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十五章、转型(七)征地风波之一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602 2017-05-04 10:32:01

  曾开下班后不敢开私家车,只好开电动车,这也许是人适应自然环境的体现吧。路上的车多得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初为富人的中国人,为了显摆自己的富有,争先恐后买名车,你今天买宝马是吧?我明天就买大奔;你家买两辆是不?那我家明天买三辆,一人一辆,吃顿早餐或到菜市场买根葱,都开着车去,牛逼吧!牛是牛了,可有时也挺闹心的,吃罢饭买好葱就回不了家,路上堵着哪,路造得没有这么多,而车却飞速增多,这说什么来着,通俗讲就是拉屎的人多而毛坑少嘛。开车的自己不怨自己反而怨人家:“她妈的,你们买车干吗?穷显摆。”真恨不得砸了车,买飞机去,可国家不允许呀。“她妈的,真窝囊,这日子没法过了。”就骂骂咧咧起来。

人们都说“中国式过马路”最能体现国人的心态,但比不上“中国式开车”来得透明,君不见前面一堵车,后面开车的人拚命想法子往前挤,管你什么来车,唯恐自己落后,直到整个道路全部堵死,大家才肯罢手,一同堵上几个小时大家才开心,觉得刺激。开豪华车的心里就更难受了,我是开豪车的,你们占我的道,还有没有王法?罗清云将车开到清泰街,堵塞了,他钻出头前后一看,哇噻!望不到边,今天算是死定了,可偏偏今天有事,他约好电视台的美女去泡温泉,如果放她鸽子,那前几个月献的殷勤算白费了,他急了,就方向盘一横,将车子开上人行道,一路横冲直撞向前开,刚开到菜市场门口,将一位中年人手中的东西撞飞了,中年人还算机灵躲避及时手只擦破一点皮。

罗清云破口大骂:“你瞎眼啦,没有看到车。”

这欺人太甚了,撞了人还理直气壮,中年人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就拦着车不让走,旁边行人见了都纷纷指责罗胖子,罗清云恼羞成怒,撺下车打了中年人一拳,两人扭打起来,罗清云看起来胖胖的,可长年花天酒地早掏空了身子,不是中年人对手,几招下来便处于下风,今儿分丢大啦,罗胖子岂肯罢手,就掏出手机叫厂里的保安队长阿兵火速带人过来,阿兵听说罗总被人削了,就带着八名保安飞奔过来。

罗清云指着中年人对阿兵说:“捧他,妈的,竟敢跟我斗。”

得到主人的指令,保安们象一群狼狗一样扑向猎物。

旁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司机干脆跑下车来,围成好几圈。

人们往往羡慕娶当老师的女人为老婆是一种福气,将来对子女的教育有好处,但只有教师家属才能感受到其中的艰辛,网上说:“五等教师语数外,比比看谁死得快;六等教师班主任,累死讲台无人问。”黄鸣既教语文又是班主任,这种工作好坏可想而知了。尽管他发誓下辈子决不娶老师为妻,可这辈子还要过下去吧,妻子常常教育他为自己老婆多付出是男人的美德,应该感到极大幸福。还有什么可说呢?毕竟是爷们,应该担起生活的重任,于是接送女儿、买菜、烧饭几乎是他的事了。

同一种事干多了,就能摸出窍门来,曾开掌握了附近几个菜市场的特点,第四菜市场蔬菜品种多、新鲜、价格便宜,第三菜市场肉类比较好,第一菜市场水产丰富质量好。其实买菜不难,难的是如何合理安排每天的伙食是一件天大的难题,澄澄到饭桌上一看就咕嘟:“爸爸,你能否换换花样?”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市场上就这几样菜,想变也难。曾开买好菜刚到这儿,见这么多人,也站下来看看究竟发生啥事,听旁边的人一说就知道天宇集团的罗少闹事。

“还叫保安打人,那也太蛮横啊,你们为什么不报警?”曾开问。

“报个屁,人家警察还不是帮富豪,帮穷人能落个什么好处?”旁人冷冷地说。

曾开还是报了警,警察来了,将双方都带走。旁人见了气恼地说:“你真是多管闭事,害得老子看不了好戏。”众人纷纷散去。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曾开哭笑不得。

路上车子还堵着,曾开看着路灯杆上挂着的治堵广告牌,上面写着:比学赶超争上游。难怪路上时时堵车啊,不知是哪个傻B干的?

曾开抄近路到学校接回女儿,就开始烧饭,女儿则一头冲进书房写作业。

倘若评选最无耻的政府部门,名列第一的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年年喊减负,可学生的功课越来越多;嘴上叫不能择校,可城关每一所小学每班学生人数都在六十名以上,而乡下学校学生每班不足三十名;电视上说教育资源平衡,可城关学校信息化、标准化,而乡下学校没有电脑、没有操场、没有英语专职教师;大会小会上宣传待遇向乡下教师倾斜上,可乡下新分配教师没得住、没地方吃饭;表面上严禁按考试成绩对教师进行考核,私下却一直这样做着。

曾开做好饭了,妻子黄鸣还没回来,他看看表已经六点半了,他打手机去问:“天都黑了,你还不回来?”

“就到楼下了。”

曾开放下电话,把饭菜摆好,准备吃饭。

黄鸣开门进来,曾开说:“洗把手,赶紧吃饭。”

“气都气饱了。”黄鸣悻悻地说。

“啊哟,谁怎么大胆,敢将气给人民教师受?他们有没有小孩?”曾开打趣着。

黄鸣被逗笑了,说:“还不是我爸。”

“你爸怎么啦?”

“就是天宇集团征收我爸村里的田地,我爸他们不同意,下课后,校长把我叫去,要我做我爸的思想工作,说这是区里交代下来的政治任务,要我尽力完成,说完成不好,恐怕影响我的工作。我爸的事跟我一个教师有什么关系?”黄鸣愤愤不平地说。

“这就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什么计划生育、征地、拆迁遇到阻力,他们不惜动用连坐的手段,逼人就范,这些事网络上多得是。”

“唉,看样子这个星期天得去一趟我爸家,澄澄吃饭吧。”黄鸣无奈地说。

吃过饭后,曾开打开电脑准备玩一会儿,澄澄遇到一道数学难题在书房内大叫,他只好离开电脑,钻研起习题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还是做不出来,澄澄等急了叫道:“老爸,都九点了,做得出来吗?”

曾开只好放弃了,对澄澄说:“这道题先空着,明天问老师吧。我正奇怪你们的作业是开发学生智力呢?还是打击学生的兴趣?抑或是做数学游戏?你看这道题,现实中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吗?教育首先应该建立在‘学以致用’的基础上,可我们的教育都在干些什么?学生该懂的却不教,把时间浪费在题海中。钱老感叹我们培养不出大师来,我看这样的教育如再继续下去,这个民族准玩完。还指望能培养出获诺贝尔奖的人才来,真是奇了怪了?”

“你怎能当着女儿的面说这种话,你所说的人人都知道,可就是没有人来改变现状,你女儿不做题目可人家照做不误,结果吃亏的还不是女儿?”黄鸣将头从批改的作业堆里露出来说。

“为了自己的课程成绩,语文老师叫学生抄写整篇整篇文章,这算那门子教育方法,纯粹是折磨学生。”曾开越说越激动。

“你跟我大呼小叫干什么?有本事你找女儿老师说去。”黄鸣也生气了。

别看黄鸣长得小巧玲珑的,但倔强起来也不服软,看在妻子心情不好的份上,曾开不跟她计较,大丈夫男子汉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