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旺旺的快乐生活

第二百零四章

旺旺的快乐生活 13582889299 5636 2017-11-10 08:15:32

  (第二百零四章)话说我闲来无事,开着夏法拉利满世界的瞎转悠,不知不觉,我就来到了于瑞别墅家的附近。现在的于瑞在美国,而且以时差来计算,现在的美国是晚上。于是我收好电话,准备再次没有目的的瞎转悠。

  可是当我调转车头,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却意外的看到了一辆眼熟的面包车。那辆面包车,正是早上道士老头开来的那一辆。而且更让我意外的是,面包车停在一处胡同里的时候,车里下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我竟然全都都认识。有喊出500块钱的那个男人,有拎着音响和女模特的那一男一女。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让我吃惊,最让我吃惊的是,最后下来的那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头!

  面包车里下来的那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头,脸上已经不见了胡须,那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映在了我的视网膜上!我草,居然是这个老头?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碰瓷刘金果的那个老头。我对曾经碰瓷刘金果的那名老头的印象,是非常的深刻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件事儿!因为那件事儿,发生的时间也不长,就在前段时间。

  当时要不是我灵机一闪,搞不好,真有可能被碰瓷老头讹去不少的钱。我记得非常清楚,老头得意一笑“小子,这附近的摄像头,早就被你大爷我侦查好了,掏钱吧!不然警察来了,看到这样的场景,你说警察会相信谁啊?”后来碰瓷老头跑了......因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附近没有摄像头的原因!MD,摄像头都没有,你个臭老头儿,跟我牛什么牛啊,既然没有被摄像头给拍下来,这碰瓷老头还这么大的底气,到底是谁给碰瓷老头的自信呢?

  胡同的门口,有一棵大树,好巧不巧的可以稍微的遮挡一下我的夏法拉利,不过我却能歪着头,看到他们。我轻摇一下车窗,车窗露出一条缝隙,冷风从外面吹来,有一些冷啊!我点燃一根儿烟,抽了一口,这个时候,面包车里又下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下了面包车,又是让我一惊,险些将手里的香烟给扔掉!!!

  最后从面包车里下来的人,竟然是于瑞的妹妹,小丫头于心洁!看到小丫头于心洁撅着小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从面包车里下来之后,我当时真的是傻掉了!

  小丫头于心洁怎么会在道士老头的车里呢?哦不对,现在不应该叫道士老头了,应该叫碰瓷老头!可是叫碰瓷老头吧,也不太合适,毕竟那老头刚刚还在扮演道士老头呢!算了,咱就姑且称那个老头为骗子老头吧!嗯,这个称呼非常的完美,也非常的贴切!!!

  我将半截烟扔出车外,刚想打开车门去一问究竟的时候,我却停住了手。该不会......这骗子老头除了骗人之外,还TM是个人贩子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现在就过去的话,我一个人,对面有两男一女加一骗子老头,我估计我肯定打不过他们。而且最重要的是,小丫头于心洁还在他们的手中。一个搞不好,小丫头于心洁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受伤,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太好办啊!

  我紧张的盯着面包车那里的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可手上却没有停止动作。我快速的翻找着老吕的电话,就在我找到老吕电话号码的时候,小丫头于心洁指着骗子老头,似乎是在说些什么,我却听不见。骗子老头满脸的微笑,看样子不是太危险。身边的那两男一女,则是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脸上的表情却有一丝尴尬之色。

  我已经拨通了老吕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我去,老吕的电话怎么还欠费停机了呢?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能,也不允许让小丫头于心洁落入骗子老头那伙人的手中。我想好了,现在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骗子老头那伙人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在白天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吧?打定了注意,我一咬牙,准备打开车门冲过去。

  可当我刚打开车门的时候,只见小丫头于心洁对着骗子老头说了些什么之后,竟然大摇大摆的走了。我看的一愣啊!难道骗子老头不是人贩子?还是说小丫头于心洁和骗子老头已经谈好了价钱,小丫头于心洁回家取钱?反正当时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乱想一通。

