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485 2017-06-14 16:29:20

  (第一百二十七章)我紧皱着眉头,在心里疯狂的思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于瑞也看见慢慢靠近的四道人影,捂住嘴巴,惊恐的瞪着一对儿大眼睛,大气都不敢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留着。也难怪,女孩子么,这一辈子能遇到几次这样的遭遇呢?我敢说,这是于瑞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的遭遇。

我将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掏了出来,交到了于瑞的手里,我正色的对她说“一会儿我把他们引开,你看准时机,赶紧跑出去,别让他们发现了,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打电话报警,听见了没?”于瑞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我看“那,那你怎么办呀?”我摆了摆手,说“你就不用管我了,我能跑的掉,主要就是你,咱俩肯定是打不过他们四个人。只要你跑了,我就安全了。你放心吧,明天咱俩酒店集合。”说完话,我也不去理会于瑞,紧盯着慢慢走过来的四个人,时刻准备着找准时机,跑出去引开那四个人。

那四个人离我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我见时机已经成熟,我忍着疼痛,用手使劲儿的挤了挤左手中指,血又一次的流出来了一些,血虽然不多,但是聊胜于无啊。我飞快的在我脸上胡乱的抹了抹,我咧了咧嘴,瞪了瞪眼,就在我马上准备要冲出去的时候,我却扭过头,笑呵呵的望着于瑞,随后我用手摸了摸于瑞的脸颊,冲她一点头后,我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

跑,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我跳出去的一瞬间,我沙哑着嗓子,对着四人低吼道“我死的好惨啊!我好冤啊!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没错,我并没有跑向别的地方,而是朝着四人的方向跑了过去。TMD,是人就好办多了,我估计天底下,还没有几个不怕鬼的呢!而且是在这么个阴森恐怖的树林里,我这么突然的蹦出来,保准吓死那四泡货。

我这突然的窜出来,给四人都是下了一跳,我没有着急麻慌的朝着四人跑去,而是稍微的放缓了一些速度。如果他们害怕的话,那还好说,我就可劲儿的追着他们,吓唬他们,直到给他们吓跑为止。可如果他们不害怕的话,那我这就算是羊入虎口了,肉包子打狗,那叫啥来着?对,有去无回。哈哈哈,还真别说,TMD奏效了,那四个人都没反映过来,僵硬的站在了原地,此时的我好尴尬啊,我也拿不准,他们是害怕呢,还是不害怕呢?好歹你们也给我个准话啊?你们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让我咋办啊?

可我也没办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嘴里一边嗷嗷叫唤着惨啊,冤啊,报仇啊之类的话,一边晃晃悠悠的朝着四人走去。终于,四个人之中,有人有动作。那是跟在后面的,靠右的一个人,他将手中的那个光点,慢慢的抬起来,照在了我的脸上,光线有些刺眼,不过我没敢表现出来,我狠命的瞪着大眼珠子,不要钱一样的瞪着四个人看,想用我的眼神来征服对面的四个人。

当那个人手中的光点,照在我脸上的一瞬间,他们也看清了我的面目,就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继续进行的时候,嘿嘿,那四泡货,哇呀一声,非常整齐的大喊一声“妈呀,真有鬼。”随后,那四个人,疯了一样的,连滚带爬的朝着树林外面跑去。边跑嘴里还不闲着,喊着“草草草草草草草,真真真真真真真,真有鬼。”我望着四人狼狈逃窜的背影,心里一阵的得意,心想“草,老子要不拿最佳男主角奖,都对不起我今天化的妆!草!”

四人一边叫喊一边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跑没影儿了,我吐了口涂抹,自言自语道“草,说的跟真的似的,还真有鬼,哪呢?哪呢?来,让我瞅瞅?”说完话,突然一股凉飕飕的冷风吹过,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我的身体好像有了反映,我身上的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

我回味着刚才那四个人说的话,他们好像说了真有鬼,难道说...这里...真的...有鬼吗?想到这里,我也害怕了起来,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突然间觉得这片小树林子真的是非常的阴冷,我头皮发麻,汗毛一根根儿的全都竖了起来。我也不做耽搁,既然那四个人已经被我吓的跑远了,算是解决了一件麻烦,我赶忙的来到刚才我和于瑞躲藏的那颗树下,可让我意外的是,却不见了于瑞的影子。

我惊恐了起来,人怎么没了?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人就找不着了?我从大树后面跳出来,到把那四个人给吓跑,在回到树下找于瑞,这期间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用上,于瑞这大活人,怎么说没影儿,就没影儿了呢?按理来说,我们之前的计划是我让于瑞找准时机,逃跑出去,可是,还没等实施计划呢,那四个人就被吓跑了,于瑞不应该跑掉才对啊?这人上哪去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有些恐慌,我小声的,试探性的喊道“唉,小瑞瑞,你人呢?那四个人跑了,没事儿了。”可我一连喊了好几遍,也没人回答。

