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三十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6254 2017-06-17 18:35:24

  (第一百三十章)突然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我迷迷糊糊的寻找着电话铃声的来源,当我看到床上那部诺基亚手机的时候,不免一愣,手机怎么跑床上去了?电话铃声一直在响,我也懒得去想为什么电话会出现在床上,我从椅子上坐起身,拿过床上的诺基亚电话,一看是陈哥打来的,不过不是电话,而是微信的功能,语音通话!

我按下接听,说道“唉,陈哥,怎么了?”微信的语音聊天,和正常打电话没什么区别,要非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打电话是需要电话费,语音通话则是需要互联网流量的区别。

诺基亚手机里沉默片刻,随后陈哥说“是这样的,事不是不可以办,就是不好办,太麻烦了。”我一听陈哥说能办,虽然不好办,就知道有门,我笑着说“那个啥陈哥,不着急,不着急,只要能办,那就行啊!”陈哥嗯了一声,又说“无法证明老人是不是老红军革命战士这个咱先不说,就说郑雨的户口和身份问题。这个......”我知道陈哥应该有些为难,没等我说话,陈哥又说道“跟你说实话吧,郑雨户口的问题,也不是不能办,只是......”我急切的问道“只是什么?陈哥你别说话大喘气,有啥事儿你就直接说呗!”陈哥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又说“其实也不是很难办,如果郑雨的爷爷有身份证,有户口的话,是可以通过当地居委会开据证明,核实后,是可以去孤儿院的,可是你也说了,她们爷俩现在住的地方,已经荒废了,也不知道老人有没有身份证和户口。如果有,那就好办多了。”

我听着陈哥的话,在心里思量片刻。也就是说,最起码郑雨的监护人,必须得有户口和身份证才行。我也拿不准郑雨的爷爷有没有,这就有些难办了。想来想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说“这样吧陈哥,今天晚上,我在去一次郑雨经常去捡瓶子的那条小吃街,然后和她回家问问她爷爷去。然后咱在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弄,你看行不陈哥?”也没有其它的好办法,陈哥答应了下来,并邀请我和于瑞中午一起吃个饭。

挂断了语音聊天,我心里乱糟糟的。真是一波三折啊!希望老天保佑别再出什么别的差错了!小女孩郑雨已经够惨的了,就别再折磨这个小女孩了!

我看了看手中诺基亚手机上的时间,时间还早,才早上十点多,我闲来无事,拨通了于瑞的电话号码。嘟嘟几声过后,电话被接听。“怎么了旺旺?”我听着好像是在睡觉中的于瑞,笑着说“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赶紧起来,中午有人请客!”于瑞打了个哈欠,嘤嘤的说“你去吃吧,我不想起床!”“哎呀,你别睡了,赶紧起来,有事跟你商量,一会儿你来我房间,或者我去找你。”我冲着电话说着。

于瑞轻嗯一声,说“那好吧,我去找你,你在几号房间?”我答道“3023号。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我等你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等待了大约二十分钟,敲门声传来。我快速从下了床,去开门。来人正是于瑞,我笑着挪过身子,让出一条路来,于瑞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走进了我的房间。

在等待于瑞的时候,我把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被子叠了起来,窗帘和窗户也都打开了,我坐在椅子上,抽着半截烟看着于瑞。于瑞坐在床上,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什么事啊?”我将半截烟掐灭,正色的说“你还记得那个网吧老板陈哥吗?”于瑞点点头,说“记得啊!有家网吧的老板么!咱们的瓶子就是从那里拿来的,怎么了?”我长出一口气,将陈哥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全都告诉了于瑞。

于瑞听完,同样也是有些无奈。她说“那咱们现在就去小雨家问问不就行了么?”我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说“那个啥,主要是...主要是我不记得路!”于瑞白了我一眼,骂了我一句路痴之后,就没再说话。

我们俩人在房间里闲聊,很是暧昧。我们躺在床上,手拉着手,看着电视节目。时间不知不觉间,过的很快。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当房间门外再一次的传来敲门声,并伴随着老丶江的声音,我知道,现在应该快中午十一点半了。不然老丶江他们去游玩的人,不可能回来!我松开于瑞的手,下床去开门了。

