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二十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793 2017-06-07 15:17:11

  (第一百二十章)夜晚的西安,并不像白天一样,显得那么的严肃庄严。夜晚的西安,增添了许多的喧嚣和时代感。也许正因如此,西安这座城市,才会如此的有魅力吧!

街边的小吃摊位,坐满了人,他们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品着美食,聊着天,很是惬意。我们四人,从酒店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附近的一条小吃街上,王姐付了车钱,拉着于瑞向着小吃街里走去。

自从老丶江被王姐降服了之后,老丶江就只有一个表情了,他哭丧着脸,一副极度委屈的模样,就跟一根儿苦瓜似的!王姐的表弟吴俊佳,下了出租车之后,气呼呼的瞪着我,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他哼了几声,表达了对我的不满之后,也跟了上去。

为什么说吴俊佳这个结巴男那么的恨我呢!我猜原因有两点!第一,我是他追求于瑞的竞争者,这个无可厚非。第二呢,就是我在出租车上,嘴就没闲过!不是唱饶舌的歌,我就是说绕口令,王姐和于瑞俩人,于瑞还好,倒是对我的举动不怎么感冒,只是被我逗的咯咯的笑个不停。王姐呢,除了打我几下脑袋,白了我几眼,叹了几口气之外,也没多说什么。老丶江就不用提了,他现在多半已经废了,在王姐的面前,老丶江很难重新做人啊!!重点是吴俊佳,王姐的表弟,这小子被我气的浑身颤抖,除了瞪我就是冷哼,可也拿我没办法,我也乐此不疲的一路上唱着说着。

王姐挑了一家靠近小吃街街尾的烧烤摊儿坐下,这家烧烤摊儿,相对我们前面路过的那些小吃摊或者店铺,要显得有些冷清。只有3人坐在一张小桌子前,喝酒吃烤肉。

这家烧烤摊儿很特别,客人们坐的是马扎,地上摆着小桌子。老板见我们人多,将四张小桌子,拼凑成一张大桌子后,转身去拿菜单了!王姐和于瑞已经坐下,老丶江呆呆的站在王姐的身边,王姐抬头看了一眼老丶江,叫他坐下,老丶江木讷的哦了一声,坐到了王姐旁边的小马扎上。我看着老丶江,笑了一声将烟头儿踩灭,吴俊佳手疾眼快,嗖的一下,就坐到了于瑞的旁边,献媚的冲着于瑞傻笑。这让我有些郁闷啊,没想到让他抢了有利位置。不过也没关系,虽然吴俊佳他挨着于瑞而坐,可我却是坐到了王姐和于瑞的对面。我们五个人,王姐和于瑞坐在一起,我左手边是老丶江,右手边是吴俊佳。我冲着于瑞扬了下头,于瑞吐了吐舌头,冲我做了个鬼脸。我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老板,come,come!”

老板大叔见有生意上门,手拿菜单走了过来,老板大叔满脸微笑的招呼着“各位,要吃点什么?”我接过菜单,看都没看的递到了王姐和于瑞的面前,说道“姐姐啊,你点吧,想吃啥随便点。”王姐也不客气,看了看菜单,随后对着老板说“老板,先来40串烤肉,鸡心来30个吧,羊排再来5个......再来......”王姐一边说,老板一边记下。等王姐点完了烤串儿,将菜单还给老板,又说“老板,再拿5瓶啤酒吧!”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老丶江突然抬起头,对着老板说“还有羊腰子。”王姐瞪了一眼老丶江,老丶江又一次的低下了头,老板看着我们,意思是还要不要羊腰子,我摆了摆手,对着老板说道“那就给他来两个吧。”老板大叔这才笑呵呵的拿着菜单离开了。

这家烧烤摊儿,应该是家族烧烤摊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负责烤肉的是一个男子,年纪大概也就比我年长几岁,一只手拿着扇子,往烤炉里扇风,另一只手麻利的翻烤着肉串儿。还有一位大妈,正现场往竹签上串着肉和一些待烤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一家三口。

