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646 2017-06-05 19:03:14

  (第一百一十八章)吵闹喧嚣的步行街,繁华热闹的步行街,一片和谐的步行街,却有着极为不和谐的一道风景线!这道不和谐的风景线,正是疯跑叫嚷着的老丶江。

只见老丶江甩开了两只膀子,嘴里嗷嗷的大叫着,老丶江的身体语言发挥到了极致,好似一只发疯的猩猩一般无二,风一样的就冲向了于瑞和王姐的方向。说时迟,那时快啊,没等我叫住老丶江,他已经跑到了于瑞和王姐的面前,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离奇的事件。

只见老丶江已经站到了于瑞和王姐的面前,他半蹲着,先是喘了几口气,随后站直身子,二话不说,一个公主抱,将疑惑不解的王姐抱起后,撒丫子就跑。我看的那叫一个真切,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我是叫你引开王姐,没叫你抱着就跑啊。

我也赶忙的跑了过去,我刚跑几步,只见老丶江怀里抱着王姐,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一溜烟儿,MD居然跑没影了。真看不出来,他还留有这一手。上午去爬大雁塔的时候,那个累死累活的那个老丶江,跟此时生龙活虎的老丶江,完全就是两个人,根本没办法正常联系到一起。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的于瑞都没反映过来,呆呆的看着消失不见了的老丶江和王姐。我跑到了于瑞的身边,喘了几口气,没有说话。于瑞回过头,看了看我,随后好像回过神儿来,惊讶的对我说“呀,你老公把王姐抢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摆手示意于瑞稍安勿躁,我说“没事儿,没事儿。”于瑞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似乎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叉着腰,质问我道“说,是不是你出的主意?”我尴尬一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回答道“你听我说,我本来是想让老丶江引开王姐的,可谁知道老丶江这该死的货,居然抱着就跑,这分明就是借机占便宜,根本就不在计划之内啊。”

于瑞居然没有担心,她笑了笑,对我说“切!你有什么阴谋?为什么要引开王姐?”我掏出一根儿烟,咳嗽了一下,说“我这么做,完全都是为了你啊。我就是想跟你一起溜达,天地可鉴啊。”于瑞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把头转向了老丶江和王姐消失的地方。

我看计划已经成功,虽然方式方法有待改善,可现在我,的的确确是和于瑞单独在一起了,我心里不免有些高兴,我对着于瑞说“唉,咱转转吧,他们俩没事儿,放心吧。顺便让他们联络联络感情也是好的嘛。”于瑞没回头,说道“你知道什么呀你,王姐才离婚没多久。”我一愣,随即我说道“这不正好么,一个未娶,一个刚离,多好。”于瑞白了我一眼,没理我,而是朝着步行街的深处,老丶江抱着王姐跑掉的方向走去。我心里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跟在了于瑞的身后。

她的身上,还是那么香,我忍不住的在她身后多闻了闻。就在我享受着于瑞身上味道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子,对我说“我没口袋,钱包放到王姐哪了。我饿了,你带钱了吗?”我并没有发现于瑞突然的站住脚,一个不留神,啪的一下,于瑞的脑袋就撞到了我的怀里,这一下,险些没把她给撞个跟头,我手疾眼快,赶忙伸手抓住了于瑞的小手,将她拉稳。

握住于瑞的手,我定了定神,笑着对她说“带了啊。走,大爷带你吃香喝辣去。”于瑞小脸一红,想将手抽出来,可发现被我握的紧紧的,没等她说话,我拉着于瑞的小手,朝着就近的一家木房子走去。于瑞就这么被我拉着,来到了卖煮丸子的一家小店前。我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招牌,关东煮。这个我吃过,就是卖各种鱼丸啊,章鱼丸,牛肉丸啊什么的,价格不贵,丸子装在一次性的纸杯里,在倒入一些甜辣酱,味道很不错!想不到西安也有的卖。

