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二十四章、抢夺“金三角”之四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226 2017-05-25 09:11:15

  公司规定公司管理人员可以免费居住公司集体宿舍,如自己在外租赁的,每月可以报销500元,为了男友回来能有一个相聚之处,她在景德酒店式公寓租了一个房间,房租每月九百元,自付400元。吴雪君回到宿舍,无心吃晚饭了,这种事又不能跟别人商量,即使最要好的闺密,她不知道何去何从?陷入两难境地。

吴雪君的男友叫杨帆,他俩相识于高中时期,杨帆是从乡下考到城关来的,一米八一的身高,英俊的长相,运动场上矫健的身姿,注定要招人关注,吴雪君就是其中一个。吴雪君是班里的文娱委员,多才多艺,那孔雀舞跳得可与杨丽萍相媲美,由于从小到大一直练舞蹈,走路总是挺拔着身子,一米六六的身高让她亭亭玉立,在两千名学生中称校花也许有些人不服气,但当班花绰绰有余,自然成了班上同学们追求的对象。社会进步了,物质的刺激促进人早熟,人的情商也进化了,人们将“早恋”这个词语已用到小学生身上,对高中生谈恋爱习以为常了,作为一个高中生如果没有女朋友那是不可思议的,会被同学们讥笑的。成双结对出入各种场所,习以为常,只要瞒住家长就行。学校也与时俱进,对这种现象视而不见,老师们认为只要不影响学习,谈谈恋爱也无妨,也许是释放学习压力的好办法,不是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杨帆来自乡下自然单纯许多,当同学们正忙着谈情说爱时,他却将精力放在学习和运动上,学校的篮球场成了他最爱去的地方,吴雪君就喜欢杨帆这一点,她置众多追求者于脑后主动跟杨帆交往。俗话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纸。”杨帆也是情窦初开的小伙子,面对漂亮可人的吴雪君,当然也是一见钟情,同学们都说他们是天仙配,天造地设的一双。

班主任颜老师却担心死啦,这两人都是班里的尖子生,谈恋爱千万别影响了学习。她分别找两人私下谈话,警告他们要以学习为重。

颜老师对杨帆说:“你能考到城关中学,确实不容易,你爸爸妈妈和你自己也是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你要珍惜眼前的机会。人生的成长也同植物一样有节气的,什么时候抽芽、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都是有时间规律的,学生时代正是接受知识的大好时光,错过时光想回头也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你要将精力放在学习上,考取一所好大学,自己也有大好前程,爸爸妈妈也高兴。你们正处于成长阶段,心智没有完全成熟,今后过什么样的日子?走什么的路还不能确定,现在就把心思放在不确定的事情上,那是非常错误的……”颜老师苦口婆心地劝说一通。

杨帆只好说:“老师,您放心,我保证努力学习,绝不辜负您的期望。”颜老师满意地笑了。杨帆学着颜老师口吻把她的话向吴雪君说一遍,惹得吴雪君捧腹大笑。

颜老师对吴雪君则采取另一套方式,摆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她叹着气说:“看着你走弯路,我很痛心,我以前有一个女学生,品德兼优,我对她充满期望,可她早早谈恋爱,怎么劝就没有用,结果没有考上大学。有一次,我到菜市场买菜,有一个人叫我,我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位学生,你猜怎么着?她竟然成了小菜贩,在那里卖咸菜。你猜我当时心情怎样?”

吴雪君当作倾听的样子,不作回答。

颜老师接着说:“一个曾经如花似玉的女人,竟然变身为一个菜贩子,整天站在湿滴滴的地方,同每一位顾客讨价还价,当然我不是歧视菜贩子,我是替她可惜,要是当初她认真学习,说不定她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上着班?唉,你们年纪轻不懂得珍惜。唉……,我也不多说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她拿痛惜的目光注视着吴雪君,仿佛她也成了菜贩子。吴雪君赶紧逃出老师的视线回到教室。

杨帆和吴雪君没有陷入爱情的深渊,只是将爱情化为学习的动力,暗暗给对方鼓劲,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一次深吻两人就心意相通,给炼狱般的高中生活带来阳光。高中三年,他们没有越过禁区,高考结束后,为了使相处的三年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两人放弃了坚守的阵地终于走到了一起。

吴雪君和杨帆永远记得他们的第一次,2001年8月12日。那时候吴雪君家家景还不错,爸爸也没有生病,她爸妈一同参加单位组织的外出度假,杨帆应约来到她家。进到她的闺房里,一阵旖妮的气氛让杨帆感受到有如新婚的味道,锁上房门,带着一颗跳动不已的心,两人忘情地吻着,三年的等待太久了,心中的渴望压得太久了。只见吴雪君俏脸羞红,一双媚眼紧闭着,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表露出芳心的害羞和悸动。两人缓缓脱除自己全身的衣物,相拥着来到床上,眼前这位心爱的人实在太美了,杨帆仔细地打量着,只见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又长又直地飘散在柔软的枕头上,还微微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嫣红的娇靥上,水汪汪半开似闭的媚眼、柳眉弯弯长弧、挺直的鼻梁、红嘟嘟的樱唇,白嫩又有弹性的雪肤,玲拢丰满的身材﹍﹍两人紧紧抱着,相互发出“我爱你”呓语﹍﹍

为了能在一起,两人选择了同一城市的一所大学,杨帆不想从政,学的专业是经济管理,吴雪君选择文秘专业。两人瞒着双方父母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象样儿过起小日子,杨帆还兼了一份家教,贴补日常开支,后来爹妈知道了两人的事,反正生米已煮成熟饭,看看小伙子配得上女儿,也同意了。

想起往事,吴雪君不竟情意绵绵。杨帆家在农村,家里也拿不出什么钱来支助他,供他上学已着实不易了。看到杨帆为了房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她感到心痛,她记得有一次晚上同杨帆一起爬上省城一幢观光大厦顶楼,杨帆说:“看到一幢幢大楼拔地而起,可就是没有一间房子属于自己,想想心中就涌出一份孤独和无奈。”她听了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拥抱他,这时任何的劝慰都显得苍白无力。

为了杨帆,为了自己,还有为了报答罗清芳,她决定答应罗清芳,等拿到钱就离开公司,同杨帆一起营造一个属于他们的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