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妈妈是尼姑

第三十五章、娘亲之二

我的妈妈是尼姑 深秋里的感动 2076 2017-06-13 09:22:32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罗清芳一时不知从何处着手?可事关妈妈的消息她都不愿意放过,那怕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她都不管。不管葛兆亮说的是否真实?她都应该打听清楚,如果真的是哥哥,仇恨是可以花解的。

于是她亲自到房间内请葛兆亮一块吃晚饭,葛兆亮不理睬她,他说:“人也关了,打也打了,就怎么算了?我告诉你们这是犯罪,我会报案的。”

罗清芳自知理亏,道歉道:“这都是我那混帐弟弟干的,你也知道我弟弟的品性,我已狠狠责骂他了,等会儿叫他当面向你陪罪,何况我们可能是一家人。”

“‘可能’?罗总我可高攀不上。”葛兆亮听到“可能”一词,心里又火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我一时还不能接受下来。我也非常思念妈妈,一直在寻找妈妈的下落,三十几年来从未放弃,好不容易遇到表哥,原以为就能得知妈妈信息,可表哥知道有限。我也去过妈妈老家好几次,最终都没有线索。你不知道我流了多少眼泪?花了多少心血?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妈妈呀?可妈妈离开时我只有七岁,我什么事也做不了。”罗清芳说着眼圈都红了。

看到罗清芳如此,葛兆亮心软啦,毕竟是一母所生的亲妹妹,何况那时她太小,无法左右局面,母亲出事不能责怪她。

他缓和口气说:“母亲放不下你们,临死时还呼唤着你们的名字。”停顿一下,他接着说:“母亲是被你父亲家害死的,跟你们无关。”

罗清芳听了,想起小时候爸爸经常打妈妈,奶奶和姑姑们对妈妈充满敌意,加上后来邻居们的窃窃私语,她就怀疑妈妈的失踪跟爸爸一家人有关。现在听葛兆亮一说,她认定此事十有8九是真的。

“你说妈妈死啦?”罗清芳惊骇地问,虽然她心中一直有这种预感,可她不愿自己的怀疑成为现实,自己苦苦寻找妈妈,这样的结果太残酷了。

葛兆亮重重地点了头,他说:“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父亲和我连夜起程赶到你们居住的地方,在一个破庙里见到母亲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母亲看见我们说了一句:‘接我回家’,父亲见状哭着说:‘金凤,是我害了你呀!我对不起你’。母亲说:‘这是天意,我不怪你,你快接我回去吧,不然我回不了家。’母亲临走时,希望再见你和弟弟一面,我和父亲赶到你们家,尽管我们七求八拜,可你奶奶坚决不让你们见她,没有办法,我们只好乘母亲昏迷之际立即想办法把她接回家,她醒来后没有看见你们,只是流泪没有说话。那时医院都瘫痪了,只好在家照料她,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母亲病情稍有好转。

母亲对我是怀着内疚之心的,她离开了我时我刚好五岁。她摸着我的手,对我说:‘儿啊,我没有好好照顾你,你不怪娘吧?’

那时我十二岁,能重新见到母亲,我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啊,我就说:‘娘,不怪您。’母亲笑了。

可我们不知道,那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母亲还是去世了,临终前她叫道:‘黑皮,你好狠心哪!’,临死时的情景一直刻在我的心中,从此,我发誓要替她报仇。”

说起母亲,葛兆亮悲切不已,他年纪轻轻就失去母亲,好不容易相逢,却相聚恨晚。

罗清芳听罢妈妈临终的场景,忍不住放声大哭。

葛兆亮接着说:“得知你父亲办了一家企业,有钱有势,在当地颇有影响力。我势单力薄,斗不过他,只好等待时机,我拚命读书,考上财经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大企业工作,但我报仇的念头一直没有忘。后来在报纸上得知你家公司招聘财务人员,我就从单位辞职应聘到你家公司,从一名项目小会计干到现在主办会计,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想搞跨公司,让恶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谁知这个世道是有钱人的天下?官商勾结,只要有钱就可以颠倒黑白、为所欲为。”

两人正在说话间,有人来了,罗清芳赶紧抹掉眼泪。

“姐,快过来吃饭吧,人家都在等你呢。”罗清云等不及了上来催促。

“怎么样?我们一块过去吃饭吧。”罗清芳问葛兆亮。

“没有心情。”葛兆亮一口拒绝。

罗清芳只好走开,回到餐厅,她吩咐黄总把饭菜送一部分到葛兆亮房间。‘阿无卵’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关系,但从罗清芳的行动中看出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不敢怠慢,叫手下赶紧送过去。他能混成现在这个样子,跟罗清云的帮忙分不开的,他本是一个混混,吃过今天就不管明天,自从跟上罗清云后,罗清云出钱让他开了酒店。在江湖混得讲义气,他知道知恩图报,从此死心塌地地跟着罗清云,罗清云说东他不敢向西,这几年替罗清云干了不少坏事。

罗清芳没有心思吃饭,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

“姐,饭菜不合口味?”‘阿无卵’诧异地问,今晚的菜他可是花了一番功夫的。

“没有,我平时就这饭量,你们吃着,我出去走走。”罗清芳说完就走了,罗清云他们开始划拳斗酒。

亲人相见,却成了仇人,命运真会开玩笑,罗清芳感慨万端。她绕村子转了一圈,心情慢慢恢复,她清楚此行的目标是要摸清葛兆亮的目的。

罗清芳又回到葛兆亮的房间,看到桌子上的碗筷,知道葛兆亮已经吃过饭了,就对他说:“我们出去转转吧。”

关了几天,葛兆亮也感觉很闷,反正已落在人家手里,生死由命吧,他跟着罗清芳走出院子。

“你能否再谈谈母亲的事?”罗清芳说,她本想说‘你的母亲’,又恐怕葛兆亮不满,改口说成‘母亲’。

“你真的想听。”葛兆亮说。

“我都等了三十年。”罗清芳知道听下去一定会痛苦,也许是一幕悲剧,可内心的渴望又让她迫不及待。

“那好吧,让我从头说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