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424 2017-06-19 19:38:57

  (第一百三十二章)酒店旁边的路边摊,卖各种挂件挂绳的白发老头,正拿着于瑞送给我的那颗花生仁,仔细的端详着。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看了半天,半晌过后,白发老头爱不释手,惊呼出声“嗯,不错,不错。确实是块好玉,老坑冰种,质地很好,也无杂质,玲珑剔透,实乃上上之品啊,真是不错,不错!!”我听着白发老头,从口中说出的赞叹话语,嗤之以鼻,我心想“切!忽悠谁呢,不就是想说我这块花生仁是块好玉,价格高,然后想高价卖给我挂绳,要宰我么!”

白发老头应该岁数不小了,因为从他白花花的头发来看,就不难看出,白发老头没有70岁,也得有60来岁。我看着白发老头没有说话,白发老头又是看了一会儿,爱不释手,随后发出一声轻叹“唉!好久都没见到过这么好的玉种了。小伙子,你这是从哪买的?”我抽着烟,回答道“朋友送的,怎么?我这块玉很值钱吗?”白发老头将手中的那颗玉豆角,放到了桌子上的一张柔软质地的布上,开口说“那看来,你的那个朋友很有钱啊,而且对你也还不错。这块玉确实是很值钱,最少也要几万块。”我大吃一惊,什么?就这么一小块玉,能值好几万块钱?真的假的啊?

我心中有些忐忑,有些惊慌,不知道是不是白发老头在忽悠我,打算将挂绳高价卖给我,我疑惑的问道“可拉到吧,大爷您可真能逗,就这么一块玉,能值几万块钱?打死我都不信啊,要不这么着,一万块钱我就卖给您了,您看怎么样?对了,您卖的挂绳,多钱一条啊?”

白发老头笑了笑,摇着头,说“我干这行几十年了,还能看走了眼?挂绳不贵,好一点的一百多,便宜的十块钱一条。小伙子你真能开玩笑,一万块钱我也收不起啊。这块玉,确实是块好玉!好生的留着吧!”我对白发老头报出的挂绳价格感到有些意外,不应该啊,这个价格真不算贵。难道说,白发老头并不是想先抬高于瑞送我的那颗花生仁的价值,然后在高价卖给我挂绳吗?

此时我心里也没了主心骨儿,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桌子上的那颗花生仁。白发老头见我半天不说话,笑着问我“小伙子,你选好要哪一条挂绳了吗?”我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开始挑选着我喜欢的挂绳。

挑来挑去,我也挑花了眼,都挺好看的,我也不知道要选哪一条。看了半天,终于我选择了一条黑色珠子的挂绳,将之拿在手里,对白发老头问道“就这个吧,这个多钱?”白发老头看着我选的那条挂绳,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好好好,好啊,年轻人,眼光真不错!这是最好的一条了,没想到小伙子你与我的缘分,不浅啊。”

听着白发老头的话,我心里冷哼一声,不过我却没有表现在脸上,我敢肯定,接下来,白发老头一定是狠夸一通那条黑色珠子的挂绳,然后高价卖给我。看来我心里的猜测没错,这白发老头,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无奸不商啊。

我没搭话,而是等待着白发老头接下来的表演。白发老头将我选好的那条黑色珠子的挂绳和花生仁做着比较,满意的点着头,说“嗯,不错不错。二者相配,堪称完美啊。”说完话,就准备将花生仁给栓上。

我着急了,赶忙的制止住老头的动作,连忙的问道“唉唉唉,先别着急栓,您还没告诉我,这条绳子多少钱呢?别到时候,您给我栓上了,您在要我个万八块的,我找谁哭切!”白发老头抬头笑望着看我,说“我看你与我有缘,今天,这挂绳,就送你这个有缘人了,不要钱!”

纳尼??what??这是什么情况啊?白送我了?这一下子给我整的愣在了当场,好半天也没缓过劲儿来,直到老头将挂绳栓好,把那颗花生仁递给我,我这才清醒了过来。

我看了看手里的挂绳和那颗花生仁,又看了看满脸微笑的白发老头,心中很是惭愧。看来,我是真的错怪这白发老头了。在白发老头的示意下,我将栓好的那颗玉豆角套进了脖子里,挂绳的长度恰好到处,很是完美,我尴尬的冲着白发老头笑了笑,道了一声谢后,就要转身离开。

这时,白发老头却把我叫住了“唉唉唉,小伙子,请留步,请留步啊!”我刚走两步,听到白发老头叫我,疑惑的回过头,望着不知道要干嘛的白发老头。白发老头站起身,多看了我几眼后,白眉一别,表情严肃的对我说“小伙子,实不相瞒,你与我有缘,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我冲着白发老头嘿嘿一笑,摆了摆手“那算了,还是别讲了,谢了啊大爷!”说完话,我就想走。

白发老头愣在了当场,根本就想不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也没理会什锦表情的白发老头,转身就想走。这时,白发老头着急了,赶忙的坐起身,奔着我就快步的走来,又将我拉回到了小摊位前。

没想到这白发老头,一把年纪了,力气还不小,愣是把我硬生生的又给拉了回来。我无奈的又站到了小摊位面前,疑惑的看着白发老头。白发老头咳嗽了两声,随后对我说“小伙子,不瞒你说,街边卖玉石挂件,是我的副业,我真正的职业是......”话说一半,白发老头警觉的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人后,白发老头这才朝着我的跟前儿凑了凑,小声又神秘的对我说“我真正的职业是,天庭第213号占卜卦象员!”

