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031 2017-08-31 20:58:47

  (第一百七十二章)经过金山小区门口的小插曲后,我和老吕跟着刘金果,来到了他的家中。不得不说啊,金山小区确实称得上为本市的高端小区了!咱不说金山小区里的环境,咱就说刘金果的家中。

  金山小区,一共建有20栋楼房,刘金果的家,住在1号楼里的1单元301号。进入到刘金果的家中,顿时我和老吕都惊讶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刘金果的家,是那种楼中楼的风格,就跟别墅差不多!装修款式,颇具欧美风,什么火炉啊,地毯啊之类的,全都有,就跟电影里欧美人的家中一模一样。

  房间很多,在一层,就有4个房间,二层我估计也差不多有这么多的房间。坐在沙发上,我问道“唉我说果弟啊,可以啊,房子不错啊。”刘金果笑了笑,没接我的话茬,他说道“郑哥,吕哥,你们喝什么?”老吕正在一个大鱼缸面前逗着里面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鱼,随口说“随便,拿啥我喝啥。”我笑了,刘金果也笑了。

  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罐冰镇可乐,环视着周围,我说“不错啊,这小日子,真滋润啊。”刘金果苦笑一声,说道“不错什么啊,就我自己一个人住,无聊透了。对了,郑哥,吕哥,你们俩要不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房间有的是。”没等我说话,老吕喝了一口可乐,问道“果弟啊,那你爸妈呢,他们住哪啊?”刘金果叹了口气,说“我爸跟我妈住在公司附近。”我点头也问刘金果“你咋不跟你父母一起住呢?干啥自己住啊?”刘金果说“我可不跟他们一起住,这没住在一起还天天的絮叨我呢,这要是住一块,我还不被烦死啊。”

  人跟人就是不一样啊,我倒是想我的父母天天的絮叨我,可我的父母,呵呵,工作忙啊,没办法!闲聊了一会儿后,我抽了一口烟,说道“行了,差不多了,我俩该走了。下午还没开张呢。”老吕也点了点头,确实,今天下午,我和老吕我们俩人是一笔买卖也没做成!刘金果说“着什么急啊,在待会儿吧,晚上咱哥三一起吃个饭。”我和老吕全都做起了身,我对着刘金果说“行啊,要不晚上也得去你老爹的健身馆训练。”刘金果嘿嘿一笑,又说“那行,那下午我跟你俩一块去,晚上吃完饭,直接去健身馆。”我和老吕对刘金果的建议很是赞同。说完话,我们三人走出了刘金果的家,来到了外面。

  此时的温度已然不高,现在的时间为下午的三点半,金山小区门口的那三位保安依然在门口站岗,还挺标准。刘金果走了我和老吕的前面,当刘金果走近金山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三名保安回头看了过来。当三名保安看到刘金果和身后的我和老吕时,急忙的跑了过来,那个骚包保安闲着殷勤,笑着说“刘总,您要出门吗?”我刘金果很是牛B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那个骚包保安也不废话,从口袋里掏出了刘金果法拉利的车钥匙,交给了刘金果,又说“刘总您的车钥匙。”说完话,骚包保安看向了我和老吕,又笑着说“二位大哥的车要不要我们去帮您二位取来?”没等我和老吕说话,刘金果冷哼一声,骂道“草,这还用说?顺便也把我的车给开过来。”说完话,刘金果又吧手中的法拉利车钥匙拿给了骚包保安。骚包保安点了点头,招呼门口站岗的两名保安,去帮我们取车去了!

  一直到现在,我心中有一个疑问。为啥这群保安,这么畏惧金山小区里的业主啊?就因为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不能够吧,就算是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也不至于的啊!心中这样想着的同时,我越发的好奇起来,看来一会儿,我得问问刘金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三部车全部取了过来,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两辆一旧一新的三轮儿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问道“果弟,你还开车干啥啊?要不你就坐我的,要不你就坐老吕的,开哪门子车啊。”刘金果一笑,说“郑哥,晚上不还得去我爸的健身馆么,不开车,你的车也坐不下啊。”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又一想,不对啊,我的那辆夏法拉利,咋坐不下呢?我开车,坐在驾驶位上,副驾驶坐着的,肯定是赵倩倩,老吕和刘金果坐在我夏法拉利的后面,也坐的下啊,怎么就坐不下呢?我刚想开口问刘金果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的止住了想要说出来的话!至于什么原因,各位发挥想象力吧!在金山小区三名保安的目送下,刘金果的法拉利开在前面,我和老吕则是跟在了后面。不得不说,这样的架势,也没谁了!

