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530 2017-06-29 20:12:03

  (第一百四十二章)西安这座城市,城市中的一家游乐场里,游乐场里真人扮演的鬼屋中,鬼屋中的地下室,地下室中不知什么方位的一处幽暗空间里,正上演着非常戏剧性的一幕!那就是人鬼大战!二男大战萌版撒旦!

我和老丶江,在被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不分青红皂白的踹倒在地之后,我们俩都傻眼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和老丶江坐在地上,绞尽了脑汁,愣是想不个合理的解释来!

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扮演者,手里拿着那把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大个死神镰刀,站在了我和老丶江的面前,哈哈的笑着“哈哈哈哈,让你们见识一下撒旦真正的力量!”说着话,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高高举起手中的那把大个死神镰刀,意思很明显,这是要砍我们俩啊。我一看此情景,彻底反映不过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我和老丶江我们俩人,在通过那条小门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穿越了?不能够啊,这怎么可能!我在脑中快速的思考着,可是眼前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却不给我思考的时间,只见那把个头很大的死神镰刀就要砍到我和老丶江了,我知道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应该赶紧的躲开这一攻击。

我赶忙的快速站起身,拉着坐在地上发愣的老丶江,向后拽着。说时迟那时快啊,就在我把老丶江拽出攻击范围的时候,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手里的那把大个死神镰刀也随之落下。让我意外的是,我并没有听到金属敲击地面的声音,我听到的,好像是塑料拍打地面的声音。这多多少少让我有些释然了!那肯定啊,我们这是来这家真人扮演的鬼屋里玩来的,就算我们面前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是最终BOSS,但是他敢伤到我们吗?显然是不能!不冲别的,就冲卡哇伊版本撒旦手中的那把塑料死神镰刀,就是很好的证明。

渐渐的,我的脑中理顺了一些思绪。我将坐在地上发愣的老丶江拉起身,我对着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说“唉,我说哥们儿,你这是想干啥啊?”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冲着我嘿嘿怪笑“嘿嘿嘿嘿!想干嘛?当然是揍趴你们了。既然你们已经来到了这里,规则应该很清楚!别怪啊冒险者!”说完话,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根本就不给我再次说话的机会,挥舞着手中的塑料死神镰刀,就冲了过来。由于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动作太快,根本来不及防备,又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这次的力道,要比第一次踢我和老丶江的那一脚,力量大了许多,我肚子吃痛,一下子又摔倒在了地上,老丶江同样也是,被踹在了地上。

我心中火大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被面前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踹的有些发火了,我骂道“我去你大爷的,你TMD来真?”卡哇伊版本撒旦哈哈的笑着,并没有说话,显然是在为刚才很轻松就踢倒我和老丶江而得意。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这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跟我们俩来真格的,我们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MD,跟他丫拼了!

我再一次的站起身,顺手把老丶江也给拉了起来,我看了几眼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扭头对着身旁的老丶江说“唉老丶江,TMD这泡货跟咱俩玩真的。”老丶江呆呆的回头看着我“啊...好,好像是。我怎么有点犯迷糊了呢?这到底是怎么了?”大概的,我稍微的明白了一些这其中的缘由。不是这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因为少有人能走到这里,寂寞的拿我们俩来练手,就是卡哇伊版本撒旦口中说的那个规则。我估计那个规则,应该就是可以动手,揍来到这里的玩家们,借以来保护那个1000块钱的奖励。虽然我心里这么想着,却不知道对不对。反正现在来说,不管对不对,我和老丶江都不能任人宰割了。

我嘿嘿一笑,看着面前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对老丶江说道“不光你迷糊我,我TMD也迷糊。不管怎么着,既然这个山寨撒旦敢跟咱俩动手了,那咱俩也得还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随后我又看向了老丶江“你想不想立刻马上的拿着1000块钱的奖励,见到王姐?”老丶江听到我提起了王姐,瞬间就来了状态,老丶江点着头,激动的说“那不废话么,想呗!”我点点头,又说“那就行了。既然你想马上见到王姐,又想得到那1000块钱的奖励,只有一个办法!”老丶江急切的问道“什么办法啊?”我对着面前卡哇伊版本的撒旦,伸出了国际骂人的手势,说“揍他个小B崽子!”

真人扮演的鬼屋中,那处最终线索的空间里,我和老丶江一人一脚的踩着那个卡哇伊版本撒旦的屁股!没错,我和老丶江我们俩连起手来,很快的就把这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给揍趴下了,我得意的骂道“你个小B崽子,服不服?”趴在地上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面具已经被我和老丶江取了下来,面具下,是一个年龄不大的男人。看样子,年龄差不多跟我和老丶江一样,二十多岁的样子。趴在地上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嗷嗷的叫唤着“唉唉唉,你们,你们这是违规,不算数。”我吐了一口唾沫,回道“我去你大爷的,你揍我们俩就行,我俩揍你就TMD不行?谁TMD定的?啊?”老丶江也在一旁附和着“就是。你个小B崽子,赶紧的把1000块钱拿来,我们哥俩儿饶你不死。”趴在地上,嗷嗷叫唤着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突然向着左边一个翻滚,逃出了我和老丶江的魔脚。站起身后,卡哇伊版本撒旦气呼呼的看着我和老丶江,说“你们,你们到底看没看规则啊?”