我拉着于瑞,回过头对着她说“吃这个行吗?”于瑞依旧红着小脸,看着我,点了点头。我美滋滋的询问老板“老板,咋卖的?”老板是一位大叔,年纪大概在50岁左右,穿着一条白色的跨栏背心,满脸的络腮胡子,见生意上门,老板笑呵呵的对我说“5块一串,要几串?”5块钱,虽然贵了点,可还在接受的范围内,我没回老板的话,而是对着于瑞说“你吃什么味的?尿尿丸子,还是啥?”于瑞听到我的话,一下子就把手抽了出来,鄙视的对我说“那叫撒尿牛丸,让你说的怎么那么恶心呢。算了算了,不要了,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说着话,于瑞手指了指煮着丸子的长方形容器。

老板听到我的话,也是不免一笑,却没说什么,着手把刚才于瑞挑选的丸子装进了一次性的纸杯里,对着于瑞说“姑娘,要汤吗?”于瑞点点头。老板又用勺子往一次性纸杯里加了些汤,挤了些甜辣酱后,这才将一次性的纸杯交到了于瑞的手里。于瑞道了一声谢谢之后,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老板又看向了我,问道“小伙子,你吃什么?”我看了看煮着丸子的那个容器,对老板说“我跟她一样。”老板没说话,笑呵呵的就准备往一次性的纸杯里装丸子。于瑞听到我的话,对老板摆了摆手,她对老板说“老板等一下,你给他拿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吧。”我不解的看向了于瑞,有些不名所以的对她说“为啥不让我跟你吃一样的呢?”

于瑞将一只章鱼丸放进了嘴里,吸溜着嘴,说“你傻呀,这样我们就可以吃到六种不同口味的丸子了。”我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赶忙对着老板点头,说道“对对对,就按她说的来。”

付过钱,我和于瑞坐在一张长条椅上,吃着丸子,休息着。我们一共要了六种丸子,分别是于瑞杯子里的章鱼丸,虾饺,牛肉丸,当然了,于瑞杯子里的牛肉丸,并不会尿尿!我杯子里的是,鱼丸,蟹肉丸和虾丸。我们很是亲密的相互交换着一次性纸杯里的丸子,在旁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对儿小情侣,正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之中。

吃完了纸杯里的丸子,我抹了抹嘴,掏出一根儿烟,抽了一口对着身边的于瑞说“怎么样?还想吃啥?”于瑞拍了拍小肚子,说“走走看吧,这里卖的东西还有很多呢!不能吃太饱,不然就吃不下啦!!!”我赞同的点点头。确实如此,如果你想品尝更多的美食,每样只吃一点,是正确的。不然肚子里的空间,是有限的!

休息了一会儿,我将烟头儿扔进了一次性的纸杯里,随着滋啦一声,我站起身,将手里的一次性纸杯扔进了垃圾桶里,我走到于瑞的面前,对她说“走吧,看看还有啥好吃的。”于瑞点点头站起身就要走。我一把抓住了于瑞的左手,对她说“你看这里人挺多的,你再丢了,我也不好交代是吧,我看我还是牵着你走吧。”于瑞的小脸又是一红,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想要抽出手来。我得意一笑,拉着她的手,朝前走着。

美好的时光,过的总是飞快,一眨眼的功夫,步行街一处建筑物上的钟表,叮叮叮的响个不停。我抬头一看,已经4点了。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我拉着于瑞的手,对她说“咱们往回走吧,我给老丶江打个电话。”于瑞手里拿着一只冰淇淋,一边吃一边点头答应。我和于瑞调转身子,向来时的方向走着。

我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发现诺基亚手机装在了我右手边的口袋里,可我不想松开于瑞的手,于是我费力的用左手掏出了右边口袋的手机来。于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笑了笑没有什么,继续吃着冰淇淋。

我拨通了老丶江的电话,嘟嘟几声后,电话被接通。我说“唉,我说你从哪呢?差不多可以往回走了啊。”老丶江几乎快要哭出来了,非常的委屈和伤心,他说“我草你大爷的,都是你小子干的好事儿,我,我该挂了。”我听的一愣,赶忙对着电话那头的老丶江说“咋了老丶江?你在哪呢?”老丶江抽抽了几下鼻子,说“我,我从停车场呢。快来吧,救我啊。”说完,老丶江就挂断了电话。

