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梦里有鬼花溅泪

第七章 诡异的监控

梦里有鬼花溅泪 半茶浮生 1681 2017-04-13 10:11:01

  职工医院离得并不远,我和胖子二人急步过去,不过十几分钟就赶到了。话说易姑娘已经打完石膏,坐在轮椅之上正玩着手机。我和胖子远远望去,见只是右边小腿受伤,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又心想毕竟只是一辆自行车还能把人撞上天咋的?正说着手机响了,原来是易姑娘正在给我打电话,估计易老爷子已经告诉她让我来帮忙之事情,见我这么久一直未来开始打电话催促。

二龙见易姑娘果然是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所谓的皓腕凝霜雪。这下两眼放光拉着我小声说道:“兄弟,兄弟,我觉得我好像又回到了初恋一般了。”

我心想但凡漂亮的姑娘都有男朋友,你可知道易姑娘有没有就这样说,莫要像我一同学,在一节选修课上和一女孩谈笑风生好几天,自认为是水到渠成,想来个天下武功为快不破,聊了几天就表白又何妨?于是乎直接表白。最后才发现人家有男朋友,最后落得自作多情的下场好不尴尬。

但我知道二龙心里还是没有真正的放下前任,其实和我放不下梦想并无二异,都是可怜之人。不想再打击他,于是没有理他,直接走了上去。

易姑娘我之前倒也认识,她属于那种很安静的女生。我当时在来南城的火车上,软卧代座,六个人一个车厢。有个阿姨见我在看钱学森传,就想起了他正在读大学的儿子,便我一直聊起天来。另外几个年轻人也是见面熟,一直聊的火热。唯独易姑娘靠着窗户就这样睡了一天,或眯着眼睛听我们聊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和阿姨聊天,都是关于钱学森杨振林等名人轶事或大学生活等充满正能量的事情,稍微获得了易姑娘的好感,亦或还是其他原因。在快到南城站时易姑娘收拾东西准备下车,竟对着我小声的说了一句,我要下车了哦。

我当时整个人就懵了,完全没想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怎样回答。便回道“嗯,一路平安”。

然后我就看着她下了车,车再次启动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坐过站了。

阿姨摇了摇头,说小伙子,你怎么也不问个电话号码?

听阿姨都这么说,我也感觉挺遗憾的。虽不知道那句道别是什么意思,但凡一个年轻人凡事都会往好事情上面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种人生的错觉。再说连过来人的阿姨都这样说,至少说明她不讨厌我嘛。

后来到了工厂见了师傅后,师傅在家请了我吃了一顿便饭,我才惊奇的发现原来她就是易老爷子的小女儿。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手机里有易姑娘电话的原因。

我带着胖子径直的走过去,易姑娘见到我,只说了一句“尹哥,我被车撞了。”就梨花带雨般的哭了起来。旁边的另几个护士告诉我,毕竟是女孩子,之前从送医到打石膏都一直很坚强的一个人忍着,这下见了亲人来便忍不住哭了。

我没再反驳,以目前的易姑娘悲惨的处境,我和二龙也许就算是她的亲人了吧。

我又询问了一下情况,得知肇事的司机根本就没找到。胖子气急败坏就要去报警,我拉住胖子:“我们还是先送易姑娘回去修养才是正事。门卫室就有监控,肇事者也跑不了。我合计着都是厂里的人,易师傅也吩咐过我,先不要闹得太过尴尬,找到是谁,我再去找他。如果对方是死皮赖脸的不承认我们再报警不迟。”

我和胖子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胖子又是当兵回来,力气大的出奇。很快我们便把轮椅和易姑娘一起抬回了家,安顿好了易姑娘后我们便去保卫室调取监控,结果却让我和二龙大吃一惊。

9点10分25秒,易姑娘出现在监控中,一手拿着早餐,很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老式自行车,以至于我几乎都把它忽略。其实至始至终那辆自行车都是没人动过。

9点10分30秒,易姑娘走到了厂门口,也许是下坡没锁好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后面的那辆自行车忽然滑动,令人奇怪的是它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像有人驾驶一般,从后面径直的飞驰了过来,因为是下坡,车速是越来越快。

自行车的行驶起来噪音很小,人在前面行走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异动,在9点10分35秒,自行车就撞上了易姑娘,连人带车甩出去几米。在厂门口推车卖面条小摊的老板娘立刻站了起来想去救人,一起身没想到碰到了小推车,小推车居然也滑了出去,哗哗哗的向躺在地上的易姑娘冲去。不偏不倚正好是对着易姑娘的头部方向,这时候从厂里出来的面摊老板正好从厂里出来,估计是刚上完厕所回来。此时小推车恰好行至他前面,只看见老板娘在手舞足蹈的呼喊,老板见势不对,冲上去就是一脚,改变了小车运动方向,小推车恰好从易姑娘边上滑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