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679 2017-08-20 18:36:25

  (第一百六十八章)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肠子都悔青了!这哪是什么训练啊,这分明就是想要我的老命啊!此时的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我这不是找罪受呢么?我图什么呀?爱咋咋地,我TMD不干了!

  我瘫坐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我斜眼瞪着老吕和刘金果他们俩人。而一旁的赵倩倩,有滋有味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笑而不语!再看老吕和刘金果他们俩人,我一看他们就来气。这是训练我,怎么看意思,他们比我还累呢?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到2个小时之前,去看看我到底受到了怎样非人的待遇!

  话说我们走进健身馆,除了对健身馆里的各种设备惊叹之外,老吕同时也拉开了架势,光着膀子,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我有些发呆,不知道该干啥,我问道“唉我说,你这是要干啥啊?”老吕嘿嘿一笑,对我说“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训练成一个高手,你准备好了吗?”我对老吕的话嗤之以鼻,我准备好个屁啊。我摊着手,说道“我说你可行了吧,我啥时候说我要成为高手了?我没当那个比赛是一回事儿,我就是去凑凑热闹的。你们俩训练吧,我自己玩去了。”说完话,我来到了跑步机的面前,按下了开关,跑步机启动,我正准备抬脚走上跑步机去体验一下的时候,老吕一把就给我拽到了他的面前,老吕表情严肃,他对我说“不行。现在咱俩是一个队伍的,你可不能扯我后腿!再说了,我都把团体比赛的名字给报上去了,咱俩现在是一个队伍的。”听完了老吕的话,我很诧异啊。没想到,老吕居然把团体赛的名字给报了上去。

  我哼了一声“我在后面给你加油助威,你在前面扛着输出,多完美的组合啊!”老吕摇了摇头,他说“最起码的,你也得有一战的能力吧?行了,别废话了,你不想在你女朋友面前露露脸?还是说你怕了咋滴?”要说老吕这一招激将法,那是相当的管用啊,听完老吕的话后,我强装着说“怕?长这么大,我还不知道怕这个字咋写呢!你说吧,咋整。”老吕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多看了我几眼,没有说话。

  赵倩倩去玩动感单车了,偌大的动感单车室里,灯光就跟酒吧里的舞池一样,刘金果则是一直站在了老吕的旁边,听着我们的对话!老吕扭了扭脖子,咯嘣作响之后,老吕席地而坐,示意我也坐下。我坐了下去后,老吕开口说“首先,你要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攻击,什么地方不可以攻击。攻击什么地方得分高,攻击什么地方得分低,这个是必须要知道的!”我和刘金果看着老吕,认真的听着老吕讲解散打的一些规则。不说不知道啊,听老吕讲完了规则,我十分的感叹。没想到啊没想到,上台打个架,还有这么多的规定。不过虽然规则有些繁琐,但是总归来说,也就那么几点需要注意的。

  第一,后脑和下体不能攻击,这是违规的。其次,就是面部胸部得分最高。但凡喜好散打的人,都知道得分区,所以照老吕的话来说,想攻击到对方的高得分地方,一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需要找机会,找对手的破绽。或者反映快,在对方来不及防御的时候,已经攻击到了高得分区。但是这对我这瓶酱油来说,无异于登天。

  还有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如果身体够壮实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攻击对方的大腿外侧部位,因为一个地方攻击多次的话,对方的大腿会因为遭受多次的攻击,而站不稳,或者发力不足,这也是一个小技巧。但是这对我来说,也还是太难了。如果我照着老吕的话去做,我啪啪的一个劲儿的攻击对方的大腿,这叫什么来着?对,这叫七伤拳,先把自己霍霍个够呛。

  刘金果倒是听的很认真,在旁边不停的沉思点头,就差拿个小本记下老吕说的话了!比赛规则老吕讲解的差不多了。我大致上了解了个七八。老吕抽着烟,又说“接下来就是实战经验了,这个没办法教,只能自己去领悟,但是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为了加快训练进度,我制定了一套方案。”我问道“什么方案啊?”老吕坏笑一声,别有深意的望着我。我被老吕笑的有些发毛,一种被野兽给盯上了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没等我说话,老吕站起身,嘿嘿的笑着说“放心吧,不是很疼!”纳尼?什么?什么叫不是很疼?老吕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点蒙圈了呢?