老板大叔先是拿来了一盘毛豆花生拼盘,量很足,跟一座小山似的,随后老板大叔将啤酒也拿了过来,打开啤酒盖子之后,说了句慢用后,就走到那个烤肉的男子跟前,去帮忙了。

我们几人,一人拿着一瓶啤酒,倒在了杯子里,我举着杯子,对着众人说“那个啥,咱们四个人啊,相见那就是缘分,为了咱的友谊,先走一个吧!”于瑞举着杯子,不解的问我“我们是五个人,你数错了吧旺旺!”王姐别有韵味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拿着酒杯和于瑞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哦抱歉啊,你看我这眼神儿,出门忘带博士伦了,这还猫着一个大活人呢,我还以为是空气呢!抱歉抱歉,万分抱歉哈!”说完话,我得意一笑,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畅快的冲着吴俊佳那个结巴男打了个酒嗝。

吴俊佳手举着杯子,恶狠狠的瞪着我,说“你..你..你..你......”我接着他的话,说“你什么你,闭腚,喝酒就完了,少说话你。你的话要是听多了,我都觉得我舌头疼。”于瑞噗哧一笑,和王姐相视一眼,王姐无奈的摇了摇头,和于瑞酒杯相碰,将一杯啤酒喝进肚子。吴俊佳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真没说话,一仰脖,也喝光了杯中的啤酒。我推了推老丶江,说道“干什么呢你,喝啊。”老丶江这才回过神来,哦了一声,也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们又重新的倒上了一杯啤酒,这次王姐拿起酒杯,对着我们几人说道“正如郑同学所说,我们相见就是缘分,一会儿大家介绍介绍自己,相互的认识一下,来!”王姐拿着酒杯,笑呵呵的又和我们几人相互的碰了一下酒杯。

几杯酒下肚,我就觉得脑袋有些迷糊,我酒量可是真的不行,最多最多,我也就能喝三瓶啤酒而已,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一瓶啤酒,就快见底了。不过还好,王姐之前点的那些烤串儿,很快的就烤熟了,老板大叔端着铁质餐盘,放到了我们的小桌子上。

我早就饿的不行了,见烤串儿已经来了,我二话不说,拿起一串烤肉就开吃,还真别说,别看这家烧烤摊儿的生意有些冷清,可味道还真的是很不错,确实很好吃。众人见我开动,也都纷纷的拿着自己可口的烤串儿,吃了起来。我们一边吃,一边喝酒,现在已经喝到了第二瓶。我已经开始有些犯晕了,王姐又拿起酒杯,说“来,喝完这杯酒,都各自的介绍介绍自己吧。”说完,我们几人相互的碰了一下杯子,吴俊佳率先放下酒杯,说道“我,我,我,我先,先,先,先介,介绍,绍。”好家伙,话都说不利索,你能介绍好自己吗?我饶有兴致的点上一根儿烟,递给了老丶江,随后我又重新点燃一根儿叼在嘴里,看着吴俊佳接下来的自我介绍!

吴俊佳说“我,我,我叫,叫,叫叫,叫吴......”话没说完,王姐瞪了吴俊佳一眼,抢过话,说“还是我来吧,唉,你呀你。他,是我表弟,叫吴俊佳,英文名叫Tom(汤姆),28岁,美国MBA经济学硕士,和小瑞瑞一前一后回国,在我老姨夫的公司任职经理,也就是他爸爸的公司。”

我大吃一惊,心中想到“哎呀我草,还TMD是个富二代,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结巴男,居然还是个硕士,还TMD是经济学硕士。MBA?那是啥玩意啊?还有,什么叫和于瑞一前一后刚回国啊?难道说于瑞也是硕士?”王姐简单的说完后,只见我旁边的吴俊佳,扬着脑袋,颇为神气的冲我冷哼一声。王姐笑了笑,指着老丶江,说“下一个你来。”听到王姐说让老丶江来介绍一下自己的时候,老丶江下意识的抬头,嘴里塞满了各种烤肉,他看看我,又看看王姐,随后使劲儿的咽了咽口中的食物,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叫龚九江,他们都叫我老龚,也可以叫我老丶江。我今年29了,自己开了一家面馆儿,我没英文名,也不是硕士,至今未婚。”说完,老丶江又拿起铁质餐盘里的烤串儿吃了起来。我嘿嘿一笑,老丶江原来还是个面馆儿的老板啊,看不出来呀!不过他一说面馆儿,让我不禁想起了刘叔和赵姐来。