打开房间门,老丶江一下子就蹿了进来,随后将门关上,急切的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了吗?”一边说,老丶江一边往房间里走。当老丶江走进房间,看到于瑞坐在我床上的时候,一下子就愣在了当场。

老丶江不知所措的伸出手来,指指我,又指指于瑞,结结巴巴,吭吭哧哧,也没说出半个字来。我给老丶江的屁股上来了一脚,对他说“怎么了?不认识了?你别瞎琢磨,我俩刚才商量事来着。”

于瑞也觉得此情此景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红着脸站起身,慌乱的解释道“对,对呀。我们刚才商量事情来着。”老丶江过了老半天,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看着我怪笑,阴阳怪气的对我说“哦~~~~~~这样啊,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小郑啊,我跟你说的事,你可上点心啊。”说完话,老丶江别有意味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离开了。

随着房门咣当一声被关上后,于瑞这才反映过来,走了几步,有些着急的对我说“你怎么叫他走了,为什么不好好跟他解释一下呢?这下好了,他肯定是误会我们了!”我摆了摆手,不以为意的讲道“没事儿,没事儿,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再说了,咱俩又没做啥出格的事,怕什么呀?”于瑞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白了我一眼后,就坐到了床上。我发现,于瑞非常的容易脸红,这娇羞的小摸样,真是太迷人了。

我点上一根儿烟,问床上坐着的于瑞“几点了?”于瑞看了看手表,回道“快十二点了。”我点点头,时间刚刚好,我扭了扭脖子,说“那行,咱走吧,中午陈哥说请客吃饭,顺便当面和他说说郑雨的事。”提起小女孩郑雨来,于瑞红着的小脸,这才回复了过来,她嗯了一声,坐起身,和我离开了房间。

酒店大厅的人很多,应该是顺风旅行社的游客们,游玩归来了。我没有从人群中看到王姐和她表弟吴俊佳的影子。走出酒店的大门,我们向着陈哥的那家网吧的方向走去了!

我和于瑞俩人,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那就是不认路!没办法,于瑞只好又掏出手机来,打开地图软件,导航去陈哥的网吧!一路无话,很快我和于瑞就来到了陈哥网吧的大楼下,我们并没有要上去的意思,我掏出手机,给陈哥发送了一条语音消息“陈哥,陈哥,我们到你网吧楼下了,我们就不上去了,你下来吧!”消息发送出去后,过了片刻,陈哥给我回复了一条语音消息“好。我马上就下去!”

这里的人流量很多,来来往往的行走着各色的行人,等了大概了几分钟的时间,我脑后传来陈哥的声音“唉,这呢,这呢!”我和于瑞闻声向着身后望去,只见陈哥站在了不远处的地方,正冲我们挥着手。

我拉着于瑞向着陈哥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我一边对着陈哥喊道“陈哥,我说中午咱上去吃去?你可要好好的尽尽地主之谊啊!”陈哥一笑,冲我点了点头。

我们来到了陈哥的跟前,陈哥和于瑞也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就对我说“说吧,你们想吃什么?”我从口袋拿出烟来,递给陈哥一根儿,说“吃什么到是小事儿,主要还得研究研究郑雨的事啊。”陈哥抽着我递给他的烟,表情严肃,对我说“嗯,这个我知道。既然我答应你了,我就一定会想办法的。”说完话,陈哥对着我旁边的于瑞问道“小妹,你想吃什么?”于瑞摇摇头,说“不知道呀,吃什么都行。不过现在我还不饿!”陈哥一笑,我也一笑。

我们三人并没有去什么高档的饭店用餐,而是就地选择了一家快餐店。简单的点了各自的食物后,我们一边吃,一边聊着。眼看着免费的西安之行就要结束了,我是非常的想在我结束这次西安游之前,安顿好小女孩郑雨的事!我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如小女孩郑雨的孩子存在,他们的生活也是非常的艰辛和不容易,可我的能力是有限度的!最重要的是,我这一次的西安之旅,我碰巧遇到了小女孩郑雨。她的遭遇让我于心不忍。我想,如果我遇到的不是小女孩郑雨,而是另一个穷苦孩子的话,我也会定当全力相助的。