  我戒备的看着老吕,老吕却没理我,而是走到一边,从地上的背包里,拿出了拳击手套。老吕将拳击手套带在了手上,两只圆滚滚的大拳头让老吕砸的砰砰作响。我站起身,刚想开口说话,我还没来得及说呢,只见老吕嗷嗷叫唤着就冲了过来,这还不算完,由于我根本不知道老吕要干什么,并没有什么防备,老吕一拳就打在了我的胸口上,虽然力道不是很重,可我还是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揉着胸口,骂道“我草你大爷的,你干啥打我啊?”老吕一副好像很是心疼我的样子,老吕叹了口气,说道“老弟啊,吕哥也是为了你好啊!要知道,抗击打能力,是你第一步要学的。别怪吕哥,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啊......”说完话,老吕毫不客气的挥舞着拳击手套就向我冲来。

  我心里那个郁闷,这都什么事儿啊!难道说,老吕口中的训练,就是为了揍我吗?老吕冲了过来,我眼见着老吕就要揍到我了,我二话不说,站起身是来不及了,我向着我左边的方向就是一个翻滚,这一侧翻滚,不得不说真是恰到好处啊,我险险的避开了老吕的攻势。可是......我算到了故事的开头,却不知道故事的结尾!在我的左手边,悲催的摆放着一台哑铃健身器械,由于我的侧翻滚碰触到了那台哑铃健身器械,哈哈哈!MD,我是该说我运气好呢,还是该说我命不该绝呢?哐当几声声,哑铃落下,全都砸在了我的身上。这把我给疼的啊,辛亏没砸到脑袋,不然的话,我就知道我脑袋里是什么馅儿了!万幸的是,这台哑铃健身器械上的哑铃,并不是那种分量很重的哑铃,看样子,好像是女孩子玩的那种哑铃!电视里我见过,女孩们手里拿着哑铃,跳健身舞。虽然说哑铃分量不大,可每个哑铃最少也得有一斤多吧?七八个哑铃砸到身上,那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危险动作,切勿模仿啊!出事了可别找我!

  我一个劲儿的喊着,嘴里并骂道“哎呦我草,老吕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打击报复啊你。我草,疼死老子了......”老吕和刘金果全都跑了过来,老吕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笑着说“让你别跑,你看你,唉!咋样啊?砸坏了没啊?”刘金果俯下身子,想将我拉起来,不过我没起来!刘金果说“我草,没事吧旺哥?”

  在玩动感单车的赵倩倩听到了外面嘈杂的说话声音,也走了出来,当赵倩倩见到我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急忙的跑了过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旺旺你怎么了?”还是赵倩倩有眼力见啊,急忙跑过来的时候,知道把我身上的哑铃拿开,在众人的搀扶下,我坐了起来,可我的胸口非常的疼,那是一种厚重的疼痛感,可能我形容的不太贴切!反正特别疼就对了,准没毛病!

  我揉着胸口,骂道“我草,我可不训练了,大不了我就不参加了,我这不是找罪受呢么。”说完我就招呼着赵倩倩“咱回去吧丫头,不跟他们搀和了。”赵倩倩点头嗯了一声,搀着我就往健身馆的门口走。

  老吕赶忙的跑了过来,拦在了我和赵倩倩的面前,老吕正色的说“老弟啊,吕哥会害你吗?这方案,我可是想了一晚上的,最适合你不过了。”我瞪了老吕一眼,继续骂他“你大爷的,合着你一晚上啥事儿没干,竟琢磨咋揍我了?你想某朝篡位咋滴?啊?”老吕不恼不怒,继续说“老弟啊,咱可是拜过把子的,你就信我一回,保准训练结束,只要挨过去了,三四个人根本近不了你的身,而且,四五个人根本打不动你!”

