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相国之女(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1262 2017-04-17 11:02:39

  在疼痛的折磨下,落雪有些分不清现实的存在和回忆。她几乎以为这些回忆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不是早就忘记了吗?怎么还会回忆起来,这样的清晰,宛如发生在昨日一般。

为何还要会议这些?

落雪甩了甩头,想要甩去这些回忆,但是奈何思绪仍然像潮水般涌进脑子里。

蓦然,少年的样子变成了宁风若俊逸若仙的脸,清冽冰冷的话语在耳边响起:“终其一生,本王也不会爱上你。更加不会碰你。如若,这王妃之位也是她的……

是他错,亦或者是相国爹爹的错,又不是她的错,为何要这么无情冰冷的对她。一招错付,满盘皆输,与他,与她都是输……

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不知是被冰冷伤了心,还是可怕疼痛,让她格外脆弱。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锥心的疼痛终于不再袭来,脑袋也渐渐清明起来。

那一年,焚香庙的相救,虽然用去了极为宝贵的”龙血竭“,让落雪的蛊毒至今无法根除,虽然新婚之夜,他,遗弃了她,但是,落雪从未后悔过。

因为,她无法见死不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她永远也不会告诉他,那年,焚香庙,救他的小姐是她——慕容落雪,不是那个欲满京城的相国之女——慕容落霏。

落雪知道,他心爱之人,想娶之人乃是她的姐姐,慕容落霏,不是她,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庶女。

蛊毒发作,耗尽了落雪的体力和心力,她摆摆手,让紫凝退下,轻声道:“太累了,我要睡一会儿!”说罢,便沉入梦乡。

这一觉,落雪睡得很死。一觉醒来,天色已然大亮了,淡淡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纸透进来,照耀的屋内一片朦胧亮色。

落雪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看见那大红色的喜字,她才反应过来,昨日,自己已经嫁做人妇,这里已然不是自己的闺房了,这是寒王府的新房。经过一夜蛊毒的折磨,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想起宁风若,已然特别平静。

紫凝这个丫头,因为担心她,竟然守了她一夜。落雪真是恨自己的蛊毒,总是让最亲的人为她担惊受怕。她刚要起身,紫凝便上前扶住她道:“小姐,你醒了,身体可好些了?”

落雪冲着紫凝露出笑容,“你看我,活蹦乱跳的,哪里像有事的样子。”

“小姐,赶快梳洗吧,一会儿可以出去走走!”紫凝不愿提起小姐的伤心事,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梳洗完毕,落雪换了一身白衣,虽然新婚之妇,穿白衣不好,但是,落雪转念一想,新婚之夜就被和离了,这些所谓的礼数,又何足道哉。

正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道婉约的声音,:“王妃,不知可曾起身?”

“进来吧!”落雪想,可能是来伺候梳洗的丫鬟吧。

房门开处,走进来一个身着青衫的小丫头。

那个身着青衫的小丫头向落雪施了一礼,恭谨地说道:“奴婢玉琢见过王妃,奴婢奉王爷之命,特来请王妃前去之语栏一叙。

“请她过去一叙?”昨夜淡漠疏离的话语还言犹在耳,如今,这又是为哪般?

落雪思索片刻之后,对青衫丫头道:“你且去回禀你家王爷,说本王妃即刻就到。

青衫丫鬟走后,落雪唤了紫凝,往之语栏走去。

寒王府,花园里,在诸多的花丛中,深情的牡丹风姿卓越,亭亭玉立,以其浓艳的“姿容”技压群芳,实在不枉“国色天香”之称。花园中,唯一能与牡丹一争高下的就是艳丽红了,他们开的潇潇洒洒,无拘无束。其实,那许许多多的小花也别具一格,为花园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yy901115

各位亲亲读者,每天在下班后才能更新可能时间会比较晚,因为我是单亲妈妈,回来可能还要先忙忙小孩儿,希望各位读者能够多多谅解。谢谢大家了!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的文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