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6140 2017-08-12 19:34:07

  (第一百六十五章)小二楼中,老吕和我坐在了我的那张单人床上,老吕神秘一笑,对我说“老弟啊,你猜猜我说的好消息是啥?”我白了老吕一眼,没好气的说“不猜,爱说不说。”老吕也不生气,继续嘿嘿的笑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来,放到我的面前,说“看看这是啥!”我朝着老吕手中的东西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了我一个激灵。

  老吕手中拿着的,正是散打擂台赛的那张卡片纸张。不过他卡片纸张上的数字,要比我靠前,是69号的数字。我有些惊讶,我问老吕“唉,我说你也报名了?”老吕点头掏出烟,递给我一根儿后,自己叼在嘴里“是啊,我也报名了,嗯?啥叫我也报名了,你咋知道这事儿的?”我苦笑一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也拿出了和老吕一样的卡片纸张,我说“我咋知道的?因为我也报名了呗......”老吕不可思议的望着我,良久后,老吕问我“我草,你啥时候报的名啊?你咋知道这事的?”我抽着烟,和老吕道出了昨天我去于瑞家见父母,并报名参加这个什么什么五洲金行杯散打擂台赛的详细过程。

  老吕听完了我的话后,惊讶的更是合不拢嘴了“啥?这是你女朋友的爸举办的散打擂台赛?”我不置可否的点着头,老吕想了一会儿,坏笑着对我说“唉我说老弟啊,那正好,跟你女朋友的爸爸说说,让咱俩走个后门啊。不要第一,第二也行啊!”我鄙视的瞪了老吕一眼,说道“你可拉到吧,咋这没出息呢你?”老吕嘿嘿一笑,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到厨房去喝水,一边走,老吕一边说“我就那么一说的!就凭你吕哥我的实力,用得着走后门吗?”

  我对老吕的实力确实有着把握,不过我自己就完蛋了!我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我到底因为啥而参加了这个什么散打擂台赛......老吕喝完了水,重新坐回到我的那张单人床上,老吕对我说“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儿呢,既然你都知道了,也报了名,那咱俩组队吧。”我对老吕的这个提议非常的赞同,我说道“那感情好,我是啥也不会,最起码你还会点功夫,到时候你也可以照应我点。”老吕拍了拍胸脯“那都不是事儿,到时候你就看着我揍人就行了!奖金完了咱俩一人一半!”和老吕达成了共识后,老吕就离开了。因为他还要出去收废品!在临走的时候,老吕跟我说,明天或者后天啥的,为了保险起见,老吕要开始训练我。按照他话里的意思来说,就是最起码的,我也要稍微的有点儿一战的能力,能自保就成!!!

  一开始老吕说训练我,我是打死都不想答应的,不过在老吕的软磨硬泡的攻势下,我只能答应了!老吕离开了,小二楼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在小二楼里坐着,甚是无聊啊,于是我做了一个让我极度郁闷的决定,我去找老吕卖冰棍儿,第一,是我很无聊,第二,我就是想多赚一块是一块!可谁知道......唉......

  打定了主意后,我开始从冰柜里搬着冰棍儿,一趟一趟的来来回回走了好多次后,终于将三轮儿车后斗上的大箱子装的差不多了。我给老吕打了个电话,得知了老吕的位置后,我蹬着三轮儿车,朝着老吕所说的位置骑去。

  和老吕汇合后,我和老吕我们俩人一人蹬着一辆三轮儿车,转悠在各个小区里。老吕的扩音喇叭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着我们俩人刚刚录好的吆喝声“收废品!冰箱彩电洗衣机滴卖!刮大白通下水道!家教杂活,批发冰棍儿嘞!”由于我好久都没来卖冰棍儿了,很明显的,我的业务量,下降了太多太多。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是一根儿冰棍儿都没有卖出去,我和老吕我们俩人到是吃了好几根儿!

  老吕的生意很是不错,在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老吕前后一共做了三单生意。第一单生意是在一个老头家里,卖的易拉罐和一些旧报纸,成交价不高,在老头强烈的要求下,老吕无奈的笑着多给了老头5毛钱,这把那老头乐的够呛,放下豪言,说以后家里但凡有废品或者家用电器要卖的话,只卖给老吕一个人。临上楼,老吕还递给老头一张名片!我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啊,5毛钱就能把老头高兴成那样!其实老头不知道,老吕把这些东西送到废品收购站,毫不夸张的说,老吕纯利润最少能赚2块多!要是不多给那老头5毛钱,老吕能赚2块5钱的巨款呢!

