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6070 2017-08-08 19:00:09

  (第一百六十三章)别墅的客厅中,我的身边,分别坐着于瑞和她的妹妹小丫头于心洁,我们三人的斜对面,坐着她们小姐俩的老爹。我是又尴尬,又害怕啊!尴尬我就不多说了,换谁谁尴尬。

  我害怕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当我得知于瑞老爹也是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之时,我心里就想了起来,小丫头于心洁要我来她家,见她爸爸的初衷!小丫头于心洁说她老爹可是跆拳道的高手啊,我是真没看出来,我面前坐着的56岁高龄的半个小老头儿,还是武林高手!小丫头于心洁是不是跟我说过,她爸爸要跟我切磋来着?想到了这里,我浑身上下都开始不自在了起来!

  小丫头于心洁笑着对我说“旺旺,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我看着小丫头于心洁,不自然的笑着点了点头。小丫头于心洁看到我点头承认,瞬间就高呼了起来“哦耶!太棒了!太棒了!旺旺姐夫,中午你要留下来吃饭哦!”小丫头于心洁这一声不经大脑的一句姐夫,把我弄了个大红脸。于瑞同样也是,不过于瑞虽然脸红,却没说什么,只是有些嗔怒的伸手拍了小丫头于心洁的小脑袋一下。她们小姐俩的老爹,只是苦笑着看着我们三人,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爸爸,旺旺姐夫可以一个人打五个人哦,你不是一直想见见吗?”小丫头于心洁笑着对她们的老爹说了一句。于瑞的老爹来了兴致,试探性的对我说“哦?是真的吗年轻人?”于瑞也对我的回答感兴趣,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咳嗽了两声,点头说道“叔啊,我哪有那么厉害啊,赶巧那几个小混混没啥本事,不然我也不能打得过他们啊!”于瑞老爹点头看着我笑,过了一会儿,他说“年轻人,你叔我,也练过几年的功夫!要不一会儿,咱俩人比划比划?”听完于瑞老爹的话,我冷汗唰的一下就流满了脑门儿,我急忙的摆着手,一个劲儿的摇头道“那个啥,叔啊,切磋就算了,我可打不过您,我甘拜下风!要是叔你真想找人过两招儿,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的朋友,那小子可能打了,一般五六个人近不了他的身!”于瑞老爹眼睛冒光“哦?此话当真?那你现在就叫你的那个朋友过来,我倒是真想见识一下。”我赶紧的瞎了一个掰,说道“我那个朋友在外地呢,得过几天才回来呢!这样吧叔,等我那个朋友一回来,我保准第一时间带他来见您,您看怎么样?”于瑞老爹听完我的话,明显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冲我点了点头。

  于瑞在一旁听着,她问我“旺旺,你说的,是你那个收废品的朋友吗?”听完于瑞的话,我使劲儿的咳嗽了几声,并冲着于瑞眨了眨眼睛,于瑞很聪明,于瑞只是白了我一眼后,就笑着不说话了。

  茶几上的水果盘已经空空如也,小丫头于心洁看了茶几上的水果盘一眼,喊道“曾阿姨,水果没啦!”听到小丫头于心洁的话,我对小丫头于心洁口中的曾阿姨这个称呼,比较耳熟。这正是在我去西安之前,小丫头于心洁在电话里说到的,下雨去帮小丫头于心洁买士力架的那个保姆。也正是因为那一次,我好像把小丫头于心洁给弄哭了!

  很快的,一位面容慈祥,微笑着的中年妇女端着一个大大的水果盘走来,这位应该就是曾阿姨吧。这位曾阿姨,年纪大约在40岁左右,个子很高,可能有一米七多。这位曾阿姨礼貌的冲着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叫了一声老爷,又和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打了一声招呼后,放下手中的水果盘,就离开了。

  曾阿姨这次拿过来的水果盘很大,比洗脸盆还要大上许多。水果盘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不过又是以西瓜居多。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拿起水果盘里的一块西瓜吃了起来,于瑞也拿过了水果盘里的一小串葡萄递给我,小丫头于心洁也是,拿过了一小串葡萄递给我。我尴尬一笑,一一的接过了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递过来的葡萄,也不客气,放进嘴里就吃,皮都没吐!

