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596 2017-09-02 19:30:08

  (第一百七十三章)我和赵倩倩下了车,来到了前面刘金果法拉利的车头,当我和赵倩倩看到了刘金果法拉利车前头的情况后,全都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呢?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撞人了而已!

  然而就算撞到人了,以刘金果法拉利刚才的速度,根本也没什么大碍,可是,可是那个被撞的人,居然,居然是那天早上,我买早饭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被刘金果法拉利撞倒的老头,好像是专业碰瓷儿的吧!这下可有些不太好办了!

  就当我们几个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位被撞的老头哀嚎着“哎呦,谁这么不开眼,撞我这个老人家啊。走走道就能被撞,这日子可没法过了,哎呦......”我们几人听着老头的哀嚎声,一阵的无奈啊。

  刘金果有些着急了,他赶忙的解释道“你,你可别冤枉人,是你自己冲过来的,再说了,我也没撞到你啊。”那位躺在地上的老头听到刘金果的话后,立刻就不乐意了,躺着的身体瞬间就坐了起来,瞪着刘金果,不忿的喊道“谁说你没撞到我,要是你没撞到我,我躺在地上干嘛,就是你撞的我。哎呦,可怜我一个老人家,无儿无女,你要是不赔我一万,哦不,两万块钱,我可没法活了。”当那位坐起身的老头说出一万块钱后,随即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法拉利跑车,赶忙改口变成了两万块钱!

  这可真是硬生生的碰瓷儿啊,我们几人看着坐在地上撒泼耍无赖的老头,实在是没办法。刘金果想说话,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来,最后,只好把目光,投向了我和赵倩倩。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心知肚明,这个老头我记得,上次我去买早点的时候,就听路人说过,这老头,是专业碰瓷儿的。好像还是从别的地方碰到我们这里来的。我又想,这老头,肯定是想讹诈点钱,我笑了笑,对着躺在地上的老头说道“唉大爷,躺在地上多脏啊,快起来吧。”说着话,我就走了过去,准备将坐在法拉利车头前的老头给搀扶起来。谁料,那位老头白了我一眼,对我说“你小子别想把我扶起来,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要么拿钱,要么报警,你们看着办吧。”说完话,老头又趟了下去,继续装腔作势的表演着。

  现在是傍晚,而且这里很偏僻,所以并没有围观看热闹的人。我抬头看了看四周,对着躺在地上的老头又说“大爷啊,要知道现在是什么社会了,到处都是摄像头,到底是撞到你了,还是您老自己冲过来的,一看摄像头就清楚了。”躺在地上的老头听到我的话后,不惊反喜,躺在地上,斜眼看着我,笑着说“摄像头?这里根本就没有摄像头。”听到老头的话,我心里嘿嘿的笑着。老吕,刘金果和赵倩倩三人全都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头。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儿烟来,点燃抽了一口,笑着对老头说“大爷啊,你可别骗我,现在还有没摄像头的地方吗?我不信。”躺在地上的老头听到我的话后,又一次的坐了起来,很是不屑的对我说道“你知道什么,你大爷我这一片早就摸清了,看见那边了没有?”说着话,老头用手指向了我的身后,又继续说“就那个地方有一个摄像头,而且还坏了,就是个摆设。记住了,这里没摄像头,拿钱吧。”显然,说完话后的老头,很是得意。

  我望着春风得意的碰瓷儿老头,心中比他还得意呢。这老头是不是傻,这就把实话给说出来了!我放生大笑,笑的老吕,刘金果赵倩倩和躺在地上的老头全都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我。我使劲儿的抽了一口烟,对着老头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没摄像头你在这呜呜渣渣的干啥?既然没摄像头,把你给埋了都没人知道。”我说完话后,老头明白了,老吕,刘金果和赵倩倩也明白了。碰瓷儿老头脸色难看,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瞪着眼珠子望着我。我吐了口唾沫,继续说道“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干这种事,不觉得可耻吗?啊?我念你岁数大,叫你一声大爷,别以为你岁数大,我就不敢揍你。我实话告诉你,我揍过的老头,岁数加一块,比中华文明还悠久呢。”说完话,我扭了扭嘎嘣作响的脖子,面露凶光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碰瓷儿老头。