  其实老吕先头说的那一套说辞,我确实挺心动的!因为我一直想和老吕学两招,无奈的是一没时间,二没时间,三没时间,就是没时间啊。老吕这一天天的,破烂儿还收不过来呢,哪有功夫教我啊!这也就是借着这次散打擂台赛的引子,可以教我两招。可老吕后面说的话,我就想抽老吕几个大嘴巴子!可是我想要的不是这样,我可没说过我要先学挨揍啊!

  虽然我有些动心,可我还是装模作样的摇头和赵倩倩往健身馆的门口走。这时,老吕在我的身后喊道“老弟,你不想通过这次比赛,去实现你的愿望吗?”听到老吕的话,我站在了原地。确实,我一开始的时候,真的想通过这次比赛赢得奖励,好有本金开一家面馆儿!可我几斤几两我是清楚的,我根本就没什么希望赢得比赛的奖金。没等我说话,老吕又说“前三名咱哥俩儿肯定是没戏,但挤个前十我觉得还不成问题。要知道,前十名也有一万块钱呢!只要你能扛得住我的训练,我保准你能挤进前十。”在赵倩倩的搀扶下,我缓缓的回过头,说道“真的假的?进不去咋整?”老吕笑了一声,挥动着拳击手套,自信满满的说“进不去,进去不吕哥给你出一万块钱咋样?”

  听到老吕的话,我真的是心动了。不过我又一想,为啥老吕对这场比赛这么看重呢?我问道“唉唉唉,我说,你咋对这场比赛这么的上心呢?”老吕摇摇头,淡淡的说“因为我的过去。”我好奇心大胜,和老吕认识到今天,我对老吕的过去是一点都不清楚。我追问“那你说说,你过去咋了?”老吕又是一笑,对我说“那你还训练不?”我撇了一下嘴“训,为啥不训啊。不管咋样我都有一万块钱拿,这样的好事儿,我上哪找切!”老吕哈哈一笑,赵倩倩白了我一眼,刘金果在老吕的身后也笑了出来。我们坐在健身馆的地上,老吕和我们道出了他的过去。

  原来,老吕是一名孤儿,这个我知道,因为老吕曾经和我说过在孤儿院和海哥的故事。海哥被一对夫妇领养走后,在第二年,老吕也被人领养走了。可悲的是,领养老吕的,却是一家收养孤儿学习武术的一个地方。老吕说,那个地方有男有女,里面全都是孤儿,领养他们这些孤儿的,是一个姓张的老头。据说那个张老头,好像是什么什么派的传人,具体是哪门哪派,老吕也忘记了,说不上来。张老头对这些孤儿很不错,教他们功夫的同时,也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被收养回来的孤儿们,全都非常的尊敬那位会武功的张老头,并亲切的称呼张老头为张爸爸。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孤儿们也一天天的长大。

  日常的开销,全都是张老头支付,多亏了张老头有养老金,不然的话,这些个孤儿们,吃喝都成问题。后来,物价越来越高,张老头的养老金,已经不足以支付起日常的开销了。无奈了,孤儿们,开始四处的卖艺赚钱替补这个大家庭。有人卖艺,就得有人想别的办法去赚钱,老吕选择了拾荒。一天下来,也能捡几块钱的东西去卖。和老吕一起拾荒的,还有一个女孩,老吕说那个女孩叫静静。静静的年龄比老吕大两岁,静静也非常喜欢和老吕在一起。于是,他们俩人搭伙一起拾荒!听到老吕说了这些,我多少能理解老吕为什么要选择收破烂儿这个营生了。我们都没人打断老吕的回忆,继续听老吕诉说着。

  经过这些孤儿们的全力付出,张老头以及孤儿们,日子也渐渐的缓和了起来,日常生活就这样持续了两年。白天张老头教那些孤儿们功夫,晚上的时候,拾荒的出去拾荒。到了星期六日,卖艺的孤儿们,去街边卖艺,拾荒的孤儿们继续去拾荒!这样下来,生活也算不错!虽然有些辛苦,但是这个大家庭,其乐融融,很是和谐!

