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七章、转型(五)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3621 2017-04-19 10:39:06

  有人敲门,罗清芳说:“请进。”

“罗总,您叫我,有什么吩咐?”潘卫明进入办公室问。

“没有人时,不用这样有礼貌?”罗清芳笑着说。

“哪行呢?无规矩不成方圆。”潘卫明说。他懂得分寸,这一点很被罗清芳看好,所以委他重任。

“南京、哈尔滨方面的货款到位了吗?公司准备拿这笔资金投资房地产,跟如意房产公司已谈好合作,这个月底就签合同,首笔出资款一千万元,你作好准备。”罗清芳吩咐。

“您放心。如没有其他事我先走?”

“行,你去忙吧。”

潘卫明来公司五年多了,跟以前相比大不相同了,现在是公司白领,每天西装革履,加上人长得清秀,看上去一表人才,他是目前妈妈那边见到的唯一的亲人了,罗清芳边想边思绪又回到相认的时候。

看了潘卫明的身份证复印件后,姓名、年龄跟爸爸说的相符,住址有出入,仔细看看相片,五官跟自己有些相似,应该是表哥无疑。

吴清芳定定情后,打电话给秘书:“小吴,你过来一下。”

“罗总,有何吩咐?”吴雪君进门问。罗清芳自己是个大美女,她选的秘书自然也是美女,她挑秘书近乎选秀,自己亲自面试,弟弟笑她是不是挑儿媳?她严肃说秘书是一个单位的门面和窗口,不可马虎。小吴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身材比她稍矮一头,一米七左右,面容皎好,穿着得体,颇有气质。几年下来,她对小吴比较满意,弟弟经常纠缠小吴,小吴能做到不卑不亢,这一点很得到她的赞许。她警告弟弟:你打其他女人的注意她不管,就是不能打小吴的注意。

“你把客人安排在哪个宾馆?”罗清芳问。

“在鸿泰大酒店呀。”公司一般来客都安排在鸿泰大酒店。

“不,你去换一下酒店,把他安排到国大去,还有订一间包厢,晚上我准备在酒店宴请他,中饭你随便叫酒店在大厅安排就行。”

国大全称是国际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位于九峰公园旁边,环境幽雅,豪华高级。罗清芳把潘卫明安排在国大,有点显摆的意思,但主要怕弟弟说她丢分儿,弟弟现在追求驶豪车住豪宅吃豪店,整个一副“土豪”嘴脸。本来打算把孙卫兵叫去作陪,但考虑到时机还不成***亲娘家的有些往事不能让丈夫知道,姐弟两人去就行。

“清云,晚上陪姐一块去吃饭?”

“哪里?我可告诉你差的地方我是不去的,别怪老弟不给你面子。”罗清云不管出席者有谁?只要有好吃就行。

“在国大。”罗清芳没好气地说。她有时感到有这样的弟弟,也许是“杯具”。

“那好,乘我的车去。”

潘卫明一走进88888包厢,被它的辉煌豪华所震惊,包厢装饰得跟皇宫一般无二,一间是餐厅,一间是休息室,电器设备一应俱全。他曾是国营厂矿的财务科长,全国各地也曾跑过,算得上见过世面的人,但这样的地方确实没有来过。服务员打开电视,递上茶水,叫他先休息着。不一会儿,罗清芳他们进来了。潘卫明放下茶,站起来,罗清芳示意他坐着无妨。

可罗清云看到他后却有点儿意外,对姐姐说:“这不是上午那个来俺公司的乡巴……。”

“清云,注意说话。”罗清芳连忙喝道。

“切,我不说好了。”拿眼瞟了一下潘卫明,低下头玩手机。

罗清芳感觉自己有点过了,就柔声地对弟弟说,“你快点菜,客人都来了。”

“美女,过来点菜。”罗清云大声叫着,语气中明显充着不满。

“罗总,您点菜?”旁边的服务员赶紧拿菜单过来。

“你没有看见本少爷进来,小样的。”就拿手拍了一下服务员的屁股。服务员笑笑没有回避,国大的服务员个个貌如天仙,土豪们借机占点便宜是难免的,见怪不怪了。

“你住得还好吗?”罗清芳为了缓和眼前的尴尬局面,就转移话题。

“太好了,谢谢!”潘卫明由衷地说。

罗清云点好菜,吩咐服务员赶紧上菜。罗清芳详细询问潘卫明家里状况,俩人说了一会儿话,菜上来了,国大酒店的服务是上乘的。

第一道上来的是清蒸大龙虾,足有二斤重。罗清云一看菜上了,边说:“我可吃了。”就坐到桌子边伸筷子。

“那就开始吧,你要什么酒水?”罗清芳对潘卫明说。

“就来一瓶红石梁啤酒。”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国产啤酒,只有罐装的德国进口的黑啤。”服务员说。

“那就上黑啤吧。给我来一瓶玛歌,清云,你呢?”

“我就XO吗?”

