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九十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448 2017-10-12 10:21:19

  (第一百九十章)夜幕小雨中,又是三道人影鬼鬼祟祟的躲在一处拐角处,不用猜就知道这三位是谁了吧?没错,正是我和老吕,还有刘金果我们三人。

  要不是刘金果强烈要求今天晚上还来祸害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我是打死都不想来的。先不说下着雨,就说那个味道,我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可无奈刘金果似乎好像真的上瘾了,也不怪刘金果会这般。要知道,刘金果在没有认识我和老吕之前,刘金果的经常被人欺负的,虽然他的家里有钱有势,但谁叫刘金果的性格是属于比较懦弱的呢。但是啊,自从刘金果认识了我和老吕之后,刘金果的性格,真的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话也硬气了,被人欺负了,也敢反抗了。

  电话里刘金果告诉我,他和老吕从东体育馆回家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今天晚上的行动了,我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啊。那个叫王林的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被我们哥三祸害了一次,吃尽了苦头,也算是受到应有的惩罚。还来第二次,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我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每当我想到赵倩倩在海鲜自助餐厅里那委屈的模样,还有赵倩倩被打伤的脸和昨天听到刘莉莉那个女人和王林之间的对话,我的气就不大一处来。这样一想,再祸害他俩一次也未尝不可!

  反正刘金果已经准备好了粪袋,不用那不就白搭了吗?于是乎,我们三人约定好了地点,准备今天晚上,再给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家中,在泼一次粪!

  装备还是先前的装备,无非就是防毒面具,装满大粪的塑料袋和二踢脚。我们三人躲在一处拐角处观察着。虽然在昨天的时候,龙江这个老小区热闹了一番,可却是转瞬即逝,今天晚上,还是和昨天一样,清静的很。望着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的家,我小声的问了一句“唉,我说昨天咱们来泼粪,今天还来,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要我说,还是等几天再说吧。”老吕也想到了,点了点头。刘金果笑着解释道“郑哥,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句话什么说来着?叫...叫...”刘金果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一拍脑门儿,继续说“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踢了刘金果一脚,骂道“我去你大爷的,这跟咱们来泼粪,有什么关系吗?”刘金果揉着屁股,依然保持着微笑,对我说“郑哥你别踢我啊,你听我说。”刘金果的表情很严肃,他说“要说昨天咱们来泼粪,那对狗男女根本想不到。可是今天还来,他们俩同样也想不到。因为按照心理学来分析,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逻辑,昨天已经来了一次,一般来说今天还来,是不太可能的。那是因为怕那对狗男女有防备,这也无可厚非,人之常情。但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是这样的道理。既然按照正常人来分析,今天肯定是不会来泼第二次的,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呢?今天来泼,那对狗那女是打死也想不到的。”我一听,当时就愣了。我草,想不到啊想不到,想不到刘金果这个曾经谁都可以欺负的人,居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大道理来?不光是我,就连老吕也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刘金果。

  刘金果被我和老吕俩人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苦笑着说“那个啥,郑哥,吕哥,你俩别这样看我,我会骄傲的!主要是我以前经常被欺负,所以我总猫在家里,无聊了,我就看看乱七八糟的各种书籍。”我和老吕听到刘金果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即笑着拍了拍刘金果的肩膀。

  要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真的一点也不假。咱就说刘金果,要是刘金果没有被人欺负,他也不会自己猫在家里看书,不看书,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一套说辞。知识改变命运啊,真的改变了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的命运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终于时间又一次的来到了晚上的十点钟。还和昨天一样的时间,还和昨天一样的地点,还和昨天一样的装备。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天时地利人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TMD还下着雨呢!不过也还好,借着雨水,我们三人的行动会更加的不容易被人发现。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还会时常的看见几道人影,可今天晚上一个人也没有。谁大晚上的没事顶着小雨出来溜达?除了我们哥三有事情要做,不然我们也不会出来的。

  我和老吕还有刘金果见时间差不多了,是该行动的时候了,我们三人将防毒面具带上之后。还是老样子,装模作样的对了对时间,随后还是我朝着楼后方向而去,老吕和刘金果他们俩人依然在楼前做着准备。我鸟俏的来到了楼后,发现王林和刘莉莉的家中亮着灯,破碎的玻璃已经换成新的了。我躲在楼后的植物中,细雨沥沥,温度有些凉,我心中暗骂了一声鬼天气后,拿出石头,准备砸破窗户,再一次的故伎重演。