  碰瓷儿老头很显然的知道了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托大了,可是他不得不继续装腔作势,碰瓷儿老头继续耍着无赖,躺在地上打着滚,嘴里嘀咕道“哎呦,哎呦,我跨骨盆疼啊,这是碎了啊。赶紧赔钱啊,不赔钱我可没法活了。”刘金果这时说道“老头,你可别耍无赖,我没撞你,是你自己冲过来的,怨不得别人。你在这样,我可报警了啊。”老头依然不理不睬,继续打着滚,哀嚎着,刷着无赖。

  我将烟头踩灭,真想过去揍一顿这老头,他这种行径,实在是太气人了,这都什么人啊。并不是这个社会坏人多,而是坏人们,变老了才对。

  其实啊,我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让我去揍一个老头,我可下不去手。说出去也不好听,我一个20郎当的大小伙子,把一个老头揍一顿,这成什么了。可是面前的这位碰瓷儿老头,实在是让人恨的牙根痒痒。

  我叹了口气,对着刘金果说“你车里应该有行车记录仪吧?不行就报警吧,把行车记录仪拿给警察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听到我的话,刘金果尴尬一笑,对我说“郑,郑哥,我,我车里没有。”纳尼?好几百万的法拉利跑车,居然没有行车记录仪?这说出去,谁信啊?刘金果望着我,继续说“买来的时候,就一辆车,什么都没有,我也懒得装。”我瞪了刘金果一眼,这时,躺在地上的碰瓷儿老头听到了我和刘金果之间的对话后,大喜啊,也不嚎叫了,笑着对我们说“老天都帮我啊。赶紧拿钱吧,就这样的现场,你们说警察会相信谁呢?”说完话,碰瓷儿老头嘿嘿的邪笑着看着我和刘金果俩人。

  的确,这样的事故现场,很难解释清楚。无奈了,看来不给老头拿点钱,今天这事,肯定是过不去了。我问道“拿多少?”碰瓷儿老头伸出两根手指“两万!”其实两万块钱,对刘金果来说,算不得什么钱,可如果真的给了这个碰瓷儿老头的话,给的实在是太憋屈了。我又呸了一声“你这是抢啊,要两万块钱。200,不能多了。”碰瓷儿老头听到我的话后,明显一愣,两万块钱,生生的被我砍到了200,这落差,实在是太大了,碰瓷儿老头愣了一会儿后,瞪了我一眼,说“两万。”我说“200。”碰瓷儿老头说“两万。”我说“200。”就这样的,我和碰瓷儿老头一人一句的两万,200的,相互的讲了十几分钟,最终,碰瓷儿老头应该是因为体力不足的原因,碰瓷老头儿咽了咽口水,明显语调小了许多,声音有些沙哑“两~~~万~~~。”我继续对着老头说“200,不能再多了。”老吕,刘金果和赵倩倩全都目瞪口呆的听着,看着我和碰瓷儿老头之间的对话。

  碰瓷儿老头也是一个倔强之人,刚想开口说出他的台词,两万块钱的时候,我挥手打断了碰瓷儿老头,我走了过去,蹲在了碰瓷儿老头的身边,我细声细语的说“大爷啊,200不少了,我跟你说,看见那个人了没?”我抬头看向了老吕,碰瓷儿老头寻着我的目光看向了老吕。随后我在碰瓷儿老头的耳边小声的继续说“那个人,精神有问题,别看他现在没啥事,一会儿要是发病了,专打老头。我们今天之所以带他出来,是想带他来外面吃一顿饭,然后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里去治疗了。”虽然我说话的声音很小,可还是让老吕,刘金果和赵倩倩听到了。老吕也不含糊,听到我的话后,心领神会,使劲儿的用脚跺着地面,并甩着脑袋,呼呼的发出几声咆哮声,碰瓷儿老头看着老吕的动作,也拿不准我话的真假。碰瓷儿老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跳大神一般的老吕,对我说“真,真是精神病?”我叹了口气,点头说“是啊。他是我远房表哥,本来很正常,可是有一次,我表哥家附近,有一个光棍老头,看他白白净净的,就把他拉到小树林,给侮辱了,之后我表哥精神就开始有了些问题。每次我表哥犯病,都会对男人产生冲动,尤其是老头,当我表哥看到了老头,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强奸老头,唉,我可怜的表哥啊。”说完话,我偷眼看到了老吕瞪着我的眼神,刘金果差异的表情以及赵倩倩的偷笑。刘金果听到我的话,不自觉的远离了老吕一些距离,有些戒备的看着老吕。