  小丫头于心洁已经离开了,因为这里是她家的附近,望着小丫头于心洁一脸的轻松模样,看样子并不像是被骗子老头给骗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好好的问一下小丫头于心洁和那位骗子老头是什么关系。

  小丫头于心洁离开之后,我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落了下来,我将车门重新关上,继续看着骗子老头那伙人。小丫头于心洁走后,那名喊出500块钱的男人对着骗子老头不满的说“老头儿,你为啥给那对兄弟钱?鞋垫不是已经给他开过光了吗?”另外一名男人也随声附和“是啊,好不容易弄来的钱,直接给了一半。我们的那一份怎么算?”女的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骗子老头一脸的笑意。

  他们的说话声音有些大,被我听了个真真切切。听着那两个男人的话,我苦思啊!什么意思啊?他们几个人难道不是师徒关系?是临时组成的忽悠班子?太多太多的疑虑,让我根本无从下手去弄个明白!

  骗子老头哼哼了几声,对着那名喊出500块钱的男子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连师傅都不叫了?啊?我告诉你,要是没有你大爷我,你能这么轻松的赚钱?还有还有,你也是,弄的什么破设备,还有杂音,这要是穿帮了,可怎么办?啊?还得说小薇啊,看看你们俩,真是的......唉。”骗子老头数落了一番那两名男人,而一旁的叫小薇的女孩,则是捂着小嘴咯咯的笑着。

  拎音响的那个男人不满的对骗子老头说“大爷啊,咱可是说好了的,收成我们三人占五成。可是被大爷你这么一搞,我们三人的五成,可是大大的缩水了啊。”原来他们这些人,还真是临时组成的一个忽悠班子。

  骗子老头摆了摆手,笑着说“放心放心,你大爷我心里有数,你们三的那份,不会少你们的。”听到骗子老头这么一说,那两名男人哑口无言了,只是嘟囔了几句,就不在说话了。

  而在这时,那个叫小薇的女孩问骗子老头“大爷,您为什么要给那对兄弟那么多钱呢?”骗子老头哈哈一笑,用手提了提裤子,说道“那兄弟俩命苦,我不忍心骗他们啊。再说了,我要是不给那兄弟俩点钱,以后给鞋垫开光的事泄露了,咱们还怎么混啊?”叫小薇的女孩脸一红,笑着又说“大爷我真是太佩服您了!居然能想到给鞋垫开光,大爷,您真是没谁了,嘻嘻!”

  骗子老头抽出了腰间的浮尘,轻轻一甩,牛B轰轰的说“那是,大爷我可是见过风浪的人!什么场面我没见过?别说给鞋垫开光了,裤衩我又不是没给开过光!”骗子老头的话,使得两男一女都笑了出来!坐在夏法拉利里的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骗子老头,真有两把刷子啊!给裤衩开光,味道不比鞋垫的味道差吧!看来骗子老头,应该不是第一次以道士出场,给人开光赐福来骗取钱财了!

  接下来的,便是分赃了!面包车里的大大小小的物件,被这四人瓜分一空,不过以两男一女的东西为多。骗子老头一脸的肉疼之色,不过却没多说什么。瓜分了骗来的东西后,那位名叫小薇的女孩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叫小薇的女孩拨打完电话后,大约过了5分钟的时间,一辆红色的路虎汽车,缓缓驶来,停在了胡同的门口。红色的路虎汽车离我夏法拉利的距离不算太远,我恐怕会被发现,于是我赶忙的将座椅放平,我的身子紧紧的躺了下去。

  我偷瞄余光,只见两男一女和骗子老头告别之后,两男一女便坐上了那辆红色的路虎汽车里,红色的路虎汽车好像并没有发现我的夏法拉利,难道说我的夏法拉利太不起眼了吗?一阵的引擎轰鸣声过后,那辆红色的路虎汽车风驰电掣一般的就开走了!