于瑞也听见了我电话里的谈话声,急切的问“怎么了?他不是和王姐在一起吗?他们没事儿吧?”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从电话里老丶江的语气来判断,这老小子肯定是委屈到了极点。我拉着于瑞,加快了脚步,我一边走一边对她说“我也不知道,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再说吧。”

我和于瑞我们俩人,手拉着手的走了一会儿,只听于瑞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一首曲子,不知道名字,不过却是很好听。于瑞松开了我的手,拿起了挂在胸前的那部手机,当她看到电话屏幕的时候,小脸一阴,接通了电话,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埋怨“说多少次了,别给我打电话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愣愣的望着气呼呼的于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瑞将还剩半个的冰淇淋扔到了垃圾桶里,随后走到我身边,下意识的拉上我的手,对我说“走吧。真是的,白搭了我半个冰淇淋。”我被于瑞拉着往前走,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该说些啥!

这,这是肿么个情况耶?于瑞居然主动的拉起了我的手?虽然有些意外,但我心里还是非常得意的,我对着她笑呵呵的说“谁啊?让你连冰淇淋都不吃了。”于瑞没回头,拉着我往前走,说道“一个我最讨厌的人,好啦好啦,快走吧。”于瑞拉了我一下,发现没拉动,她回过头不解的看了看我,问道“怎么了?”我嘿嘿一笑,眼睛朝着我们牵在一起的两只手看去,于瑞也看见了她正在拉着我的手,小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儿,她赶忙的想要抽出手来,不过却被紧紧的抓着,我使劲儿的往我身前一用力,嘿嘿!于瑞就扑到了我的怀里,我低头看着她,她也正抬着头,红着小脸,也看着我!此情此景,此时此地,是多么的附有浪漫的气息啊!这要是在放一首特别抒情的曲子,我敢肯定,此情此景,绝他妈给绝开门,绝到家了!!

夕阳西夏,来来往往的各色行人,并不能影响我们!我们俩人,正站在人行横道的边上,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心跳,是那么的急促。按照惯例来说,接下来,是应该要发生一些什么的!我低头看着于瑞,将头缓缓的朝着于瑞的脑袋靠近,我们俩人的脸,已经离的非常的近了,我微微一笑,在于瑞的耳边,小声的说“一会儿在给你买一只冰淇淋!好了,咱们走吧!”说完话,我拉着不知所措的于瑞,走过了人行横道,来到了马路的另一边。

幸运的是,马路的对面,有一家小超市,超市的门口,摆放着一台冰淇淋机,我示意于瑞在这里等我,我去给她买冰淇淋,于瑞红着脸,呆呆的点了点头。

我们大手拉小手,渐渐的已经快到停放大巴车的停车场了。我另一只手拿着烟,乐的我是不要不要的,于瑞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冰淇淋,脸红的也是不要不要的!很快的,我们就来到了停车场。远远的我就看见了大巴车旁边的老丶江和王姐,老丶江背对着我,坐在地上,而王姐,则是站在大巴车的背阴处,双手交叉于前胸,似乎是在训斥老丶江一样。我抽了一口烟,对着老丶江喊道“唉唉,老丶江,老丶江,你怎么了?”坐在地上的老丶江,听到我的声音,机械式的慢慢转过了头,当他看到我的时候,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边哭边往我这里跑。我定睛一看,好家伙,老丶江这身短打的造型,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老丶江刚跑到一半,只听站在大巴车背阴处的王姐大喊一声“站住,回来。”老丶江居然真的站住了,咬了咬嘴唇,多看了我几眼,那委屈的小摸样,那伤心的小眼神儿,就像被人欺负了的黄花大闺女一般,随后老丶江真的是跑了回去,还是刚才的地方,又坐了下去。我和于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大眼瞪着小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姐又开口道“瑞瑞,你们俩,也过来。”王姐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悦,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知道王姐估计是要发飙了。我下意识的将于瑞挡在了身后,拉着她走向了王姐。