吃过午饭,陈哥结了账,又聊了一会儿后,陈哥说他下午有事,我们这才离开了快餐店。现在只剩下我和于瑞俩人,我抽着烟,对她说“晚上你就别跟我去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大晚上的,别在跟昨天似的,出点什么别的意外。”于瑞瞪了我一眼“我不跟着你,你在把自己给弄丢了,你也不记路!”我笑了笑,说“怎么?这是关心我呗?”于瑞的小脸又红了,没等她开口说话,我挥手打断了她,一本正经的说道“听话,晚上你就别去了,你在酒店里好好休息。我不带着你,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你就别问了,我肯定是不给你亏吃的!”“可是......”没等于瑞把话说完,我又一次的打断了她,我拉起她的手,笑着说“行了,别可是可是的了,走吧!看看下午旅行团安排去哪玩!”就这样,我拉着于瑞,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躺在酒店房间里的床上,我抽着烟,望着天花板。虽然现在的我还是很困,可是我一点想要睡觉的意思都没有,我满脑子里乱糟糟的,非常的乱,乱的我无法集中精神去思考问题!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下了床,来到卫生间洗脸。凉水淋在我的脸上,非常的舒服,突然我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心中萌生,我不禁笑了几下。

所来无事,我躺在床上计划着我心中的那个想法。咚咚咚,几声敲门声,门外传来了老丶江的声音“小郑,开门,开门啊。”我十分的郁闷,看来老丶江对我帮他追王姐的事,还挺上心。我应了一声“来了!”

房门打开,老丶江探着脑袋向房里张望着,问我“唉,于瑞走了没?”我瞪了一眼老丶江,没好气的说道“早走了。干啥啊你?有事儿?”老丶江听我说于瑞已经走了,赶忙的走进了房里,一边走一边说“你帮我想招了没有啊?”我关上门,回道“那你也得给我点时间,合计合计啊。确保万无一失才行!这个能着急吗?”老丶江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将手里的烟递给我一根儿,满怀歉意的说“是是是,你看我唐突了不是!对了,下午去玩,你去吗?”我摇了摇头,将烟点燃,坐到了椅子上,说“不去了,没心情去了,你们去吧。”

老丶江躺在我的床上,疑惑的问我“怎么了?因为啥心情不好啊?难道于瑞没答应你?不能啊,我看那丫头也挺喜欢的啊。”我冲着躺在床上的老丶江伸出中指,骂道“我草,你给我滚蛋。有没有点正行了你?”老丶江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而是躺在床上抽着烟。

过来一会儿,老丶江爬起身,对我说“对了,你说我怎么做,王蕊才会对我有好感呢?”我听到老丶江的话,饶有兴致的望着老丶江,我笑着对他说“怎么?被她收拾的,都收拾出感情来了?我说那天下午,你俩究竟发生了什么呀?”老丶江听完我的话,前面还好好的,可当我问他和王姐之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老丶江突然表情一变,哭丧着脸,又是曾经那副极度委屈的模样。我越来越好奇,他和王姐之间,到底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丶江摇摇头,没有说话。我见眼下是最好的机会,如果我不把握好的话,以后还真费劲能问出什么来。我弹了弹烟灰,冷笑的对着床上的老丶江说“是这样的,你要是不告诉我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怎么帮你分析,怎么帮你部署计划啊?泡妞是一门学问,是讲究技巧的。你要是不告诉我,就算我想帮你,我也没办法帮你啊!”

老丶江坐起身,多看了我两眼,咬了咬嘴唇,好像做出了极难的选择一般,狠命的拍了一下床面,说“好,我豁出去了。为了爱情,我TMD拼了!”

我笑着做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来,望着老丶江,等待着他跟我讲出和王姐之间发生的事情!老丶江把烟掐灭后,又重新点上了一根儿,使劲儿的抽了两口后,对我说“其实也没啥,就是那天下午的时候,你不是说让我引开王蕊,好让你和于瑞单独相处么。”我点点头没说话。老丶江又说“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脑子里就一个想法,抱起王蕊我就跑。可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就后悔了。”说完话,老丶江流露出惊恐害怕和乐在其中的表情来。我也被老丶江的话吊起了胃口,不过我没打断他,只是静静的听着老丶江的讲述。