  碰瓷儿老头听到我的话,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我趁热打铁,继续说“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我表哥看到你居然没有爆发他的兽性,不应该啊?照理说,我表哥看到你这样的老头,根本就把持不住才对啊。”说着话,我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看向了老吕。老吕一愣,但是老吕却没停止手中和脚下的动作,继续跳着大神。我对着老吕眨了眨眼睛,老吕喉咙中传来一声嘶吼,随即老吕停止了手中和脚下的动作,开始变换了新的动作,解裤腰带!

  碰瓷儿老头见老吕嘶吼着的同时,开始解着裤腰带,也慌了神,也不管真假,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惊恐的盯着老吕,嘴里哆哆嗦嗦的说“你,你,你想,想干啥?我告诉你,你大爷我岁数大了,可经不起你的折腾啊。”戏要做足,老吕也不管不顾,解开了裤腰带后,那条绿裤衩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条红色的四角大内裤,老吕嗷嗷叫唤着,朝着碰瓷儿老头就跑了过去!赵倩倩小脸一红,急忙的转过了身子。刘金果更是夸张,一下子就跑出了老远,嘴里还不停的说道“我草,姓吕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碰瓷儿老头见刘金果那般夸张的表现,也相信了老吕是精神病,并且嗜好玩老头。急忙的撒开脚步就跑,一边跑嘴里还一边说“真TMD晦气,钱没碰到,居然碰到了个强奸老头的精神病,MD。”

  别看这位碰瓷儿老头的岁数挺大,可跑起路来,那叫一个快啊,几步就跑远了,这时,老吕也已经来到了法拉利车头的前面,见碰瓷儿老头已经跑远,老吕这才瞪着我看。我嘿嘿一笑,看了看那条静静躺在地上的绿裤衩,对老吕说“我说你可以啊,有当演员的潜质。快穿上吧,别着凉了你!”老吕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走到了那条绿裤衩前,捡起地上的绿裤衩穿上。

  我冲着赵倩倩说“好了丫头,转过来吧!”听到我的话,赵倩倩转过了身子,不过她的脸,依旧非常的红!我招呼远处的刘金果“草,你跑那么远干啥去了?过来,吃饭去了。”刘金果没有动作,大声的喊道“郑哥,你快离姓吕的远一点吧,他就是一个同性恋,还TMD专门玩老头。”我无奈的笑了,看来刘金果是当真了!我解释道“别傻了,假的,我忽悠那个老头的。这你也信?我是该说你单纯呢,还是该说你SB呢?”

  在我一再的招呼下,刘金果这才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不过却和老吕保持着安全距离。老吕苦笑一声,对我骂道“我去你大爷的,你看你这事整的,我咋就成专门强奸老头的精神病了呢?”我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而是来到了我的那辆夏法拉利的车门前,打开驾驶室的车门,我说“行了,走吧,要不一会儿那老头反应过来就更麻烦了。”老吕摇头叹了口气,摊了摊手,坐进了法拉利的副驾驶,刘金果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坐进了法拉利的驾驶室里。法拉利跑车轰鸣一声,慢慢的开动,我载着赵倩倩,跟在了刘金果法拉利跑车的后面,向着新开张的农家院行去。

