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153 2017-06-02 20:18:48

  (第一百一十五章)大巴车在行驶的过程中,我是无比的郁闷。我扭着头,看着西安这座古老的城市。我的旁边坐着的老丶江,他却一个劲儿的在我耳边叨叨“唉,你说大雁塔是不是埋着大雁呢?”“对了,你说兵马俑,真是用活人做的?”“咱中午吃点什么呢?”

好家伙,老丶江就跟大话西游里的那个话痨唐僧一样,喋喋不休的在我耳边说个没完。这还不是我最郁闷的,我最郁闷的,就是老丶江这老小子一上车,一把就拉着我,朝着后面的座位走去,我可是真的不想和他坐在一起啊,我是想坐在于瑞的旁边来着。无奈这个该死的老丶江,这么的不开眼。

好在去往大雁塔的车程不算太远,大概过了20分钟,大巴车的车速逐渐放缓,慢慢的停进了停车场里。大巴车里的乘客们,纷纷下了车,老丶江站起身,一把拉着我,就往车门口走去。我跟在老丶江身后,我们是最后下车的。

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远处一座高耸的古塔。古朴大气,又不失典雅。四周的环境也相当的不错,整体来看,这里真的很像一处广场。

大雁塔建于唐代,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了,据说是唐玄奘西域取经,归来藏经的地方。大雁塔共有7层,底部是方形的,下大上小,就像一个方形棱锥。尽管它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和风风雨雨,大雁塔还是巍然耸立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之上。大雁塔的前面,有亚洲最大的音乐喷泉,随着音乐的高低,喷泉也一会儿高,一会儿低,非常美丽,不过现在好像没开放。

大雁塔的正前方,一座雕像矗立,更为大雁塔增添了许多神秘的气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雕像应该是唐僧吧。只见雕像一手做佛印,一手拿着禅杖,栩栩如生。就在我感叹古人惊世之作的时候,扩音喇叭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好了,各位顺风旅行社的游客们,这就是我们西安的第一站,大雁塔!!大雁塔、广场,始建于公元589年,大雁塔是西安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唐代高僧玄奘曾在此译经。大雁塔丶广场就位于举世文明的佛教圣地,大雁塔脚下。它是亚洲最大的唐主题文化广场,已经成为西安百姓宜赏宜聚,观光休闲的一处文化旅游胜景。大雁塔丶广场以大雁塔为中心,占地近1000亩,整体设计凸显大雁塔慈恩寺,及大唐文化精神,并注重人性化设计。整个广场分为以下几个部分,包括北广场,南广场,雁塔东苑,雁塔西苑,雁塔南苑,慈恩寺,步行街和商贸区等等。”听着董爱好像背诵了不下千遍万遍的这一套说词,我也是一阵的感叹啊。

我们这群人,跟在她的身后,听着董爱的详解,为我们一一阐述着大雁塔的文化。我远远的看到了于瑞的身影,她正聚精会神的听着董爱的讲述,我看到她认真的模样,有些好笑。我想走过去,和她打声招呼,就在我刚走两步的时候,老丶江叫住了我,他对我说“唉小郑,来,先给我照一张,这景色不错啊!就跟这位大师照一张!”说罢,就将手里的照相机交到了我的手上,随后一路小跑的来到了那座唐僧唐玄奘的雕像下,并且还摆出了最恶心的造型,剪刀手。可你剪刀手就剪刀手吧,为啥你非要放到脑门儿上,卖萌啊?

没办法,我只能对准焦距,给老丶江拍了两张。老丶江见我照完,又摆了一个造型,我一看,差点没抽过去。只见老丶江离开了唐僧唐玄奘的那座雕像,来到了一棵树下,两只大拳头分别摆在了腮帮子的两处,还TMD撅着嘴,这把我给恶心的呀,我拿着照相机的手,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老丶江见我迟迟不动,对我喊道“快点照啊,快点的。”我强忍着想吐的冲动,又给老丶江来了两张。见我照完,老丶江又是一路小跑,我见状,这又是去采景儿了,我赶紧的叫住他,说道“唉唉唉,等会儿,等会儿的,着啥急啊。”说完话,我也不打算给老丶江照相了,向着人群走了过去。老丶江见我走了,也只好跟了过来。

人群中,董爱和另一名黑色职业装的女人依然在讲解着,手指到那里,就是声情并茂,长篇阔论的讲解一番,似乎这里好像是她们的家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导游么,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景区讲解都说不明白的话,我看这个导游也就不是个称职的导游。

很快的,队伍来到了大雁塔的塔下,董爱拿着扩音喇叭,对着我们说“好了各位,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了,11点30就在这里集合,大家别迟到!我们就在这里等候大家!祝各位玩的开心!”说完话,董爱和另一名黑色职业装的女人向着一处树荫走去。队伍逐渐的散开,各自向着自己心仪的地方行去。

人群散开,我来到了于瑞的身边,拿起手中的数码相机,我对着于瑞说“来,哥你照张相!”于瑞见到是我,对我笑了一声,说“好呀!”说着话,于瑞摆出了经典的照相造型,剪刀手!