我和老丶江对视一眼,哈哈一笑,我说“看个蛋的规则,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个小B崽子踹我们俩来着。”卡哇伊版本的撒旦,看着我和老丶江,又问道“那,那你们俩是怎么进来的?既然到这里了,那谜题肯定是解开了,你们俩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了。”嗯?谜题?解开?什么意思?我和老丶江又都迷糊了。我问道“啥谜题啊?不知道啊?”

我们对面的卡哇伊版本撒旦的扮演者,疑惑的看着我们,良久后,他又问“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说“什么怎么进来的,我们俩直接来到地下室,绕来绕去的,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怎么,你有意见吗?”听完了我的话,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一拍脑门儿“我草。我就说,你俩要是真正的解开谜题,应该知道这里的规则了。”说完话,那个卡哇伊版本的撒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跟我和老丶江说起了这家真人扮演的鬼屋,应该怎么玩!

原来啊,这家真人扮演的鬼屋,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各个地方,都留有一些线索,只有玩家们,将这些线索全部的规整在一起后,会指引玩家们,来到这里,也就是那个卡哇伊版本撒旦的地方。在规定的时间内,需要通过撒旦试练,才可以说真正的通关,得到那1000块钱的奖励。但是这个难度有些大,不说3个小时的时间,有些不够用,就说那些个七零八落的线索,都够玩家们喝一壶的了。就算在规定的3小时内,把所有的线索都找齐,来到了撒旦试练这里,还是有难度通关的!原因就是,我们面前的这个撒旦扮演者,可以动手揍玩家们,但是玩家们不可以还手,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抗住撒旦的攻击,来到那处台阶,按下那个箱子里的按钮,才算通关,就可以得到1000块钱的奖励了。

我和老丶江都听傻了,这是谁家二大爷定的规则啊?这不明摆着,不让玩家们过关么!这么苛刻的条件,能通关才见鬼了呢!不过我又一想,其实要得到1000块钱的奖励,也不是很难。就拿我和老丶江我们俩来说,如果我们事先知道了规则,我们俩其中一个拖住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另一个去台阶上,按下箱子里的按钮,也可以配合的很好,完成通关。最难的,还要说寻找线索了,这才是最难的。因为玩家们,不知道线索在哪里,而且这里的地方又很大,又都是陷阱机关,如果不是福尔摩斯在世,很难把线索集齐。听完了卡哇伊版本撒旦的讲述,我和老丶江都是大眼瞪小眼。看来我们俩的运气,还算不错。歪打正着的,稀里糊涂的,没用任何的线索,就来到了这里。该说我们幸运呢,还是我们点背呢?幸运的是,我们来到了最终试练这里!点背呢,我们俩无缘无故的让人踹了两脚!

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坐在地上喘着气,瞪着我和老丶江我们俩人。显然是在为刚才我们出手揍他,而心生敌意。忽然我脑中灵光一闪,我看着面前坐着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我小声的在老丶江的耳边说“唉,你听明白了吗?关键在那台阶上的箱子里,一会儿我拖住他,你去按下那个按钮,咱俩就能得到那1000块钱的奖励了,一会儿听我指示。”老丶江听闻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笑着点点头。

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见我和老丶江不怀好意的冲着他笑,卡哇伊版本的撒旦,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身子,戒备的说“怎么?你俩想干什么?”可能被我和老丶江揍怕了,因为我和老丶江在之前,揍的他不轻啊!我没回答卡哇伊版本撒旦的话,我快速的站了起来,嘴里叫唤道“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受死吧!”一边喊着,我一边张牙舞爪的,朝着坐在地上的卡哇伊版本撒旦,冲了过去。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见我冲了过来,骂了一句“我草”之后,也迅速的站起身,躲避着。老丶江见我已经跑了过去,他也快速的站起身,朝着那处台阶跑了过去!一切都在我和老丶江的配合中,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我追,他跑,他跑,我追。我和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展开了拉锯战。在我追着卡哇伊版本的撒旦,跑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后,突然这个空间里,一道声音响彻了这里“恭喜你冒险者!你的勇气,证明了你!”这道声音消失后,这个空间里那个激昂的让人热血沸腾的BGM音乐声,也随之消失了!看样子,我们好像是通过了这最后一关!

老丶江站在那处台阶上,冲我喊道“唉,我拿到撒旦的心脏了。”我看向台阶上的老丶江,他手里拿着一颗好似是心脏的东西,由于这里的光线不是很足,距离又比较远,我也看不太清楚,只是依稀的看样子,凭感觉来说,好像是一颗心脏!听到老丶江的话,我也失去了在追卡哇伊版本撒旦的意思,我站在原地,冲着台阶上的老丶江喊着“OK。下来吧,咱出去拿钱去!”