王姐和于瑞听完老丶江的介绍,相互的看了一眼,随即就对着我笑了起来。我被她们俩人笑的有些发毛,不等我说话,王姐又说“好了,我来说说我吧。我叫王蕊,和你们年轻人比不了,我今年33岁。开了一家跆拳道馆,刚和我前夫离婚,我是出来旅旅游,散散心的。以后有谁想学功夫的,可以找姐姐我啊,我可是很厉害的!”我和老丶江都是不自主的点着头,王姐的身手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自从那天老丶江抱走王姐后,直到现在的表现来看,也不难看出,王姐一定是有些非常手段的,不然也不能让老丶江如此的忌惮。我一边点头,一边对着王姐称赞着说“那是,那是。姐姐的功夫那可是天下第二,因为没人敢自称第一。等回去了,我第一个报名学习,到时候姐姐你可得给我点优惠政策啊!”王姐轻笑几声,似是很受用,点点头,喝了一口啤酒。

现在只剩下我和于瑞没有介绍了,我看看于瑞,于瑞也看看我,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她先说。于瑞也不推辞,放下手中的烤串儿,说“我叫于瑞,刚从美国毕业回来,准备帮爸爸打理家里的生意。嗯...好了,就这样吧!”我听的一愣,好家伙,看不出来,于瑞也是留学生!帮她爹打理家里的生意,啥生意啊?我估计于瑞家的买卖,做的应该小不了吧!

终于轮到我了,王姐和于瑞都看向了我,就连闷头只顾吃东西的老丶江,都抬起了头来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上一根儿烟,清了清嗓子,说“那个啥,我跟你们是比不了哇。一个个的不是吗B啊毕业的,就是美国留学的高才生。”老丶江不解的问我“唉,什么叫吗B啊毕业的?啥意思啊?”我冲着老丶江坏笑几声,说“你傻啊,MBA,拼音不会?首字母知道吗?么啊吗,还用我给你往下说吗?”老丶江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说“那就不用了,我知道了!吗B啊,吗B啊,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完后,老丶江继续低头吃东西。

我估计在场的除了已经被王姐收拾傻了的老丶江,其余人应该全都听明白了我这是在消遣吴俊佳那个结巴男呢。王姐瞪了我一眼,于瑞捂嘴偷笑,吴俊佳那个结巴男,又开始鼓着腮帮子瞪眼了,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会这一招啊!

我见吴俊佳这个结巴男吃瘪,心里得意,我继续说道“我虽然跟你们比不了,都出国学习去,但是,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本科生!当然了,我也没英文名儿,我连中国话还没说利索呢,我可不整英文名儿。我学的什么专业,就不跟你们说多说了,专业什么的也没啥用,现在找工作专业也不对口,全看个人能力。当然了,给人打工,不如给自己打工,我现在......我......”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我专业是卖冰棍儿的,我想了一会儿,随后说道“我是搞冷饮批发生意的。”王姐和于瑞都来了兴致,于瑞问我“你做的什么冷饮啊?冰淇淋吗?”我大手一挥,说道“何止是冰淇淋啊,啥都有。”吴俊佳听到我的话,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王姐问我道“可以啊,自己当老板,不错,不错。你店开在哪里?等回去之后,我好去捧捧场。”于瑞同样也是兴奋的点点头。

因为我知道于瑞喜欢吃冷饮,因为下午的时候,冰淇淋什么的冷饮就没断过,可见于瑞是多么的青睐冷饮了。我尴尬一笑,说“这个,是吧,那个啥,我现在的冷饮生意,才刚起步,要知道,现在的房租多贵啊,一年下来,赚的只是房租钱,自己根本就赚不了几个钱,所以我就没弄什么店面,我是流动作案的。啊呸,不是,是流动售卖,流动售卖。”我话一说完,王姐和于瑞二人相继哈哈大笑,王姐指着我说“你小子,做贼啊,还流动作案。”老丶江也抬头象征性的看着我笑了笑,随后又继续埋头吃烤肉。吴俊佳那个结巴男也回过头,撇着嘴,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以为意的又说“别着急啊,终有一天,我冷饮的大事业,一定会成为上市公司的。谁不是从基层干起的?切!”我喝了一口啤酒,掩饰着我的尴尬,我确实是相当的尴尬了。于瑞看着我,良久,对我说“加油!我相信你能行的!”我嘿嘿一笑,狠拍了一下大腿,说道“还得是我们家的小瑞瑞啊,有眼光!来,咱俩喝点儿!”说完话,我拿起杯子,和于瑞的酒杯碰了一下,于瑞听到我说的话,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喝了一口啤酒,我看着于瑞,笑着也喝了一口啤酒。

