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361 2017-07-09 09:17:43

  (第一百四十九章)医院距离我的位置,还不算太远,但是也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到。在去往医院路上的同时,我心里将刘金果这个二五仔骂了个底朝天,昏天黑地,七荤八素!我TMD和他认识才多久啊?我和他有那么深的交情吗?我有必要去吗?虽然我在心里埋怨着,可我还是向着医院的方向走着。

  终于,我来到了医院的正门口,那群来医院声讨的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给解决了,还是已经回去了!我四下的寻找着刘金果的影子,可是我愣是没找到,我有些意外啊,电话里刘金果的语气确实是很着急啊,可为什么医院门口没有他人呢?我掏出了诺基亚手机来,给刘金果的拨了过去电话。

  嘟嘟几声后,电话被接听,没等我说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草,你TMD谁啊?还旺哥,旺你妈啊旺。”我一听就火大了,怎么还上来就骂人呢?我对着电话回骂道“我去你大爷的,你个小B崽子,嘴这么臭,吃屎了?你谁啊?”电话里,那个陌生的男人也骂我“草你MD,你敢骂我?你在哪呢?打死你我。”

  其实在来医院的路上,我就很是不情愿,结果到医院门口,我没有看到刘金果的影子,就有些郁闷了。完了又被这个陌生人骂了一顿,我就更郁闷了。我冷笑着继续回骂“滚你MD,你爸爸我在三院门口呢。小B崽子,你在哪呢?”电话里的那个陌生的男人,好像对着周围别的人哈哈的笑着,说“我草,哥几个,这小子胆子可真肥啊。好,刘金果你认识是吧?连你们俩一起收拾着,等着,我这就过去,看我不打死你的,MD。”说完了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来,刘金果可能惹到了一些不该惹的人,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挂断了电话后,我给老吕打了个电话,正好,老吕赶巧的刚在附近收完废品,马上准备回家。当老吕听说有人要打死我的时候,当时就不乐意了,老吕说让我先埋伏好咯,别动手,免得让我吃亏,等他来了再说。这个我肯定知道啊,对方几个人我还不清楚,万一真的动起手来,我肯定是要吃亏的。老吕就不同了,老吕的身手我是知道的,一个打八个也没什么压力。他根本就不是人,他大爷的,老吕打起架来,就是个畜生。

  我稍微的远离了医院的正门口,坐在一处台阶上,注视着医院的门口。不多时,老远我就听到了带有强烈节奏感的急促咯吱声,我叹了口气,MD,这是老吕的那辆破三轮儿车,发出的声音。我坐起身,只见老吕瞪着双眼狠命的蹬着三轮儿车,虽然老吕的样子有些二、B,不过我还是很感动的。我冲着瞪着眼珠子蹬三轮儿车的老吕喊道“唉唉唉,我说你慢点,慢点,这TMD是下坡,你在刹不住车,我还得给你办理后事。”

  老吕听见我的声音,向着我的方向看来,当老吕看见我的时候,不出我的意料,老吕一个脚刹,也不知道老吕是怎么做到的,那么快的车速,居然TMD一下子停住了。老吕将他的那辆破三轮儿车停在了马路边上,喘着粗气,大声骂道“我草TMD,谁啊?谁敢欺负我老弟?MD,不想看见今天晚上的月亮了是不?想死不等天黑是不?草!”说着话,老吕摇头晃脑的,颇为牛B的就冲我走了过来。

  老吕说的话,带着几分的霸气,我冲着老吕嘿嘿一笑,说“我去你大爷的,你从哪偷来的词儿啊?还TM挺顺嘴。”老吕吐了口吐沫,不屑的说“甭整没用的,人呢?人呢?来几个,我揍几个。唉对了,你没挨打吧?”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对方的人还没来呢。说在医院门口。”老吕点点头,大步流星的朝着医院的正门口走了过去,边走边说“草,那正好,直接揍进医院去,还TMD省事了!”虽然老吕话是这么说的,可我却并不怎么担心。因为我还是了解老吕的,老吕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还是有自己的分寸的!我没说话,跟着老吕也朝着医院的正门口走了过去。

  在医院的正门口,我和老吕一人抽了两根儿烟,还不见刘金果电话里的那个陌生人到来,老吕有些不耐烦了,他说“我草,人呢?”我也是有些疑惑,我掏出了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给刘金果的电话,又拨了过去。片刻后,电话接通,还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说“怎么了?想服软吗?我告诉你,不行。今天我肯定要打死你,草你MD。”我没有生气,因为我身边站着畜生老吕,老吕的战斗力,我只能呵呵呵了!我笑呵呵的对着电话说“没有啊,我在医院门口等你呢,你怎么这么慢啊?提前给自己烧纸去了?”电话里的陌生男人被我激怒了,他叫嚣着骂道“我草你MD,你给我等着,草,等着啊。”随后,我从电话里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本车无人售票车,上车请自觉投币或刷卡。车起步,请坐稳扶好!”