老丶江走了下来,笑呵呵的把玩着手里的那颗撒旦的心脏。离近了一看,确实是一颗心脏模样的东西,我用手摸了摸,是塑料的一颗心脏。我拿着那颗塑料的撒旦心脏,笑着对远处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打趣的说“这就行了吧?你心都没了,还怎么跟我们俩斗?我们俩可以出去了吧!”站在远处的卡哇伊版本的撒旦,叹了口气,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按了一下后,说“那边,那边有门,你们俩可以从哪出去,真倒霉,还挨了顿揍。MD!”我和老丶江也不理他,拿着那颗塑料的撒旦心脏,朝着台阶右边的一道门走了过去。

“唉,门外还有一道关卡,你们俩小心点吧。”听着身后传来的卡哇伊版本撒旦的说话声,我笑了笑,头也没回的说“那个啥,那就谢谢了啊!”

通过撒旦房间的那道门,我和老丶江又来到了一处空间。这里非常的冷,看来这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太低了。我和老丶江我们俩就像凯旋归来的将军一般,大模大样的走着,根本没把卡哇伊版本撒旦的话,放在心上,全当成了耳旁风。“切!还有关卡。人来杀人,鬼来杀鬼!”我满不在乎的说着。老丶江也笑着说“MD,就是,谁来我就揍谁。”

这里是一条大路,相比我们之前遇到的过道要大了许多,旁边也没有房门,只是一条笔直的通道。在前方,有一道大铁门,上面写着字,这里依然很黑,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字。不过当我和老丶江拿着那颗塑料的撒旦心脏,走到那道大铁门前的时候,看清了上面写着的字!“鬼门关”三个大字,挂在大门的上方,我和老丶江不以为意,我笑着说“你还别说,这里的鬼屋,还真挺好玩的,中西结合啊!你说一会儿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什么的,会不会破门而出啊?”老丶江哈哈一笑,没说话,就要准备推开那道大铁门。

这时,那道大铁门,却自己打开了。虽然相当的诡异恐怖,但是我和老丶江已经完全的不害怕了!伴随着大铁门咯吱咯吱的声响,大铁门缓缓的打开了一条缝隙。通过缝隙往里面看去,在远处,有一道亮光,我觉得应该就是出口的位置了吧!我和老丶江顺着大铁门打开的缝隙,走了进去。周围依旧环绕着恐怖的音乐,和凄惨的叫声。这些根本不足以让我和老丶江感到害怕了!走进大铁门的同时,我们身后的大铁门,又咯吱咯吱的自己关闭了。

我和老丶江拿着那颗塑料的撒旦心脏,悠哉悠哉的朝前走着,根本没把这些放在眼里!突然我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动静,我疑惑的咦了一声,转过了身子看着。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东西。老丶江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说“没事儿,我刚才好像听到了脚步声。我说咱俩还是小心点吧,别再让人给揍了!”老丶江听完我的话,点点头,戒备着看了看,在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后,我和老丶江这才继续朝着有光亮的方向走着!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大,老丶江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我和老丶江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我们相互的看了一眼后,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继续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就在一个瞬间,我和老丶江齐齐的转过了身子,二话不说,飞身一脚,我和老丶江我们俩人,一人踹到了一个人。不,不是人,还真是TMD黑无常和白无常。我和老丶江的动作,是我们身后的黑白无常没有预料到的,他们俩吃痛的同时,大吼一声“哎呀我草!”这还不算完,我和老丶江也不废话,上去就是一顿的电炮飞脚。把黑无常和白无常的扮演者,揍了个结结实实!

我和老丶江一边揍着黑无常和白无常,我一边嘴里骂道“你大爷的,让你们吓唬我们俩,让你们吓唬我们俩。让你们俩扮鬼,让你们俩扮鬼。”那个抱着脑袋的白无常喊道“唉唉唉,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我和老丶江这才停下手脚的动作,我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来“哎呀我草,这不是无常老爷们吗?您二老,怎么了这是?”黑无常扮演者,哭丧着说“你们下手也太狠了吧。哎呦,我的下巴啊。”我和老丶江笑么呵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黑白无常。白无常的扮演者慢慢的坐起身,揉着肚子,骂道“我草。干什么啊你们俩这是,怎么还打人呢?”黑无常的扮演者,好像是要哭了似的,他说“我草,这工作没法干了。我这才上班多久啊,就被人打两次了。TMD,给多少钱我也不干了。”说完话,那个黑无常的扮演者,将手里的木头棍扔下,又把脑袋上的帽子也扯了下来,转身就往撒旦房间的方向走。白无常的扮演者,赶忙的站起身,追了过去,在去追着黑无常扮演者的同时,也不忘回头瞪了我和老丶江几眼。

我和老丶江哈哈一笑,拿着那颗塑料的撒旦心脏,向着光亮的方向走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