,跟在老丶江的身后,向着食堂的方向走去。此时的我,多想给他丫的来上一脚啊!还他请客,酒店的早饭,用花钱吗?已经包含在房费里了!

可能现在的时间尚早,酒店的食堂,客人们来用餐的,却是寥寥无几,显得有几分的冷清。不过食堂的工作人员,却如火如荼的忙碌着。食堂不算很大,只有6张桌子而已,周围摆满了食物,就跟自助餐似的。我和老丶江来到了一张靠近靠窗户位置的桌子坐下,老丶江站起身,对我说“你吃啥?我给你拿。”我环视了一圈儿,大多都是我没见过的食物,我也不知道吃点啥,我长出一口气,对着老丶江说“你随便吧,乐意拿啥就拿啥。”老丶江点了点头,转身去拿食物了。

等待着老丶江取来食物的空当,我掏出了口袋里的那只小盒子,我轻轻打开,望着静静躺在里面的那一枚钻石戒指,心情又是一阵莫名的不快,我心中回想起了过往,让我有些出神。

很快的,老丶江端着餐盘走来,看到愣愣的我,冲我叫了一声“唉,看啥呢?看的这么出神。”我抬头看着老丶江,将手里的小盒子盖好,重新装回到了口袋里,说“没啥,你拿的是什么吃的?”老丶江把餐盘放到了桌子上,也坐了下来,他对我说“你还别说,西安居然也有豆腐脑儿,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来尝尝西安的豆腐脑儿啥味。”说着话,老丶江将一碗豆腐脑儿放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桌子上的一碗豆腐脑儿,笑了一声,没说话,拿起勺子就开吃。

还真别说,味道还是挺可以的。其实豆腐脑儿,好吃与不好吃,全看卤呢。豆腐脑儿本身,没什么味道,不过卤是什么味道,那豆腐脑儿,就是什么味道。我吃着的这碗豆腐脑儿,卤很是不错,有肉末,还有木耳丁,这可比地摊儿上简单的豆腐脑儿的卤,要豪华多了。我又拿起餐盘里的一个馒头,咬了起来!两勺儿豆腐脑儿,一口馒头,我和老丶江两人吃的是津津有味儿,回味无穷。

不消片刻,酒店食堂里来用餐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来食堂用早餐!有我认识的熟人,就是那两位黑色职业装的女人,今天她们穿的依然是那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两人之中,其中一个叫董爱,另一个我不知道名字,她们俩笑呵呵的交谈着走进了酒店食堂,挑选着合口的食物。

我和老丶江吃完了早饭,各自的点上了一根儿烟,老丶江问我“小郑啊,刚才那小盒儿是啥啊?”我白了老丶江一眼,心想这家伙怎么那么八卦呢,就算是炸弹,跟你有关系吗?我抽了一口烟,还是对着老丶江答道“没啥。对了,你咋起的这么早啊?我还想多睡会儿呢,昨天......”我一想到昨天的遭遇,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也就没往下说。老丶江却笑呵呵的接过我的话,他说“昨天你咋了我是不知道,不过我昨天啊,那可真是爽呆了!哈哈哈”说完话,老丶江搓着下巴,别有意味的冲我眯缝了一下眼睛。

我看着活像个老流氓似的老丶江,我问他“昨天你怎么了??”老丶江嘿嘿怪笑几声,凑过脑袋,小声的对我说“嘿嘿,昨天啊,昨天哥叫了个大保健。那小妹儿哦,啧啧啧,那叫一个水灵,真TMD太水灵了。”边说着话,老丶江那猥琐的神态发挥的淋漓尽致,意犹未尽。我明白了老丶江口中话里的意思,随即联想到我昨天的悲惨遭遇,我有些生气,有些郁闷的对着老丶江说“草,以后我可不跟你呆着了,你再得点儿啥病,传染给我。”说完我就想起身离开。老丶江赶忙的叫住了我,他对我说“哎呀,放心吧,我有措施,得不了病。”我又被老丶江拽到了椅子上,无奈的我,只能瞪了他一眼。

老丶江掏出烟,扔给我一根儿,对我说“你是不知道啊,昨天那小妹儿,功夫真是了得,我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我没搭理老丶江,也没拿桌子上的烟,我扭过脑袋也不看他。老丶江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这样,也没理会,他接着说“唉小郑,我昨天完事以后,我听那小妹儿说,她昨天好像碰到个SB,你想不想听听是怎么回事儿啊?”