  那辆红色路虎汽车逐渐驶远,我这才微微的抬起身子,看向了骗子老头。骗子老头的表情,还是那副肉疼的模样,不一会儿的功夫,骗子老头走出了胡同,四下的看了看,在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后,骗子老头这才回到了面包车前,打开面包车的车门,开车也离开了!

  见骗子老头这一伙人全都已经离开,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一万个为什么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为什么小丫头于心洁会出现在骗子老头的面包车里呢?为什么两男一女会乘坐路虎汽车离开呢?为什么骗子老头会给那对悲催的兄弟钱呢?为什么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了。不行,我的好奇心太强烈了,我一定要弄明白这其中的真相,于是,我给小丫头于心洁拨了一通电话。

  一阵英文歌彩铃过后,电话里传来了小丫头于心洁的声音“旺旺姐夫,你是要带我去电玩城里抓娃娃吗?嘻嘻嘻!”我一脑门儿的黑线,这小丫头于心洁的心里,除了抓娃娃,就没有别的事儿了吗?我苦笑一声,咳嗽了几声,说“就知道抓娃娃!你花电玩城里的钱,都足够你买一火车的娃娃了!”小丫头于心洁嘻嘻一笑“嘻嘻,感觉不一样啦!旺旺姐夫你在哪呢?咱们去电玩城里玩吧!”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小丫头于心洁和骗子老头是什么关系,可是不问吧,我又不舒服,我试探性的问道“丫头啊,今天上午你去干嘛了?”电话里的小丫头于心洁想了一会儿,对我说“今天没去干嘛呀!怎么了旺旺姐夫?”我又问“对了丫头,最近我挺倒霉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道士什么的,给我算算命啊!”我希望我的提醒,可以让小丫头于心洁想起那个骗子老头,因为那个骗子老头在上午的时候,还是个可以给鞋垫开光的牛B道士!

  小丫头于心洁笑了,用一副大人教育小孩的语气对我说“旺旺姐夫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这种江湖骗子?你要相信科学,相信国家,不要崇洋迷信思想!如果最近经常倒霉的话,也许你该请客带我去电玩城里玩啦嘻嘻!!!”我一阵的无语啊,前面的话,小丫头于心洁说的还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是后面的一句话,让我非常的郁闷啊!

  我说“还教育起我来了你!我问你,上午的时候,你见没见过一道士老头啊?”我此话一处,电话里的小丫头于心洁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对我说的话,感到了吃惊。片刻后,小丫头于心洁问我“旺旺姐夫,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哼了一声,没有解释,继续问“这么说你认识那个道士了?”小丫头于心洁又顿了一会儿,随后电话里传来了小丫头于心洁的声音“旺旺姐夫,他是......”没等小丫头于心洁说出后面的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浑厚的声音“洁儿,快过来,你爷爷晕倒了。”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浑厚声音,我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小丫头于心洁和于瑞的老爹。我听的一愣,小丫头于心洁的爷爷晕倒了?我急忙的说“别说了,快去看看你爷爷吧。挂了吧。”我怕出什么意外,所以率先的挂断了电话。

  给小丫头于心洁打电话,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我敢肯定,小丫头于心洁一定认识那个骗子老头。可能是因为骗子老头忽悠过小丫头于心洁,也可能是小丫头于心洁识破过骗子老头忽悠人的伎俩。反正有很多种的可能性。不过在没有彻底证实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收好电话,我苦笑一声,在心里祈祷小丫头于心洁的爷爷没事吧!