这时候我才真正的害怕起来,我联想到那四个人跑出树林之前说过的话“真有鬼。”我心里握了一个大草,不是吧?这世界,真的有鬼吗?还让我给赶上了?我嗓子眼里干的都快冒烟了,我虽然害怕,可再怎么说,也得把于瑞给找着啊。这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丢了?那能行吗?我又使劲儿的挤了挤左手中指的指尖,指尖的血液已经凝固,并没有挤出太多的血来。我咬着牙,又把伤口用指甲挑开,伤口再一次的破开,血液又一次的流了出来。

我将整个左手和右手都沾满了鲜血,我就这样比划着抓奶龙爪手的姿势,一步一步的搜索了起来。我一边搜索着,一边喊着“唉,小瑞瑞,你在哪呢?赶紧出来啊,别闹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风虽然不大,可却让人感到有些寒冷。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我强压着心中的恐惧,继续寻找着于瑞的影子。我又喊了一声“小瑞瑞,你在哪呢?于瑞?于瑞?”我都快急哭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掐住了我的脖子,并伴随着一道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女人声音“你要跟我玩吗?要跟我一起玩吗?嘻嘻嘻!”

我勒个大去啊,我吓傻了。这,这是肿么个情况啊?我心脏跳的非常快,都快赶上高速上行驶的汽车了,没有一百二十迈,也得有一百来迈,心脏险些没从我嗓子眼里跳出来。我没敢回头,也不敢说话。我都快哭了,突如其来的那双掐住我脖子的手,我吓的早已经把中指血刻阴的事儿,忘的一干二净了。我紧闭着眼睛,咬紧了嘴唇,等待着女鬼把我给掐死。

我脖子上的那双冰冷的手,慢慢的加重的力道,我绝望了。报应不爽啊,刚才我还装鬼吓唬人呢,这会儿,来了只真鬼!而且这只鬼没有吓唬我,他大爷的,吓唬人的前奏没进行,直接来干的,就是要整死我的节奏啊!我等待着即将终结的生命,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我的左脸颊被我们东西碰了一下,我还是没敢睁开眼睛。当我的左脸颊被碰的一瞬间,我清醒了过来,对啊,我不能坐以待毙啊,这不是我性格啊!就算我打不过女鬼,起码我还能折腾折腾啊,不管真的假的,反正我常听别人说,中指血对这些阴煞之物相当的管用,更何况,还是处男的中指血,威力应该非常之大的!

思路逐渐的清晰了过来,我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两只手掌上的血,在心里冷哼一声“MD,让你这该死的女鬼尝尝老子的处男中指血!”我脖子上的那双手,力道不知道为什么,小了许多,就在这一瞬间,我快速的蹲下身子,挣脱开脖子上的那双手,我麻溜的半蹲着转身,用沾满我二十多年处男中指血的双掌,对着女鬼的肚子就是两掌。女鬼没反映过来,被我这双掌狠狠的打中,就在我得意一击得手的时候,我发觉了好像那里不太对劲儿,不过却没给我思考的时间,就在我还低着头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砰的一下,砸到了我的后脑勺儿上。一下子把我给砸蒙圈了,我的面门和大地来了一次极为亲密的接触,一口新鲜的泥土气息充斥着我的口鼻。

蒙圈就是一瞬间的事儿,随即我就反映了过来,可能是女鬼袭击了我,打到了我的头上,我刚想做着最后殊死搏斗的同时,一道熟悉的话语传进了我的耳朵“郑旺你干什么呀,好疼啊。”

嗯???这...这...这不是于瑞的声音吗?我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我,我刚才是不是把于瑞给揍了?而且还揍到了她那个啥的上面(想歪了的,自觉去面壁!是肚子,不是那个啥!)?我是既兴奋,又担心啊。我兴奋的是,原来从后面掐住我脖子的,不是女鬼,而是于瑞,嘿嘿!我所担心的是,我如此深厚的内力,别再把于瑞给震伤了啊!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的抬起头来,当我看到于瑞极度痛苦的表情之时,我有些不知所措,别真让我给打伤了吧?别到头来,自己人给自己人打坏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原来从后面掐住我脖子的,正是于瑞。我就是不知道她这是玩的哪一出戏!只见于瑞蹲在那里,双手抱于小腹之上,表情非常的痛苦,她没有说话,而是将脑袋埋进了腿里。我有些不好意思,知道我这是自己玩了个乌龙,我拍了拍于瑞的肩膀,深表歉意的说“那个,那个啥,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女鬼呢,对了,你刚才跑哪去了?担心死我了你知道不。”于瑞抖了抖肩膀,意思不让我碰她,哽咽的说“我,我不就,不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丢下我么,谁知道你用这么大的力气,太疼了。呜呜呜......”说完话,于瑞居然哭了出来。