  这时,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异口同声的对我说“你怎么不把皮吐掉呢?”我看了看右边的于瑞,又看了看左手边的小丫头于心洁,我把嘴里的葡萄咽了下去,笑着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呢!”又是闲聊了几句后,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在曾阿姨的招呼下,我,于瑞,小丫头于心洁和她们的老爹站起身,在曾阿姨的带领下,来到了餐厅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别墅格局都一样,于瑞家里别墅的餐厅位置,和王秀秀家里的别墅餐厅位置一样。也是一张很大的长方形桌子,很有欧美的调调。

  坐在餐桌前的,总共就我们四个人,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坐在了餐桌的中间位置,我和于瑞还有小丫头于心洁则是坐在了旁边,我小声的问于瑞“唉我说,怎么没看见你母亲呢?”我这一声很小的说话声,被旁边的小丫头于心洁听到,小丫头于心洁给我解释道“妈妈在公司,中午不回家的,只有到了晚上,才回来!”我哦了一声后,等待着饭菜上桌。

  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这时说话了,他说“年轻人,下个月,我要举办一场散打擂台赛,你,有没有兴趣?”啥?散打?擂台?我有个六的兴趣啊。我笑着对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说道“叔啊,您还有这个爱好吗?我就算了吧,我当观众比较好。再说了,我可真是一丁点的功夫都不会啊。”这时,小丫头于心洁激动的对我说“旺旺姐夫,这一次爸爸举办的擂台赛,有很高的奖励哦!”我问道“啥奖励啊?”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说“第一名的奖金是10万块,第二名7万块,第三名4万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只要能进入到前十名,也有安慰奖,1万块的。”我在心里盘算着,前十名,这门槛儿还是太高了,我是狗屁都不会,最起码的,连最基本的比赛规则我都不懂。我估计我要是参加这个什么什么散打擂台赛,第一轮的比试,我就得被刷下来。

  不过我还是问道“叔啊,这个比赛是您举办的吗?”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笑着点头答道“没错。我一直很喜欢散打搏击,可惜年轻的时候,忙于生意,根本没时间。现在好了,等我有时间了,可年纪也大了。最近我正想在本市筹备一场这样的比赛,比赛分为单人赛和团体赛,你可以叫上你的那个能打的朋友一起来参加。”我又在心里想了一会儿,这场散打擂台赛,好在不是全国性的,如果是全国性的,老吕虽然能打,可比老吕厉害的人,大有人在。我对奖金比较感兴趣,可我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我刚想说话,这时,只听别墅的门口,传来了一道结结巴巴的说话声,这个声音我又是比较熟悉,那正是在王姐的表弟,吴俊佳那个结巴男。

  “啊瑞,瑞,瑞,瑞......”我们几人都向着声音看去,还真是王姐的表弟吴俊佳。这老小子今天穿的倒是挺正式,西装革履的,打着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就跟西餐厅服务员似的!结巴男吴俊佳双手抱着一大捧玫瑰花,正笑呵呵的往别墅里走。当王姐的表弟吴俊佳看到我的时候,不免的一愣,根本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随即结巴男吴俊佳仇视的盯着我“你,你,你,你,你怎,怎,怎......”我瞪了吴俊佳一眼,替他说“你怎么在这。”“啊对,你,你,你,怎么,怎么在这。”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笑呵呵的看着吴俊佳,说道“小佳来了,快过来坐吧。”王姐的表弟吴俊佳冲着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鞠了一躬后,就坐在了我和于瑞还有小丫头于心洁的对面。

  小丫头于心洁哼了一声后,转过了头,于瑞也没给吴俊佳好脸色,瞪了一眼吴俊佳后,挽住了我的胳膊。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看着眼前的一切,笑而不语。过了片刻,结巴男吴俊佳很是绅士的站起身,走到了于瑞的座位后面,拿着手中的一大捧玫瑰花,说“啊瑞,瑞,瑞,瑞,这,这,这个,这个,个,送,送,送......”说句实话啊,我听结巴男吴俊佳讲话,真的是一种煎熬,也就我心眼好啊,替他翻译,我对着于瑞说“他想说,他把这个送给你。”吴俊佳点了点头,等待着于瑞接下那一大捧玫瑰花。于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吴俊佳,于瑞站起身,接过了吴俊佳手中的玫瑰花,面无表情,没有说话。吴俊佳还没来得及高兴于瑞接下了玫瑰花,只见于瑞立马转头看着我,对我说“旺旺,这个送给你!”我一愣,随即我就明白了过来。我很是骚包的接过于瑞手中的玫瑰花,在接过玫瑰花的同时,还不忘占一下于瑞的便宜,我的双手一下子就放在了于瑞的双手背上。于瑞也知道我的鬼心思,只是脸有些发红,没说什么,就坐下了。