瞧瞧,这剪刀手怎么那么好看呢?剪刀手摆放的位置是恰到好处,我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很是专业的对着于瑞说道“OK,OK,非常不错!好,给我你的微笑,对!就是这样。”随着我轻按一下快门之后,我赶忙的拿起手里的数码照相机翻看了起来!

大雁塔下,一位身穿西瓜红颜色运动衣的女孩,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放于头顶,做剪刀手状,正用非常迷人的笑容看着我。我嘿嘿一笑,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数码照相里于瑞的照片!远处的于瑞见我看了老半天,她走过来对我说“怎么了?看什么呢?难道拍的不好吗?”我闻言抬起头,对着于瑞耸了耸肩,将数码照相机拿给于瑞。

于瑞接过数码照相机,看了看刚才我拍摄的那张照片,说“这不是挺好的嘛!”我不置可否,说“我也没说不好看啊,就是因为好看,我才多看了几眼!”于瑞微微小脸一红,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在我准备邀请和于瑞一起游玩大雁塔的时候,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唉小郑,走啊,咱玩去啊!再多给我照点照片。”

不用想了,就是那个该死的,遭瘟的老丶江。于瑞看了看我,轻笑一声,对我说“好啦!陪你的老公去吧!我自己去玩咯!”说完话,一蹦一跳的向着大雁塔里走去。我那个郁闷啊,什么叫“陪你的老公去吧!”我还没来得及再一次的解释一番,于瑞就跟一只小白兔似的,一跳一跳的,就跳到远处。

这时,老丶江也来到了我的身边,笑着对我说“咋了啊?愣着干啥?玩去啊!”我瞪了一眼老丶江,对他不耐烦的说“玩玩玩,就知道玩。有啥好玩的?不去!”说完我也不搭理老丶江,我也朝着大雁塔里走去。老丶江并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的发脾气,还以为我是为早上叫我起床的事儿,还耿耿于怀呢,老丶江紧跟了过来,说道“哎呀我说兄弟,多大点事儿啊,还没消气呢?少睡一会儿能咋滴!”我没搭理他,很快的就来到了大雁塔的下方。

我四下的寻找着,希望能找到于瑞的影子。虽然现在的大雁塔,游客不是很多,可我还是没能找见于瑞的影子,我估计她可能进到塔里去了。我也准备去大雁塔里面找找,希望能找见于瑞。老丶江紧跟着我,我看这胶皮糖是甩不掉了,索性也就让他跟着吧。

进入塔里,是需要买票的,不算太贵,可也不怎么便宜,要50块。我准备掏钱买票,老丶江却抢在了我的前头,将一百的毛爷爷交到了售票员手里,说“两张。”老丶江拿着票,回过头对我笑着说“这票老......”没等老丶江把话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说“唉唉唉,等会儿。我说你可绕了我吧,在外面你可别瞎说你的姓了。”老丶江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那行,老丶江买,老丶江买,行了吧?”我没回答老丶江,拿着票,向着塔里走去。

远处观看大雁塔,其实不觉得有什么,不过这么近距离的一看,确实非常的壮观,大雁塔的底层很大,往上越来越窄。我和老丶江二人进入塔内,顿时被一股年代的气息所折服,进入塔内,真的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心无杂念,让人很是放松,很是舒服。我想,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佛家气息吧!

老丶江也被第一层塔内的景象所震撼,他咂么着嘴,自言自语道“还真别说,还真挺好看。”随即老丶江转过身子问我,说“唉对了,唐僧扫的那个塔,就是这个塔吧!可这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么破,那么旧啊?”我心说“可不是么!这都是翻新过的,如果没人保养维护,你琢磨这么长的时间,这座塔还能屹立不倒???”随后我鄙视的对着老丶江说“我说你可拉到吧。差着十分八千里呢,你还真敢往一块儿想。唐僧扫的是哪座塔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肯定不是这座。”老丶江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继续朝前走着。

旋转的楼梯,一层连着一层,我和老丶江很快的就来到了4层。这里相比下面的几层,要紧凑了许多。好像是红木一样的装饰,显得有些豪华,不过依然难以掩盖古朴之气。这里所能看到的风景,要宽阔了许多,透过窗户一眼望去,几乎能笼罩大半个西安。在老丶江的强烈要求下,我很是无奈的给老丶江拍了很多的照片,不过最让我无语的是,老丶江照相的造型,好像就两种姿势!!一,就是传说中的剪刀手。二,就是最新流行的双拳卖萌状。而且老丶江的表情也是就只有两种!!一,是板着脸,非常的严肃,就好像谁欠他钱不还似的。二,就是扯着大嘴傻笑,我都能看见老丶江的后槽牙,可见老丶江咧开的嘴巴有多大了!