“好的,您们稍等,马上就上。”

“这么大一个房间就我们三人?”潘卫明问。

“是啊。”罗清芳笑着说,“这样安静一些。”

潘卫明心想:这么大的房间就三个人吃饭,还有三个人侍候着,真是奢侈。

酒水上来后,罗清芳从抻包里拿出三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员,说:“这是你们的小费,你们不必站在这里服侍,先退下,有事叫你们。”

说话间,第二道菜上来了,服务员报名:“生吃象鼻蚌。”潘卫明以前没有吃过,不敢贸然动手,偷偷看两人吃法,原来将薄薄透明的肉片放入像牙膏似的芥末和醋中轻涮几下,直接放入口中,他照着样子,挟了一片尝尝,谁知一入口就打了个大大喷嚏,眼泪“刷”地流下来,罗清云偷偷笑着,罗清芳拿眼色制止。

第三道菜是鲍鱼烩粉丝。

酒过三巡,菜上三道,饭桌上的气氛轻松起来。

罗清芳问:“这么多年了,你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我记得在你五岁那年来过你们家,那时是窄窄的街道、低矮潮湿的房子,破烂的店铺,现在到处是高楼大厦,宽敞的街道,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店,我当时就懵啦,正在走投无路之际,我看见旁边就是城西派出所,灵机一动,寻找他们帮助,母亲告诉我姨丈名叫罗虎,你名叫清芳,警察同志通过户口查询系统,查到你公司的地址,我就找来了。”潘卫明说。

“噢,原来如此,那你少时候住在什么地方?”

“天台横溪镇乌岩村,后来人民公社化后,我们一家才搬到现在住的地方。”

罗清芳一听跟爸爸说的一样,地址是对上了。

“那你母亲在哪里?”

“上半年去世了。”

“啊!”罗清芳一听,不由发出惊叫,假如姨母不在了,妈妈的身世能解开吗?

“本来,我也不来找你们的,母亲临死前嘱咐我一定要找到你们,看看你们活得怎样?现看到你们过得这么好,母亲的担心是多余了。”

“那你们这三十多年为什么不来看我们?”罗清芳问。

“是你父亲和姑姑们看不起我们,不想我们来麻烦你们。那时候没有汽车,全凭脚走来的,第一次,我们走了五天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你们家,你父亲不让我们住宿在你家,姨妈只好将我们借住到邻居家,母亲当时就气得发誓死也不再踏进你们家门了,姨妈听后号啕大哭。第二天我们就走了。”说到这里潘卫明哽咽了,“我母亲说姨妈是个不幸的人,从小就做了尼姑,长大嫁过两个人,待她都不好。”

“你胡说什么?你妈才嫁过两次呢?”罗清云骂道。

“清云,不可无理,你接着往下说。”罗清芳红着眼说。

“你们想听,那我索性全说了吧,说不定你们以后听不到了。”潘卫明叹口气接着说:“我听母亲说,那一年她们一家四口去‘下三府’,走了二个多月来到湖州边上,谁知碰到一群国*党败军,听他们嚷嚷似乎刚跟新四军打过仗,败了,沿途溃退,碰到行人就抢,一伙人看到外公身上的包袱就过来抢夺,包袱里面有干粮,如果被抢走了,一家人会活活饿死,外公死命不放手,一个兵拿枪托狠狠砸向外公脑袋,外公当场倒在地上,等他们走后,外婆上前一看,外公头上白的红的全出来了,已经气绝,外婆她们哭得死去活来,只好将外公草草葬了。没有了当家人,‘下三府’去不成了,外婆决定带着女儿往回走,回家乡。就这样一路讨饭来到天台横溪镇乌岩村,一户人家看到母女三人可怜,留她们住了一宿,外婆无以为报,看到这户人家为人善良,就将大女儿玉凤留下来给人家当媳妇,这户人家就是我的爷爷家。”

菜继续上来,除罗清云还在大口吃外,两人却无心吃了。他三岁上就没有见过妈妈,在他的记忆中没有妈妈的概念,自然谈不上思念。

“我爷爷凑了一些钱给外婆,外婆坚决不要,住了个把星期就带着小女儿继续走,以后没有了音讯。直到我姐姐出生那年,姨妈和老家的舅舅突然找到我家,因我母亲曾写信给老家舅舅,他们按着信封上的地址找来的,姐妹俩分开十五年后才重逢。姨妈以为外婆在我家,因为外婆离开姨妈时,告诉她会到我家去住,到我家后才知道外婆根本没有来,两人担心外婆的下落又不知到哪里去找?痛哭了一场,姨妈没有心情在我家呆下去,就急着走了。因路途遥远,联系又不便,两人又有十年没有见面了,后来到你家见了一次,谁知一别竟然成了永诀,母亲临死都不放心姨妈,嘱咐我过来看看。姨妈还好吗?”

听到这儿罗清芳已经泣不成声了,她麻木地说:“我七岁起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了,听邻居们说我妈妈死了,可我爸爸、奶奶和姑姑却说妈妈离开我们到外地去了,谁真谁假?到现在无从得知。”

“我母亲临死前要我记住她曾教给我的童谣,说唱着童谣就能找到姨妈。”

“什么童谣?”罗清芳急着问。

潘卫明含着泪唱着:

燕啊燕,

飞过天,

天门关,

飞上山,

山头平,

扼粽铃,

铃出角(JUE),

嫁甲窝,

嫁邻舍,

邻舍穷,

嫁竹筒,

竹筒两头空,

嫁鸡公,

鸡公篮,

嫁邋遢,

邋遢窝,

嫁鵏鮕(鹌鹑),

鵏鮕弗飞,

嫁个烂鸡子,

烂鸡子冇黄,

对沙糖,

沙糖冇甜,

对盐,

盐冇咸,

对扁担,

扁担冇梢,

对猪腰,

猪腰弗缺(吃),

对蜡烛,

蜡烛冇亮,

对炮仗,

炮仗“嘣”一响,

好事喜洋洋。

听着童谣,罗清芳眼前渐渐浮现出妈妈教她唱童谣的画面,是的,就是这首童谣,霎那间唤醒了她心中的记忆。

“表哥。”罗清芳终于大声喊了出来,这一声既是对妈妈的思念,又是对刚才怀疑表哥的内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