  老吕的第二单生意,相比第一单生意,要显得更是不错了!第二单生意,是在一位中年妇女大姐的家中!中年妇女大姐的家里有一台老旧的冰箱要卖。要知道冰箱这东西回收回去,就是拆解冰箱里面的铜零件来卖钱。铜这个金属比较贵,大家应该都知道的。中年妇女大姐的家辛亏是在一层,要是在高层,可就有些悲催了。为什么说悲催呢?让我慢慢道来啊!

  中年妇女大姐家中要卖的那台老旧冰箱,还在使用中。老吕和中年妇女大姐谈好了价格后,才帮中年妇女大姐收拾着冰箱里的东西。好家伙,别看这台老旧的冰箱个头不大,可里面装的东西,着实是太多了。很难想象,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装进冰箱里去的!老吕一个人忙活不过来,中年妇女大姐又不帮忙收拾,没办法了,免费的劳工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和老吕我们俩人收拾了半天冰箱里的东西,这才将冰箱里的所有东西全都拿了出来。收拾冰箱已经费了很多的力气,剩下的,就只有往门口抬了!就在我和老吕准备抬走冰箱的时候,那位中年妇女大姐随口问了老吕一句,老吕的回答让我想抽他一百个大嘴巴子!中年妇女大姐问老吕干不干保洁,老吕话都没费,点头说干!讲好了价格后,老吕对我施以抱歉的微笑,我看着老吕的微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知道,今天我算是折在这儿了。

  我想骂老吕,可中年妇女大姐在场,我也不好意思骂他。没办法了,那就干吧。保洁这个活计,老吕第一次干,并没有做保洁需要的工具。老吕打着圆场,说今天出来的太匆忙,忘了拿工具。中年妇女大姐很好说话,将家中的扫把墩布和抹布全都找了出来,放到了我和老吕的面前。我叹了口气,我小二楼的卫生我都不做,我竟然跑这给别人做卫生来了!我和老吕干着活,在中年妇女大姐的监督下,连一根儿头发都很难在发现,中年妇女大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我和老吕已经累的不行了,中年妇女大姐将钱拿给了老吕,老吕也不客气,一把将钱装进了口袋里,并又拿出一张名片,交给了中年妇女大姐。中年妇女大姐看了看老吕的名片,答应了以后家里要是有什么东西要卖,或者有什么杂活要干,一定会找老吕的!

  我和老吕我们俩人抬起冰箱,向着外面慢慢的走着。别看这台冰箱的个头不大,分量还是很足的!在中年妇女大姐家里干了半天的活,我们俩人已经很累了,这又抬冰箱......唉!!!我现在有些后悔,我好好的在小二楼里呆着多好啊,我这不是没事找事么!为啥我脑筋一热的要找老吕来卖冰棍儿啊!我这一毛钱也没赚到,倒是先给我累个够呛,我找谁哭去啊。

  辛亏,辛亏中年妇女大姐的家是在一层啊,这要是在高层的话,干了那么多的活,又把冰箱抬下来,我非累吐血不可!将冰箱抬到了老吕的那辆破三轮儿的后斗上,老吕摸了摸脑门儿上的汗,从口袋里掏出了刚才中年妇女大姐给老吕的钱,老吕给了我多一半的钱,不过我却没要。虽然埋怨归埋怨,再怎么说,我和老吕我们哥俩还是有交情的!我就当这是我参加散打擂台赛的赛前体能训练了!

  第二单生意做完,已经10点多了,我和老吕继续在小区里绕着。很快的,老吕的第三单生意上门了,这一次是个大买卖。那是一家好像是新结婚的小两口,小两口要卖的东西也让我很吃惊,是一台看似很新很新的台式电脑。小两口的家在3层,房子很大,应该最少有100多平米,房子里被收拾的很是干净。结婚用的拉花喜字什么的,还都没有被撕掉。看样子,真的是一对新婚夫妇。房间一共有三间,在一间看似好像是一间书房的屋子里,摆着打算要卖掉的那台台式电脑。在打算卖掉的台式电脑旁边,还有一台电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买了新电脑,这台老电脑要卖。

  老吕也不废话,将台式机开机,查看着电脑的配置。看了半晌后,老吕对这台电脑很感兴趣。老吕想了一会儿,报出了自己收购这台电脑的价格。小两口和老吕唇枪舌战,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老吕以700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台电脑。通过聊天得知,他们的确是一对新婚妇女,三天前刚结完婚,由于结婚的时候,房子里的所有家用电器全都换成新的了,电脑也不例外,为了讨个好兆头,于是就想把旧的电脑卖掉,可无奈一直没能卖掉,直到今天老吕的到来,收购了这台电脑。电脑桌是免费赠送的,是实木的电脑桌,虽然电脑桌很小,可实木的东西都很贵!老吕当然很乐意的答应了。那么问题来了,这TMD实木电脑桌,又是非常的沉,我今天算是免费给老吕打工了。一上午的时间,我啥也没干,竟给老吕干活了不说,还搭进去了不少的冰棍儿!