  有了昨天的经验,现在的我,是轻车熟路啊。手中的石头使劲儿一砸,新换的玻璃又被砸个稀碎,我嘿嘿的笑了几声,紧随而至的,我点燃了绑在屎袋子上的二踢脚,随后我使劲儿一扔,今天晚上,又要上演昨天的爆炸一幕了!今天晚上准备的屎袋子虽然不多,但是也够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吃上一壶了。我将所有的屎袋子全都朝着破碎的窗户扔了进去,不出意外,接连的二踢脚爆炸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房间里好像没有传出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叫声,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楼前也传来了爆炸声。我知道老吕和刘金果他们已经动手了,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我快速的从楼后那一片植物中抽身而退,向着约定好的地方跑去。

  很快的,我来到了约定地点,不一会儿的功夫,老吕和刘金果也跑了过来。当老吕和刘金果跑过来的时候,我示意他们俩先把脸上的防毒面具摘下。摘下防毒面具的老吕和刘金果看着我哈哈的狂笑不止,我则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我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房子里好像没有人。”老吕和刘金果听到我的话,相互的对视了一眼,好像也发觉了房子里没人,刘金果说“好像还真是,今天没有听见那对狗男女的叫骂声。”老吕很是不屑,吐了口唾沫说道“没人就没人呗。正好,等他们回家的时候发现又被泼粪了,会是个怎么样的表情呢?”刘金果听到老吕的话,哈哈一笑。我则是有种心神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但是我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思来无果,也就不去想了。还和昨天一样,我们三人又去洗澡了。这次我们只是单纯的洗澡,并没有叫按摩。洗完了澡,时间也差不多将近深夜12点。这一次我们没有穿洗浴中心的衣服,因为刘金果准备的屎袋子,是他花钱雇人弄的。所以我们的身上,味道不是很重。打了一辆出租车,还是先把我送回到了小二楼,随后老吕和刘金果坐着出租车离开了。

  小二楼的楼下,我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快速的跑上了小二楼,打开房门招呼赵倩倩。“唉,丫头?丫头?”叫了半天,无人答话,我加快了脚步,推开赵倩倩的卧室门,发现赵倩倩的单人床上,已经铺好了被褥,只不过没有赵倩倩的半点影子。

  我很疑惑啊,这么晚了,赵倩倩干什么去了?我赶忙的掏出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给赵倩倩打电话。嘟嘟了几声后,电话被接听,让我意外的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是赵倩倩的,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个声音我很耳熟,没错,正是赵倩倩上大学时候的男朋友,王林。他说“草你MD,是你昨天往我家泼粪的吧?小B崽子,我草你MD,要想赵倩倩没事,就TMD来找我,一会儿我给你发短信,告诉你地址。你MD小B崽子。”

  电话里传来了王林的叫骂声,我却充耳不闻。我很困惑,为什么赵倩倩的电话王林会接听呢?我和赵倩倩居住的小二楼,除了关系好的几个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啊?王林是怎么知道的呢?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为赵倩倩在王林的手上。当时的我,怒火已经冲破了天灵盖儿,看来祸害王林还是祸害轻了,亏我还有一点于心不忍。当我被气的浑身颤抖的时候,我的诺基亚手机又响了一声。我知道这应该是王林给我发送地址的短消息了。我快速的点开短信一看,的确是王林发来的。他用赵倩倩的手机给我发的,短信的内容是“1点之前,你要是不来,我就要赵倩倩好看,北大坑边上的北大桥。”我望着这条短信,皱着眉头,也不耽搁,收起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走出了小二楼。

  我没有叫上老吕和刘金果。因为有些事,我不想叫上他们。为什么呢?其实这件事,起因是我,要不是我在海鲜自助餐厅揍了王林和那个叫刘莉莉的女人,赵倩倩也不会在体育馆被他们俩人打。赵倩倩不被打,我和老吕还有刘金果也不会给王林和刘莉莉的家里泼粪。一切的一切,现在谁也说不清楚谁对谁错。我现在想的,就是将赵倩倩给救出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赵倩倩住在小二楼,已经被人抓走过两次了。第一次是那个范健,这一次是王林。难道说命里当有此劫吗?还是说我小二楼的风水不好?

  我不叫上老吕和刘金果还是有我自己的想法的。因为这一次,我真的太生气了,我真的做了最坏的打算。我想弄死那个叫王林的人。如果我真的将王林给弄死了,那老吕和刘金果不是被我所牵连了吗?有些事,还是自己去做比较好。小打小闹可以叫上老吕和刘金果他们俩人,可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拼命了。发动了夏法拉利,我向着王林约定的地方,北大坑行去。

  北大坑,是我们这里的叫法。那里原本是一个很大的人工湖,地处于本市的北边,所以我们这里的人,都称之为北大坑。在以前的时候,北大坑环境还算不错,可是近几年里,人为的破坏,加上工厂的排污等等因素,北大坑已经荒废,现在已经没人去那边游玩了。北大坑距离我小二楼不算太远,但是也不算太近,大概有十几公里的路程。现在是深夜,路上的车辆很少,所以我夏法拉利开的很快。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来到了王林约好的地方,北大坑边上的北大桥。

  夏法拉利的车灯照射在前方的路面,只见北大桥的边上,有着十几个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棍棒等各种的武器。他们几乎一半都光着膀子,露出上半身的纹身,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夏天了么?而且还下着小雨,难道他们就不冷吗?为了装B,这些人,也是够拼的!

