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383 2017-06-13 18:28:44

  (第一百二十六章)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确,遇到可喜可贺之事的时候,人们都会不自觉的高兴。可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就像今天晚上的我和于瑞我们俩人,简直了都。怎么能这么倒霉呢我就新鲜了!

我们俩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到处都是陌生的环境,就算我再怎么路痴,再怎么不记路,可来前的路,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印象的,虽说我记的不太清楚吧,可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啊,或者别的什么能分辨的东西,我心里还是依稀能记清的。可我们俩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我脑子里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一点也不眼熟。

我和于瑞我们俩都急坏了,这可咋整啊。真应了那句话了,走走道,就把人给走丢了!不能够吧?于瑞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埋怨着我,我自知理亏,我也没说话,听着于瑞一通的数落我“你说你,路都认不好,这下可怎么办呀?刚才的声音是什么声音?”我抽着烟,突然我停下了脚步,向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跟在我身后的于瑞蹲下,我小声的说“你说话小点声,刚才我好像又听见了什么声音。”说完话,我将烟头掐灭,故作神秘的半蹲着身子,四下的打量起来。

隐约中,我好像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虽然不敢确定是不是脚步声,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我一定是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声音。于瑞被我说的话和动作吓了一跳,她蹲在我的身后,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怯生的问我“什,什么声音啊?”我能感觉到于瑞双手传来的颤抖,我拍了拍她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说“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我刚才好像听见了脚步声。先别动,看看再说。”

此时的气氛空前的紧张,不光于瑞害怕,我TMD也害怕啊。要知道,我最害怕的除了癞蛤蟆,就是鬼了。这跟我小时候,我奶奶给我讲的那些个鬼故事脱不了干系。虽然我自称是无神论者,可此情此景,确实相当的恐怖诡异。此时的于瑞都快哭出了声来,她说“你,你别吓我,要不,要不咱们回小雨家吧。”我心里苦笑啊,你琢磨我不想回去咋滴?我也想回去啊,好歹对付一宿,第二天早上再走也行啊。可,可是不知道路啊!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了。我没说话,等待了片刻,发现周围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异常,我慢慢的站起身,拉起于瑞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

走了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片树林的面前,周围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一条路,是通往树林里的路,我和于瑞都下意识的停在了原地,不为别的,主要是这片小树林子太TMD诡异了。幽暗之中,这片小树林子显得十分的寂静,静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就连一些昆虫的声音都听不见,就在我们俩都不知道该不该走进这片树林的时候,又是一声猫头鹰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空间。

于瑞听见这道声音后,哇呀一声从后面抱住了我,并将脑袋埋在了我的背后,声音有些哽咽,颤颤巍巍的说“那,那,那是,是什么声音?”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猫头鹰叫声吓了一跳,但是总归来说,我比于瑞的胆子要大上一些,我镇了镇神,强装镇定,说“你别怕,那是猫头鹰的叫声,没事的,乖,听话,跟着我走就行了,咱肯定能找到路回去的!”于瑞一听我说猫头鹰,更是吓坏了,要知道,猫头鹰这种动物,长的是真挺吓人的。别看有卖猫头鹰布偶娃娃的,可还是难以掩盖猫头鹰不好看的事实。

眼下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我们俩只能硬着头皮走进这片小树林去查看一番。我咽了咽口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心一横,牙一咬,拉着于瑞慢慢的走进了这片小树林里。

小树林里非常的静,听不见任何的声音,除了我和于瑞俩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和细微的心跳声,其余的全都听不见。这不免让我有些诧异,不应该啊,现在是夏季,有草有树的地方,就应该有昆虫的存在啊。就连最起码的蛐蛐的叫声都没听见,我拉了拉于瑞已经湿透了的手掌,小声的对她说“唉,你发现没?这里有点太静了。”于瑞好像也意识到了,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样的场景,让我不禁在心里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些恐怖片里的场景。剧情全都一个样,都是在鬼怪或者怪兽即将出没的时候,都会这样的静。仿佛是在表达那些鬼怪或者怪兽是多么多么的厉害,王霸之气是多么多么的足似的!

我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因为越想越害怕。这不正是传说中的自己吓自己么?要是真有鬼,我今个儿,到想要好好的见识见识。心中这样想明白了之后,我竟然不怎么害怕了,竟有一种想与鬼怪一决高下的冲动,MD你说气人不!