  主机连带着显示器和电脑桌,一并的装进了老吕的破三轮儿里,由于这台电脑的成色不错,老吕用报纸垫在了电脑的下面,仔细的查看是否安全后,老吕这才十分满意的招呼着我,蹬着三轮儿走了。

  半路上,我一句话也不说,因为我非常的郁闷!!干活就干活,可好歹也让我开开张啊!一上午的时间,一根儿冰棍儿我也没卖出去,还吃了不少!我这一分钱没赚不说,还赔了,我找谁说理去!老吕看出了我的不愉快,老吕停下三轮儿车,扔给我一根儿烟,笑着对我说“老弟啊,今天吕哥就先谢谢你了啊!中午想吃啥,你随便点,吃啥都行。你就是想吃龙肉,我也给你弄去。”我哼了一声,抽了一口烟“切,你可拉到吧,还龙肉,你当你认识哪吒呢?”老吕嘿嘿一笑,大手一挥,对我说“中午咱哥俩吃自助去吧!想吃啥就拿啥,你看怎么样?”我想了想后,说“行,那中午就吃自助去。”

  商定好了中午去哪吃后,老吕已经不想在转悠了,因为这一上午的时间,三单生意,够老吕赚的了!老吕三轮儿车里的东西不怕阳光,可我三轮儿后斗里大箱子的冰棍儿,可不行。我准备先把冰棍儿放进小二楼的冰柜里,在去吃自助。在回小二楼的路上,老吕得意的对我说出了他这一上午的时间,三单生意,他可以赚多少钱。如果今天上午收来的所有东西,全都合理卖掉的话,老吕一上午的时间,最少能赚400块钱。我对老吕说出的这个价格,相当的羡慕啊!看来收破烂儿的,真比我这个卖冰棍儿的赚钱啊!要不,我也改行去收破烂儿去?后来我又一想,还是算了吧,不管干啥,得有恒心!我就不信我卖冰棍儿,赚不了大钱!

  回到小二楼,在老吕的帮忙下,大箱子里的冰棍儿全都搬到了小二楼的冰柜中。我把三轮儿锁好,又看了看我悲催的夏法拉利的车轱辘,我叹了口气,对老吕说“我说啥时候把我车轱辘的事给办了啊?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放着吧?”老吕抽着烟,笑着说“中午吃完饭,下午就把事给你办了!”

  我没有蹬三轮儿车,而是坐在了老吕那辆破三轮儿车的后面。我先和老吕去了上次买空调的那家门市!门市的门口,坐在小马扎上的,是上次从冰箱里钻出来的那个人。他老爸出去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看门市。老吕也算是这里的熟人了,将上午收来的东西谈好价格后,把三轮儿车里的东西,全都卸了下来,抬进了门市的后院。闲聊了几句之后,老吕拿着钱,蹬上三轮儿车,拉着我去吃自助了!

  很快的,老吕蹬着那辆破的不能再破的三轮儿车,来到了一家名为家必得披萨饼的自助餐厅门口。在门口保安异样的眼神中,老吕很是骚包的停好三轮儿,又将前后轮胎全都上了锁,仔细的观察着三轮儿车的安全系数,在老吕认为三轮儿车非常的安全之后,这才和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家必得披萨饼自助餐厅的店内。

  这家披萨饼自助餐厅,我和赵倩倩来过一次。环境还是那般,并无变化。门口依旧站着四位礼貌又漂亮的美女服务员,在询问下得知我们是两位前来用餐之时,其中一个服务员美女将我和老吕引进了自助餐厅的里面。自助餐涨价了,在我的印象里,我和赵倩倩来的时候,好像是39块钱一位,现在居然涨到了43块钱一位了,足足的涨了4块钱之多!!!