我勒个大草啊!白发老头的这一句话,吓的我是差点尿了裤子。什么什么什么???天庭???213号???卦象员???我的脑子当时就不够用了,呆呆的望着白发老头,说不出一句话来。白发老头见我痴呆的好像患有脑血栓后遗症的模样,笑了笑又说“年轻人,事无绝对。我真的是天庭第213号占卜卦象员,不信你看,我的上岗证。”

我又一次的傻眼了,我草!还TMD有上岗证?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看着白发老头掏出来的那张比烟盒大上一圈的东西,愣了。那张白发老头自称是上岗证的上面写着“天庭仙界集团,213号占卜卦象,周八。”下面还有一串数字,好像是电话号码,也好像是编制号码。

我傻眼了,这玩的是哪一出戏啊?白发老头又将那张上岗证翻了过来,我一看,心中的老血吐了好几吨。后面写着“售卖各种玉器,玉石,挂件。看风水,破煞,相阴宅。”这还不是最让人无语的,最让人无语的,下面居然还写有小额贷款,无抵押,无担保,当天放款的字样!我是彻底的傻了,没想到这老头,还身兼多种职业。

不过随后我就缓了过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TMD应该是遇到精神病了。要不就是江湖人称的老神棍。理顺了思绪之后,我也来了兴致,我倒要看看,这白发老头能跟我玩出什么花活来!

我望着收回那张自称上岗证的白发老头,嘴里念叨着“周八,周八...唉我说大爷啊,您怎么不在中间加个皮字呢?”我的话,白发老头没听明白,他想一会儿,说“那多不好听。周八皮,不好不好。”我笑出了声来,我又问道“哈哈哈哈,我说大爷啊,您这业务挺多啊,钱不少赚吧?”白发老头正正身子,一副是金钱如粪土的模样,慷概激昂的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我是个神仙,要钱有什么用?你别打岔,小伙子,你今天有卦。”

我想从口袋里把烟掏出来,可我发现,原来烟已经抽没了,我又没去买,只能作罢。白发老头见到我的动作,不明所以,还以为我是在给他掏钱算卦呢,白发老头摆了摆手,对我说“小伙子,你不用掏钱,我说了,你与我有缘,挂绳免费送给你,我在免费给你卜上一卦!”我点点头,对白发老头玩味的笑着说“那行啊,大爷,那您就受受累,给我算算,今天的彩票一等奖是什么号码,中奖了回头我肯定忘不了您老!”白发老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我说“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真的是天庭的人呢?我真的是天庭集团的,我真是......”我打断了白发老头的话,我补充道“是,我知道,我知道您老是天庭集团的第213号卦象员,您也甭说了,您打算给我算什么卦啊?我听听。”白发老头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小伙子,我看你面色红润,腮犯桃花,是大吉之兆也。”我在心里冷笑“呦喝,还面色红润,腮犯桃花,那是我刚吃完臊子面,辣椒吃多了,辣的。”

其实这些个江湖术士,老神棍们,算卦都是一个样,先给你好话说尽,糖衣炮弹先轰炸一番,等你云里雾里,被夸的神魂颠倒的时候,接下来,就该让你感到害怕了。我果然没有猜错,随后白发老头话锋一转,表情凝重的又说“可是小伙子你最近有一劫难啊,而且还是血光之灾。如果能躲过此灾,日后定当风调雨顺,万事安康啊!”瞅瞅,瞅瞅嘿,这就来了。

我装出一副惊恐害怕的表情来,对着白发老头说“真,真的吗?那,那大师您可要救救我啊。”显然我的这套说词和我的表情,白发老头很是受用。白发老头摆手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小伙子你放心,我说过了,你与我有缘,老头子我身为天庭集团的213号占卜卦象员,定当竭尽全力去帮助有缘的凡人,这也是我的工作。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小伙子你先坐下。”说完话,白发老头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张小马扎来,我接过马扎坐了下去,饶有兴致的看着白发老头的表演!白发老头的神态,言行举止,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破绽来,不禁让我心生佩服。看来,真正的演技派,是在民间啊!

白发老头端详我半天,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尴尬一笑,说“周大爷啊,您看...我还有救吗?”白发老头挥手示意我不要出声,随后白发老头又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只铃铛。我看的一惊,我草,这不正是道士用的,做法事的时候说出急急如律令之后,摇的那个铃铛吗?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咱就姑且叫它铃铛吧!

