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风姿花传:归来

风姿花传:归来

杨爱薇

  • 青春文学

    类型
  • 2017-04-24上架
  • 533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风姿花传:归来 杨爱薇 2248 2017-04-24 17:17:13

  花铃哼着小曲打开了房门。

她手上被占得满满的,方便面,薯片,还有一盒自称为健康食品的酸奶。没什么不对的,时下的年轻人都这样解决加班回家后的晚餐啊。

打开灯,跌坐进沙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花铃今天心情很好,阶段性的工作圆满解决,领导的表情中有明显的赞许。感觉年底的业绩考核自己有了大大的希望。

花铃今年25岁,毕业踏入社会没几年。作为一个努力上进的新人,加班晚归什么的,自然是习以为常。

打开电视,一边等待水开了可以泡面的花铃,一边往嘴里塞着薯片。

虽然已经夜深,窗外依旧灯火通明。正值夏末,但这个热闹的城市已经开始了风季:即使白天再热,夜里也能降到怡人的温度。

今天应该也是个一如往常的清凉夜晚吧。

*

电视节目越来越精彩,花铃有点入神,以至于一只黑色的小虫落在手上也没有发觉。等她感觉到疼,食指已经沁出了一个血点。

嘶~花铃疼到有点抽冷气。小虫若无其事的昂着头飞走了,花铃居然从这个姿态中感觉到它的一丝冷漠和傲气。懒得动手处理这只虫子,花铃自然而然的将手指含进口中,吮掉了那个小小血点。

这个血点的味道,还真有点奇怪。没什么血腥味,只是非常非常的苦,感觉是生嚼了半只苦瓜的味道。

“咳咳。。”花铃第一次被自己的血呛到,赶忙灌了一杯水漱漱口。

伤口倒是凝固得很快,一个小小的血点,一下子,居然已经结疤了。

而且是一块黑色的疤。和虫子同一个颜色。

花铃觉得胃里不舒服。什么虫子,不会有毒吧。但很快,她决定不管它,毕竟只是个小伤口,何必小题大做,再观察一下好了。

*

水开了,花铃把面泡上,再过几分钟可以开吃了。

这时,墙上挂钟的时针走到了十二点。

窗外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像是在摇着一大串铃铛。如果不是夜深人静了,听起来倒还挺悦耳。

大晚上的,搞什么,明天要上班呢,花铃心想。她拉开窗帘准备吆喝一声。

花铃的房间就在二楼。因为是在小区最边上的一栋,所以窗外就紧挨着一条小街道。还好不是主街道,平常还是安静的。

这时窗外不远处有几点灯火,排成左右两排,正一抖一抖地沿着小街道前进。

这是搞什么?花铃看了下四周,其他人还睡得挺早,每家每户都关灯了。眼前除了几盏路灯和这几点抖动的灯火,已经是一片漆黑。

看样子只能自己吼两声了,花铃清了清嗓子。

还没等她叫出声,队伍的最前面,两盏灯笼突然被点亮了。灯笼是纸质的,长长的圆筒状,约有半人来高。灯笼纸是蒙蒙的灰色,上面用黑色写着一个大大的字:将。

有了这两盏长灯笼的光,这条队伍的样子终于比较清楚了。大概十几个侍从打扮的人,脚步有序的排成两列前进。他们穿着一式的深灰色礼服,两只手抱着一盏小灯恭敬的放在身前,灯光随着他们的脚步而轻轻抖动。队伍最前方,走着一名年轻的男子,他穿着黑色的宽松衬衫,黑色的裤子。衬衫质地轻薄,衣角此刻正被风吹得扬起来。他的脖子上系着一条厚厚的黑色丝巾,打着考究的结,缀在胸前。只是他的脸正好埋在两盏灯笼光线交汇处的阴影里,所以看不清长相。他手中牵着一只浅灰色的羊驼,羊驼也系着黑色的厚丝巾,打着相同的结。羊驼有些骄傲又慵懒地昂着头,从耳朵到脖子坠着两串密密麻麻的铃铛,所以每走动一步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羊驼身上还侧坐着一个人。这应该是个女子,她从头到脚用黑色的斗篷裹得严严实实,斗篷下面露出了一大截朱红色的裙角。这个颜色真是美貌,比红色多了些活泼的橘调,比橘色又添了几分娇气的红艳。随着队伍的行进,它便在女子的脚边轻轻跳动。一抹跳跃的亮色,把整个黑漆漆的队伍,以及包裹这个队伍的黑漆漆的夜晚,都衬得鲜活了许多。

这些人的打扮完全不像普通人。浅灰色的羊驼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也是闻所未闻。这大半夜的,难道是礼宾队路过?花铃不禁有点疑惑,又有点好奇。嗓子眼也像堵了一团浆糊,发不出声音来。

队伍走到花铃窗下,忽然停住了。手持灯笼的两个人从队伍的最前方让到了两旁,年轻男子的脸终于清晰可见。他真是个好看的人,高,却不清瘦,整个骨架恰到好处地撑起了宽松的黑色衬衣。轮廓分明的脸上,黑色的头发略有些凌乱地搭在额边。额发下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黑色的眼珠就像是夜里的两颗小启明星,随着灯笼光线的抖动一闪一闪地射出光来。

抬起头,他正好看见二楼窗边的花铃。他立刻对着她笑了起来。

我一定是在做梦,花铃心想,我是刚才吃薯片把脑子吃秀逗了。

从这队人出现在街边到靠近窗下这短短几分钟,花铃实在觉得诡异。心里有点害怕,还有惊讶和疑问。但末了,她还想补上一点:他笑起来真好看。

男子转过头,将羊驼上的女子扶了下来。很怕她摔着,他便一直小心翼翼地牵着她。落地的一刹那,女子的朱红色裙摆像一朵小小的芍药花苞一样,“嘭”的扑开又合拢起来。男子为她取下斗篷的帽子,露出她的脸。两人相视而笑,分明是一对情侣。男子示意她抬头看,她便向花铃所在的二楼窗户望了过来。

空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花铃觉得自己被困在这团凝胶当中,完全动弹不得。脚底更像是被粘在了地板上,连逃走都做不到。

你要知道,即使每个人,每天,都无数次的在镜子中确认过自己的脸,可一旦这张脸突然出现在其它某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微妙的感觉能瞬间凝固你的思维。你至少需要一些时间先搜索记忆,才能作出判断。

花铃此刻就被这样微妙的感觉凝固了。尽管如此,她还是努力用仅剩的意志力分辨出:抬起头的这张脸,和自己是一模一样。而这张脸甚至在抬头和花铃四目相对的时候,也对她笑了笑。

站在女子身边的男子将她转过身去。他抱住她,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她。

*

花铃感觉自己的脑袋也像那条花苞裙子一样,“嘭”的一声炸开了。

这大半夜的,难道是传说中的百鬼夜行。。。花铃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到。

她直接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