  终于有一天,一个突发事件,打破了这个大家庭的安宁。不,应该说是两个事件。有一天晚上,老吕和静静一如既往的出去拾荒,在一个垃圾堆里,老吕发现了一张海报。海报上注明的,是下个星期举办的一场地下少年散打擂台赛。取得名次的话,可以获得1000块钱的奖金。要知道,1000块钱,在老吕小的时候,确实是一个天文数字了。老吕很心动,不过静静却是极力的阻止老吕,静静的意思是很危险。

  可却不知道,那些孤儿们赚来的钱,是有攀比的。虽然张老头非常不认可这种事情的发生,可就是发生了。卖艺的孤儿们,虽然只有在星期六日两天的时间去街边卖艺,拾荒的虽然每天晚上都出去拾荒,可两者的收入差距,还是很大的!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孤儿们产生了分歧,卖艺的孤儿们,很是看不起拾荒的孤儿们,而拾荒的孤儿们,同样也是看不起卖艺的孤儿。于是,这样的攀比就拉开了序幕。

  拾荒的孤儿们,包括老吕和静静在内,还有3名孤儿。虽然卖艺的孤儿们在人数上比较占优,可老吕很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1000块钱的奖金,可以让张老头以及所有的孤儿们,吃喝一年之久,可见当时在1000块钱,是多么的值钱了!老吕将那张海报揣进了口袋里,准备参加那场地下的少年散打擂台赛。可静静,却看在了眼神!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着,老吕每天都卯足了劲儿,拼命的练习着张老头教给他的功夫,也就是在那段时间,老吕的功夫,确实增长了不少,张老头很欣慰!我很不明白,为啥张老头要收养这些孤儿,并教他们功夫呢?老吕抽了口烟,继续诉说着!

  张老头之所以收养这些孤儿们,并教他们功夫,初衷很简单,第一,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功夫失传,第二就是,为了他们以后在社会有一技之长。还有就是,张老头,也是孤儿!

  这里有人要问了,教个功夫,算什么一技之长啊?其实不然,张老头教给孤儿们功夫的同时,也教给孤儿们做人的道理和一些张老头掌握的技能!比如木匠,编织箩筐等等。其实这些技能在现在看来,什么也不算,不过在老吕小时候,也算得上是能吃喝的饭碗了!

  现在是2017年,往前倒退20多年,去问问自己的父母,在那个年代,木匠,编织箩筐,瓦匠等等一些手艺,算不算当时比较热门的手艺,就知道了!

  终于到了要参加地下少年散打擂台赛的日子了,这天晚上,老吕和静静还是照常的外出拾荒,年少的老吕说等他赢得了比赛,就给静静去买一身衣服,并且要娶静静。年少青涩啊,静静红着脸笑了,没有说话。

  第二天,年少的老吕拿着那张海报,去参加比赛了!静静想陪同年少的老吕一起前去,不过被老吕拒绝了!原因很质朴,年少的老吕不想静静看到自己被揍!来到了那家地下拳场,由于那是一家地下的拳场,报名什么的很简单!没有推荐人以及大人的陪同下,老吕很是容易的就报名参加了地下少年散打擂台赛。那是一场大人们取乐的地方,看着年岁和自己孩子差不多的参赛者拳脚相加,大人们开怀大笑,并卖力的呼喊着。几经磨难,还算不错,老吕真的取得了第一名!在那个地下拳场的老板全力相邀下,老吕拒绝了拳场老板的邀请,拿着1000块钱的奖金,鼻青脸肿的去给静静买了一身衣服,那是一件花裙子!

  听到了这里,我心里莫名的难受起来,因为我看着老吕的表情,有些凄凉。买完了那条花裙子,年少的老吕兴致勃勃的往回走,可是悲剧的事情又发生了。年少的老吕早上出发去地下拳场,到赢得比赛,给静静买完花裙子回来,已经是下午了。张老头以及所有的孤儿们,全都围在了一起。张老头和孤儿们见年少的老吕回来,全都表情悲伤的看着年少的老吕,老吕凑了过去一看,手中的花裙子和几百块钱,瞬间就掉在了地上,因为,静静出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