  我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笑着挂断了电话。老吕见我笑的好像要抽过去一样,拍了拍我,问道“唉唉唉,你怎么了?吓傻了咋滴?放心,有你吕哥在此,谁敢造次?”我终于稍微的止住了笑声,我站起身,看着老吕说“没,没有。等,等着吧。”随后,我还是会时不时的笑上两声。我和老吕站在了医院的正门口,靠右手边的位置,等待着!

  大概等待了将近5分钟的时间,医院的对面,一辆公交车缓缓的开来,停在了医院的站点,随后,公交车里下来了一群身穿白色跨栏背心的男人,年龄在二十三四岁,他们大概有七八个人的样子,这其中也包括了一个我熟悉的人,我大外甥,刘金果。

  刘金果的样子极为的狼狈,满脸的紫青,浑身上下全都是土,颇为醒目的是胸前的一个脚印子,格外的明显。看样子,刘金果好像是被人狂揍了一顿。刘金果的左眼,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肿了起来。我看着狼狈不堪的刘金果,笑出了声,招呼道“我草,你这个B、样挺时尚啊?”那群刚从公交车里下来的一群身穿白色跨栏背心的男人,和刘金果全都听到了马路这边我的喊话,全都向着我和老吕看了过来。当刘金果看到我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沙哑的喊着“旺哥,旺哥,快来救我啊。”

  老吕扭头问我“怎么?你认识?”我点点头,没有说话。老吕又说“是不是这群人说要揍你啊?”我继续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老吕吐了口吐沫,不屑的说“草,就这帮臭白薯,烂鸟蛋,早知道是这帮货色,我TMD就不来了,耽误我回家洗澡。”老吕说话的声音很大,马路对面的那群人,以及刘金果全都听在了耳中,那群人其中一个体格比较壮的人,冲着我和老吕喊道“我草你MD,你说啥呢?在说一遍?”老吕摊了摊手,并没有回答那个人的问话。那群人中说话的人又喊道“我草,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是不?”我也摊了摊手,没有说话。那个说话的男人对着我和老吕我们俩人骂道“草,真是不怕死啊。就你们两个人,还怕啥?兄弟们,打他们。”说完了话,那个说话的男人第一个就冲了过来,随后那群身穿白色跨栏背心的人,也跟着冲过了马路,向着我和老吕而来。

  我漫不经心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儿烟,点燃后抽了一口,对着老吕淡淡的说“我说吕哥,交给你了,下手轻点啊,晚上我请你烧烤去!”老吕哈哈一笑,扭了扭嘎嘣作响的脖子,看着那群冲过来的人群,没回头的说“那得让我挑地方!”老吕说完了话,那群人也来到了马路这边,医院的正门口。停留在马路对面的刘金果惊呼一声“旺哥,你俩快跑啊,他们人太多了。”我没理刘金果的话,而是抽着烟,坐到了医院正门口,旁边的花坛台阶上,笑呵呵的看着!

  笑话,就这帮傻小子,要是老吕超过2分钟将他们打倒在地,我就直播吃屎!绝对不出意外,三下五除二,几乎是一拳头一个,一脚一人,几下就把冲过来的身穿白色跨栏背心的人群,给打倒在了地上。对面的刘金果将肿了的左眼睁开,不可思议的看着很是轻松就将这几个人撂倒在地的老吕。我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腕,叹了口气,说“哎呀,我说老吕啊,怎么几天不见,身手不如从前了呢?居然用了42秒。”其实我知道个六的42秒啊,那是我瞎掰的,我主要就是想装装B而已,仅此而已!老吕我们俩人相处的时间比较久,相互的了解各自的脾气秉性,老吕双手背于身后,将脑袋抬到了45度角,高深莫测的说“岁月不饶人吶!”

  我拿出了一根儿烟,扔给了老吕,老吕笑着接过烟,点燃抽着。现在的天色有些黑,应该是晚上的7点多,马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但还有很多围观看热闹的人看着这场热闹。地上的那群身穿统一服装的白色跨栏背心的人,躺在地上嗷嗷的叫着,极为的痛苦。我从台阶上站起身,走到了那个在马路对面,和我说话的人面前,我蹲下身子,笑着对他说“唉我说,刚才是你接的电话吗?”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瞪着惊恐的眼神儿看着我,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想,想,想干,干什么?”我又问“是不是你?”那个躺在地上男人咽了咽口水,说“是,是,是我,是我接的。”

  我二话不费,一把大嘴巴子就乎在了那个人的脸上,这一下子用力过大,使我的手掌有些隐隐作痛,我骂道“那你不是说要打死我么?”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快哭出了声来“对,对不,对不起大哥,对不起。”我没有理他,而是站起身,冲着马路对面,呆若木鸡的刘金果招呼道“干啥呢,过来啊?等末班车呢你?”刘金果听见我的话,这才缓过了神儿来,他哦了一声后,左右的看了看,发现没有车辆后,这才快速的跑了过来。

  刘金果跑到了我的面前,看着老吕,好像是在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老吕。我问刘金果“我说你小子到底是干啥的?怎么一天也不消停的呢?”刘金果讪讪的回道“不是,旺哥,这事不赖我啊。”没等刘金果开口解释,老吕抽完了烟,将烟头掐灭后,对我说“那咱们走吧,我还没吃饭呢。”我点点头,冲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说道“想报仇了随时找我啊,欢迎你们报仇!对了,我想问一句,你们是跟谁混的?”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揉着脸,对我说“不敢,不敢大哥。我们,我们是,是跟大彪混的。”听到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说出的名字,我一下子就想起来这个叫大彪的人,是何许人也了!MD,也是老熟人了!