  老吕扩音喇叭里播放着我们早就录好了的吆喝声,刘金果开着法拉利,一直在为我和老吕开道,这一幕,让周围很多人都相当的诧异。今天下午的收获,可以用盆满钵满来形容。破天荒了,今天买我冰棍儿的人,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啊。我忙活的根本就连抽根儿烟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我倒是乐此不疲,每天都这样才好呢,累死我也乐意!

  而老吕呢,就更不用说了。他收来了不少的废报纸,硬纸壳和饮料瓶,最后老吕的三轮儿车,实在是放不下任何东西了,这时,刘金果却站了出来,让老吕往他法拉利里放。好嘛,往法拉利里放破烂儿,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过!最后,满满当当的把法拉利的副驾驶给塞满了。家电类呢,也不错,老吕收来了两台旧冰箱,老吕的三轮儿车轮胎,有些变形,这是东西太多,太重,给压的。

  我和老吕我们俩人都是笑的合不拢嘴,今天可以说,是我和老吕做生意到今天为止,最为不错的一次。我已经没有冰棍儿可卖了,老吕也不想在收任何东西了,于是,刘金果在前面开着法拉利跑车,后面跟着我和老吕,向着老吕常去的废品收购站而去了。

  七扭八拐的,终于来到了一家废品收购站。废品收购站不算很大,是一间大院,在大院的门口,盖着一间彩钢小瓦房,大院的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废品。废纸啊,饮料瓶啊,废铁旧家电啊等等,非常之多。力工呢,只有两个人,两个力工光着膀子,正在合作搬着刚从一个收废品的三轮儿车上卸下来的废铁。

  刘金果的法拉利跑车发出的声响,引起了这家废品收购站所有人的注意。全都放下手头上的事,向着门口着。辛亏这家废品收购站的路,还算平坦,不然的话,我估计刘金果的法拉利跑车地盘,就要遭殃了。法拉利跑车停在了废品收购站大院的里面,刘金果下了车,这时,我和老吕也骑着三轮儿来到了废品收购站的大院中。

  就在所有人都疑惑为什么废品收购站会出现法拉利跑车的时候,老吕哈哈一笑,大声喊道“老张,出来接客了!”很明显,这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应该姓张,看来老吕和这家废品收购站的张老板还很熟,不然的话,老吕不会那般说话的。

  老吕说完话,下了三轮儿车,朝着彩钢小瓦房走去。彩钢小瓦房里,走出了一位秃顶的中年人,大概年龄在40岁左右,个子不高,满脸脏兮兮的,不过面相却很和善。秃顶老张见来人是老吕,笑骂道“接你大爷接。”老吕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先把我的东西收了,我还有事,着急走。”秃顶老张笑着点了点头,对着不远处一直处于惊呆模样的两名力工喊道“你俩,先把小吕的东西卸了。”秃顶老张喊完话,又看向了刘金果,向着他身后的法拉利瞟了几眼后,对着刘金果笑着说“这位兄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刘金果一扬下巴,看向了老吕,老吕接过话,说道“哦,那是我兄弟。车里也有,先把车里的东西给卸下来吧。”两名力工已经走了过来,听到了老吕的话后,又是一愣,两名力工看向了秃顶老张,老张也是被老吕的话惊的张着嘴巴,过了片刻,秃顶老张不敢相信的问“啥?你说啥?那辆车,车里也有?有什么啊?”老吕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递给秃顶老张一根儿,又递给两名力工一人一根儿后,笑着说“废话,破烂儿呗。快点的吧,我真有事,着急走呢。”秃顶老张手里拿着烟,苦笑一声后,对着两名力工说道“去吧,注意着点,别把车给弄坏了,把你俩命搭上都赔不起。”两名力工相互的看了一眼后,也知道秃顶老张话里的严重性,小心翼翼的朝着刘金果和那辆法拉利跑车走了过去。

  要知道,一辆法拉利跑车,最便宜的,也要几百万,他们两个力工,一个月撑死也就能赚3000块钱吧。如果真的不小心把法拉利给刮花了,那真的是很要命的。

  打开了车门,两名力工就跟小姑娘似的,真的是一点点的,慢慢的将法拉利跑车里的废品拿了出来。刘金果法拉利跑车里放着的,全都是老吕收来的废报纸和装进袋子中的饮料瓶,终于大约过了10分钟,两名力工已经满头大汗,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战斗一样,将法拉利跑车里的东西全都拿下来了之后,两名力工脱力的坐在了地上,相互的对视着,喘着粗气。

  当秃顶老张见两名力工已经安全的把法拉利跑车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了之后,自言自语道“我的妈呀,法拉利装破烂儿,我张建国活这么大,头一次见。”秃顶老张的话,我们全都听见了,我们都笑了,没有说话。

