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一百九十九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503 2017-10-31 08:47:09

  (第一百九十九章)这是一首我非常熟悉的歌,是一首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一首歌了!而这首歌,同样的,承载了太多的回忆。有欢笑,有悲伤,有痛苦也有铭心。

  那是一首花儿乐队的花!这首歌算是我和欣欣的定情歌吧!看着你飘动着迷人的身体,透出了像花一般的美丽,你想要那人世间的痴迷,并不在乎谁会把你丢弃,你有美丽的脸可根已经枯萎,我想要的泉水在心中粉碎。看着你回想起了我的过去,无意中发出了低声的叹息,没有雨天空依然很忧郁,但愿明天不会再这样继续。

  前奏的吉他声响起,我松开了楼在老吕脖子上的手臂,静静的听着这首歌的旋律出了神。

  老吕见我没了动作,不禁也有些好奇,转头看着我,当看到我脸上的表情,老吕先是一愣,随即老吕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对着刘金果招了招手,将刘金果手中的麦克风接了过来。老吕将麦克风拿到我的跟前,我望着老吕递过来的麦克风,苦笑一声,接过麦克风,开始唱了起来。

  这首歌,我和欣欣曾经听过太多遍了,几乎每一次出去玩,我们都会一人一只耳机听着这首歌,手牵着手一起走。歌曲很短,很快的我就唱完了这首歌。可是当我唱完这首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角,又有些湿润了。我尴尬一笑,咳嗽了两声,从桌子上拿起烟,点燃抽了一口。赵倩倩一直看着我,没有说话。老吕和刘金果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全都没人开口说话。

   KTV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包厢里一共点了三首歌曲。第一首是赵倩倩点的后来。原本第二首是花儿乐队的花那首歌,可是老吕抢先,屯里的人抢在了花那首歌的前面。第三首才是花儿乐队的花这首歌。三首歌曲全部的播放完毕,由于没有点别的歌曲,包厢里开始播放起了别的音乐。在等待点歌的时候,我走出了包厢,说是去趟厕所。

  来到厕所,我洗了把脸,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我自嘲一笑......我的心中很是混乱,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还是这样的一个状态。真该说我SB呢?还是说我SB呢?唉!我心里有许多的话,可是却不知道要和谁来倾诉。

  嘿!你还好吗?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吃的好不好,睡得香不香!但请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这个世界并不是唯一的,唯一的是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我曾经听人说过,每一个人,在生命的长河中,都会遇见三种人!第一,是最爱的人!第二,是最心疼的人!第三,是最不舍的人!可是这三种人,却基于一个人的身上,这是不是有些讽刺呢?

  曾经的年少轻狂,不以为意,当做是一句玩笑话,如今却真的成为了事实!岁月中,每当这三种人出现在我们生命之中的时候,总会在不经意间,慢慢的消失不见。当你回过头想要伸出手抓住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已经离的太远,太远......远的以至于有些朦胧,有些模糊了!那些年,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不管经历过什么,你的一生中总会有某一个人,某一道影子,就像你现在非常在乎的那个人,那道影子一样!它就像一块儿胶皮糖,随意的在你手中塑造形象,你会把它捏成一只小狗,也会吧它捏成一只可爱的玩偶!你会尝到它的甜蜜,也能体会它的黏着!你觉得这是全世界最最美味的一块儿胶皮糖!

  时隔今日,胶皮糖已经淡出了你的视线,你不在问津它,也不去捏它,更不会品尝它!胶皮糖就这样,被你一直放在口袋中,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着某一天,你会想起它!

  可是,你已经拥有了口感和味道极佳的巧克力糖!入口的瞬间,你幸福无比,洋溢着满足!巧克力糖没有胶皮糖那般的无味,没有胶皮糖特有的软糯口感,更没有胶皮糖那普普通通的包装外表!当某一天,巧克力糖吃完了,你无意间发现了口袋里的那一小块儿胶皮糖,被你捏成了小狗模样的那块儿胶皮糖,你又一次的将它握在了手心里!你会发现,同样的糖果,胶皮糖的味道,你还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你丢掉巧克力糖华丽的包装纸,你发现你爱的,依然还是胶皮糖!

  可是,那种味道已经不足为奇了!因为,胶皮糖已经过了保质期,没有办法给你带来快乐!胶皮糖很想再一次带给你甜甜的软糯感觉,可是它已经没有办法,你,不得不把它丢掉!

  你回忆着曾经的过往,当你饥饿嘴馋的时候,胶皮糖总会用它特有的口感和味道为你充饥,并带给你甜甜的味道!当你生气伤心的时候,胶皮糖还是会出现在你的手中,让你捏成奇形怪状的样子逗你开心,逗你笑!糯糯的口感让你发泄着心中的不悦,虽然胶皮糖在你口中早已经面目全非,可它还是坚持到了最后,直到被你咽入口中,完成了它的使命!普普通通的一张包装纸,被你把玩在手里,不经意的揉成团儿,丢进了盛满垃圾的纸篓里!胶皮糖也有生命,也有灵魂。它不说,并不能代表它不会想!你很心疼,但是只能丢掉过了保质期的那块儿胶皮糖!