今时今日,我旁边还有一位女士,我是不好意思拿出我的独门法宝,阴煞之物的克星,童子尿的。不过我却听说,中指血好像也很厉害。男左女右,我伸出左手,将左手中指伸到了嘴边,准备将之咬破,流出血来,可是半天我也下不去嘴啊。于瑞见我这般,轻轻的碰了我一下,问我“唉,你怎么了?干嘛呢你?”我回头看了看双眼满是雾气的于瑞,笑着小声对她说“我以前听人说过,中指血阳气最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不敢靠近咱们,不过我自己咬自己,我有点下不去嘴啊。”于瑞听我这么说,小心戒备的看着周围,恐怕有那些我口中所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你别闹了,这,这个世界,有,有鬼吗?”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的不害怕了,这叫什么来着?对,这就叫死猪不怕开水烫,唉?好像不怎么贴切,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就是说,现在我啥也不怕就对了。

为看烘托气氛,我低着嗓子,先是怪笑两声,随即我阴阳怪气的说道“嘿嘿嘿嘿,没有吗?谁知道呢!”可能于瑞被我怪异的语调说的有些害怕了,她一把将我的左手握在了手里,我还以为她是因为害怕了,想要投入我的怀抱寻求安慰呢,就当我准备享受着即将来到的拥抱的时候,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从我口中发出“哎呀妈呀!”。叫声那个惨啊,就好像你去厕所尿尿,在提拉链的时候,不小心夹住了你的小弟弟一样的惨,痛彻心扉,痛入心脾啊。

都说十指连心,今天我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领教了,真是太TMD疼了。而且于瑞她也太坏了,连给我准备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这么突然的咬了下去。这还不算完,于瑞咬完我的手指之后,居然还呸呸呸的吐了半天,好像是在嫌弃我一样。

我半蹲在地上,疼的我只睁开一只眼睛,我抬头望着于瑞,我吸溜了几口凉气“你干啥呀你,咬我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还有,你吐啥呢?嫌我脏咋滴?啊?”于瑞终于不在呸呸呸的往外吐了,这时候,她也俯下身子,关切的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嘛。我要是告诉你了,你还能让我咬吗?”额......于瑞说的话,听着到还有那么几分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那肯定的啊,她能下的去嘴,我还舍不得我手指呢。我又问“那你吐啥吐?我手指带菌啊?”于瑞双手抚摸着我的左手背,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愣在了那里,就在她冲我展颜一笑的时候,我又是一声惨叫“哎呀我草!!!”

原来,于瑞咬破我手指的同时,我手指里的血液,沾到了她的嘴里,她这才做出方才往外吐的举动来。她和我说她并不是嫌弃我,她说之所以吐出来,是不想让自己觉得和吸血鬼一样。不过她的说法我没信,切,你想喝我血,我还不给你喝呢,我的血多贵啊,我可是正宗的好几十块钱一斤的AB型血呢。

为什么后来于瑞又一次的用手使劲儿的挤着我的手指,按照她的原话来说“一开始我没舍得真使劲咬你,只是轻轻的咬开一条小口子,可是血流的太少了,我怕不管用,所有就多挤一些出来了!”我滴个神仙姑奶奶啊,你这还叫不舍得咬我?我看我当时要不是往后抽了抽手指的话,我估计我以后就不能用手势文明的去骂人了。

算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索性就爱咋滴咋滴吧。我忍着左手手指尖传来的疼痛感,右手拉起于瑞,左手比划骂人的手势,放于胸前,慢慢的向着小树林的深处走去。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和于瑞又走了一段距离后,居然能听见各种昆虫发出的声音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中指血的缘故。这些声音,多多少少的,给我和于瑞带来了不小的安慰。不怕有声音,就怕没声音,越是那种静悄悄的感觉,越是吓人。慢慢的走着,于瑞好像也不怎么害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也听说过,中指血能刻阴,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于瑞居然底气十足的跟我聊起了天来。她说“对了,你打算怎么帮小雨呢?”我不解的侧头看向了回复正常神态的于瑞,回道“还不知道呢,我是想找找咱俩拿瓶子的那家网吧的老板,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最起码,他也算西安本土的人,应该有办法吧。如果实在不行,实在不行...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于瑞轻轻的笑了一下,将我右手的手臂环抱起来,她笑着说“你真是个好人。”

我比划了一下左手,不过被她打开“别用那种手势对着我!”我嘿嘿的笑了几声,对着于瑞说“你可打住吧。这句话,一般都是男同志向女同志表白的时候,女同志拒绝男同志时说的话。再说了,我要不是好人,能让你咬我手指么?咬完了还不算,完了你还给我来个二连,照这意思,我还得再送你个三杀呗!”我的话,把于瑞给逗笑了,她笑着没说话,只是那么抱着我的胳膊,朝前走着。这样的感觉真的挺好,如果可以,我想一直这么走下去。前提是,咱换个环境就成!