我和老丶江一连上到了4楼,可我还是没见到于瑞的影子,我有些意外,心想“是不是她没有进入到塔内,而是去别的地方玩了呢?”随后我又想“算了,不管怎么着,先爬到顶层再说吧,万一她在顶层呢?”想好之后,我准备向5层走,老丶江见我还要往上爬,对我说“还上啊?也没啥看头,我看咱俩还是下去吧,去别的地方瞅瞅。”我没回头,走上了楼梯,对着老丶江说“要下你下,我上顶层看看去。”说完话,我也不去管老丶江,迈着步子上了楼。

一层比一层狭窄,等我终于爬到了头,来到了大雁塔7层的时候,这里的空间就着实的有些小了。不过我却很高兴!第一,我总算是没白来,起码我爬到了大雁塔的第7层!第二,我终于见到了于瑞!只见她背对着我,站在窗户边,望着远方。阳光透过,照在于瑞的身上,显得是那么的圣洁无暇,不禁让我看的有些入迷。

就在我如痴如醉的望着于瑞背影的时候,大煞风景的一幕出现。老丶江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你,你等,等,等会儿我,我啊。哎,哎呀,累,累死我了。”我被老丶江的声音惊醒,回过头看了老丶江一眼,只见这老小子,脸红脖子粗,双手扶着楼梯也爬了上来,随后老丶江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双手拄着两条腿,低着头,喘着气。

我心里强烈的鄙视了他一番,这才走了多少路,就累成了这样,看来老丶江和我说的,昨晚与那个小妹大战的事儿,多半儿也没什么可信度,就这体力,啧啧啧!!于瑞好像也听到了老丶江的声音,回过头一看,看到了我们,笑着对我们说“你们也上来啦?这里的风景真不错!”说完话,又回过头,继续望着窗户外面的景色。

说实话,在大雁塔的4层和在第7层,看外面的风景,完全就是两种感觉,那是一种将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7层看外面的景色,非常的赏心悦目,却又不乏一种让人神伤的悲凉感。我没管老丶江,朝着于瑞的方向走去,我站在她的身边,我没说话,只是和她并排而站,透过窗户,看着外面!

良久,于瑞率先开口,说“你在想什么呢?”我没回头看她,依旧盯着窗户的远方看,回味着她身上的那股香气,说“我在想,一会儿怎么把那老小子给弄下去!你看他那熊样儿!”噗哧一声,于瑞笑了出来,扭过小脑袋,望着我说“你们的感情好恩爱呀!嘻嘻!”我也转过头,望向了她。我没有解释,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保持着微笑,静静的注视着她。时间就好像停滞了一般,世界就好像静止了一样,仿佛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无关紧要,只有我们的眼睛,对望着。

我慢慢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手。于瑞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不过却没有躲闪,笑容逐渐的在她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紧张之色。我的呼吸,稍微的有些急促,嘴唇有些干涩,当我碰触到于瑞的手指之时,于瑞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手,我没有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一把握住了于瑞的双手!

她的手,很小,很软,不过却是湿漉漉的,被我握在手里,一种不言而喻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当我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TMD该死的老丶江,大吼一声“哎呀我草,有人要跳塔!”

我被老丶江的这一句话,吓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松开了于瑞的双手,我和于瑞齐齐的看向坐在地上的老丶江。我想知道,是那个不开眼的货,非要挑这个时候TMD跳塔啊??只见老丶江笑呵呵的冲着我们傻笑,我知道,刚才我和于瑞的动作,全都被老丶江看了个清清楚楚,他说有人跳塔,绝对是故意的!

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坐在地板上的老丶江,回过头对着于瑞说“别搭理他,出门忘吃药了。来,咱俩继续。”我说完话,于瑞的脸更红了,她没说话,而是快步的朝着楼梯口走去。我望着落跑的于瑞,将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汗水夹杂着那股我说不出来是什么的味道,很好闻,我忍不住,多闻了几下。

回过神儿来的我,此时是多想把老丶江这泡货,给扔塔下去啊,摔死他丫的得了。我离开了窗户,走到老丶江面前,对着他骂道“我草,你TMD是故意的是不是?我说我也没招你没惹你的,你总破坏我的好事儿干啥啊?”老丶江也不恼怒,慢慢的爬起身,对我说“你等旅游结束了在和那丫头好啊,你要是现在就跟那丫头好上了,谁跟我玩啊?来吧小郑,再给我照几张照片!”说完,老丶江来到了方才我和于瑞待过的地方,又比划出经典造型,剪刀手!

我内心狂喷一口老血,这老小子心里到底想的是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