  静静的看着手里过了保质期的胶皮糖,它已经变的有些发黑,褶皱的包装纸已经包裹不住发黑了的胶皮糖,因为包装纸已经破了,不算很大的包装纸之上,一道扯坏了的伤疤历历在目!

  岁月的历练,你成熟了,没有为胶皮糖的沧桑而流泪。胶皮糖也没有因为自己即将离开,而害怕!包装纸上的伤疤像是一双眼睛,和你四目相对!你仿佛看到了胶皮糖的笑眼,轻轻的弯成了月牙状,这一刻,你眼角红润,终于落下了眼泪!

  可是,哭着哭着,你就笑了!泪花从你脸颊滑下,流到你上扬的嘴角,流进你的口中!又顺着嘴角落在了胶皮糖的包装纸上!人们都说眼泪是咸的,是苦涩的。可胶皮糖却尝到了你的眼泪,你的眼泪却是甜甜的,可是胶皮糖却是伤心的!

  你一扫阴霾,笑的很好看,很动人!打开破旧的包装纸,将手中过了保质期的,已经发黑了的胶皮糖放进了口中,胶皮糖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让自己变甜,变得软糯,变得和曾经你熟悉的味道一样,可是,那一切,都是徒劳!岁月掩盖不了现实,胶皮糖已经无力回天,发霉变质已经成为了事实,它不想让你记住它最后的味道,它想让你心中一直保持胶皮糖曾经的味道!可是当你把发霉变质的胶皮糖放进口中的时候,你却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眼泪又一次流进口中,这一次,你的眼泪是咸的,是苦的,是涩的!可胶皮糖却是开心的!你将最后一块儿胶皮糖咽入口中,微微的甜味胜过了巧克力糖!胶皮糖体会着你的心,有满足,有开心,有快乐!有不甘,有无奈!更有,难以忘怀的......不舍!

  原来我哭是这么的难看,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哭的真是非常的难看。这有损我唐家庄布莱德彼特的形象啊!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随后我又洗了一把脸,狠狠的洗了一把脸。抬头重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和镜子中的自己一齐的点头后,转身,离开了厕所!

  今天晚上玩的很开心,从厕所回来之后,我再也没有表现出不快乐的样子,相反的,反而更加的有点小二、B的劲头!我们在KTV玩到了晚上的10点钟,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去。

  刘金果和老吕开车走了,我和赵倩倩也坐在夏法拉利里,慢慢悠悠的往小二楼的方向开着。半路上,赵倩倩一直看着我,我被赵倩倩盯着看的有些不自然,我转头问赵倩倩“我说你看啥呢?我脸上有花咋滴?啊?”赵倩倩还在看我,良久,她开口对我说“旺旺,你是好人!”我被赵倩倩这句话搞的很是迷糊,我问赵倩倩“好人?你咋知道我是好人的?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人,我坏的很呢!”我的这一句话,其实是句玩笑话,赵倩倩却摇了摇头,她又说“我理解你的心情,真的,我理解。”这个时候,我非常疑惑的看了赵倩倩一眼“你理解啥啊?小丫头你知道个六啊。”赵倩倩说“虽然现在的你,有了新女朋友,可心中还有前女友的影子,一般来说,这是渣男的表现,不过我却了解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听到赵倩倩的这句话,我是真不知道我该高兴啊,还是该无语呢!

  一路无话,夏法拉利缓缓的行驶在马路上。夜晚的空气很凉,路上的行人几乎看不见,车辆也很少。在马路边上路灯的照映下,夏法拉利很快的就来到了小二楼的楼下。锁好夏法拉利,我和赵倩倩一前一后的走上楼!

  回到小二楼,我和赵倩倩分别洗了个澡。洗完澡之后,我和赵倩倩也没有闲聊,赵倩倩和我说了声晚安后,就回到自己的卧室中睡觉去了。躺在了我的那张单人床上,我辗转难眠。我想了很多的事情,当然了,我想的那些事情我也没想明白。就在我一边想,一边又想不明白的时候,我睡着了。

  时光如梭,距离五洲金行杯散打擂台赛团体赛的那天比赛,已经过去了5天之久。在这5天的时间里,我和老吕还跟平常一样,外出卖冰棍儿,收废品。赵倩倩也去上班了!下个星期六,就是五洲金行杯散打擂台赛个人赛的比赛日期了,也就是在4天后。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这几天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生意呢,总得来说还过得去吧!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我的冰棍儿生意不是很好。看来我把小二楼里冰柜的存货卖掉,就要休息一段时间了!等来年的夏天,继续卖冰棍儿。

  老吕就不同了,老吕收破烂儿,是不分季节的,每天的生意都很不错。老吕见我冰棍儿卖的不怎么好,竟然邀请我和他一起去收破烂儿。笑话,我能跟老吕去吗?废话,肯定不跟他收破烂儿去啊!因为我心中有我自己的想法!

  这一天,我和老吕还和往常一样,外出卖冰棍儿收破烂儿,今天的我,郁闷无比。因为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我是一根儿冰棍儿我也没有卖出去。我说一下,现在是下午的4点钟,我和老吕早上出门的时间是早上的8点钟,唉!