  好奇心太强,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比如现在的我,抓耳挠腮,恨不得马上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我又一想,就算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能怎样呢?算了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有些人甘愿被人骗,有些人就是想骗人。

  点上一根儿烟,我摇了摇头,想弄明白这件事情真相的冲动,被我抛到了脑后。不要去管别人了,还是先把自己活好再说吧!发动了夏法拉利,挂挡起步,一气呵成。

  我绕了一天,毫无目的的瞎绕。直到仪表盘上的油表发出了警告的时候,我这才找了一家加油站,给夏法拉利加了一百块钱的汽油,然后向着小二楼的方向开去!

  回到小二楼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在回小二楼之前,我给赵倩倩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要买晚饭了。电话里的赵倩倩很疑惑,问我为什么?我说今天晚上出去吃,我请客!赵倩倩非常痛快的就答应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外面去吃饭,反正就是想到外面去吃一顿!我回到小二楼,赵倩倩还没有回来,现在已经晚上6点多了,照以前赵倩倩下班的时间来算,现在这个时间,我和赵倩倩差不多已经在小二楼的餐桌上吃上晚饭了。可是这么晚了,赵倩倩怎么还没有回来呢?坐在我的那张单人床上,我给赵倩倩拨过去了电话。电话被接通,我问道“怎么还没回来呢?在不回来,晚上就你请客了啊!”电话里非常的吵,赵倩倩大声的说“旺旺,公交车撞人了,我回不去呀!”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照以往的时间,这会儿赵倩倩早就回小二楼了!我问“严重不?咋回事儿啊?”赵倩倩说“不太清楚。晚上去哪吃啊?我去打辆出租车吧!”我笑着说“这话说的,还打什么出租车啊,咱可是有车一族!你在哪呢?我接你去!”电话里的赵倩倩好像很高兴我能这么说,她笑着对我说“我在远洋城站点呢,公交车刚起步,就撞到人了。”我知道远洋城在什么地方,不算太远,但是由于那片地方比较繁华,所以车辆非常的多,一到下班或者吃饭的高峰期,堵车特别厉害。而且那片地方,经常发生剐蹭碰撞,大大小小的事故。虽然没有发生过重大交通事故,可是小的交通事故,还是会时常不断发生的!

  我笑着说“那行,我知道了,你下车吧,我这就接你去。咱可先说好啊,油钱你可得给我报啊!”电话里的赵倩倩切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不过赵倩倩好像还是很高兴!挂断了电话后,我嘿嘿一笑,拿好随身的东西,下了小二楼,准备开着我那辆拉风到不行的夏法拉利,去远洋城站点接赵倩倩!

  有的时候吧,我也不知道我和赵倩倩我们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住户关系?朋友关系?暧昧关系?其实都不贴切!说起赵倩倩,和她的初识,那是一次美丽的意外。那一次赵倩倩和李阳被李浩那伙人欺负,正好我在现场,看不惯李浩的我,出手帮赵倩倩和李阳脱困。然而紧接着,李浩那伙人的老大,叫大彪的人,第二天就找上门,来找我的麻烦,正好赵倩倩也来小二楼找我。可当时的我要去医院看望病危的刘大叔,在手心手受了刀伤之后,呵退大彪那伙人。然后赵倩倩竟然跟着我来到了医院,晚上我和赵倩倩在网吧准备度过一晚,可是意外的网吧停电,没办法,只好去了一家小旅店。在那之后,我和赵倩倩算是真的认识了,赵倩倩住进了我的小二楼,并且我还被她忽悠,给她买了一张价值一千多块钱的单人床。就这样的,我和赵倩倩在小二楼里,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不知道我对赵倩倩的感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赵倩倩对我的感觉是怎样的。但是有很多时候,我面对赵倩倩的时候,总是会不太自然!

  晚上的温度低的可以,即便是我穿了不少的衣服,可还是感觉有些冷。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晚上去吃什么!这么冷的天,要是去吃火锅,那真是太爽了!想好了晚上吃什么之后,我不做停留,快速的钻进夏法拉利,打着火,一刻不停的开动夏法拉利,朝着远洋城的公交站点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