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246 2017-10-20 06:54:58

  (第一百九十四章)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明天就是五洲金行杯散打擂台赛团体赛比赛的日期了。明天早上,我和老吕还有刘金果就要去打团体赛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不知道我们三,能走多远呢!

  老吕捡回来的鱼,已经吃光了!说实话,我再也不想吃鱼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鱼肉虽好,可不要贪杯哦!啊呸,可不要多吃哦!

  这几天我接到了很多电话!有老江和王姐他们俩打来的,有王秀秀和导演胖子李明打来的!他们给我打电话,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让我发表一下当时在比赛场呕吐的感想是什么!感想......我有他大爷的感想啊,我那不是情不自禁,没控制住嘛!结果,狠狠的笑话了我一番!

  自从上次揍了王林和那伙人之后,王林已经搬家了,搬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就在今天,我和老吕蹬三轮儿满世界转悠卖冰棍儿,收废品的时候,意外的碰见了王林那个相好的叫刘莉莉的女人。

  我和老吕在一家小区里转悠,还不错,我有生意,老吕也有。一位大姐从我这里买冰棍儿,老吕则是去收废品去了!意外的是,碰见了刘莉莉。刘莉莉一眼就认出了我来,当看到我只是一个卖冰棍儿的之后,一开始还有些忌惮的脸,瞬间就有了变化。刘莉莉脸上的表情我形容不出来,大概就是原来你只是一个臭卖冰棍儿的!

  我自然是不会在乎她的,虽然按照我的猜测,王林之所以会那般对待赵倩倩,有很大的可能是这个叫刘莉莉的女人怂恿的,但是我也不能上去就揍她吧!怎么说,刘莉莉也是女人,虽然她不是什么好女人,可最终,也还是女人啊。

  让我意外的是,刘莉莉身边站着的男人,不再是王林,而是换了一个人。刘莉莉身旁的那个男人,个子不高,却很胖,大概身高只有不到一米七,体重应该有一百八十斤上下,MD,整个一地缸啊!

  刘莉莉正满脸怒容的望着我,我冷笑一声,避开了她的目光,而是下了三轮儿车,打开三轮儿后斗的大箱子,往塑料袋里装着冰棍儿!没错,我正有生意。一位大姐买了两包冰棍儿,也就是20颗。把冰棍儿拿给了那位大姐,我接大姐的钱,笑着找起了零钱来。

  这时,刘莉莉和身边的那个地缸说了些什么,那个地缸目光不善的向我看来。很快的,那个地缸点上一根烟,朝着我就大踏步的走来。我苦笑一声啊,这都什么事儿啊,接下来不知道会有怎样的麻烦。

  我坐在三轮儿车的座子上,望着地缸朝我走来。地缸来到了我的面前,很是嚣张的先吐了口唾沫,随即地缸骂骂咧咧道“我听我宝贝说,你欺负过我宝贝?”听到地缸的话,我真是替地缸由衷的感到悲哀啊!还宝贝,不知道曾经是多少人的宝贝!我叹了口气,对着地缸说“啊对,没错!你有事儿吗?”地缸见我也很嚣张,对我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是好久都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小子你行!”我也哈哈一笑,对着地缸一抱拳“承让,承让了!”

  地缸听我说完话,大笑的脸戛然而止,阴着脸对我说“看来你是真没挨过毒打啊。这样吧,看在我今天心情好,你跟我宝贝磕头认错,我就不废你了。”呦呵?听这地缸话里的意思,我好像被他吃定了似的。

  我依然保持着微笑,说“地缸,啊不是,哥们儿啊,你觉得我会照你的话去做吗?”我的第一句地缸,他听的很清楚,地缸骂道“我草你MD,你跟我叫啥?我告诉你,你今天废了,听见没?你废了。”说着话,地缸就从小皮包里掏出电话来,看样子,是要叫人。我乐了,这个SB,那是没见过老吕的身手啊!我不以为意的望着地缸。地缸在电话里一通的骂啊,最后补了一句快点来,就挂断了电话。挂断了电话的地缸冷笑的看着我,对我说“有种你别走,一会儿就废了你。”

  我面前的地缸,一口一个废了我,废了我的,我也被他说的话,说的有些恼怒了,我骂道“我去你大爷的,瞅你长那样,跟个地缸似的。刘莉莉叫你来的吧?SB,让人当枪使还这么高兴。”地缸听我骂他,当时就不乐意了,也骂我“我草你MD,我告诉,你肯定废了,肯定废了。”说着话,地缸的身体一起一浮,显然是生气了!生气就生气呗,我说的是实话啊,长的本来就和地缸很像,本来就是被刘莉莉给玩弄了!

