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905 2017-06-23 20:39:40

  (第一百三十六章)这一天的时间,就快要结束了,等我们将郑大爷的骨灰盒,埋在了那片小树林,回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陈哥雇来的,那四个帮忙埋郑大爷骨灰盒的人,在回到了酒店的门口,从陈哥那里拿了钱后,就离开了。郑大爷的后事,全都是陈哥一手操办的,我是真心的感激陈哥,忙里忙外的,最后连一口饭都没吃。我询问陈哥一共花了多少钱,我想把钱给陈哥。可陈哥却骂了我一句,随后也开车离开了。

马龙站在酒店的门口,看了我和于瑞,还有小女孩郑雨几眼后,良久,他开口说“那行吧,我也回去了。郑旺啊,等你回去了以后,记得要常跟我联系啊!过段时间,我没事了,去找你玩,到时候别说不认识我啊你!”我嘿嘿一笑,伸出手来,和马龙握了一下手,笑着说“嗯知道。放心吧,你这朋友,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有机会去找我玩,吃喝拉撒睡我全包了!”马龙点头一笑,和于瑞还有小女孩郑雨说了声再见后,上了越野车,也离开了。

酒店的大门口,只剩下我们三人。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燃抽了一口,回过头对着于瑞说“走吧,你带小雨回房间休息去。”于瑞点了点头,拉着小女孩郑雨的手,和我走进了酒店之中。

在下葬郑大爷骨灰盒的时候,小女孩郑雨真的很坚强,虽然我能看得出,小女孩郑雨满脸的悲伤表情,但是她却没有掉眼泪,这让我很欣慰。亡者已逝,尘归尘,土归土,但是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的活着才对。

很快的,我们坐着电梯,就来到了我房间的楼层,我走出电梯,对着于瑞和小女孩郑雨微微一笑,于瑞也对我点点头,好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一般。电梯门关闭,我朝着我的房间方向,走了过去。

今天我很累,非常的累。拿出房卡,打开房门,躺在酒店房间里的大床上,我思绪万千啊。我掏出诺基亚手机,给老丶江拨了一通电话。嘟嘟几声后,电话接听后,随即传来了老丶江的声音“喂,怎么了?想到什么好招了吗?”我苦笑啊,看来老丶江认为我给他打电话,就没别的事了。我有些不满的回道“我草,就TMD知道这个事,你在哪呢?”老丶江嘿嘿一笑,说“我在房间呢,怎么了?”我点上一根儿烟,抽了一口,谈谈的说“咱哥俩喝点不?心情不好我。”

老丶江疑惑的问“怎么了?行啊,去哪喝?”我想了想,对着电话里的老丶江说道“算了,咱俩去外面买点啤酒小菜什么的,回房间里喝吧。那你一会来找我,咱俩出去买酒菜去。”老丶江对我的这个提议,非常的满意,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下来。挂断了老丶江的电话后,我走到房间的门口处,将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随后我就来到卫生间里去洗脸。

很快的,老丶江推门而入。我一惊,我草,这也太快了吧?我脸还没洗完呢,这就来了?我洗漱的速度,那可以说是电光火之,快如闪电啊。没等我开口问老丶江为什么这么快下来的时候,老丶江开口喊着“走啊,走啊,我早就想喝酒了,正好!”我将水龙头关上,从卫生间里探出身子,对门口的老丶江说“你大爷的,你怎么这么快啊?你瞬移过来的?”老丶江看着我,嘿嘿一笑,说“喝酒这等大事,不快点能行吗?”我对老丶江的话不怎么感冒,因为我知道老丶江有这个爱好!第一,老丶江特别爱抽烟,而且抽的还很多,第二,老丶江也特别爱喝酒。我也是听老丶江说的他爱喝酒,但是老丶江什么酒量,我却没有见识过。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我也豁出去了,和老丶江不醉不归。洗完了脸,我拿好随身东西,和老丶江下楼去买啤酒和小菜了。

在酒店马路对面的一家小超市里,我和老丶江买了一箱子啤酒,一箱子易拉罐装的啤酒很沉,携带不方便,于是我和老丶江合计,先把一箱子啤酒放到我房间里,在去买吃的和下酒菜。于是我们俩把一箱子啤酒放到了我房间后,又一次的走出酒店。夜晚的西安,更加的热闹起来。我和老丶江买了一些熟食和一些小食品,还有很多的袋装花生,鸡爪子之后,这才满意的回酒店了。