来到王姐的面前,我笑呵呵的对着王姐说“姐姐,都买什么了?你看我这脑子,本来是想给姐姐买点礼物的,可是我给忘了,你看这事儿整的。那个啥,你忙着,你忙着。”说完话,随后我用脚踢了踢地上坐着的老丶江,对他说“唉,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赶紧回去。”老丶江木讷的哦了一声,起身就要走。王姐咳嗽了一声,老丶江瞬间一个激灵,站在了原地,不敢动了。

我草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老丶江居然被王姐吓成这样?我和于瑞都是不约而同的对望了一眼,随后又齐齐的看向了王姐。王姐看了看我和于瑞,当她看到我们拉着的手时,噗哧一下,笑了出来,王姐对着于瑞说“怎么?小瑞瑞,你这么快就沦陷了?这可不像你啊!!!”于瑞听到王姐的话,赶忙的松开了我的手,红着脸,低头没看王姐,也没说话。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搓了搓手,刚想问问王姐这是怎么了,闹的是哪一出的时候,王姐又对我说“你,过来。”我啊了一声,没等我反映过来,王姐啪的一下,就打了我一个脑勺儿,MD还挺疼,瞬间我就火大了,我TMD也不认识你,你干啥打我啊?我有些恼火的摸了摸后脑勺儿,刚想开口质问王姐的时候,王姐又说“干什么?你还不服气?是你让他抱着我就跑的吧?”说着话,王姐指了指站在原地不敢动,活像一只鹌鹑的老丶江。

我自知理亏,也没否认,我解释道“我是想让老丶江把你引开,我可没叫他抱着你就跑啊,这事儿你可怪不到我头上。”说着话,我又摸了摸后脑勺儿,真挺疼,我又问道“我说姐姐你是干啥的?劲儿怎么这么大呢?把我打傻了,你得负责啊我告诉你。”王姐拍拍手,笑着对我说“负责?我没让你们负责就是看在了瑞瑞的面子上,你还让我负责?我告诉你,姐姐我,学过几年的咏春!”我吓了一大跳,啥?咏春?那不是甄子丹演叶问的那种功夫么?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王姐。

老丶江的身子没动,却开口说话了,一抽一抽的,哽咽的说“嗯,真是。”“闭嘴,让你说话了吗?大男人哭什么,憋回去。”老丶江话刚说出口,王姐就出言呵斥道。

老丶江立马没了声音,就连吸溜鼻子的声音都没了。我不禁一身的冷汗啊,老丶江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好几尺男儿,就算王姐真的会功夫,可老丶江再不济,也能乱打乱踢,抵挡一阵子才对啊。可显然,老丶江的举动告诉我,他没有,我估计老丶江连一丁点儿的反抗能力都没有!要不说还得是中国功夫呢!拆尼斯功夫!

于瑞走到了王姐的身边,拉起她的胳膊,撒娇摇晃着说“好啦姐姐,不要生气了嘛,好不好!”于瑞这一撒娇,我看的差点没流口水,呆呆的望着撒娇状态于瑞,真TM好看!!!王姐用手轻点了一下于瑞的额头,没好气的说“你呀,真的是......唉,这小子有什么好的,我弟弟不好吗?”等等,什么?她弟弟?谁啊?咋回事儿?我咽了下口水,没等我说话,王姐笑着对我说“你有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就是我的弟弟,他一会儿也到西安了,可惜瑞瑞这丫头不喜欢我弟弟。”原来如此,看来王姐对我说的那句“不过嘛”原来是他弟弟也想追求于瑞啊!

我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烟来,耍帅的想要扔进嘴巴里,结果一扔,扔歪了,砸到了我的脸上,并随之掉到了地上,我尴尬的把烟捡了起来,吹了吹烟蒂上的土,点燃后抽了一口,不屑的说“谁怕谁啊!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