看来白发老头的家具还真不少,就是不知道白发老头最后能不能拿出一尊小金佛来!只见白发老头嘴里念念有词,一边念叨,一边摇晃几下手里的铃铛,随后白发老头迅速将手中的铃铛扣到了桌子上,表情凝重,望着我说“小伙子,你放心。老头子我总算没有丢我们天庭集团的脸面,你的劫,老头我已经帮你破解了,只可惜......”白发老头表演到这,我已经看出白发老头该拿出他的杀手锏了,不是减了自己寿多少年,就是诸多对自己不利的因素。

我为了不冷场,我接过白发老头的话,焦急的问道“可惜什么?大爷,大师,可惜什么啊?”白发老头戏做的很足,叹了口气,摇摇头没说话。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装着样子,看着白发老头,我TMD也不说话,看你往下怎么演!

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气氛一度非常的尴尬,我们俩一老一少就那么相互的看着。老的表情很到位,少的表情很猥琐的似笑非笑。终于,这尴尬的气氛被白发老头打破,他说“只可惜老头子我不久就要回归天庭集团去汇报工作,你的劫,老头子我无能,没有给你破解干净,还剩一点,唉!!!”

他大爷的,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接下来,姓周的白发老头不是跟我要钱消灾,那就是跟我要钱消灾,铁定的,没跑了。我掏出诺基亚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我也不想在跟白发老头玩下去了,我笑了,从口袋里掏出10块钱来,放到了白发老头面前的桌子上,说“行了大爷,我谢谢您了。我感激不尽,剩下的,就让天意看着办吧!”放下钱之后,我就站起身,想要离开。

白发老头见我又要走,马当时的就又急眼了,他赶忙的招呼我“唉唉唉,别走,别走啊。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小伙子你只需要花点香火钱,就可以完全的破劫了。”我没理白发老头,调头就走。

白发老头又喊道“香火钱不贵,100就行。唉唉唉,小伙子,小伙子。”我走了几步,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回过头一看,是追过来的白发老头,我笑看着他,说“怎么了大爷?没事儿,我命硬,老天不收我。您要是没啥事儿,我就先撤退了,我还有事儿呢,您忙着。”说完话,我继续朝前走着。

白发老头彻底的慌了,又一次的拉住了我,说“那,那不行。既然答应给你破劫,就要破解干净,还剩一点,这算哪门子天庭集团的员工啊。小伙子,100块钱不多,100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更何况能祝你日后风调雨顺,万事大吉呢。”我有些不耐烦了,先前说过的,挂绳免费,算卦破劫也免费,怎么这会儿就变卦呢?我说“大爷啊,我真有事儿,风调不调的,雨顺不顺的,跟我没啥关系,这跟农民种庄家的收成有关系。没啥事儿,我先走了啊!”白发老头还是不依不饶,又说“小伙子,挂绳那也是成本啊。多少你意思意思。”我心里哈哈一笑,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我看着白发老头的岁数也不小了,还出来摆摊谋生计,多少我也有点于心不忍,我叹了口气,自认倒霉,又从口袋里掏出20块钱,交到了白发老头的手里,说“大爷啊,我就这么多,你们老神仙不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么。再说了,你们神仙还用吃还用喝?随便使点法术,变出来不就行了么!您老要钱也没啥用,要了也是白搭。我一共就30块钱,算是我孝敬您老的,别嫌多啊!”

当时我的口袋里真的就只剩下这最后的30块钱了,白发老头见我口袋里真的没钱了,他接过钱,对我摆了摆手,说“小伙子,我看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天庭集团的卦象员。这也难怪,谁叫你们凡人只有肉眼,没有慧眼呢。”我不置可否的点头,废话,眼睛要没肉,那不成俩窟窿眼了吗!

既然钱已经给了白发老头,虽然不多,可我心里还有些肉疼,里外里合着挂绳要了我30块钱去了。我也不做耽搁,就想离开。这时,突然有人从马路的对面大喊一声“唉,那老头,这里不让摆摊,你别动。”我寻着声音望去,我草!壮哉我大中华的队伍来了!城管!

白发老头也看到了对面的城管,一下子就慌了神,赶忙的朝着他摊位跑去,这家伙,看不出来,这老头腿脚还挺好,跑的还挺快!白发老头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边对我喊“小伙子,相信我,我真是个神仙,以后你会明白的。时机一到,你我会再次见面,到时候,你会有求于我的。”白发老头说完让我听不懂的话后,也收拾好了桌子上的各种东西,撒丫子就开跑。

我看的一阵惊叹啊。白发老头背着的那张小桌子,怎么说也得有十几斤重,然而背在白发老头的后背,居然没有一丁点的吃力的意思。真不知道,白发老头以前是不是运动员出身啊!电光火石之间,白发老头就跑没影了,马路对面的城管也姗姗来迟。

城管一共三个人,个顶个的撅着个大肚子,就过个人行横道的路,就累的半蹲在那里,喘着粗气望着白发老头消失的方向,嘴里埋怨道“TMD,跑的还真快,我草。别再让我看见你。MD!”

我望着气喘如牛的三个城管,鄙视一笑,转身走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