终于,走了很久的一段时间,我们总算是要走出了这片树林,来到了树林的边缘。通过月光,我能看清前面就是这片树林的出口。其实这片小树林并不是很大,只不过由于这里的环境真的挺吓人的,我和于瑞我们俩用非常缓慢的步伐走的,所以时间才用的久了一点。我右手动了动,问于瑞“我左手有血,没办法掏兜,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只要咱们能找到马路,就好办了。”于瑞闻言,点着头,从我口袋里拿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对我说“呀,都怎么晚了,快三点了。”我被于瑞报出的时间吓了一跳,不知不觉间,都已经快三点了吗?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啊,恍惚之间,就过去了这么久。不过按照之前我们送小女孩郑雨回家的时间来算,我们差不多也应该能看见马路了。在我的印象里,我们之前送小女孩郑雨回家的路上,是路过一条马路的。只要找到马路就好说了,有马路的地方就有车,有车就有出租车!

想到这里,我们加快了行进的脚步。就在我们马上就要走出这片不算很大的树林之时,在小树林的出口位置,我看见了几道模糊的人影。由于我和于瑞还在树林里,那几道影子在空旷的外面,我和于瑞很容易的就看清了。我们瞬间就停下了脚步,于瑞吓了一跳,她的身体又开始轻轻的颤抖了几下,我示意于瑞不要出声,用左手指了指靠右的方向,于瑞心领神会,我们悄悄的朝着一颗大树的方向挪动着。等我们找好了掩盖物之后,我紧盯着外面的那几道身影,眼睛一眨也不眨。

于瑞很是害怕,她小声的问我“那,那是什,什么呀?是,是鬼吗?还,还,还是人?”我摇了摇头,没回答。因为我也不敢确定,那几道身影是人还是鬼。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人,只不过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过我又一想,鬼也是人变的,电影里的鬼,不都的人形模样么?我看了看左手中指尖头部位上的血,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如果是鬼,那还好说,大不了我一手指戳死它丫的,实在不行,我就现场撒泡尿,浇死它我。其实我最怕的,还是人类了,真真正正的人类,有的时候,人可比鬼可怕多了。不过现在多想无用,还是看看再说,再下定论吧!

唉,这叫什么事儿啊,这大晚上的,我身边还跟着一位女子,如果对方是坏人,我们被发现的话,那就全完蛋了。如果我自己还好说,跑我是肯定能跑的掉的,问题是我身边还跟着于瑞,这就有些棘手了。我小声的对着于瑞说“不用怕,如果是鬼,我用手丫子戳死他们。我就怕是人啊,他们只要不发现我们就没事儿。而且这里这么黑,他们应该看不见我们。对了,你赶紧把手机拿出来,调成静音,把我口袋里的手机也拿出来,也调成静音。是静音,不是震动。”于瑞点着头,照着我说的话做,当把于瑞的手机和我口袋里的诺基亚全都调成了静音之后,于瑞疑惑的问我“为什么不关机呢?”我用右手敲了她脑袋一下“傻呀你,实在不行,就直接拨打110报警。警察应该可以通过信号搜索到我们的位置,这样就算咱俩都被宰了,也有破案,为咱俩报仇的可能,如果你关机了,在开机,能赶上吗?”于瑞听到我的话,吓的捂住了嘴,她哭了,眼睛红红的,于瑞一边捂着嘴,一边支吾不清的说“你,你别,别吓我。那,那我们,我们,会死吗?”

我望着楚楚可怜的于瑞,心中涌上一丝的酸楚。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如果当初不是我的话,于瑞也不会跟着我来送小女孩郑雨回家。如果她今天没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吧!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好像千古罪人一般,我冲她笑了笑,随即用手刮了刮于瑞的鼻子,我对她说“放心吧!我们不会死的,咱俩还没约会呢,怎么会死呢?再说了,对方是什么人,还不知道呢,万一是来这树林打野战的情侣呢也说不定,是吧嘿嘿!!!”于瑞红着脸,嗔怒了我一声。可能我的话,给了于瑞不小的安慰,她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和我一起盯着那几道人影看。

我和于瑞的呼吸很轻,这是我告诉她的,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外面的那几道人影,一共有四个,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干什么,说着什么。不过敢肯定的是,他们是人。因为我听见了他们用手机拨打号码的那个滴滴的声音。只见他们四个人聚在一起,好像在交谈着什么一样。过了一会儿,其中两个人影的身体亮起了两个小光点,另外两个人影则是朝着这片小树林里走。

有小光点的两个人影在后面,另外两个走在前面。我聚精会神的观察着,不知道这四个人是来干嘛的。不管他们来干嘛,最好不要被他们发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四道人影,慢慢的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难道说我们被发现了?我不自觉的深吸了几口空气,被吸进来的空气中却夹杂着于瑞那特有的香味儿。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如果不是巧合,应该就是那四道人影也闻到了这个气味,寻着味道而来。

有的时候啊,女人太香了,还真不见得是啥好事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四个人影,TMD属狗的吗?这鼻子也太大爷的灵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