  我手里拿着一大捧的玫瑰花,小丫头于心洁的眼睛里冒着小星星,一脸幸福的看着我。我冲着小丫头于心洁一笑,将手中的玫瑰花递给了小丫头于心洁,我说“这位小美女,这么美丽花朵,我能送给这么美丽的你吗?”小丫头于心洁一愣,不过她很是兴奋的点着头,说道“当然可以啦!谢谢旺旺姐夫!”说完话,小丫头于心洁接过了我手中的一大捧玫瑰花,放在鼻子前,轻轻的嗅了嗅。我笑了,小丫头于心洁笑了,于瑞笑了,就连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也笑了出来。这么和谐美好的画面,就只有一个人大煞了风景。结巴男吴俊佳站在了我们的身后,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就那么傻站着。我能感觉的出结巴男吴俊佳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不过我根本没当一会事儿!

  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大笑一声,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小佳回来坐下吧。”结巴男吴俊佳好像很听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老爹的话,嗯了一声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恶狠狠的瞪着我。

  经过了这一段小插曲后,午饭送来。饭菜很简单,并没有大肆的铺张,整满满当当一桌子的饭菜。相反的,只是简单的家常菜,四菜一汤,三道素菜,一道荤菜,和鸡蛋紫菜汤。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说道“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我早就饿了,我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碗里就吃。饭菜很好吃,我估摸着,于瑞家里肯定有一位星级大厨吧,不然不可能这么简简单单的四道菜,做的如此好吃!!

  午饭吃了一会儿后,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看向我,笑着问“年轻人,饭菜还可口?”我点头赞叹道“可口,可口,超级可口。”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笑了“嗯,好吃就多吃点,不许浪费,要全吃掉。”我嘿嘿一笑,说“嗯我知道。浪费可耻,我懂。农民种粮食,实属不易啊!”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看着我,欣慰的点了点头,又说“没错,你说的很对。我们家的传统就是不许浪费一丁点的粮食。”听完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老爹的话,我感慨万千啊!怎么说,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也属于富豪级别的,这么有钱的同时,还能做到这一点,当真是让人心生敬佩之感!

  饭吃到了一半,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又对我说“年轻人,比赛的事,你可以回去考虑考虑,还有两个星期就截至报名了。”我尴尬一笑,我不是不想去啊,只是我真的啥也不会。一边闷头吃饭的结巴男吴俊佳听完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老爹的话,挑衅的对我说“你,你,你,你也,也也,也参加?”没等我说话,只听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说“小佳也要参加这次的比赛,年轻人,你要好好考虑一下!”说完话,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身旁的于瑞一眼,意思很明显了。

  小丫头于心洁兴奋的说“旺旺姐夫,你一定要参加哦!你得第一名的话,要请我去电玩城去玩哦!”于瑞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我的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期盼,又有一些担心。结巴男吴俊佳冲我一挑眉毛,十分不屑的看着我。

  我是很想参加这场散打擂台赛的,因为奖金确实很诱人,我也很是需要这笔钱去开一家面馆儿。可是我也知道自己的能耐,我要是真的参加了这场散打擂台赛,无异于是去打了一圈儿酱油,根本就没有取得名次的可能和机会。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结巴男吴俊佳对我说“是,是,是,是是,是男,男人,就,就,就跟,跟我,跟我,我,我......”我听结巴男吴俊佳讲话,真的是快要崩溃了,我瞪了结巴男吴俊佳一眼“你话要是说不利索,就少说话。不知道你自己的条件不优越吗?啊?”说完话,我看着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牙一咬,心一横“那个啥,叔啊,我参加!我需要去哪报名啊?需要什么手续?”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哈哈大笑着,很是欣慰的看着我,说道“本市的各大体育场,都可以报名参加,拿好你的身份证报名。”我点了点头,小丫头于心洁当听我要去参加她爸爸举办的散打擂台赛,比谁都显得兴奋,她说“哦耶!太好了,太好了!旺旺姐夫,你一定要加油哦!我会去看你比赛的,打败那个我讨厌的人哦!”说着话,小丫头于心洁冲着结巴男吴俊佳扮了一个鬼脸后,就继续吃饭了!