老丶江又抽了几口烟,将烟头掐灭,说“王蕊可真会功夫啊。你不知道,我抱着王蕊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她居然哭了,哭的还很伤心。我很害怕啊,这是咋滴了,怎么还哭上了呢?于是我就把王蕊放下,可没等我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她...唉!”我一愣,都这时候,你还卖什么关子啊?我焦急的问道“然后呢,然后呢?说重点,说重点。你TMD说话别大喘气。!”老丶江没有理我,又拿出烟来,点燃叼在了嘴里“她,她居然抱着我就亲。”我勒个大草啊,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个弯拐的,未免也太那个啥了吧!太让人猝不及防了吧!我的腰被闪的差点断了。

我还是没说话,我点头示意老丶江继续往下说。老丶江叹了口气,说“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过亲着亲着,王蕊好像叫了一个人的名字,不过我没听清。”等等,王姐亲着老丶江的时候,还叫了一下别人的名字,这...这又是肿么个情况也?此时我脑袋大的就跟大头儿子似的,我实在是没办法将这两件事正常的联系到一起。我尴尬的咽了口吐沫,摆了摆手,示意老丶江继续说。

老丶江看了我一眼,随后将烟头掐灭,说“后来我就问她,我说你亲我,还叫别人的名字,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这应该吧?”我点头说“应该。”老丶江又说“王蕊好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一愣,先是给我来了一个大嘴巴子,紧接着,你知道的,拳打脚踢,差点没把我给霍霍死。”

我追问道“她怎么打的你啊?还有,你记不记得王姐叫那个人名字的时候,是叫的男的啊,还是女的啊?你有印象没?”老丶江摇摇头,想了一会儿,说“不知道,好想是什么什么强,也好像是什么什么,哎呀我记不清了。”我在心里琢磨着的时候,老丶江又说“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啊,王蕊的功夫可真是厉害。开始我也反抗来着,可是一下子,我胳膊就让她给卸了,然后她就拼命的揍我。”我一惊,胳膊说卸就卸?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我现在有点后怕啊,我帮老丶江追王姐这件事儿,是好还是坏呢?我心里也没了底!

老丶江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异样,提醒我说“唉唉唉,你可答应我的啊,你可别办那没***子的事儿啊我告诉你。”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老丶江说“你放心吧,既然哥们儿我答应你了,肯定是会帮你出招的。我就不明白了,就因为揍你一顿,就把你吓成那样?”老丶江也叹了口气,说“我害怕她,并不是因为她揍我,我是因为她揍我的时候,那伤心痛苦的表情,我心里也有些不忍啊。不过她出手,是真的没留手!”说完话,老丶江惊恐未消的晃动了一下胳膊。我鄙视一笑,被揍怕的就是被揍怕的,找什么客观理由啊!

我问道“就因为这个,你就喜欢上王姐了?”老丶江点点头,说“嗯,还真是。虽然那天下午给我吓个够呛。可我后来发现,我还真喜欢上她了。”我暗叹啊,爱情来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也来不及逃啊!

我将老丶江跟我讲述的整件事,在心里串联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我对老丶江说“你知不知道王姐是离异的?你知道不知道王姐比你大?”老丶江点头说“我知道啊,不过我不介意。”我又说“帮你是可以,不过我也不敢肯定你是不是一时的脑筋一热,你别把王姐给辜负了。”老丶江站起身,拍了拍胸脯,大义凌然的讲道“这点你放心,我是真心喜欢王蕊。你说的我也明白,从今往后,我肯定好好做人,全心全意的对王蕊。我的眼里再也放不下第二个女人,当然,除了我妈。”我会心一笑,看来我所顾虑的,老丶江心里也明白,我们都没挑破。

我所担心的是,如果老丶江真的和王姐在一起了,那老丶江就不能在找小姐什么的了,这样对谁都不好。如果真的因为我的帮忙,他们俩在一起了,再因为老丶江找小姐这个事,伤了王姐的心,我也不好交代。不管怎么说,我们几个也算是认识了!

我看老丶江并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我点头对着老丶江说“既然这样,我帮你合计合计,到时候我给你支招,成不成,就全看你个人了。别的我也帮不了你。”老丶江见我答应,笑着拿出烟来,扔给了我一根儿后,对我说“那行,那你帮我想想招吧,我回去了。”

送走了老丶江,我坐在椅子上思索了起来!到底王姐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呢?老丶江能不能和王姐最终走到一起呢?

容我下文慢慢道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