  那位美女服务员带领我和老吕走进了自助餐厅的里面,那位美女服务员告诉了我们用餐时间和剩余多少的食物会缴纳相应的费用后,将餐具放到了桌子上,礼貌的冲我和老吕一鞠躬,就离开了。

  老吕扭了扭脖子,松了松裤腰带,大有一副往死里吃的觉悟。老吕笑着对我说“我先整点硬菜去啊!你喝啥?”我们的桌子并没有贵重物品,也没有包,不需要有人看着东西,我跟在老吕的身后,左看看,右瞅瞅“随便,只要不是酒就行。”老吕也没搭理我,拿起盘子,疯狂的往盘子里装着食物。

  我也没闲着,来到披萨饼的窗口,发现橱窗里的披萨饼所剩不多,只有一张半,而且好像还凉了。我笑着对制作披萨饼的那位帅哥说“唉哥们儿,我先预约五张披萨饼啊!一会儿我过来拿!”那位制作披萨饼的帅哥听到我的话,对我一笑,点了点头。

  我来到了别的食物区,挑选着可口的食物。扇贝粉丝,那是我的最爱,我装了满满一大盘子的扇贝粉丝,最后实在是装不下了,我这才端着盘子,快速的来到了我们那张桌子前。将盘子放好,我发现桌子上,已经拿来了4盘食物。有烤肉,有鸡腿,有小蛋糕小甜点还有海鲜,螃蟹!不过这个螃蟹好像是新加入的菜系!螃蟹被切成两瓣,粘上面糊,炸熟的!看样子感觉很好吃!因为卖相确实不错!让人很有食欲!

  我又装了一盘扇贝粉丝,又拿了一些各种小吃之后,这才满意的回到了桌子前,准备开吃!老吕这时也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两个盘子和两个杯子,我是真佩服老吕啊!他是怎么做到的?一只手拿着盘子的同时,还能拿着一杯饮料,反正我是做不到!

  我和老吕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老吕嘿嘿一笑,将一杯果汁拿到了我的面前,老吕举起杯“咱哥俩先喝一口在吃吧!”我摇头苦笑,拿起那一杯果汁,和老吕的杯子碰了一下后,喝了一小口。喝完了饮料,老吕发挥本色,就跟十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一样,疯狂的往嘴里送着食物。我看着老吕的吃相,有些害怕啊!老吕不会一着急,把盘子也给啃了吧?

  我也不甘示弱,跟老吕比着赛的吃着桌子上的食物。在周围食客们惊恐异样的眼神中,我和老吕如若未闻,继续我行我素的吃着,喝着。很快的,一桌子的食物,全部被我和老吕我们俩人给消灭干净!老吕打了一个饱嗝,我同样也打了一个饱嗝,我和老吕我们俩人心领神会,同一时间站起身,去拿食物了!

  我则是先来到了披萨饼的窗口,巧得很,披萨饼刚出炉!刚烤出来的披萨饼是最好吃的!我也不废话,工作人员还没有将披萨饼切开,我就拿着三张披萨饼摞到了一起,放进盘子里。我们的桌子上有刀叉,根本不需要工作人员帮忙把披萨饼切开。

  我回到桌子前,老吕也回来了!我这一次只拿了披萨饼,老吕拿来的,还是各种的烤肉!老吕有些不屑的对我说“你拿大饼干啥?你得拿这个,看到没?这才是硬菜!”说完话,老吕将盘子放到了桌子上,用手指着盘子里的烤肉和鸡腿!我没有回老吕的话,只是笑了笑!

  我和老吕算计着时间,一定要坚持吃到最后一秒才离开!我和老吕前后一共吃了三轮儿,桌子上的空盘子,已经摞起了老高。最后我和老吕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如果在吃东西的话,肚子一定会被撑爆的!我和老吕懒散的靠在椅子背上,相互的看着!我们俩人的表情,格外的一致,我和老吕我们俩人的面部很是扭曲,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样!

  就这样的休息了片刻后,用餐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我和老吕稍微的恢复了些许正常的脸色,老吕满意一笑,打着嗝对我说“嗝,咋样老弟,嗝,吃,吃饱了吗?嗝......没,没吃饱,就嗝,在,在吃点......”我同样也打着嗝,回道“嗝,吃,吃饱了。嗝,可,可不能在吃了,嗝。我,我胃疼,嗝......”

  用餐时间终于到了,我和老吕我们俩人相互的搀扶着,在美女服务员看神一样的目光中,将我和老吕送出了餐厅门口。此时的外面很热,我实在是不想动了,我很想直接躺在一处阴凉的地方,睡上一觉!

  在家必得自助餐厅的外面,老吕做着运动,扭扭腰,踢踢腿,消耗着卡路里!半晌过后,满头大汗老吕气喘吁吁的对我说“走老弟,吕哥带你买车轱辘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