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九章、往事(二)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1783 2017-04-21 13:35:30

  曾老法离开村里到“下三府”已经二年了,却杳无音信。这二年时间,曾守德家也发生了重大变故,爷爷和父亲相继亡故。曾老根本来身体虚弱,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全身浮肿,吃下去的野菜却无法拉出来,每次得靠手抠出来,终于有一天挺不住了,临死前对曾守德兄弟说:“爹不行了,你们设法跟大伯父取得联系,如‘下三府’生活可以的话,你们也去吧。”说完吐血而亡。

姨妈王佩琴刚从南京探亲在娘家,闻讯后就来送葬,丧事后。姨妈说:“大姐,你丈夫一死,一人扶养四个孩子能行吗?眼下政局动荡不安,谁都无法自保,你妹夫下个月就到台湾去任职,我想带走你一个儿子,减轻你的负担,等以后政局稳定了,我叫他回来见你。”

佩瑶刚死了丈夫,又要面临着子女离别,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可妹妹说得对,这样的时局,能活下去就相当不易了,更遑论孩子的前途,能走出去一个是一个。可叫谁去呢?每一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佩瑶思前想后,决定让大儿子守仁走,大儿子已经十四岁了,能懂得照顾自己,其他的孩子还少,她不放心。

第二天姨妈就要走了,曾守德一家再次面临亲人离别。他们一直送到村口。

“弟弟,你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还有母亲。”曾守仁拉着弟弟的手说。

“哥哥,你放心走吧,我会的。”曾守德哭着说.

“儿子,不是娘狠心,你的弟弟妹妹都少,我不放心放他们走。你要听姨妈的话,今后姨妈就是你的娘亲,要经常写信回来,免得娘牵挂,要照顾好自己。”佩瑶对守仁说。

“娘,我不放心你们,尤其不放心弟弟妹妹们,儿子今后不能孝顺您了,您要多保重啊!”守仁已泪流满面。

“弟弟,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守仁拉着守德到旁边说,“你如有机会,一定要找到老弯一家,她们也是我们的亲人。”

“我会的,哥。”守德点头说。

“妹妹,我将儿子交给你了,你要待亲儿子一样待他。”佩瑶对佩琴说。

“姐,你放心吧,”佩琴转头对守仁说:“守仁,我们走啦。”

“等一下。”王佩瑶说,只见她从身上拿出一块花布,弯腰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放在布中包好,郑重地放在儿子的木箱中,“故土难忘啊,儿子,无论何时何地别忘了故乡。”

“娘!”守仁“啪”的一声跪在母亲前面,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以后会回来的。”佩琴流着泪扶起守仁。谁知这一去竟然半个世纪无法见面,这是后话。

终于解放了,打土豪分田地,人民政府发动群众开始剿匪,曾守德这一帮青年人轰轰烈烈干起来,村里成立民兵队,帮助解放军围剿土匪,人们感到幸福的生活来临了。

土匪头子陈福梅抓获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全乡,人们奔走相告。政府定于15日召开公审大会。那一天,有一万多人参加了公审大会,因参加的人数太多,只好将会场临时搬到乡政府外面的荒野中去。陈福梅血债累累,罪大恶极,民众一致要求将他凌迟处死。陈福梅不愧是悍匪,临刑时,面无惧色,直到血流尽而亡。人们高呼:“中国**党万岁”,“***万岁”!

人民公社化,吃大食堂,大跃进,跑步进入**主义,正当人们沉浸于幸福生活,憧憬末来美好生活时,三年困难时期不约而至,有多少人饿死无从得知,反正村里饿死好几个人,甘坑村的曾小眼又离家乞讨去了。

天无绝人之路,王佩瑶晚上突然梦到丈夫告诉她,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显灵了,山上的箬竹全部开花,结出的果子叫“箬竹米”,可以用来充饥。果然如梦里所言,第二天山上的箬竹全都开花了,过了几天就结出果子,饥不择食,人们相信菩萨显灵,就纷纷上山采摘。“箬竹米”虽然有点涩口,可比挨饿强多了。多亏有了“箬竹米”,人们才渡过难关。时隔两年,大食堂全面解散,日子慢慢有所好转,每户都分了私有地,干完公家的农活,可以耕种自家的地,允许每家每户养鸡鸭养猪。家里稍有余粮,王佩瑶张罗着给曾守德娶妻生子,成家立业。

“守德,你过来,刚才你三叔从大队部拿回一封信,说是寄给我们家的,你看看。”王佩瑶对儿子说。

虽然没有能力供孩子们上学,但她毕竟出身大家,曾经上过学堂,她自己教孩子识字,孩子们看封信都不成问题。最小的女儿也出嫁了,王佩瑶松了一口气,但长年累月的劳累,使她双目接近失明。

“娘,信是老弯寄来的,说她现在一个尼姑庵。”曾守德看后惊喜叫道。

“什么?”老太太以为自己听错了,重新问道。

“是老弯的来信。”曾守德大声地说。

“好消息,菩萨开眼啊,十多年没有音讯了。守德,你准备一下马上去找她。”王佩瑶大喜地说。

“嗯,等我家里安排好,到大队部开好介绍信,立刻就去。”曾守德也兴奋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