听到SB这个字眼儿,对我来说,太过于刺耳了,我转过头,阴沉着脸,瞪着老丶江看。老丶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表情吓了一跳,有些疑惑的问我“你...你咋了啊?就因为我早上招呼你吃早饭,耽误你睡觉了?哎呀,不至于的啊,来,听我给你说说昨天那小妹儿口中的SB!听完以后给我乐坏了。我跟你说,保准你听完,肯定也得笑抽过去。”说完话,老丶江也不管我此时阴云密布的表情,自顾自的说“听那小妹儿说啊,昨天她去接待客人,结果遇到了个奇葩客人。碰都没碰她一下,白拿了400块钱,你说招笑不?哈哈哈哈,你说这人是不是傻啊?啥也没干,钱没了,哈哈哈哈哈,真TM是个大傻子。”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老丶江口中的那个大傻子,感情说的就是我啊。我就是那个啥也没干,白让那女的拿了400块钱的傻缺啊。我强压心中的怒火,拳头攥着嘎嘣作响,腮帮子的青筋隐约可见。老丶江好像没发现我此时的状态,继续说“小郑你说那人是不是傻?”我没理他。老丶江又说“我是真想不明白,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真是个SB,对小姐还这个那,那个这的,唉唉,你干啥去?”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酒店的食堂。

来到酒店食堂的门口,此时的我,真的很想大哭一顿,来发泄我心中的不愉快。我是心里,是非常的委屈和不甘啊。为什么我能这么SB,让人家当猴耍,我很想去找昨天那个女人理论一番,再把钱给要回来。可我又一想,还是算了吧,被人骂SB,就被人骂吧。我也是活该,这么拙劣的手段,我都能上当,也怪不得别人。

想明白之后,就在我准备离开酒店食堂的时候,我抽抽了一下鼻子,突然一股我熟悉的味道,又一次的传进了我鼻子中。我敢肯定,这个味道,就是我想要寻找的那个味道。我赶忙的站在原地,左右的环视了起来。现在的酒店食堂,用餐的客人们,已经很多了,他们大多都背对着我,自顾自的挑选着适合自己口味的食物,就在这人群中,一道背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那是一名女子的身影,女子身穿一身西瓜红颜色的运动衣,勾勒出女子完美的身材和迷人的臀部。白色的运动鞋很是干净,尤其是那一条长长的马尾辫,为这道身影平添了几分活力。我不敢确定我所熟悉的那个味道,是不是这位女子身上发出的味道,就当我准备上前询问一下的时候,那位挑选食物的女子,好像发觉到了什么,她扭过头,向我这里看来。女子回过头的一瞬间,我看清了女子的容貌,女子同样的也看到了我正在看着她,我和那位女子四目相对,我瞬间就石化了。这,这,这也太TMD巧了吧????

此女子就是上次在网吧楼下的厕所,碰见的只告诉了我姓氏,没有告诉我名字的那个奇女子!我和那位女子都是一愣,半晌过后,我们俩异口同声的说“是你?”

我嘿嘿一笑,心情瞬间好了许多了,我赶忙走上前,对着女子笑呵呵的说“你看,我就说咱俩有缘吧!好几千公里咱俩都能再次相见。这次你该告诉我你叫啥了吧?”女子听到我的话,轻笑一声,说“你还记得呢?”我点了点头,等待着女子的答复。女子见我眼神坚定,愣了一刻,随即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着说“那好吧,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于瑞!”

我嘿嘿一笑,对着于瑞说“好名字,好名字啊。那个啥,我叫...”没等我自报家门,于瑞回过头,对我说“我知道你叫什么,郑旺是吗?”我没想到她居然记着我的名字,这让我十分的高兴。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又对着她说“嘿嘿,怎么,你也是来参加这免费旅游的?”于瑞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喜欢旅游。而且这次还是免费的,当然不能错过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顺风旅行社是我姑姑开的!”说完,于瑞就不在理我,拿着挑选好的食物,向着一张空桌子走去。

我打算也跟着上前,刚走两步,却被老丶江一把拽住,他搂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咋了啊小郑,怎么好好的,你突然就走呢?还生气呢?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老龚错了行不?”老丶江说完话,只见周围的人们,全都向着我和老丶江瞟来了复杂的眼神。意思很明显了,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是因为什么了吧?

对,没错,这该死的老丶江,这时候说出他的另一个名字,老龚,这下尴尬就大了!不知道的,以为我和老丶江是一对儿那个啥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