  我没搭理他,坐在三轮儿车的车座子上,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抽着烟。这会儿,老吕回来了,老吕刚才去收瓶子了,老吕叫我“今天还不错,虽然没啥大件,瓶子倒是收不少!走吧,去别的小区转转”我看向了老吕,老吕就跟个贼似的,带着草帽,背着一个麻袋,正一脸猥琐的看着我笑。我笑着对老吕说“我想走,可这个地缸不让走啊!”听到我的话,老吕一愣问道“地缸?啥地缸啊?”说着话老吕这才注意到我三轮儿车前站着的那个地缸。老吕将身后的麻袋放进了三轮儿车里,走到我跟前,从我口袋里掏出烟,点燃抽了一口,对着地缸问“你是干啥的?啊?”地缸见老吕走来,更加的不屑了,鄙视的看着我和老吕,开口说道“我是干啥的?你有资格知道吗?你跟这小子是一伙儿的?”不知道老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呆呆的一点头“啊,对啊!我俩是一伙儿的!”我被老吕这呆头呆脑的举动逗的一笑,我骂老吕“我草,你傻啊,这地缸是来找茬的!看见那边那女的了吗?明白了吧?”老吕看向了不远处怒目横眉的刘莉莉,一皱眉,瞬间变了一个脸色,老吕对我说“不是打服了么?还没服?”我摊了摊手,说道“人家换人了!”老吕长长的哦了一声,意味深长。我是明白的,可面前的地缸好像不知情,地缸好像并不知道刘莉莉是个怎样的女人。

  地缸见我和老吕的模样,问道“草,你俩说啥呢?啥换人了?”我和老吕对视一眼,都笑出了声。没有回答地缸的话。

  本来我和老吕是可以离开的,就凭地缸和那个刘莉莉,根本对我老吕够不成威胁。我之所以要留下来,是想给刘莉莉一个教训,不然的话,下一次刘莉莉再换一个男人,还对赵倩倩骚扰的话,那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的目的,就是让刘莉莉这个女人,彻底失去报复赵倩倩的心思。可要怎么做,刘莉莉才会真正的害怕呢?突然,我想起了刘金果来。刘金果的老爹我和老吕虽然没有见过面,但通过刘金果我也大致上有个谱。不用说,刘金果的老爹,应该隶属于黑社会的范畴!但可能跟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差些,但是也属于有一定实力的!

  想到这,我坏笑的想要掏手机,我的这一动作,让面前的地缸有些警觉,他说“你掏什么呢?你想干啥?”我没搭理他,掏出了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地缸见我掏出来的只是手机,放松了警惕。

  我拨通了刘金果的电话,刘金果刚喂了一声,我对着电话里的刘金果说道“别说话,听我说。现在不管用什么办法,10分钟之内,给我找好人,人不怕多,排场要多大有多大,有困难不?”说完话,电话里的刘金果沉默了片刻,随即电话里的刘金果兴奋的说“没问题啊!打谁啊?”我说“这个你就别管了。赶紧忙活吧!到了给我打电话。”说完话,我就挂断了电话。

  我打电话,地缸也是听的清清楚楚,他很是瞧不起的白了我一眼“我草,还挺能装B。一个收破烂儿的,一个卖冰棍儿,你能找啥人来。草,宝贝过来。”地缸叫了一声不远处的刘莉莉,刘莉莉听到地缸叫她,慢慢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刘莉莉说道“上次你打我一巴掌,这次我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那个贱人同样也是。”听到刘莉莉的话,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我很想在抽她一个嘴巴,不过我忍住了。当地缸听到刘莉莉说我曾经打过她一个嘴巴的时候,地缸骂道“我草,还有这事儿?”刘莉莉装模作样的抽抽了几下鼻子,对着地缸撒娇点头,我看的那叫一个恶心啊!

  大约过了将近六七分钟的样子,远处行驶来了两辆面包车,一红,一白。两辆面包车快速的开到了我们的面前,当我看到地缸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就知道,这两辆面包车,应该是地缸一伙儿的。两辆面包车停在了我们跟前,很快的,车上就下来了四个男子。他们的衣着各式各样,但是眼镜却非常的统一,黑墨镜!

  四个男子下了车,地缸得意的笑着说“哥几个,有俩不开眼的。”说完话,地缸冷笑的看着我和老吕。我和老吕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因为就算这些人乘以二,也不够老吕打的!

  四个男子为首的一个,嚣张的过来就把我从三轮儿车上拽了下来,伸手就想打我。我使劲儿的挣开了那个男子,对他骂道“我草你MD,别动我,我告诉你,我人还没到呢!”拽我的那个男子一愣,随即将目光看向了地缸,地缸哼了一声,说道“别着急,这俩小B崽子也叫人了,那咱们就看看,一个收破烂儿的,一个卖冰棍儿的,能找来什么人。”四个男子中的其中一个笑着说“可能找来卖水果吧,哈哈哈哈哈哈!”很显然,我和老吕被人鄙视了。

  老吕打着哈欠,慵懒的对我说“要不别等果弟了,我收拾掉他们得了,我还想今天多收点东西呢。”其实我也很着急,因为我怕刘金果不能按时到。地缸那些人听到老吕的话,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地缸那些人只笑了两声,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远处阵阵的汽车鸣笛声传来,长短不一,声调参差不齐。我和老吕同样也被远处的动静所吸引,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当我看到打头的那一辆车的时候,我和老吕都笑了。原来啊,我们的救兵到咯!