来到了我的房间里,我把茶几上的东西拿走,摆在了房间宽敞的地方,又把茶几旁边的两把椅子拿了过来摆好。这才将我和老丶江买来的下酒菜,一一的摆在茶几上。老丶江把啤酒的包装纸打开,拿了几罐啤酒后,一拍脑门儿,说“哎呀我草,我忘了,这TMD是常温的。”我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说“没事,是酒就行啊,怎么喝不是喝,对吧?咱哥俩儿...开整吧?”老丶江也觉得我说的话有些道理,点点头道“也是,凉的热的,反正也得喝进肚子里,MD开整!”说完话,老丶江打开一罐啤酒,拿到了我的面前,随后老丶江又打开了一罐。

老丶江扬了扬手中的易拉罐啤酒,对我说“啥也别说了,先整口灌灌缝儿!”我一笑,拿起老丶江拿给我的那一瓶易拉罐啤酒,和老丶江相互的碰了一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还真别说,常温的啤酒,就是没有冰镇的啤酒喝的过瘾啊。不过也不影响我们哥俩儿喝酒。我这次喝酒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喝醉而已。

半瓶酒下肚,我打了个嗝,顺手拿起就近的一只鸡爪子,撕开包装袋,啃了起来。吃掉半个鸡爪子后,我对老丶江说“唉,对了,王姐那个表弟,怎么这几天我没看到他啊?”老丶江包着花生,抬头看着我,说“你还不知道啊?那个结巴走了,说什么公司有事,他就回去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不清楚。怎么了?你找他有事吗?要揍他的话,算我一个啊。”我白了老丶江一眼,对老丶江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的?能动手,尽量别吵吵不知道吗?”说完这句话,我觉得好像说反了,我又补充着道“哎呀我草,说反了,是能吵吵,尽量别动手才对。咱有先天优势啊,就嘴皮子这一方面,霍霍不死他我!”老丶江哈哈一笑,又拿起易拉罐啤酒,跟我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我看的有些发蒙。我草!老丶江原来这么能喝吗?易拉罐的啤酒,怎么说那也是500毫升呢,两口就给喝没了?我望着轻松自若的老丶江,心中一阵的无奈啊,看来今天想要试探出老丶江的酒量,多半是没什么希望了。我一咬牙,也将易拉罐啤酒干了个底朝天。

三瓶啤酒下肚,我开始有些晕眩了。看来我的酒量,也就这意思了,没有上升的空间了。房间中的茶几上,撕开的包装袋很多,花生皮子也很多,我和老丶江虽然喝掉了三瓶啤酒,可我们俩吃的也不少!我点上一根儿烟,将上衣脱掉后,继续包着花生吃。虽然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很凉,可我还是很热,老丶江也将上衣脱掉,光着膀子抽着烟。

老丶江弹了弹烟灰,看了看地上的一箱子啤酒,对我说“今天咱俩不把这一箱子啤酒给报销了,谁都别走。”可能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冷哼一声,不屑的冲着老丶江说“切,那肯定的。必须把酒喝光了。”说完话,我挑衅的打开一瓶新的易拉罐啤酒,白了老丶江一眼后,仰头就喝。易拉罐啤酒被我喝干净后,我打着酒嗝,冲着老丶江挑眉说道“赶紧的,你也走一个啊。”老丶江也不甘示弱,也打开了一瓶新的易拉罐啤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我们俩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一罐接着一罐的喝了很多啤酒,大概能有四五罐的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跑到了卫生间去放水。喝啤酒,就这一点好处,那就是利尿!我足足尿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我这才舒畅的提着裤子回到茶几前,继续和老丶江喝酒。

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喝高了,身体的协调性,几乎差不多已经丧失了,但是我的脑子却非常的清醒,只是身体有的时候,不听使唤而已。我抽着烟,对老丶江说“唉,老,老丶江,你,你知道,知道我这几天,天干嘛去了吗?”老丶江也是有些犯迷糊,但是老丶江肯定比我强,他啃着鸡爪子,看着我说“你干嘛去了?说说。”我冲着老丶江摇头一笑,说“我,我要把郑雨带回家,我照顾她。”老丶江一愣,没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抓起茶几上的一把花生皮子朝我扔来,说“谁...谁谁谁?你喝傻了吧?说啥呢?”