  我和于瑞相识一笑,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结巴男吴俊佳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不过也没说什么。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吃过了午饭,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的老爹休息了片刻后,就离开了。因为她们的老爹,在下午的时候,还有事情要去处理,好像是这一次散打擂台赛的相关事宜。茶几前的沙发上,只剩下我,于瑞,小丫头于心洁还有那个没人待见的结巴男吴俊佳。结巴男吴俊佳就好像在看杀父仇人一样的看着我,因为我的身边,一左一右的坐着于瑞和她的妹妹,小丫头于心洁。她们小姐俩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她们俩人,一个劲儿的给我拿水果,让我尝尝这个,吃吃那个的。于瑞和小丫头于心洁俩人的举动,让我也非常的不自在。

  于瑞对我和小丫头于心洁的相识比较感兴趣,问我“旺旺,你是怎么认识我妹妹的?真是太巧了!”小丫头于心洁在一旁看着我笑而不语,我轻微的咳嗽了两声,向于瑞说出了我和小丫头于心洁是如何认识的!

  听完了我的讲述,于瑞恍然大悟,她说“原来那个人是你呀!真的是太巧了!”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啊,的确,真的是太巧了,巧的都有些让人不可思议。TS市就这么大的地方,真可谓缘,妙,不可言啊!

  我笑着说“谁说不是呢,我哪知道这小丫头是你妹妹啊。”小丫头于心洁不满意的抢着说“谁是小丫头啦?人家已经毕业了好吗?”我和于瑞都笑了,我又说“唉对了,你爹对我感觉怎么样啊?”于瑞红着脸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小丫头于心洁却说“当然是挺喜欢你的啦!旺旺姐夫,下午咱们去电玩城里玩吧!”小丫头于心洁这一声声旺旺姐夫叫的我,一开始我还有点不习惯,可叫着叫着,我听着也很是舒服!我哈哈一笑“行啊。没问题,正好下午的时候顺便报个名参加你老爹的比赛。”小丫头于心洁欢呼雀跃,急忙的站起身,拉着我的胳膊说“那咱们现在就去吧!”我看了看于瑞,于瑞点了点头。我站起身后,说“那行,那咱们这就去电玩城。”说完话,我们三人起身就走。

  似乎好像大概我们忘记了茶几沙发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结巴男吴俊佳见我们要去电玩城玩,招呼我们道“啊瑞,瑞,瑞,瑞瑞,你,你,你,你,你干,干什么去?”我和于瑞还有小丫头于心洁已经走出了几步之远,听到了结巴男吴俊佳的话后,我骚包的扭过了脑袋,挑衅的拉着于瑞的手放到胸前,说道“咋滴啊?你口条不好使,耳朵还聋吗?没听见我们说啥?”结巴男吴俊佳被我这句话噎的不行,他恶狠狠的盯着我“你,你,你,你给,给我,我等着,擂,擂台,台上,看,看,看我,我我,我怎么,怎么收,收拾你。”我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结巴男吴俊佳,而是和于瑞还有小丫头于心洁快步的走出了别墅门口,向着大润发超市的电玩城而去。

  其实我心里是没底的,我当时脑筋一热,就答应了参加什么什么散打,什么什么擂台赛。不过我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爱咋咋地吧。打不过归打不过,总不会闹出人命来吧!再说了,重在参与么!更何况,还有团体赛!我和老吕搭档的话,怎么着,凭借着老吕的身手,入个围,拿1万块钱的安慰奖,应该不成问题的!一个搞不好,没准还能取个名次呢也说不定!

  虽然我不如老吕能打,可再怎么说,我祖传的王八拳,也是少有对手的!心里这样想着的同时,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下午报完名之后,我就得赶紧招呼老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