  行驶在最前面的,是刘金果的那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在法拉利跑车的身后,跟着最少20几辆清一色的奥迪轿车,看样子好像是A6吧!这么多的汽车,引得周围的路人发出惊呼声。有人认为是结婚,去参加婚礼的,也有人说是死人的,去参加葬礼的,更有甚者,说是集体去补胎的。当然最后那条纯属扯淡。

  红色法拉利跑车停了下来,跑车里下来了一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刘金果!这小子不知道怎么想的,穿着一件挺老大的风衣,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很长的白围脖,带着黑墨镜,嘴里叼着一根烟。我和老吕面面相觑,不清楚刘金果玩的这是哪一出!地缸那些人以及刘莉莉全都傻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从法拉利跑车里下来的刘金果。

  没等我和老吕开口说话,刘金果甩了一下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很长的白色围脖,可能是由于围脖太长了吧,刘金果一下子没有甩到身后,还险些把自己给绑起来。我和老吕那个汗啊。我很清楚刘金果想要干嘛。没错,就是要装B,只可惜,没装成!刘金果很是尴尬,冲着我和老吕嘿嘿一笑,随后将脖子上的围脖给扯了下来,攒巴攒巴,装进了口袋里,这时候,刘金果身后奥迪轿车里,纷纷的下来了很多人。每辆车下来了四个人,这一下子看去,不老少的人啊!那些从奥迪轿车里下来的那些人没有动,站在了奥迪轿车旁。

  刘金果同样也没动,掏出烟,点燃抽了一口后,骂骂咧咧道“我草,是谁惹我兄弟了?啊?”说完话。刘金果终于动了。慢慢的朝着我和老吕走了过来。我和老吕都是笑而不语,静静的看着刘金果把B装。刘金果跟我和老吕混的有一段时间了,我的装B真谛,刘金果差不多学了个七八成。我和老吕的想法一样,都是想看看刘金果装B的境界,究竟到了何种地步!有没有真正的掌握装B要领!

  刘金果已经来到了我和老吕还有地缸那伙人的跟前,刘金果不傻,一眼就认出了刘莉莉来,当然也知道我叫刘金果过来的原因。刘金果摘下墨镜,看了一眼刘莉莉,冷哼了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我和老吕面前的地缸那伙人。地缸那伙人见到刘金果这么大的排场,不免有些不敢动弹。刘金果也不废话,一脚就踹在了刘莉莉的身上。刘金果这一下,我和老吕都没有想到。地缸那伙人当时就愣了,不过还是没人敢动。只有地缸赶忙的蹲下身子,想要搀扶起刘莉莉。就在地缸刚蹲下,刘金果又是一脚,踹在了地缸的后腰上,一下子,也把地缸踹倒在地。刘金果对着刘莉莉骂道“看你是女人,我才懒得搭理你,给你一脚,是为了我倩姐踹的,以后你要是在敢整用不着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随后刘金果大手一挥,身后那些从奥迪轿车下来的那些人,快速的跑了过来,将我们围了起来。刘金果满意一笑,指着我和老吕,对那些奥迪轿车下来的人说“叫郑哥!叫吕哥!”那些将我们围起来的那些人,异口同声的喊道“郑哥,吕哥。”声音之大,我和老吕赶忙的捂住了耳朵。地缸那伙人以及刘莉莉,当时真的都傻了,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刘金果蹲下身子,对着地缸说“你服不?”地缸看样子好像也是混社会的,但是他还没有混到像刘金果这样的架势来,赶紧对刘金果说“服,服,我服,大哥我错了。”刘金果没搭理地缸,用手推了推刘莉莉“你呢?以后还敢找倩姐的麻烦不?”刘莉莉再怎么说也是女孩子,虽然人品有些差,但总得来说,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有些不太稳妥。我对刘金果说“行了。差不多得了,别装B了!”刘金果听到我的话,点点头站起身,对我说“郑哥,这排场还行不?我从我爸那要的人!要不是时间紧张,我还能找更多的人来。”我和老吕哈哈一笑,我走到刘金果的跟前,满意的拍了拍刘金果的肩膀“凑合吧!虽然跟我理想中的场面还差些,但是也不错了!就这意思吧!”我看向了地缸,对他说“地缸啊,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总有你惹不起的人,记住吗?”我话说的很轻,很是语重心长,似乎是长辈在教育晚辈一般。地缸惊恐的抬起头,冲我连忙的点头。

  我又说“想报仇随时欢迎。不过在报仇之前,最好先打听打听在说。”话说到这,我这才想起来,刘金果他老爹叫啥啊?于是我看向了刘金果,对他说“你爹叫啥啊?”刘金果很清楚我的用意,淡淡的对地缸那伙人说“想报仇了随时来,记住,我爸叫刘成宏,一般都管我爸叫宏老大。”刘金果报出了他老爹名字的时候,我很清楚的看见地缸以及从面包车里下来的四个人,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看样子,刘金果老爹的名讳,还是很有知名度的!

  这样下来,我估计地缸那伙人,应该是知难而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