我仰头看着房间里的天花板,说“就,就是那个,那个捡,捡瓶子的,的小女孩啊。她,她爷爷死了,就,就,就在,就在今天刚办完,办完她爷爷的后事。”老丶江虽然不知道郑雨是谁,但是却知道那条小吃街,遇到的那个捡瓶子的小女孩。老丶江又问“怎么回事儿啊?你这两天到底干啥去了?”我拿起茶几上的易拉罐啤酒,冲着老丶江一笑,说“先干了,我就告诉你。”不等老丶江拿起易拉罐啤酒和我碰一下,我一仰脖,就将手中的啤酒喝没了。

等老丶江也把自己的啤酒喝掉之后,我这才前言不搭后语的跟老丶江讲述了我这两天发生的事。老丶江听完了我的叙说,惊讶的合不拢嘴,看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过了好半天,老丶江这才张口,他说“你?你说的是真的吗?”我长出了一口气,冲着老丶江点点头。老丶江见我再一次的确认,他拿出一根儿烟,点燃抽了起来。

我酒喝多了,有两大特点!第一就是话多,第二就是睡觉。但是我现在刚达到话多的那一阶段,我嘴开始不停闲了。我又和老丶江说起了我的前女友,欣欣的种种过往,反正我说了很多,虽然有的我已经记不清了。

酒过三巡,我和老丶江都喝高了,老丶江醉醺醺的抽着烟,摆着手,牛B哄哄的对我说“小郑啊,我跟你说,过去,就过去了。没啥大不了的。再说了,你这样,对于瑞公平吗?”我一愣,是啊。这样的我,对于瑞真的公平吗?

我笑了笑,对老丶江点点头,含糊不清的说“知...知道了。来...接着...接着喝...喝酒。”我迷迷糊糊中,又拿起一罐啤酒,往嘴里灌着。眼见一箱子啤酒就快要没了,我实在是不行了,也扛不住了,我摇摇晃晃的跑到了卫生间里,吐了。老丶江比我强,他虽然也喝了不少,可老丶江看样子,还没到要喝吐的地步。

吐完了之后,身体的协调性明显的好了许多,于是我准备洗把脸,我拧开了水龙头,双手捧起一把凉水,淋在了我的脸上,凉水瞬间让我清醒了许多,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我看到了脖子上挂着的那条挂坠,我欣慰的笑了,虽然我的笑容有些伤感。我用毛巾擦了擦脸,走出了卫生间,回到了茶几前,坐在椅子上看着老丶江。

现在的我,吐出去之后,酒醒的差不多了,我拿起一罐啤酒,对老丶江说“唉,老丶江啊,你说这感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丶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抓起一把花生,一边包着花生,一边吃着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别想了,喝酒吧。”说完话,老丶江又把花生放在了茶几上,拿起一罐啤酒,喝了两口。

我也拿起一罐啤酒,喝了一口后,我对老丶江说“唉对了,我说老丶江,我想了想,我看还是别出什么花招来追王姐了。我看你就直接来,比什么都强。整那些个虚头巴脑的,有啥用?你觉得呢?”老丶江听我提起了王姐,瞬间就来了状态,双眼冒光的盯着我看,急切的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才好啊?”我将最后一只鸡爪子撕开,放到嘴里就啃,想了一会儿,说“要我说,你直接跟王姐表白,看看她的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根本不用怕被拒绝。只要你真心喜欢王姐,我想一次两次的拒绝,应该不会成为你放弃的原因吧?”老丶江闷头沉思了起来,过了半天,老丶江抬起脑袋,冲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行,那就这么办。反正我是真心的喜欢王蕊,我这辈子就想跟她过。”我望着老丶江认真的模样,递给他一根儿烟,笑着对他说“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吧。一会儿我给于瑞打电话,让她把王姐叫出来,你去跟王姐说你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老丶江接过烟,听完我的话,愣在了当场,睁着滴流圆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