  终于来到了这家农家院,农家院的名字很个性,叫铁锅炖鱼农家院。看样子,农家院的招牌菜,应该就是铁锅炖鱼了吧!农家院落座于这片小平房的最外面,里面是平房住宅区,但是小平房里的住户不是很多,大概也就只有几十户左右吧。农家院的门口,是一道木门,就跟古代的风格一样,木门的两旁,摆着两座石狮子,木门的上方,挂着两个红色的大灯笼,还真别说,就光这俩灯笼和两座石狮子,就很有韵味。农家院的前面,是一处宽阔的停车场,虽然是泥路,但却很平坦。我们将车停好之后,刘金果急忙的下车,跑到了我的跟前,一脸鄙视的瞪着老吕,而老吕呢,慢慢悠悠的嘿嘿笑着下了法拉利,冲着我一耸肩。我看着刘金果和老吕二人,有些想笑啊,我问刘金果“咋滴了啊果弟?老吕非礼你了?”刘金果听到我的话,没有回头,继续瞪着老吕,开口说道“郑哥,你可少跟姓吕的待着吧,他,他亲口承认了他喜欢男人。”我哈哈一笑,我知道老吕是在逗刘金果,没想到刘金果有的时候,傻的可以这么可爱。

  我将夏法拉利锁好,由于我没有电子钥匙,只能手动锁车!锁好了车后,我也不理会刘金果,招呼着赵倩倩,朝着农家院的大门口,走了过去。刘金果见我和赵倩倩不理他,在身后叫了两声,我没回头,我喊道“你人可以走,但是饭钱,你要留下!”

  农家院的里面,是一处大院,非常的宽阔,里面有很多食客正在吃着,喝着,吹着。我四处的观察了一下,除了在大院里吃饭的人,大院里还有房间,看样子,好像是单间吧。阵阵香气钻进了我的鼻子之中,我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味道确实很诱人,那是炖肉,炖鱼的香味!

  等待了片刻后,一位身穿绿裤子,绿上衣的大姐走了过来,笑着对我们说道“欢迎光临,小兄弟,你们几位?”我看着面前这位大姐的打扮,实在是想笑啊!这位大姐穿的,好像是过去款式的军装,就跟黑白电影里红军穿的一样,我笑着伸出四根手指,说道“我们四个,有位置吗?”大姐爽朗应声“有!”说完话,大姐带领着我们来到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前,示意我们坐下之后,大姐从桌子上把菜单拿在手里,递到了我的面前,说“小兄弟,想吃点什么?”我随手翻看了几眼菜单,无非就是普普通通的家常炒菜,炖肉,炖鱼之类的,我将菜单拿给了身边的赵倩倩,对她说“你来点吧丫头。”赵倩倩拿过菜单看了看,也拿不定主意,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要吃点什么,吕哥,你来点吧!”说完话,赵倩倩又把菜单拿给了老吕。

  老吕根本就不客气,接过菜单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看了大概能有3分钟的时间,老吕将菜单合上,对着大姐说“酸菜大排来一锅,洋白菜炒粉条来一盘,再来个铁锅鱼。”大姐在手中的小本上记下老吕报出的菜名后,继续看着老吕。

  老吕想了一会儿,实在是想不出要再点些什么了,老吕看向了刘金果,冲他挑了挑眉,示意刘金果点几道菜,刘金果被老吕这股目光看的有些不自然,急忙的避开的老吕的视线,看向了那位大姐,刘金果对着大姐说“你有什么推荐的吗?”大姐放下手中的小本,笑着对刘金果说“咱们家的所有菜,都特别好吃,量也很足。先前那位小兄弟已经点了三道菜了,你们四位差不多也够吃了,这样吧,大姐给你们推荐一道菜,就是咱们家的毛血旺。”我听到大姐说出这个菜名的时候,随口说“毛血旺有什么吃的,又辣又咸的。”大姐看向了我,笑着说“小兄弟,大姐敢跟你保证,你要是吃了咱家的毛血旺,如果说不好吃的话,这道菜,大姐做主,赠送给你们了!”

  呦呵?我望着大姐脸上无比自信的表情,笑着点了点头!哼哼,就算好吃,我也会说不好吃的!这道菜,大姐你送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