  两名力工休息了一会儿后,起身来到了老吕的三轮儿车前,两名力工和老吕笑着点了一下头后,开始肆无忌惮的卸着老吕三轮儿车上的东西。这和刚才在法拉利副驾驶里那东西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表现。老吕有些不太乐意,骂道“草,你俩给我看着点,咋滴啊,吕哥的三轮儿车也属于豪车!”两名力工哈哈一笑,没有理会老吕,继续我行我素的卸着老吕三轮儿车里的东西。

  所有的东西全都卸下来之后,两名力工熟练的把废纸,废铁上称去称重量,饮料瓶呢,择是数个数。称完了之后,两名力工喊出了数值,秃顶老张在手里的小本上,记下两名力工给出的数值。数完了饮料瓶后,两名力工同样的,报出了饮料瓶的个数,秃顶老张也记在了小本上,最后只剩下两台旧冰箱了。这个没办法称,只能估价。

  秃顶老张先是用计算器算了一下后,又看了看那两台旧冰箱,随后对着老吕说“小吕啊,你常来,张哥也不骗你,冰箱加上你收来的废铁,废纸之类的,张哥给你350。这个价格你是知道的,张哥可没少给啊!”老吕其实心里早就有这些收来东西的价格了,笑着点点头,说道“拿钱吧!”秃顶老张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摞零钱,好家伙,这一摞钱,非常的厚,不过还是以小面值的居多。秃顶老张数出了350块钱后,拿给了老吕,老吕接过钱,也不做停留,和秃顶老张和两名力工打了声招呼后,转身上了老吕的三轮儿车,叫着刘金果和我,离开了这家废品收购站。

  时间为下午的五点半,晚上已经安排好了,等赵倩倩下了班,我们几个人先去吃饭,然后去刘金果老爹还没开起来的健身馆去训练。刘金果和老吕回家了,老吕回家去放三轮儿,我则是蹬着三轮儿回小二楼。等老吕把三轮儿车放在家中后,会坐着刘金果的法拉利跑车来小二楼里找我。

  回到了小二楼中,我美滋滋的将三轮儿车锁好,无比轻松的上楼了。今天是我卖冰棍儿生涯中,上楼罪轻松的一次,因为我什么也没拿上楼!来到小二楼中,我洗了把脸,坐在属于我的那张单人床上休息着,等待着刘金果和老吕的带来,也等待着赵倩倩下班。

  时间过的很快,刘金果和老吕坐在小二楼中,老吕有模有样的翻看着手中的小本,我问道“唉我说老吕,你到底看啥呢?一直看到现在啊?”老吕听到我的话,没有抬头,依旧盯着手中的小本看,回道“我在备课今天晚上训练的科目。”我苦笑啊,老吕啊老吕,你要不要搞的这么认真?

  我很好奇老吕在备什么课,可老吕愣是不告诉我,说晚上我就知道了。听到老吕的话,我心中又是一紧,那种不好的预感,又一次的席上了我的心头。

  终于赵倩倩下班了,在老吕和刘金果没来小二楼之前,我已经给赵倩倩打过了电话,告诉了她今天晚上别买晚饭了,所以回小二楼的赵倩倩,真的很听话,没有买回来晚饭。赵倩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我们四个人,下楼准备去吃饭。

  还是老样子,刘金果载着老吕,我开我的夏法拉利载着赵倩倩,跟在了刘金果法拉利的车后面。晚上我们准备去农家院去吃饭,这是刘金果提出来的,据刘金果说,那个农家院,是新开的,没几天,但是反应那个农家院的菜饭不错!于是刘金果带着我们去尝尝农家院的饭菜味道如何。

  农家院落座于一片小平房的附近,那个地方我知道,离我小二楼有些远,属于郊外。我的夏法拉利,没有车载CD,没办法听音乐,我只好把收音机打开,听广播里播放的歌曲。还不错,刚一打开,收音机里就传来了一首许巍的歌,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歌词我也记不太清,我只记得一句“曾梦想张剑走天涯......”就这一句,后面的我就不记得了!还真别说,我夏法拉利里的收音机效果还不错,虽然比不上7.1声道,但也是立体声啊!虽然有杂音......那也好过不出声吧!

  我们行驶在路上,在我印象里,在离那片小平房还有不远距离的时候,突然,前面刘金果的法拉利跑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辛亏我反应也快,不然就追尾了!由于我刹车踩的很死,赵倩倩的脑袋,险些撞倒驾驶台上。赵倩倩埋怨我道“你干什么呀你。”我眼睛盯着前面已经停下来的红发法拉利跑车,说道“这不怪我啊,我要是不踩刹车,非撞上不可。”这时,赵倩倩也注意到了,前面刘金果的法拉利跑车已经停了下来。刘金果和老吕急忙的从车里下来,跑到了车头的位置。

  我和赵倩倩相识一眼,也下了车,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和赵倩倩走到了法拉利车头的前面,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我和赵倩倩全都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