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十七章、转型(九)征地风波之三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320 2017-05-08 10:03:48

  黄大海正在吃早饭,张二泡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老书记,他们来了。”

“你说谁来了?慢些,慢些,讲清楚。”黄大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们的田地上开来了许多推土机和挖掘机,施工队正在打烊哪?”张二泡说。

“终于来了,你快去通知护地队,迅速到位。”黄大海边放下碗边向地里跑去。他曾经心里矛盾过,为了女儿他不该出这个头,可乡亲们都指望着他,他不能凉了乡亲们的心啊。

“你们干什么?谁敢在我们的田地上撒野?”黄大海一到场地,就严厉阻止。护地队队员陆续到了,好多村民也过来看热闹。

“你们要想动工,就把推土机从我们身上压过去吧。”老头老太们集体坐在地上。施工队见势就撤了。

第二天施工队又来了,又增加了三四台推土机,双方再次对峙着。

突然,阵阵****声从远处传来,接二连三的刺耳的*****声打破了小村的寂静,八辆依维柯*车拉着****多名****,在当地民*的带领下,手里拿着*******向施工场地奔来,小村的居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场面,好多村民逃散了,有的村民临走时还拽了自家老人,恐怕惹祸上身。黄大海跟十多位老人还坚守着,他们躺在地上不肯起来。

一位头头模样的人下命令道:“抓走。”

**们不由分说把十多位老人全部带走,叫工程队立刻施工。

“你们还是不是*****?凭什么抓我们?”黄大海大声喊着。

“别吵。”两个****边抓着他边喝道。

十多台施工机械一齐推进,眼睁睁看着良田顷刻变为废墟,黄大海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其他老人责令子女领回家,黄大海因带头聚众闹事,破坏***********建设被*******十天。

曾开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妻子黄鸣的电话,黄鸣哭着说:“我爸爸被****抓走了。”

“什么?他们凭什么抓人?”曾开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说他带头聚众闹事,破坏***********建设,要拘留十天,他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受得了这个罪?你赶快想想办法啊。”

“好了,你别哭,我想想法子。”曾开一边劝告妻子一边快速想着办法,他有一个高中同学是东城****所的副所长,先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视情况而定。曾开向领导请了假,就急促向****所走去。

东城*****所位于江浜路,管辖着黄琅、东城两个街道,曾开找到同学蒋剑。

“啊呀,区领导下基层视察来了。”蒋剑一见曾开就开玩笑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曾开心里想,是呀,谁都不愿意去****部门串门,走多了人们以为你出啥事了。

“别贫嘴,我有急事来找你。”曾开焦急地说。

“啥事?你说。”

“黄琅村的黄大海是我的岳父,听说被你们抓啦,他身犯何罪?”

“你看,你看,兴师问罪来了吗?我对你说:‘一则此事是区里直接布置的,我们只是配合一下,二则我真的不知道你的黄大海是你的泰山。’”蒋剑一脸无辜地说。

“那我爸人在哪里?”

“直接被区局带走了。”

“我爸是一个老党员,为革命事业奋斗了一辈子,临老了还被自己的*所抓,这算那门子事?”曾开愤愤地说。

“你也别发牢骚了,其实我们也同情老百姓,他们失去了生存的资源能不心急?社会上存在仇富现象,是有社会原因的,你看看有几个企业家真真靠自己的本事发展起来的,他们无非钻了政策的空子,用国家的贷款倒卖土地,出租厂房,享受政策优惠,他们所从事的产业极其低端,只要胆子大的人都能干,所以说嘛: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大多数企业家为富不仁,不尽社会责任,****,穷奢极侈,耀武扬威,欺压良善。老百姓仇富不是眼红他们的财富,而是他们摄取财富的手段不合理,行为不地道,社会分配不公平。”蒋剑这小子本性没变,同读书时一样能说会道。

蒋剑说得在理,可又有谁来改革这个社会呢?“唉!这个世道不管也罢,你能不能帮帮忙把我爸放出来?”曾开说。

“兄弟,这个帮我真的帮不上,我权力有限,解玲还需系玲人,你不是税务局的人吗?我建议你去找企业通融一下,也许会卖你面子,结果会好些。”蒋剑摊开双手说。

曾开知道蒋剑说的是真心话,太凡能帮得了的事这小子一般都挺热心的,就告辞回来。曾开边走边想:****局那边又没有熟人,怎么办?那只有往企业方面想想。

这年头,稍有点规模的企业家不是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尊贵着哪,一般人还不接待。曾开不认识天宇集团的老总,还是给天宇集团的主办会计葛兆亮打个电话吧,以前他当税务管理员的时候,两人经常接触,比较熟悉。电话通后,葛兆亮满口答应帮忙。

葛兆亮是仙居人,早年在一家国营医疗器械厂搞财务工作,看到天宇集团招聘财务人员广告就辞职应聘到天宇集团,比潘卫明还早几年,潘卫明升任财务总监后,葛兆亮接任了主办会计。

葛兆亮人长得高高瘦瘦的,脸白无须,不爱说话,穿着公司发的西服还要戴着袖套,感觉怪怪的,可办事非常细心,财务数据记得牢牢的,一问就能脱口而出,比电脑反应还快,是潘卫明的得力助手。他本想拉着潘卫明一同去罗清芳办公室说情,可敲敲门,人不在,只好自己一个人去。

“老葛,你有事?”罗清芳问。

“罗总是这样的,税务稽查局的曾科长打电话给我,说他的岳父在我公司征地时被公安局拘留了,想请您出面通融一下,把他岳父放了。”葛兆亮小心翼翼地说。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是政府的事,跟我公司无关,不要管。”罗清芳傲慢地说。

“这……?”葛兆亮一时呆住了。

罗清芳见他呆着不走,就皱着眉头说:“怎么?听不懂我的话。”

葛兆亮走出罗清芳办公室,考虑着怎样回话?他走出办公大楼来到院子里,想了想拨通曾开的电话。

曾开一直等他的电话,一看是葛兆亮来电,焦急地问:“老葛,怎么样?”

“曾科长,实在不好意思,我没有把你的事办好。”

“你老总怎么说?”

“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怕……你生气。”葛兆亮犹犹豫豫地说。

“你说吧,无妨。”

“我们罗总说你们局长的事尚且掂量掂量,一个小科长的事不用理他。”葛兆亮吞吞吐吐地说。

“好,好,……”曾开气极反笑说。

“曾科长,实在抱歉。”

“这不关你的事,老葛,麻烦你了,谢谢!”曾开说完挂断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