  郁闷归郁闷,可还是要坚持下去啊!没人买就没人买吧,就当我跟老吕溜达着玩了!绕着绕着,突然不远处的一所新小区,围着一小堆人。老吕已经赚的差不多了,看老吕的意思,也不想在收东西了。老吕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心领神会的冲着老吕一点头,我们俩人蹬着三轮儿车,朝着那一小堆人骑了过去。我们俩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哪怕那一小堆人是在玩斗地、主,我和老吕也想过去一看究竟!

  停好三轮儿车,我和老吕下了三轮儿车,朝着那一小堆人走了过去。走进了那一小堆人之后,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围在人群中的,是一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头,一脸的大胡子,手中浮尘上下翻飞,倒是真有那么几分的道骨。不过这老头道士,我有些眼熟,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我却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和老吕惊讶的表情转瞬即逝,不出意外的话,这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头儿,肯定是骗子!我和老吕笑呵呵的看着。人群中有人问“大师,这世界真的有鬼?”又有人问“大师啊,还请赐我们一道保命符啊!”随后人群开始叽叽喳喳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我和老吕在一旁看了半天,通过人群之间的对话,我和老吕大致上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是一所新小区,不是王秀秀的老爹王肖泽建的。在前些日子,刚刚可以入住。据已经住进来的住户说,这小区闹鬼。深更半夜,总听到小孩子的哭声,这里的住户,也会时常的看到飘来飘去的白色人影。这座小区,是刚刚建成的小区,已经入住了几户人家,但是挺老大的小区,住进去的住户,不多,顶多顶多也就10来户吧。我估计啊,围在那名老头道士身边的那群人,应该就是已经住进这小区里的住户了。

  道士老头轻轻的捋了捋胡须,摆了摆手,示意静一静。随后道士老头开口说“贫道云游众生,来到这里便瞧出了这里有些古怪。大家放心,除魔卫道,是我分内之事。且让我掐算一下到底是何方妖孽在此作祟!”随后道士老头开始掐算手指,有模有样的眯起了眼来。

  我和老吕看着道士老头一副认真模样,不禁想笑!这等低劣的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手?而且居然还有人会相信?不过这些跟我和老吕没有半点的关系,我和老吕只不过是过来看看热闹罢了!

  道士老头突然的睁开了浑浊的老眼,眼神中充斥着惊恐的神色,围在道士老头周身的那些人,见到道士老头眼神中的神色,不禁都是一愣,有人小声的问“大师,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道士老头望了一眼刚才开口说话的那名男子,随后道士老头叹了口气,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唉,贫道算出,作恶的邪祟是一女鬼。只因死前已经怀孕,死后变成厉鬼,生下了胎中鬼婴,罪孽,罪孽啊......贫道我曾经给自己算过一卦,挂相中,贫道会有一劫难。没想到这个劫难,原来在这里啊!”围在道士老头周身的那些人,并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了道士老头话里是意思。道士老头说出的这些话,先不管真假,反正道士老头说的挺吓人的!只见围在道士老头身边的那些人,脸上流露出了非常惊恐的神色。

  这时,就在那些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急忙的对道士老头说“大师,还请帮帮我们。为了不让大师白出力,我愿出500块。”这名男子说出了这句话,道士老头的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精光!虽然道士老头眼神中闪过的精光很细微,不过被一直盯着道士老头看的我,看在了眼中。随后我又看了看那名报出500块钱的那名男子,那名男子嘴角有着一抹弧度。我一看我就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双簧啊!

  我敢肯定,这个报出500块钱让道士老头出手的人,一定和道士老头是一伙的!道士老头眼神中的精光,和那名报出500块钱的男子嘴角弧度,这俩人的细微的动作,围在道士老头周身的那些人,自然是没有看出来的。

  那名报出500块钱的男人说完话,随后就有人开始加价了。“我出600。”“我出900。”“我出1500。”这些围在道士老头身边的那些人,一一的报出了自己想请道士老头帮忙的价格。

  道士老头戏演的很足,显露出了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来,道士老头挥了挥手中的浮尘,这时,围着道士老头身边的那些人这才止住了报价声。道士老头很是为难的叹了口气,他说“本来除魔卫道是我的分内之事,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更何况超度冤鬼也是行善积德的善事!贫道我云游至此,也是与和各位有缘。既然如此,那贫道就拼着这条老命,也要帮助大家。至于这个钱嘛......”道士老头话说一半,先前喊出500块钱的那个男子抢过道士老头的话,他兴奋的说“这个钱,大师您一定要收下。我知道大师视金钱如粪土,可是如果大师不收下的话,我们也不好意思啊。这样吧,我们每人都拿出点钱来,凑一起给大师,各位怎么样?”众人对这个提议非常的赞同,商定好,每一家住进这里的住户,各拿500块钱,凑在一起,请道士老头出手帮忙。

  道士老头虽然极力的克制自己兴奋的表情,可还是让我抓住了一些漏洞!因为道士老头在捋胡须的时候,嘿嘿嘿~~~~~~道士老头脸上的胡须,歪了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