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十四章、往事(七)之姐妹相认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207 2017-05-03 10:17:46

  上八(正月初八)过后,曾金凤与守德等一行四人从家里出发去天台寻找曾玉凤,他们按照信封上提供的地址,边打听边行走,一路上几乎没有旅馆和饭店,只好借宿在农家,有时走过头了,错过借宿的村庄,就风餐露宿,直到正月十四日傍晚才找到横溪镇乌岩村。金凤以前在姐姐家住过几天,但那时她只有六岁,早已没有什么记忆了。经村民指点,好不容易找到曾玉凤家。

曾玉凤生了一个女儿,刚好今天是满月,亲戚们都过来喝满月酒,唯独娘家没有一个亲戚来,亲朋好友散后,她独自一人在房内忧伤。

“娘、妹妹,你们在哪里呢?”曾玉凤心里道,她们已经十多年没有音讯了,每逢喜事她都会想念她们,希望亲人一同分享自己的快乐。

她对着女儿说:“要是外婆、阿姨来看你,该多好呀!”

女儿吃饱后,甜甜地睡着了。

忽听到老家来人,她喜出望外,匆匆来到堂前,只见丈夫正同客人在谈话。

就问:“客人在哪里?”

“姐姐。”金凤一见姐姐,就一下子认出来了。

玉凤闻声一震,只见一个年轻姑娘流着泪叫她,她上前仔细一看,果然是十多年未见的妹妹老弯。

“妹妹,你怎么到现在才来看姐姐呢?你知道姐姐想你们都快想疯了。”想起自己这十多年的想念之苦,玉凤早已泣不成声了。

“好了,好了,还有其他客人哟,姐妹相认是好事,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杨昆劝说着。

玉凤看见有客人在场,又破涕为笑了。

玉凤听了就对妹妹说:“这是你姐夫。”

“姐夫。”金凤抬头叫道。

杨昆赶紧应了一声,说:“我去张罗饭菜,你们肯定饿坏了。”

金凤将守德、彩凤、嫂子向姐姐一一作了介绍。

“姐,还记得我吗?”守德问。

“怎么能忘记呢?你是守德。”玉凤笑着说,“二哥、彩凤、妹妹,快请坐。我记得我们离开村时,彩凤还不到三岁吧,现在长成大姑娘了。”

“姐,人家现在都嫁人了。”金凤说。

“你少说人家就不知道?”彩凤恨恨地说。大家听说,一齐笑了。

玉凤刚刚坐满月子,婆家照顾得好,养得白白胖胖的,越发看着漂亮,身上散发出少妇成熟的魅力,玉凤长得比姐夫还高半个头地。姐夫人长得不高,但看上去非常精神,五官亦不错,身上透着机灵的劲头。听玉凤说她生了一个女儿刚满月,金凤、彩凤她们急着要看外甥女。

玉凤说:“她刚睡着,你们先吃饭吧,等会儿再见她。”

“可我们事先不知道,空着双手来,真是不好意思。”守德说。

“能见到你们,就是天大的好礼,今后外人不敢说我娘家无人了。”玉凤真诚地说。

有现成的饭菜,杨昆已在厨房忙碌,玉凤公婆也闻讯过来帮忙。

“姐姐,怎么不见娘呢?”金凤问。

“娘?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正想问你,娘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这……?娘当年离开我时说回来找你的,找到你后再接我回来,娘没有来你这里。”金凤诧异地问。

“没有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玉凤也焦急了。

金凤将离别姐姐后的往事说了一遍,玉凤刚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十多年过去了,母亲会去哪儿呢?姐妹两人忧心如焚。

守德见状就说:“如果伯母还在世上,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你们不必担心了。”

在姐姐家住了几天,金凤想走,母亲没有找到,她心中不安。看到姐夫一家待姐姐不错,看来姐姐今后的生活不会错到那里,她感到非常欣慰。

金凤提出要回家,玉凤急了说:“现在母亲又没有找到,你一个人回去干什么?我同你姐夫商量好了,你就住在我家吧,等找到母亲再作打算。”

“姐,你现在有宝宝了,就在家带宝宝吧,我还是放心不下娘,想早点找到她,况且守德哥出来多日了,婶婶会牵挂的,今天我们就走。”金凤坚决说。

“可我们姐妹刚相聚几天,你又走了,不知何时再能相见?”玉凤说着又流泪了。

“我们既然见面了,以后会有机会的,我们多通信吧。”

尽管玉凤心里不舍,极力挽留,但金凤还是坚持想走,玉凤哭得泪人儿似的。

“别哭啦,你们姐妹相认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啦,你越哭小妹他们越伤心。”杨昆劝着妻子。

在回家的路上,金凤心里无法平静。她想起干妈临别时跪在她面前要求她回溪上村,干妈说:“闺女,你一定要回来,干妈干爸身后无儿无女,今后将无依无靠,我们一直当你是亲生女儿,你回来给我们养老送终,我们的家产都是你的,好吗?算干妈求你了。”

“干妈,您先起来,容我好好想想,”看着干妈悲悲戚戚的样子,金凤想起了干妈对自己的爱,她经常来庵堂里看她,一年四季为她添衣置被,让她幼小的心灵感受人间温暖,感受到那份母爱。就想了想说:“如果找到我母亲我就不回来了,倘若找不到我母亲,我答应您就回来陪你们。”

“好好,我们就这么说定。”干妈欢天喜地地说。

可怎么跟婶婶开口呢?守德他们从没有拿自己当外人看,一直陪着自己东奔西跑的,那份亲情真意切,叫人难以割舍。

仔细想想,待在老家也不是办法,没有田没有地,总不能靠着婶婶一家吧,本来每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多一张口就多一份粮。再者,心里还想着师父。金凤思前想后,再后决定还是回溪上村去。

当金凤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婶婶时,老太太沉默了好长时间说:“闺女,你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婶婶不好干涉你,但婶婶当你是亲闺女,有我们一口饭吃决不会饿着你,在外地虽好,但没有家里踏实,也不会有人欺侮你,你自己可要好好想想喽。”

“母亲没有着落,我即便在这里于心也不安,我想回去问问师父,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金凤不好将答应干妈的事告诉婶婶,只好说回去的目的是找母亲。

“也行,如果在外面过不下去了,一定要记得回家,曾家的大门永远向你开着,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婶婶,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曾守德又亲自将金凤送到溪上村,金凤的这一决定使她走上了悲惨的人生之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