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二十九、讨薪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595 2017-06-02 08:21:43

  年底将到,街上变得冷清清的,福建沙县小吃、四川麻辣烫、重庆火锅、衢州兔头、兰州拉面等饭店基本关门了,外地来的店主们陆续打烊回家过年,改革开放春风将中华美食吹到全国各地,极大地丰富了祖国的饮食文化,让广大民众实现了足不出户就能尝到各地佳肴的“伟大工程”。工厂也开始停业,工人们准备回家过春节。一年中所有的节日,应该数春节的魅力最大,她指挥着中国数亿人的大迁徙,为中华汉语库增加了“春运”一词。在回家的路上,总有极小数人喜欢将别人家的东西随手捎回家,于是春节前的治安拿领导的话来说是严峻的,领导们为了对上扬名立万对下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就高瞻远瞩创造性地提出“综合联防大巡逻”活动,春节前后一个月内要求每一个单位承包一个社区的夜晚治安巡逻,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集中力量办大事。曾开单位承包的是樱花社区,樱花是小日本的东西,不知什么原因中国大地上也多起来了,什么樱花旅馆、樱花商场、樱花社区等取名也开始流行,曾开初以为是日本人开的,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中国人干的。巡逻效果如何呢?社区居民说:“狗屁,做做样子,为领导造声势而已”。活动搞久了,社区负责人感觉腻啦,叫巡逻队员签过字就各自回家,省得他们陪辛苦。

曾开回到家,黄鸣说:“这么早就结束了巡逻了。”

“那只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曾开准备脱鞋进屋。

“别脱了,陪我去看看二叔。”黄鸣急忙拦着说。

“你二叔怎么啦?”

“我二婶不是在一家小酒店打工吗?‘平常百姓’,我们上次去过的。二婶因病请了几天假,老板就新招了人不要她了,更令人气愤的老板不给她当月工资,还要她赔偿酒店因缺人造成的损失,二叔气不过就去闹,结果被老板揍了一顿。”黄鸣说。

“打得严重吗?”

“我也不知道,我从我爸处得知情况的,所以我们过去看看。”黄鸣边说边穿鞋,“澄澄,妈和爸爸出去一下,你关好门,好好做作业,不要上网哟。”

“嗯,那你们要早点回来哟。”澄澄在书房里说。她心里可高兴啦,妈妈平时不准她上网,只有他们不在的时候偷偷玩一回,这样的机会不多的哟,门一关上,她就上网起来,先开QQ同同学们聊会天,再给宠物喂点饲料,然后上别人家园子偷些菜,然后玩起游戏,忙得不亦乐乎。

陪着黄鸣去她二叔租住处。她二叔为了陪孙子读书,就在离孩子学校近的地方租房子,橘洲小区就在学校旁边,这几年“读租族”流行,橘洲小区的房子租金成倍上涨,20多平方米的房子年租金6000元,并且要预先一次缴清,厨房却要几家合用。在看房子时,二叔对儿子黄平说:“还是在家里读吧。”黄平没有说话,自家有房,却只在暑假寒假住,为了孩子上学,放弃自家舒适的房子,去小孩就读的学校附近租房住,黄鸣本来是反对这样做的。

可堂弟说得很理直气壮:“计划生育政策后,孩子出生少了,我们村同小磊同年龄读小学的只有二人,校网合并后,整个乡只有一所小学,孩子到20多里小学读书,七八岁大的孩子,走读不行住校又不放心,家长往往在学校附近租房子陪读,一年级已报名的只有23名学生,由于生源少了,年轻的教育经验丰富的老师都想方设法调走了,剩下的不是行将退休的老师就是刚刚新分配来的老师。城市学校不但师资雄厚,而且在教学设备方面也比农村学校先进很多,为什么农村大学生越来越少了呢?因为农村学生考重点比以前难多了。以往的高考试题比较刻板,农村孩子只要肯吃苦,下功夫搞题海战术,还是有机会考赢城市学生。但现在的高考方案强调素质教育,对考生的知识面要求越来越宽,有些考试内容农村学生根本就无法接触到,如科技、外语、电脑、证券、旅游等知识,无形中拉大了城乡学生的差距,加上‘读大学读穷一个家‘、‘读大学没有用‘等已成了一些乡亲的观念。你说,这样的环境,农村教育质量会好吗?孩子是无错的,应该都是平等的。何况,在乡镇租房读书不如到县城来租房陪读。”

为了孩子的将来,黄平付出了大代价,孩子在城里读书,自己夫妇在抚湖开服装店,只得请父母进城陪读。上缴给就读学校赞助费三万二千元,加上房租、日常开支,一年少说三万元,孩子小学毕业下来就要将近二十万元,家里的压力可想而知。

来到二叔住处,二叔跟小磊刚好吃饭。黄鸣问:“怎么迟吃饭?”

“学期结束了,学校组织演出,小磊在学校排练刚回来。”二叔回答。

“二婶哪去了?”

“回家去了,在这里光出没有收入,开支不下去。本来让她留下,可你二婶斗大的字也不认识一个,叫她买菜,经常迷路,我不放心,只好让她回去,在家里豢养猪,种些粮食,补贴家用。”二叔二女一男,两个女儿出嫁了,黄平夫妇外出经商,只有二婶一人在家。

“二婶一人在家,您放心?”

“有什么法子呢?黄平来电话说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一年下来挣不了几个钱,可能要转行。”

饭桌上只放着二样菜蔬,一碟豆腐乳,一盆青菜。黄鸣不住问:“你们就吃这些?”

“今晚懒得烧,就随便吃些。”

“姑姑,爷爷不让我吃肉。”小磊生气地说。

“不可胡说,上星期不是刚吃过。”二叔不好意思起来。

“姑姑,爷爷只准我一星期吃一次肉,还不给我买牛奶。”小磊不卖爷爷的帐继续数说爷爷的不是。

“现在东西多贵啊,肉涨到十五元一斤,鲳鱼涨到六十元一斤啦,吃不起喽。”

“明天是星期六,你同爷爷到姑姑家去吃肉,好不好?”

“嗯,姑姑、姑父,我要看电视去了。”小磊吃好了说。

“去吧。”二叔房里没有电视,小磊到隔壁邻居房子里看。小磊走后,三人无语。

“房东说了,明年房租要涨到八千元。”二叔打破沉默说。“我听人家说房东是炒房的,他家房子很多,上海、杭州、昆明都有,在县城就有七套,光房租一年就有三、四十万元,怎么这样有钱呢?”

“现在有钱的人多啦,百万刚起步,千万不算富,亿万马马虎虎。”曾开笑着说。接着曾开跟二叔谈起二婶工资的事,他答应帮帮看,因酒店不归国税局管辖,曾开也需要找地税局同志帮忙。黄鸣掏出手机一看,时间不早了,她不放心澄澄一个人在家就告辞回家:“二叔,我们该走了,明晚上我家去,我来接你。”

“那多麻烦啊。”

“瞧您说的,自家人怎说麻烦呢?”

“小磊,姑姑、姑父走了,不要老看电视,看会书吧。”二叔送到门口。

“知道了,姑姑、姑父再见。”可能电视剧太迷人,小磊舍不得离开只在房里回答。

“这小子。”二叔骂了一声。

第二天,曾开找地税局朋友帮忙,酒店答应补发工资,但不道歉,原来酒店老板是罗清云的哥们,是出了名的狂人,这一带的人都怕他,真是物以类聚。朋友劝曾开算了,为了区区小事同这种人理论不值得,自降身份。怎么又是跟罗清云这小子有关联?曾开心里恨得痒痒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