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三十章、发票大案之(一)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178 2017-06-05 09:02:10

  曾开看完手头案卷,陷入沉思,这又是一起发票案件。因增值税不存在重复征税,全世界有140多国家实行了增值税制度,但采用“以票抵税”征收方式的国家很少,我国就是其中之一。国外税收专家感叹道:“‘以票抵税’征收方式最复杂了,可中国竟然搞成功,太不简单了。”可外国专家只看到表面现象,其实中国为了实现“以票抵税”征收方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多少企业为发票而倒闭,有多少人为发票而身陷圄囵甚至人头落地,但又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勇气,为了利益前仆后继,难怪人们都称国人是“打不死的小强”。

曾开举起双手,做了一下深呼吸,站起来走到窗前观看街景,他的办公室对着主大街,从九楼看下去,满大街都是来来往往的汽车,象过江之鲇,陆续不断。

“主人,主人,这个家伙又来电话啦......”手机玲响了,曾开问:“喂,您好,哪位?”

“曾科长,我是天宇集团的会计葛兆亮,还记得我吗?”对方说。

“哟,是老葛啦,有事吗?”曾开问,心里想道:好久时间没有碰见他了,怎么想起给他打电话。

“有关天宇集团虚开发票的事,你感兴趣吗?”葛兆亮说。

“金额多少?”曾开习惯性地问,他到稽查局后,碰到的大多是发票违章情况,一些小案件太多了,忙不过来,就转到管理局处理,稽查局专司大要案。

“单税额就有二千多万元,你说大不大?”

“什么?”曾开听后大吃一惊,涉案税额达到上百万元就是大要案了,如果如葛兆亮所说那是大大要案了。

“你有证据吗?”曾开问,上次征地事件中为了岳父的事曾求过葛兆亮,他没能帮上忙。曾开心里有点不爽快,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你看我是一个乱说话的人吗?”葛兆亮显然有些不高兴。

“只要证据确凿,我们都是严厉打击的,这是我们的职责。”曾开说。

“那好,晚上我们找个地方谈谈,你说个地方吧。”葛兆亮说。

“最好来单位反映,下班后我们一般不谈公事。”曾开说,公事公办,他不想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

“为了保密,我不敢上你们单位,如果你感兴趣就约个地方,否则,免谈。”葛兆亮冷冷地说。

“那好,晚上八点钟永宁一号茶室见。”曾开知道永宁一号茶室在公园边上,那里比较冷清,适合私下交谈。

曾开匆匆扒了几口饭,放下碗就出门,黄鸣非常不高兴,因她还有作业需要批改,工作日期间轮到他洗碗的。黄鸣以前还是比较温柔敦厚的,进城这几年变了,城市的虚荣症感染上了,好象两人守在一起仅仅是为了女儿,除了工作赚钱养家糊口的责任外,似乎没有什么关心可言,更伤自尊的是黄鸣经常说某老师的丈夫当局长或乡镇长了,某老师就不用担主课了,调到资料室或图书馆工作,那羡慕的眼神深深刺痛他的心。曾开明白女人的温柔是靠权钱财富喂养出来的,整日个为了生计忙碌,还奢谈什么温柔?如果存在只求浪漫温柔而不求富贵生活的人,那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他终于明白了鲁迅小说《伤逝》的深刻之处,唉!人啊人。

六月的江南已经进入梅雨季节,整个空气象浸了水的棉团,稍一用力就挤出水来。沿着滨江路,曾开默默地走着,街上饭后散步的人多了起来,他来到中心广场,广场聚集了很多中老年人,东边跳排舞,西边跳交谊舞,两边似乎较劲着互不相让,一位小女孩也在排舞的队伍中,跳得有板有眼,吸引了一批粉丝的眼球,引起大人们赞叹不已,不会跳舞的人们就站在旁边看热闹,整个广场成了欢乐的海洋。曾开看着这些开心快乐的老人们,有时想早点退休该多好啊!

永宁一号茶室位于公园西头,在茶室里可以看见永宁江夜景,白天臭气熏天的永宁江,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显出她妖娆狐媚的一面,江北边的广告牌似她亮丽的衣裳,一排排垂柳似她长长的睫毛,随着音乐喷发的泉水似她轻盈的舞姿,横跨江面的拉拱桥似她头上的镶满钻石的头冠,你一定会发出一声:太美啦!正如街上碰到的美女,人们都说现在满大街都是美女,可就是不知道哪些是整过容,哪些是纯天然的?网上有一则笑话,说东北有一个百万富翁,娶了一个绝色美女,可生下的孩子是一个丑八怪,他以为妻子同别人生的,结果闹将起来才明白妻子是一个整型美人,他怒发冲冠将妻子告上法庭,坚持离婚并要求妻子赔偿精神损失百万元,唉,悲哀啊!

曾开来到永宁一号门口,刚好葛兆亮也到了,两人都是比较守时的人。他们来到最西边的一间茶室,等服务员泡好茶后,关上门。

“现在可以谈了吗?”曾开问。

“我想你对天宇集团不会有好感吧?”葛兆亮答非所问。

说实在的,曾开从罗清云一家人身上看到的全是蛮横、为富不仁的嘴脸,自从岳父、二叔的事件后,他心里萌发出一种有机会好好治治他们的念头,但绝不是公报私仇的那种想法,是出于正义感。

“这跟好感没有什么关系。”曾开皱着眉头说。

“跟你直说吧,我手里有天宇集团虚开发票的大量证据,但我怕你们官商沆瀣一气,举报不成反遭毒害。”葛兆亮说。

“那你尽管放心,我不是这样的人。”曾开保证道。

听完葛兆亮的话后,凭职业感觉曾开判断这是一起特大增值税发票虚开案件,且证据确凿无疑。两人商量着如何举报合适?因为象天宇集团这样的企业,官商关系一定根深蒂固,倘若惊动了企业,来一个毁灭证据,加上政府出面保护,即使明知企业犯罪,案件也将束之高阁,无法结案。这样的结局,曾开见得多啦。

两人仔细商讨了举报的各个环节及下户时如何调取完整的财务资料,确认无误后,准备回家。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作为天宇集团的会计为什么要举报它?”曾开问。

“是一个公民的良知吧。”葛兆亮思考了一下说。

“好一个公民的良知,祝我们合作愉快。”曾开站起来握着葛兆亮的手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