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三十三章、发票大案之(四)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454 2017-06-09 11:03:25

  对当地政府的干涉曾开不感到意外,在他调到稽查局工作后,这样的事情碰到不少了。他按领导的要求中止了检查,并通知企业领回调取的财务资料。

潘卫明通知葛兆亮去稽查局领取帐簿和凭证,可罗清芳不同意,她要求稽查局亲自将调走的财务资料送回来。

“罗总,这样不好吧。”潘卫明苦着脸说。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不给我面子,我就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况且,李书记发话了,我倒要看看稽查局如何收场?”罗清芳有持无恐地说。

曾开将天宇集团的答复告诉了郑崇,郑崇听后不由得拍桌大怒道:“欺人太甚啦,还有没有王法,她不愿意领回去,你就放着,继续查。”

郑崇一边继续叫手下查,一边亲自同曾开一起去市稽查局汇报这起案件,市稽查局领导听取案情后,市稽查局领导指示,鉴于案件查处环境如此复杂,建议他们向省局举报,等省局批转市局后,由市局接手此案,就不怕市区两级政府干涉了。曾开回来后同葛兆亮商讨着继续向省局举报。

潘卫明动用了一切关系,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从举报中心的办事人员口中得到消息,探听到举报人就是葛兆亮,他虽然内心不愿相信,但不得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罗清芳。

罗清云一听,破口骂道:“这个吃里爬外的老东西,老子去弄死他。”说完就站起来往外冲。

“你给我站住,你还怕事不够多?”罗清芳大喊一声。

“那就这么算了?”罗清云反问。

罗清芳思考了一会儿说:“你找几个人将这个老家伙带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去,先关起来,等我好好问问他。”

“行。”罗清云向外走。

“等一下,你要记住,千万别弄出人命来。”罗清芳严肃地说。

“轻重缓急我还是知道的,你放心吧。”罗清云得意地说。

检查人员按照市局稽查局的预定方案,先不惊动天宇集团,从外围入手,凡是接受天宇集团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从资金流、物流着手协查,查清公司之间有没有真实的业务交易。检查人员把取得的相关资料进行梳理,按管辖区域清分,先对区外的企业开展低调协查,巩固证据,等省局转发案件后,再对区内的企业进行协查。

“这个案件线索非常清晰,即使区政府不让查,我们也不能放弃,这是我们的职责,大家要相信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我们的工作要有条不紊地展开。为了工作效率,我们分为二组:第一组由我任组长,成员是老王、老葛、小郑、小梁,负责南面三个县市企业的协查;第二组由王科任组长,成员是老杨、老阮、小戴、小吴,负责北面三个县市企业的协查。大家要注意保密纪律,从明天起开始行动。”曾开召开科室会议,布置工作。

据统计,涉及接受虚开发票的企业有458户,10个县市区都有企业牵涉,发票959份,票面金额6400多万元,增值税税额1097万元。市稽查局召开了专案协查会议。

稽查局徐局长说:“这是我市发生的一个重大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涉及企业多,各县市区稽查局要高度重视,严格按照会议部署展开工作,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协查任务,采用‘先易后难,逐个击破’方式进行,巩固证据,大家要发扬稽查队伍敢于打硬仗的优良作风。由于案件处于秘密调查阶段,大家务必要注意工作中的保密纪律。”

市稽查局的支持,让曾开与同事们看到了希望,他们加班加点整理资料,把案情简介、发票信息、协查要求等资料准备好并一一寄到各县市区稽查局。整个案件的检查在紧张、秘密地开展着。

曾开跟葛兆亮联系,可对方手机已经关机,连续打了二天都是如此。这究竟出了什么事?给省局的举报信有没有寄出?如没有寄出去,市局方面如何交代?曾开焦急起来,他请税务管理员小白打电话给天宇集团的财务总监,找一下葛兆亮。

“你找葛兆亮有什么事?”小白问。

曾开又不好明说,只好说:“我有一个朋友找他,联系不上,叫我帮忙一下。”

小白将信将疑地打通电话:“是潘总吗?您好,我是国税管理员小白,我想找一下葛兆亮?”

对方警惕地问:“你找他干什么?”

“他报来的报表中,有一个数据跟上月份不一样,我想了解情况。”

“噢,是这样啊!他这几天请假啦,他回来我就叫他跟你联系。”

曾开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小白看着曾开示意接下去怎么办?

曾开贴到他耳边悄悄地说:“你问问为什么他关机呢?”

“他一直关机,为什么呢?我等着要核对数据。”

“噢,这我不太清楚,我尽快联系他。”

潘卫明确实不知道葛兆亮的去向,作为直接上司,葛兆亮不向他报告去向,也太不应该了,但照他平时的作风,葛兆亮不会这样做的,这次他怎么啦?潘卫明带着疑问走进罗清芳的办公室。

听了潘卫明的报告后,罗清芳平静地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从罗清芳的反应来看,好象她事先知道了葛兆亮的去向,这越发加深了潘卫明的疑问。

罗清芳要罗清云联系到葛兆亮,解决一下报表数据的问题。

葛兆亮被人绑架到一个农庄,手机也被没收,他跟外界失去了联系,他搞不清楚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绑架。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将我带到这里?”葛兆亮。

“少呜呼,否则,老子弄死你。”一个光头恶狠狠地说。

葛兆亮不敢做声。

他一个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卫生间,一扇窗户外面加装防盗窗,没有人理他。

不久,光头跟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进来,对葛兆亮说:“有人找你,你按对方要求说,不准乱说,啊!我警告你,你如果不按我说的办,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他朝两人青年努努嘴,两个青年上前抓紧葛兆亮的胳膊,一会儿手机响了,光头将手机凑近葛兆亮的嘴边,凶狠地说:“记住我刚才的话,哼。”他一把抓住葛兆亮的脖子。

“喂,我是小白,你是老葛吗?”

“是的。”

“事情办妥了吗?”电话突然换成另一个人的声音,葛兆亮仔细一听是曾开,就说:“好啦。”

“你在哪里?”曾开问。

葛兆亮想起光头的话不敢回答。光头捂住电话,命令说:“你回答:‘在朋友家。”

“我很好,我在朋友家。”葛兆亮故作轻松地说。

光头立即关掉手机。这个时候,葛兆亮才知道自己的绑架极有可能跟举报案有关。

第二组协查碰到难处了,在协查欣隆汽摩配件厂时,该厂老总不配合,阻止协查人员协查,局里就启用正式程序上门检查,在查封财务室财务资料时,老总指使保安抢夺资料,并打伤小戴,向公安部门报案,由于该老总是公安局长的小舅子,公安部门也不了了之,案件惊动市局,由市公安局出面,老总虽然配合,但抢回去的资料不承认,案件陷入僵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