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二章、转型(一)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577 2017-04-10 15:33:57

  “妈,您别走,……。”

“清芳,你又做恶梦了?”李卫兵问,随手打开床头灯,只见她满脸是泪,就拿来餐巾纸帮她擦。

“我梦见妈妈,……吵醒你了。”罗清芳说,“让我自己来吧。”接过老公手中的餐巾纸,坐了起来。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尽力找过了,就不必放在心上啦。”李卫兵劝她。

“嗯,你睡吧,我睡不着了,起来走走。”罗清芳穿上一件粉红色的外套,关好灯,就来到客厅,倒了一杯清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的梦境:

“女儿,”一个女人慢慢走过来,罗清芳很想看清妈妈的面容,可始终看不清,妈妈渐渐走远,急得她大叫:“妈妈,您别走。”

对妈妈的记忆,罗清芳只保留止她六岁生日的那一天。生日那天,妈妈来看她,奶奶不让进门,骂道:“你这疯女人,别进我家门。”奶奶用力将门关上,妈妈用身子挡着门,喃喃地说:“我看一下女儿、儿子就走。”爸爸突然冲过来,拿起门口的一根棍子朝妈妈身上乱打,妈妈没有躲避,只说:“我要看看女儿、儿子。”

突然,鲜血从妈妈的头上流下来,小清芳惊恐地大叫一声:“别打我妈妈。”爸爸愣了一下,一脚将妈妈踹出门外。

过了一年时间,小清芳读小学了,一次回家后,听奶奶跟三姑姑说:“这个疯女人前天死了,还想叫清芳姐弟俩去给她送葬,这是痴心妄想。”

“什么?我妈妈死了。”小清芳“哇”的一声哭了。

“我们说的不是你妈妈。”三姑劝她。

“我要妈妈。”小清芳坚持说。

“不要闹了,你妈妈早已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找她?”奶奶生气地喊道。

“好了,好了,我们做作业去。”三姑陪她去房间。

这个场景深深地刻划在她的脑海中,时常浮现出来,让她难以释怀,一直想以破解,可无从着手。

一阵阵鸟鸣声,打断了罗清芳的回忆,她信步来到阳台,旭日已东升,朝阳将云朵儿染成金黄色,被风儿推着向东南飘浮移动,东面白云山顶上的两座宝塔被朝霞反射得闪闪发光,在阴暗不明的白云山衬托下,充满神秘感。

罗清芳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清甜味的新鲜空气,精神为之一爽,就在阳台上的大理石墩上坐下,静静地观看着。她住的白云仙苑小区是一个高档小区,每幢小别墅价值至少在五千万元以上,能住在这个小区的人非富即贵。小区三面都是小矮山,绿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一幢幢三层小洋房掩映在绿海中,因小区建于小盆地中,空气中水份充沛,小山上时常白云飘逸,故名白云山,加上远离闹市,恍然有世外桃源之感。称是别墅,倘若对澳大利亚等国民来看,准会笑掉大牙,只不过是独门独院的小排房而已,但对地少人多的中国人来说,那旮旯肯定是天堂了。罗清芳对居住的环境非常满意,当时她选这个小区时,李卫兵反对说价格太高,升值空间有限,她反驳说自己居住的只要环境好就行,谈什么价值,她讥笑他总是以商人的眼光看待人生,太庸俗,白活了。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罗清芳拿过手机一看是秘书小吴打来的,就按下接听键。

“总经理吗?上午九点钟要到区政府参加会议,会议地点是十八楼会议室。”

“嗯,我知道,你通知小李开车过来接我。”

区政府大厦位于县前街,东面是老牌坊仿古建筑群,西面是北门广场,北面是滨江公园,南面是县前街,入口处是一座写着“为人民服务”的汉白玉屏风,两边是大面积的园林和绿化区,进入正门的道路两边有两口大池塘,养着各色各样的锦鱼,整座大厦呈半正六边形建筑,整个大厦造价为三亿多元,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宏伟气派,大楼建筑荣获鲁班奖,人们说八十年代最气派的建筑是银行,九十年代最气派的是学校,但大多是豆腐渣工程,现在最气派的地方就是政府机关了,钱多呗,只要卖一块地出去,够他们花了。历朝历代都一样,衙门永远是权贵的象征。

罗清芳来到会议室,徐志刚区长已到了,他看见她,就打招呼说:“罗总过来坐。”

罗清芳坐下来说:“不好意思,迟到了吗?”

“还有几分钟,你那边的征地情况如何?”徐区长问。

“有几个钉子户还没有谈下来?看情况比较复杂。”罗清芳的天宇集团准备搬迁到黄琅去,征地五百亩。

“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政府,争取尽快搬迁。”徐区长说。

“徐区长,参加会议的人员都到齐了,是否开始?”区府办赵主任请示。

“好,先开会。”

赵主任说:“大家静一下,会议开始,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加快企业转型?下面请徐区长给我们作指示,大家欢迎。”全场热烈鼓掌。

“今天请大家来,主要解决拆解行业的转型问题,拆解业是我区的支柱产业,为我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巨大的贡献,但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拆解业对环境污染的危害性,土地毁了,河水废了,空气污染了,据专家检测,我区大部分水和土地的汞、铬等含量严重超标,有的地方超过四五十倍,成了毒地,而且这些有毒元素几千年都无法化解。以前人们只注重解决温饱问题,对环境不太关注,现在不同了,人们富有了,对环境要求高了,我们再也不能做只顾眼前不顾子孙后代的事了,省里、市里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要求我们在二0一二年前务必完成拆解业的整顿工作,上规模的企业要全部转型,规模下企业要坚决关、停。在座的各位,都是全区五十强企业之一,要带好头,签订责任状,特别是李总的天地集团和罗总的天宇集团,你们是龙头企业,更应做好榜样。我们的时间不多,离二○一二年只有二年时间,希望各位配合支持。有什么困难,等会儿向分管的蔺区长提出来,政府会尽力帮助。我还有一个会议,就不陪大家了。谢谢!”徐区长向大家辞别而去。

罗清芳早几年就意识到拆解业将是末路行业,准备转型,可这么大的一个企业要转型谈何容易?就只能边搬迁边转型了。这几年的闯荡经验告诉她,政府是靠不住的,用得着的时候说你是宝,用不着了会一脚把你踢开,现在关键是拿到土地,搬迁到偏僻地方去,远离关注焦点,暂缓目前的矛盾。罗清芳是省人大代表,得尽快利用眼前的关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会上,罗清芳说:“我公司的征地方案街道和村里都签了字,国土部门也批准了,可有些村民不同意,阻止施工队进场,影响了搬迁进度,需要政府出面解决,如延期了政府可得退回征地款噢?这些协议上都有规定的。”

蔺明副区长听后,明白罗清芳在施加压力,就说:“你公司的情况,区委区政府已经作出决定,再次同村民协商一下,争取和平解决,如不行则采取强制措施,你公司作好施工准备。”

蔺明知道罗清芳同上一任市委书记现任省委组织部长周振国关系非同一般,周部长曾多次来电话要求区里帮助解决天宇集团的征地问题,支持企业转型。中央和地方都在喊转型升级,这不仅仅是经济任务,而且是政治任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