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三十四章、娘亲之一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292 2017-06-12 08:53:52

  “你将他关在什么地方?”罗清芳问罗清云。

罗清云一边开着车一边说:“关在‘阿无卵’的农庄里。”

“什么?”罗清芳一听到这个名字,有点反应不过来。

“噢,不好意思,我没有说清楚,‘阿无卵’是我一个哥们的缉号,他开了一家名叫‘平常百姓’的酒店,这几年发了不少钱,就买了一块地皮,开了一家农庄。”罗清云笑着说。

说是农庄其实就是私人会所,这几年,有钱人兴起养生之道,纷纷在农村购买土地,圈地盖起房子,自己种粮食蔬菜,自己养鸡养鸭养鱼,享受‘种菊篱笆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风光。事业大的,自己没有闲心待弄庄稼,就聘用农民为他打理一切,自己休息时间过来住宿一阵子,吸吸新鲜空气,吃吃新鲜蔬菜,钓钓鱼,兴致所至还动动手种种庄稼,纯粹是活动活动筋骨,减轻工作上的压力,或者消除生意上产生的烦恼,追求的是回归大自然。

“小弟,还有多远呢?”罗清芳问。

“前面就是。”罗清云指着前面的一座山说。

车子转过一个山坳,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山村,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村三面环山,南面对着水库,小村的房子都集中在北边的山脚下,可能是为了保护耕地的缘故。

罗清云边开着车边介绍着:“这个小山村名叫桃花岙,村民喜欢种桃树,开花时,漫山遍野都是桃花,如天边红霞,当时‘阿无卵’拉我过来看时,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地方,村里只有四百来人,大多外出打工了,土地荒芜着,‘阿无卵’就买了二十多亩,搞了个农庄,这里风景优美,人又少,真如世外桃源。”

“那你经常来这里?”罗清芳问。

“来过四、五次,你来过一次,保管你喜欢上这里。”

‘阿无卵’的农庄靠近村西边,独门独院。说话间,车子已到一个院子门面,院子前面是一个小型停车场,院子正门是一个门楼,上书挑源农家,门两旁站着一对石狮子。罗清云停好车,摁了一下喇叭,院子里立马就跑在一个人,人不高却很壮实,只见他光着锃亮的头颅,身穿一身花里胡哨的西装,脚下是一双白皮鞋,脖颈上刺着一只蝎子,脖子上戴着一根金链子,手腕上戴着一块劳力士手表,一看就是一个暴发户形象。

来人咧着嘴大笑,亲热地叫道:“大哥,您们来啦。”

“这是我姐。”罗清云指着罗清芳对他说。

“姐,我是大哥的兄弟,姓黄,江湖上送缉号叫‘阿无卵’,您能大驾光临,小弟受宠若惊。”

罗清芳被他逗乐了,就赶紧说:“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还不请我姐进去。”罗清云喝道。

“我光顾说话了,对不起,请,请…”‘阿无卵’把他们请进院子。院子占地四亩左右,北边是一排二层小楼,布局有点象东北的农家小院。

“大哥,要不要领你们先去参观一下我的田园?”‘阿无卵’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农庄。

罗清芳哪有心思看这些,她急于了解情况,考虑下一步应对计划,就转头问:“小弟,人在哪里?”

“唉,那个老家伙不老实,被我修理了一番,现绑在房间里。”‘阿无卵’说。

“快带我们去。”罗清云说。

大家来到西边二楼的一个房间,守卫看见‘阿无卵’叫道:“大哥,有事?”

“那家伙怎样?”‘阿无卵’问。

“老实多了。”守卫回答。

“我姐、我哥要见他,你赶快开门。”

“好咧。”

房内只有一张木床,还有几把凳子,葛兆亮被绑缚在一把椅子上,脸肿着,嘴角破了,半边下巴粘滞着血,显然受过刑。

“把他放开。”罗清芳说。

守卫看着‘阿无卵’等待着他的指示,“你耳聋啦,大姐叫你放开,你没听见。”‘阿无卵’吼道。

守卫赶紧走上前把绳子解开,葛兆亮揉搓着麻木的双臂,罗清芳示意其他人走开,她不想其他人知道她公司的事,等其他人走后,她叫罗清云关好门。

“老葛,天宇集团有什么地方亏待你?你要举报公司,你说说理由。”罗清芳盯着葛兆亮冷冷地问。

葛兆亮看了看罗清芳没有回答,闭上眼睛养神,罗清云见了,上前一把抓起他,吼叫着:“你说不说?不是我姐拦着,我早弄死你了。”

“老葛,你也是一个男人,要敢作敢为。”罗清芳示意弟弟不可鲁莽。

“还不错。”葛兆亮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这样做也太不合江湖规矩了吧?”罗清芳加重语气说,“我跟你无怨无仇,我想不明白?”

“无怨无仇?”葛兆亮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渐渐转为哭叫声,他死也无法忘掉母亲临终前那种悲怆的眼神,她叫道:“黑皮,你好狠心哪!”,她说完睁大眼睛走啦,这叫死不瞑目啊!父亲上前合了几次,都无法合上,那情景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伴随到现在。

“对,我就是要报仇。”葛兆亮恨恨地说,眼中充满怒火。

“报仇?我跟你有什么仇恨?”罗清芳听了,感到莫明其妙。

“你还记着你的母亲吧?”葛兆亮问。

“妈妈?”罗清芳越来越不明白了,一时回答不上来。

“你忘了吗?你们全忘了她,你们这些不孝子女,有何面目活在世上?”葛兆亮悲愤之极。

“你究竟是谁?”罗清芳惊奇地问。

“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你那同母异父的哥哥。”葛兆亮冲着罗清芳怒吼着。

“这……?”罗清芳一时愣住了。她记得表哥曾经说过妈妈以前还嫁过一个男人,难道真的有这回事?她感到头晕目眩,她怕这个结局,不想知道这样的结局,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她脑中一片空白,漫无目的地走着,一直走到水库边,罗清云叫门卫看住葛兆亮,自己追过来。

“姐,你怎么啦?”罗清云问。罗清芳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只好在旁边陪着。两人一走出门,惊动了‘阿无卵’,他也跟过来,问道:“姐,哥,你们怎么啦?”

“黄总,我们晚上不走了,住在这里放便吗?”罗清芳说。

“瞧姐说的,平时请你都请不来啊,你能住在这里,太看得起我了,行,晚上我请你们吃地道的乡下菜,我马上去安排。”‘阿无卵’说完就兴冲冲走啦,他昨晚接到罗清云通知说他姐要到农庄来,就带着酒店的厨师一起到农庄准备饭菜。

“姐,你以为那个老家伙说的是真的?”

“所以,晚上要好好问问。”罗清芳坚定地说,她知道躺避不是个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