我冲着老丶江比划一下鄙视的手势,说“瞧你这个出息劲儿,一会儿不用我教你怎么说了吧?那我这就给于瑞打电话叫王姐了啊。”说着,我就掏出了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准备给于瑞打个电话,让她把王姐叫出来。

我正准备拨于瑞电话的时候,老丶江却赶忙的站起身,一把将我手里的诺基亚手机抢了过去,尴尬的说“那个,那个啥,明,明天再说吧。”我瞪了老丶江一眼,将茶几上的花生皮子抓起一把,朝着老丶江就砸了过去,恨铁不成钢的对老丶江说“你怎么这么怂啊?连这点胆量都没有?有啥好怕的?大不了拒绝你,你是少块肉啊,还是少了啥?我告诉你,追女人的三大要领是什么,你知道吗?”老丶江疑惑的看着我问“什么要领啊?高富帅?”我真是被老丶江给气坏了,我喝了一口啤酒,不屑的说“什么狗屁高富帅。我告诉你,泡妞有三大要领,你要是领悟了这泡妞真谛的三大要领,那你在今后的泡妞生涯中,将无往不利,无坚不摧!”老丶江听我说的泡妞三大要领,竟如此的玄乎,急切的问道“什么啊,你倒是说啊,赶紧的。”我嘿嘿怪笑两声,用手指了指还剩下最后两罐没打开的啤酒,说“先干一个,我就告诉你!”老丶江也不含糊,拿起易拉罐啤酒,打开就咕咚咕咚的喝光了,老丶江打着酒嗝,说“草,现在,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满意的神秘一笑,冲着老丶江招了招手,示意他离我近一点。老丶江凑了过来,我伸手抓住老丶江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我告诉你,这泡妞的三大要领是......第一,不要脸,第二,不要脸,第三,还是不要脸,懂了没???”说完之后,我就松开了老丶江的耳朵,自顾自的包着花生,喝着啤酒!

老丶江还做身子朝前的动作,消化了一会儿我的话后,良久老丶江坐会到了椅子上,冲我大骂一声“我草,你耍大刀呢?你耍40米长的青龙偃月刀呢?就这还TMD是什么泡妞三大要领?你TMD忽悠谁呢。”我没理会老丶江,冷哼一声,解释道“你还别不信,我跟你说,假如有个女的,我是说假如啊,非常的喜欢你,但是你却不喜欢她。那个女的对你死缠烂打,脸都不要了,就要跟你好,你说,就算你铁打的心,你能不感动,能招架的住吗?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我的话,使得老丶江陷入了沉思中。片刻后,老丶江回味着我话里的意思,他先是点点头,随后自言自语道“咦,你还别说,还真挺有道理的。要是真有那样的女人,对我那样的话,我估计我还真招架不住。”

我拿起啤酒,对着老丶江说“所以,三个不要脸政策,就是泡妞的最高境界!来吧,走一个!”说完,老丶江也拿起啤酒,和我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我们的啤酒喝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我TMD今天居然喝了这么多,一箱子啤酒,总共是24罐,也就是说,我居然喝了12罐啤酒,这可真是破天荒,出奇迹了。老丶江已经没有啤酒了,因为刚才只剩下最后两罐啤酒,老丶江已经喝光了那一罐,最后那一罐啤酒,是我的。我打开了最后一罐啤酒,对老丶江说“其实我跟你说,男人追女人,跟女人追男人是一样的道理。你追她,她高兴。她追你,同样你也高兴。”老丶江点点头,说“这个倒是没错,只是......唉,我就一开面馆的,我怕,我怕我配不上王蕊啊。”看来老丶江最终还是说到了问题的关键,就是门当户对的问题上了。我摆摆手,对老丶江说“你别想那么多了,面包总会有的。如果你们俩人真心的相爱,一切的阻隔,都不是问题。门当户对固然重要,可没有感情做基础,其它的那些,也都是白搭,瞎扯淡。”我的话,似乎给了老丶江极大的信心,老丶江一笑,将诺基亚手机还给了我,说“我草你大爷的,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打吧,给于瑞打电话,把王蕊叫出来,我这就跟她表白去,MD!谁怕谁啊!”

我哈哈一笑,拿着诺基亚手机拨通于瑞的电话。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老丶江,我是怕他的自信心,再一次的受到打击,没好意思跟他说。其实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房,隔车,隔她妈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