  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见我不太自然的样子,有些得意,他说“彪哥在这片,有谁不认识的,我跟你说,我......”没等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把话说完,老吕不乐意了,一脚踢在了那个人的大腿上,骂道“把***给我闭上,MD。”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大腿吃痛,惨叫了一声后,不敢言语了。我笑着看向了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对他说“那个啥,你回去了,告诉你们大彪哥,就说想报仇了,随时来找我,我叫郑旺。”说完了话,我冲着老吕点了一下头,随后我们俩人就朝着老吕的那辆破三轮儿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已经没了热闹可看,也都散开了。我和老吕来到了破三轮儿车的跟前,老吕笑着说“走,吕哥带你飚车去!”我鄙视的冲着老吕一撇嘴,上了老吕的破三轮儿车的后斗。老吕刚想蹬三轮儿车,刘金果却追了过来,他对着我和老吕说“旺哥,晚上我请客,吃烧烤,怎么样?”老吕看了一眼刘金果,疑惑的回头问我“怎么?这人你认识吗?”我点点头,说“算是认识吧。”紧接着,我对刘金果说“拉到吧,你跟着干啥去啊?”刘金果有些着急了,对我说“旺哥,算我求你了,就让我请请你们俩吧,行吗?”我望着刘金果狼狈的造型,笑着对老吕说“看见没?还有上赶着的买卖。那行吧,咱俩,就给他个面子呗!”老吕哈哈一笑,说“中!走着,上车!”刘金果见我们答应,飞快的坐上了老吕破三轮儿车的后斗,坐在了我的对面。刘金果上了三轮儿车后,老吕这才慢慢悠悠的蹬起了三轮儿车!

  不知道老吕是吃什么长大的,驮着我们俩人,愣是没显得费劲,只是满脑袋流着大汗,很快的,我们在老吕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烧烤摊前。我和刘金果下了三轮儿车,老吕将三轮儿车停好后,大摇大摆的朝着烧烤摊里一边走,一边喊“三人,给我们整张桌子。”烧烤摊的老板闻言,吆喝了一声就过来招呼我们三人。老板放好了一张桌子后,将菜单放到了桌子上,说“哥几个,先点着,有事叫我!”随后老板笑着离开了。

  老吕拿着菜单有模有样的看着,我瞪了老吕一眼,说“看啥看啊,看来看去都是那些东西,随便整点吧。”老吕听完我的话,笑着将菜单放到了桌子上,对着老板喊道“20串羊肉,20串牛肉。10串鸡心,一份烤韭菜,在来三烤辣椒,花生毛豆拼一盘。在烤6条黄花鱼,六瓶啤酒,先这么多。”老板又是爽朗的应了一声。

  等待烤串上桌的同时,我问刘金果“唉我说,你到底是干啥的?又挨揍的,又差点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刘金果从桌子上把我的烟拿了过去,掏出一根儿,点燃深吸一口,说“旺哥,我,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唉!”后面的话,刘金果没有说出来,我又问“有屁就赶紧放,从头到尾,说。”抽了几口烟后,刘金果对着我说“其实...其实我是个富二代,我爸是做投资生意的,我昨天,昨天自杀来着。”说完话,刘金果苦笑着低下了头。我一惊,就这个B、样的,还TMD富二代呢?一点也没有富二代该有的觉悟和气质啊!不过我却对刘金果自杀这件事儿,非常的感兴趣,老吕同样也是,老吕看着刘金果,问道“自杀?因为啥想不开啊?”刘金果叹了口气,说“还能因为啥,因为爱情呗!”

  当刘金果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的脑中回想起了那首王菲和陈奕迅,在春晚上献唱的那首跑调歌来。“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我笑了,老吕也笑了,我和老吕异口同声的问“到底因为啥啊?”

  过了一会儿,老吕先前点好的烤串被端了上来,我晚上是吃过晚饭了,并不是很饿,我只是拿着一串儿烤辣椒,慢慢的吃着。老吕和刘金果就不同了,老吕我知道,没有吃饭,饿是肯定的。刘金果我就不知道,也许他被人揍的,体力消耗太多了的缘故吧,老吕和刘金果俩人几口就把一串烤肉吃掉,然后拿起第二串,吃的很是带劲!

  到底刘金果因为什么样的爱情而自杀呢?嘿嘿~~~~~~下回再说吧,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