  我将夏法拉利停好,关上车灯,熄了火,我点上一根儿烟抽了一口,这才慢慢的打开车门下了车。对面的十几个人见只有我一个人,一些人开始相互叫嚣的说着话“呦,林子,这就是往你家泼粪的人?胆子确实不小啊,真敢一个人来啊!”王林站在一旁,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这时,染着一头黄毛的人说“大哥,我自己收拾他就足够了!”黄毛称大哥的那个人笑着说“滚蛋,老子手也痒痒了,一会儿你们谁也别动。”那个黄毛嘿嘿的笑了几声。很明显,这群人,是王林叫来的社会闲散人员,专门替别人打架而谋生。

  我阴着脸,望着面前的十几个人,我淡淡的抽着烟,语气非常平静的说“赵倩倩呢?”王林见我这般的模样,不免的有些恼火,骂道“草你MD,你个SB真不怕死?我们这么多人,一人给你一脚你就上天了,还有心思关心那个贱人?”说完话,王林让出身位,一把抓过身后的赵倩倩,随后将赵倩倩推倒在了地上。当我看到赵倩倩的脸,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草他大爷的,赵倩倩是女孩子啊,居然下手这么狠?赵倩倩的脸上有着血迹,蓬头垢面,显得非常的狼狈,赵倩倩的半边脸已经肿了,她趴在地上望着我,冲我使劲儿的哭泣着,并摇着脑袋。

  我狠吸了口烟,突然我笑了出来,望着趴在地上的赵倩倩,笑着对她说“傻丫头,让你受苦了。看本大爷怎么帮你出气啊!”说完话,我将手中的烟头踩灭.我没有着急冲过去,而是来到了夏法拉利的后备箱,打开后备箱,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些给死人烧的那种纸钱。我手中拿着纸钱,走到了一边,自顾自的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些纸钱。

  我对面的十几个人,见我大晚上的独自赴约,已经有些戒备了,如果不是我实力超群,那就是个SB。然而我烧纸的动作,我对面的十几个人,是打死也料想不到的,全都傻了一样的望着我。因为这大晚上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北大坑边上,我在一边烧纸,这是非常慎人的举动。混社会混的再不错,那是也和人打架啊。鬼神之类的,我相信没有几个人是不害怕的。

  很显然,我对面的十几个人,就非常的害怕。他们见我烧起了纸来,竟然一时间鸦雀无声,谁也没敢发出半点的声响。虽然现在下着雨,但是雨水不大,我从后备箱里拿下来的纸钱,全都被我点燃,而且火苗还很大,场面相当的诡异。

  烧完了纸,我拍了拍手,站起身,望着对面的十几个人,笑着冷冷的说“别害怕,这是给你们提前准备的。因为你们这些人,今天晚上会死,我先给你们烧点纸钱,到了下面买点酒喝啥的。”我的这一句话,给对面的十几个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因为他们好像也听出了我话语里的寒冷,一个个的只是瞪着大眼珠子看我,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王林找来的这群人,领头的那个人,第一个开口说话了,很显然他也知道自己是这群人的老大,如果他不说点什么的话,一定会被小弟笑话的。他这才炸着胆子哆哆嗦嗦的对我说“你,你,你别,别TMD给我整这套,我,我告诉,告诉你,今天,谁,谁也救不了你。”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我从腰间拿出了准备好的扳手,拿在手里掂量着,笑着说道“别废话了,你们一块上吧。”

  在小二楼,找了半天的武器,发现都不太合手,最后只有这一把扳手还算一件不错的武器。其实我想拿一把匕首来着,可后来还是没拿。因为你要知道,男人之间的打架,我是最讨厌动不动就拿刀子的人了。因为这种人,是最垃圾的了。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拳头来解决,动刀算什么?当然了,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现在谁还会傻傻的只用拳头呢?

  对面的十几个人见我掏出了武器,似乎镇定了不少。领头的那个人将烟头向着地面狠狠一砸,溅起了火星,叫嚣着就朝我冲了过来。我和对面十几个人的距离大概有十米左右的距离,那个领头的人跑到我跟前的话,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在等待着领头人跑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看着趴在地上的赵倩倩,对她眨了眨眼,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我握紧了扳手,不要命的就朝着那个领头的男人冲了过去!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在北大坑边上的北大桥,我一个人,应对着对面十几个人,最后到底会是怎样的结局呢?我是会被对面的十几个人打倒,还是将他们打倒救走赵倩倩呢?别着急,休息一下,后文咱们详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