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6上架
  • 4724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错娶(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1915 2017-04-16 10:29:11

  四月二十五,书上记载:宜嫁娶之日。

慕容落雪端坐在花轿之内,抬眼所看之处,皆是一片喜庆之色,绣着龙凤和鸣的喜帕遮住了她的视线。低头看去,脚上着红色绣花鞋上面绣着点点繁华,嫁衣上绣满了鸳鸯,活灵活现。

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喜乐声和鞭炮声,其中还夹杂着人们的道喜声,一派祥和喜庆的样子。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慕容落雪来不及辨别真假,仿若置身梦中一样。

自己真的要嫁了吗?嫁给一个自己认识却不认识自己的陌生人。

说来,也不算陌生人,是因为她曾在焚香庙见过他一回,当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直到无意间听爹爹说起,才知道,她救过他。

陌生人,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救他的那个小女孩儿是她,而她,其实根本不了解他,只是从爹爹的口中知道了他的身份,仅此而已。

终于,她要嫁了,嫁给只一眼就爱上的男人。

她自小因为体质偏寒的原因,本不再奢望美满的姻缘,只求踏板千山万水,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因为,她听说,很多地方有很美很美的事物,她,想去看一看。

可是,一月前,皇上的一道圣旨打破了这一切,将她赐婚给了寒王宁风若。

窗外的喧闹声,让落雪觉得,这婚事是盛大的,隆重的。寒王宁风若对她,是珍爱的,这一想让落雪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喜悦。

到了寒王府,府内沸腾的人声,一时间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花轿轻轻的停了下来,正在落雪冥想的时候,轿帘被掀开了,一只修长如玉的手轻轻的将落雪牵起,好像在牵一件自己的心爱之物一样,陌生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

落雪犹豫了一下,随机将自己的手放在男子的手上。

“雪儿……”一声怜惜的呼唤,仿佛将世间所有的温柔都给予额眼前的女子。落雪的脸颊烧了起来,除了爹爹和师兄,还未曾有人这般唤过她。

“这一世,我定当不负你”!他在她耳畔轻轻的喃呢,温柔如谁的声音,仿若一股清流,渗入到落雪心里。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人十指紧扣,相携着步入礼堂,跨过火盆,跨马鞍……然后是拜堂。

皇家的婚礼,避免不了繁文缛节,落雪已经不记得磕了多少头,拜了多少礼,虽然有些疲累,但心却是甜的,因为,身边有他。

她盖着喜帕,看不到宁风若,只从喜帕下方看到他的一双脚。脚上蹬着一双锦绣软靴,上面绣着精致且复杂的龙纹,代表着他的身份。

”五哥,恭喜了啊!我听说你为了这桩婚姻,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天一夜啊?看来新嫂嫂肯定是国色天香啊!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新弟媳的样子了呢。

一个人影驻足在落雪面前,她垂眸,看到同样华丽的锦绣软靴。

“休要放肆,你若无事,便回宫去吧”!清冽的声音传入落雪耳中,他,应该是宁风若了!

“五哥真小气,我可是急匆匆的赶来,就是为了看看新嫂嫂的呢!你就给我看看呗!语气里透着无奈和撒娇的意味,仿佛无礼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也变成了理所当然。

”今日不行,“!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

”哼,那我明日再看!‘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和失望。

落雪以为,就此结束了,但是,刚舒了一口气,只见一阵诡异的风吹来,落雪头顶的喜帕被吹落在地,抬眸望去,落雪看到一个身着吉服的男子身上,只一瞬间,落雪呆住了,惊愣于眼前之人的出尘脱俗,他身姿高挺,气质优雅,相貌极其俊美,眉目修长,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依稀还能看到当年的影子。

宁风若捡起喜帕向落雪走来,却在抬眼间看见了落雪的容貌。

无疑,这个女子是美的,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小,温柔绰约。

只是,这一眼,他的眸中闪过错愕,修眉缓缓拧了起来,笑容也僵在唇边,原本手中的喜帕被无声息的抛落在地上。

自从喜帕无端掀开,喜堂内便鸦雀无声,所有宾客都直直的凝视着落雪。

她的陪嫁丫头仔凝冲了过去,一把将喜帕捡了起来,戴在了落雪的头上。

喜帕遮住脸的一刹那,落雪瞥见宁风若那双黑眸,亮如星辰,却也寒若冰霜。

落雪在仔凝和几个丫头的搀扶下,进入了洞房。坐在喜床前,静静地等待,等待她的夫君,寒王宁风若。

天渐渐进入黑夜,窗外,下起了丝丝细雨,落雪的心,也随着丝雨飘忽不定……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赐婚,她的心里原本是期待的,只是喜堂上的这一场变故,让她心里尽是忐忑。方才在喜堂上面的宁风若,那样冷漠,在横生的周折的时候,并未作出任何言语,当时的他,和接她出轿的那个他,判若两人。

夜渐渐深了,终于,房门被轻轻地打开,只听见紫凝和丫头们清脆的声音响起,”奴婢们恭贺王爷大喜,愿王爷王妃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退下吧,“清冽的声音,冰霜一样的语气,

紫凝和丫头们闻声退了出去,只留下落雪和宁风若独处一室,此时,她不免有些紧张。

头顶的喜帕再次被揭了下来,满屋的红色映入眼帘。

还未等落雪做出任何反应,一双修长的大手,挑起了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望向眼前的男人。

yy901115

我是一个单亲妈妈,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