知道,我长这么大,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了,哭出声来的于瑞,一下子让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只能尴尬的蹲在她的跟前。我想上去将她搂紧怀里吧,可我还怕她说我趁人之危。我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吧,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就当我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又是一道诡异的猫头鹰叫声,我倒是没什么反映,现在的我,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因为我刚才真的是以为我是和女鬼干了一架呢。于瑞却不行了,本来走进这片小树林的时候,已经把于瑞吓了个够呛,再加上刚才那些不知道要干嘛的四个人,估计这会儿的于瑞,几乎大概差不多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这一声猫头鹰的叫声,恰到好处的把于瑞心里面,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击垮,她哇呀一声,就钻进了我的怀里,大声的哭泣着。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我措手不及,不过我还是将双手搭在了于瑞的后背,是手背,因为我手心里全是血!我用手背拍了拍她的后背,理顺着她有些蓬乱的头发,对她说道“好了好了,乖了,不怕不怕,摸摸毛,吓不着。那个啥,是我错了,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呢。你没看我以为你是女鬼呢么,我都敢跟鬼打架,你说我能把你丢下不管吗?好了好了,我跟你说,就算现在真的有鬼出现,我也不怕了。你肚子还疼吗?”于瑞听我又提到鬼这个敏感的字眼儿,狠狠的咬了我肩膀一口,我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不过我却没阻止她,也没出声儿,任凭她使劲儿的咬着。

于瑞咬了我一会儿,见我没有任何的动作,她缓缓的抽抽着鼻子,抬起小脑袋,望着我说“你怎么不躲开?不疼吗?”我望着近在咫尺,脏兮兮的脸庞,对她苦笑一声,学着文艺青年那般咬文嚼字的说“疼!但是如果这样可以给你带来快乐的话,我宁愿疼死!你别说这一只小小的肩膀,就算你把我脑袋拧下来,煮巴煮巴当猪头肉给吃了,我都不会说半个不字!我要的,只是你开心和快乐!如果我的死,能给你带来快乐的话,我选择...去死!”说完话,我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怀里的于瑞。

我们俩就这样四目相对,气氛一下子就转变了。刚才还非常的诡异恐怖,这一刻,却变得非常的暧昧。电影里煽情的桥段,不都是这么整的么?于瑞望了我片刻,就在我以为我们俩即将要嘴对嘴的时候,于瑞一仰头,头顶一下子就碰到了我的鼻子上,猝不及防啊,瞬间我就泪流不止了,这把我给疼的,这把我给酸的,哎呀妈呀了我都!

我捂着酸疼的鼻子,望着于瑞说不出一句话来,于瑞却擦了擦满脸的泪珠,此时她的脸,脏兮兮的,相当的滑稽。她哼了一声,说“哼,别以为你死了就能解决问题。我跟你说,我以后有任何不适的话,你都脱不了干系。还有还有啊,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能和猪头肉做比较吗?”于瑞前面说的话倒是没什么,可后面的一句话,把我给气坏了!!什么叫别往脸上贴金啊?咋滴啊?难道说我还不如猪头肉吗?

刚想辩解的我,却被于瑞一把抓起了我的胳膊,她说“行了,别说别的了,咱们赶快走吧,别在这里停留了。”我望着神情自若的于瑞,从她现在表现出来的状态来看,于瑞此时没有半点害怕的感觉,难道说?她?升级了?胆大了?

虽然先前那四个神秘人已经跑掉,可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回来,我和于瑞还是小心翼翼的走着,不过速度要比之前快了许多。不消片刻,我们就来到了树林的外面。

树林的外面,是一处很是宽阔的地区,在离着不远的地方,有一条马路,让我和于瑞兴奋异常。终于啊,终于看到久违了的马路了,我第一次发现我原来是那么的爱马路。马路之上,汽车的灯光虽然不多,可却稀稀拉拉的总有汽车驶来驶去。这是好兆头,这说明这条马路,是通往市区的。不然不可能有车辆经过这里的!只要有车,那就好办多了。

走出小树林的时候,我们并有没撒丫子的朝着那条马路跑去,而是四下的看了看,看看刚才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那四个人,是不是真的离开了。如果他们没离开,我们这样暴露了自己,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等看清四周空无一人之后,我和于瑞这才向着那条马路的方向,走了过去。

月光明亮,周围一切的景物都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览无遗。我抬眼看了看于瑞的肚子,只见她的衣服之上,两只红色的手印,格外的夺人眼目。我嘿嘿的笑了两声,对着身旁于瑞说“唉,回头你别把衣服给洗了啊,留个纪念啊!”于瑞红着脸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你都不知道,疼死我了!你放心,这是证据,我是不会洗掉的!到时候你想不认账都不行!”我心里很是高兴,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儿烟来,点燃后叼在嘴里抽了一口,异样的感觉袭击着我的肺部,我说“哪能啊!好了,我不都跟你道歉了么,再说了,我哪知道是你呀,你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身后,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非常危险滴!像我们习武之人,感知力可是非常敏感的,我跟你说啊,这也就是我啊,没出全力,不然你......”“你什么你,刚才不知道是谁,被我掐住脖子以后,吓的都不会动了,切。”于瑞抢过我的话,双手叉腰冲着我说道。

我嘿嘿一笑,轻甩一下头发,没动静,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我已经把头发给剪掉了,我挠了挠头,刚想说话,只听在我们的身后,有人大喊一声“站住。”

13582889299

感谢各位的支持!小弟不才,在这里感谢各位!最近家里有些事情,不能每天更新了,可能2天一更新。还望见谅!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