酒过三巡,今天我超常的发挥了,我已经喝掉了四瓶啤酒,按照往常来说,此时的我一定是吐的不成人样了,可今天就奇了怪了,我非但没吐,而且好像还能再喝一两瓶的样子。又和老板大叔要了几瓶饮料,我们几个人,闲谈着聊着一些曾经的过往,有伤感的,有欢笑的,反正我们无个人聊了许多。唯独那个结巴男吴俊佳,他是很想跟我们说说他有多厉害,有多牛B,可惜他的口才,这是他最大的弊病。刚说几个字,我们就不在理他这个茬儿,无视他的存在。

我们每人喝掉五瓶啤酒之后,我渐渐的开始不行了,我有些语无伦次,说话也大舌头了,可是我的脑袋却是清醒的,只不过控制不住身体的协调性而已。吃喝的差不多,我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叫来了老板准备结账。就在这时,我眼角余光往身后一瞄,瞬间酒醒的就差不多了,因为我看到了一双让人心疼的眼睛。

那是一个小女孩,身材非常的消瘦,说句不夸张的,和挨饿的非洲儿童,没什么两样。她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脏兮兮的小脸上流露着沧桑。尤其是小女孩的那双眼睛,深邃透彻,没有一丝的杂质。小女孩正盯着地上空了的饮料瓶子看,目不转睛。我摆手示意老板大叔一会儿再算账,我转过身,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的上衣破破烂烂的,打满了补丁,好像是一件男士黄色的衬衫,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裤子,沾满了泥土,一双塑料凉鞋穿在小黑脚上,在烧烤摊儿灯光的映射下,显得与此时的环境格格不入。老丶江他们好像没有发现我面前的这个小女孩,我蹲下身子,心里一酸,有些心疼的对着小女孩说“小妹妹,这么晚了,你出来家大人不担心吗?”小女孩听到我的话,这才收回盯着地上饮料瓶的目光,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哥哥,那些瓶子可以给我吗?”我和小女孩的对话,众人这才发现我面前突然站在一个小女孩,都齐齐的看着我。

吴俊佳探过身子一看,居然不结巴了,有些厌恶的说“又是乞丐,过来给你点钱,赶紧走。”我听到他的话,二话不说,回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我骂道“草,在TMD说话,我就打死你。”我酒喝的有点多,没轻没重,这一巴掌着实力道不小,一下子就把吴俊佳这个结巴男打翻在地,他又开启了结巴模式,捂着脸说“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我没搭理他,回过头对着小女孩说“没问题小妹妹,这些瓶子都给你,哥哥再给你买瓶新的好吗?”小女孩摇了摇头,笑着说“谢谢哥哥,不用了,我只要那些空瓶子就行。”王姐和于瑞也不管被我打翻在地的吴俊佳,齐齐的站起身走了过来,老丶江也跟着走来,蹲在小女孩的身边。

我走到小桌子前,捡起地上的空饮料瓶,拿到小女孩的面前,对她说“这些都给你,赶紧回家吧。天太晚了,要不哥哥送你回去?”小女孩见到空瓶子,笑呵呵的收拾了起来,全都放到了手里拎着的红色塑料袋里,收好之后,小女孩冲着我们四人一笑,说“不用了哥哥,谢谢你哥哥。”说完话,小女孩拎着红色塑料袋,向着小吃街的街尾深处方向走去,直到弱小的身影,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叹了口气,瞪了一眼吴俊佳,招呼老板大叔结账。老板大叔看着小女孩消失的背影,对我说“唉,这娃命苦啊。小兄弟,一共230块。”我掏三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了老板大叔,我问道“大叔,你认识那小女孩吗?”老板大叔将找零交给我,说“认识。每天她晚上都来这里捡瓶子。娃命苦啊,唉。”

我看了看老板大叔,又看了看王姐于瑞和老丶江,我对着大叔说“大叔,你受累,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